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通天命 > 第一章 叶家澜庭
    清风国,铁狼城,金石镇叶家。

    沙——,沙——,一阵阵宛如狂风吹刮树叶的声音自叶家后院传出,只见一个稚嫩脸庞的少年正在参天大树下挥汗如雨,少年挥动着的拳头击打在风中,将大树上的叶子震的沙沙作响。许久,少年停了下来,只见他双手按膝,显然是在休息。

    “呼——,呼——,还是不行吗,可恶,贼老天,这样就想让我叶澜庭放弃,做梦。”少年咬牙道。

    磐石境,乃清风国流传至今的由先辈摸索而出的五大境界的第一境。凡达此境者,身若磐石,坚不可摧。

    叶澜庭按在膝盖上的双手缓缓撤开,正准备进行新一轮的训练,以此来冲击他滞留许久的磐石境第五重。

    “家主,家主。”只听见一声苍老的呼喊传来,迎面走来一个佝偻的老人,正朝着少年走来。

    少年看着来人,以及来人对他的称呼也只能苦涩一笑,道“:鸿伯,什么事?”

    这金石镇最强的并不是叶家,但名声最广的在这金石镇中无人能及得上叶家,只因为一个人,那就是叶澜庭,十六岁的年纪却是一家之主,不得不说对大多数人来言遥不可及。

    但,凡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这并非赞誉,而是讽刺。

    叶澜庭自幼父母双亡,而在两年前也就是叶澜庭还是十四岁时,叶家的家主也就是叶澜庭的爷爷叶天雄冲击境界失败,落了个重伤,而生活在叶天雄庇护下的叶澜庭自然就从养尊处优的生活中跌落出去。

    而由于叶天雄的重伤,身为叶天雄唯一孙子的叶澜庭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家主。

    但说是家主,不过是个名头罢了,加上一年前的那件事让叶澜庭沦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也就只有像鸿伯这等忠心耿耿的老人才会称叶澜庭一声家主了。

    “人罡宗有客人来了,此刻正在大厅,说是有要事找家主您商议。”鸿伯说道。

    叶澜庭瞳孔一缩,人罡宗,在这铁狼城也是能称王称霸的角色,而最为重要的是这人罡宗还是天罡宗的分属宗门。

    天罡宗,清风六宗之一,是可以与清风皇室以及清风的反叛势力同为清风国三大势力之一,可以说整个金石镇在他们眼中恐怕连蝼蚁都不是。

    “来的是谁,鸿伯,方长老吗?”叶澜庭望着鸿七问道。

    方长老乃是人罡宗的内门长老之一,与叶澜庭的爷爷叶天雄乃是故交,一年前,方长老曾来探望过叶天雄,也是在他的威慑,叶澜庭才安安稳稳的坐在家主的位置上,并且他还提供了一个进入人罡宗的推荐名额给叶家,只是可惜了。

    想到这里,叶澜庭心中不由一阵绞痛,双拳不由自主的紧紧握起。

    “不是方长老,是几位人罡宗的弟子,”鸿伯顿了顿,小心翼翼观察着叶澜庭的脸色接着说道:“是叶莲韵小姐的两个师兄。”

    叶澜庭听罢浑身一颤,胸口不由自主的剧烈起伏,显然对这个名字,他至死难忘。

    “他们来做什么?’叶澜庭态度淡漠的说道。

    这二人既然是叶莲韵的师兄,那就没有让叶澜庭笑脸相迎的必要,人毕竟他们是敌人。

    “他们没说目的,就是指名要见家主您,说有重要的事,老奴恐怕他们来者不善。“鸿伯一脸凝重的说道,“叶家虽不弱,但要是这其中有人罡宗的意思,那恐怕就有些难办了。”

    “鸿伯,我说过很多次了,您是我叶家的老人,叫我澜庭就行了,家主什么的,怪生分的,”叶澜庭看着面前满头白发的老人发自内心的笑道.

    鸿伯看着眼前少年的微笑的样子,顿感欣慰,看来自家的少爷没被这巨大的变故击垮。

    “是,家,哦不,澜庭,那现在是去见他们吗?”鸿伯问道。显然他还没有适应过来。

    叶澜庭一只手摁着下巴,显然是在思考这件事。。

    “他们来做什么,既然是她的同脉师兄,就不可能是来拜会的,但我叶家有什么是她可图之物呢?”

    鸿伯看出了叶澜庭在思考,也不好打断,只默默的站在一旁,毕竟不是什么值得欢迎的客人,没必要热情招待。

    蓦地,只见叶澜庭浑身一颤,“难道?是为了那件东西。”

    叶澜庭深吸一口气,他的眼神变得凌厉,不管是不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希望你不会把事做绝,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鸿伯,你先在这等我一会,我先去换套衣服吧,毕竟这样不好去待客啊。”叶澜庭扬了扬自己穿的练功服道。

    片刻后,一个有着乌黑长发的俊俏少年穿着一身青色长衫走了出来。

    “走吧,鸿伯,我们现在就去见人罡宗的高徒。”叶澜庭说道。

    说着便大步走向会客厅走去。鸿伯则跟在后头,

    一路走来,不少仆从指指点点,毕竟叶澜庭是个家主,但在说些什么恐怕就不为人知了。

    “哟,这不是叶澜庭叶家主吗?您这是要去哪逍遥啊?”一声不和谐的声音传入二人的耳中,语调中带着嘲讽,叶澜庭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一男一女站在不远处,那男子一件乌紫色衣衫,挺拔的身材,正一脸讥讽的看着叶澜庭,而在他身旁则站着一个身着水蓝色衣裙的少女,少女一言不发的站着仿佛这件事与她无关一般。

    “咦,快看,是叶群少爷还有叶水心小姐,他们好像找上叶澜庭了。”几个眼尖的仆人看见这情景忙对这同伴说道。

    这些下人在人前还显得有些恭敬的,但这里毕竟实力为尊,没有实力的叶澜庭得不到他们的尊重,在私底下便是没了尊严,不过也不能怪他们,毕竟叶澜庭如今的处境就算是下人也能明白。

    “嘿,你们这群新来的知道些什么,三年前的家族大会上,叶群少爷被当年天资卓越的叶澜庭少爷打的落花流水,那可是二人第一次参加家族大比啊,后来羞愤的叶群少爷就恨上了叶澜庭。”一个年长的仆人说道。

    “是啊,可惜啊,再天才也已经是过去式了,从那之后的三年,叶澜庭少爷的修为毫无长进,如今恐怕早已不是叶群少爷的对手了。”另一个老家仆叹息道。

    “是啊,听说好像是觉醒了个废天命,自那之后就再修为便再没了进展。”

    ...........

    “叶群,叶水心,你们有事?”叶澜庭双眸紧盯着面前这不怀好意的二人发问道。

    “要事?一直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在院子里,你能有什么要事,叶澜庭,我在这等你很久了,是个男人就在这跟我堂堂正正的打一场,怎么样,敢不敢?”叶群傲然道,眼神中充斥着不屑,愤怒,还有嫉妒。

    那名叫叶水心的女子则把头偏向一边,没有回答,但显然对叶群的行为也未作出表示,仿佛事不关己一般。

    “放肆,叶群。家主如今有要事在身,没空陪你,还不速速离开。”叶澜庭还未开口,鸿伯已是先斥出了声。

    鸿伯倒不是在意人罡宗的几个人,毕竟他们不是怎么重要,鸿伯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叶澜庭,他自从那年出事以后修为就一直停滞磐石五重,不管怎么修炼都没用。

    而叶群虽然天赋不如叶澜庭太多,但是四年的积累,他的实力早已踏入磐石六重,而且,还在叶家的武技阁中取走了一部中等石法进行修炼。

    所谓石法,乃是磐石境所修行的招数,与磐石境最契合,拥有石法的磐石境强者攻击力要比不会石法的同级强者强上不少,故而要是让二人交手,凭叶群与叶澜庭的事关系,叶澜庭怕是会吃大亏。

    “鸿七,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管我的事,”叶群被鸿七呵斥后,大吼道。

    说着,他的左拳上便散发着土黄色的光芒,携带威势朝着叶澜庭轰来。

    而作为当时人的叶澜庭见此却是毫无动作,反而用一副看傻子一般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叶群,任凭那拳头轰向自己,不过眼神里的深邃比之前多了一些。

    看见叶群如此行径的叶水心眉头皱起,暗道一声白痴。

    显然曾经的屈辱以及这段时间许久的苦苦等待,加上迫切希望复仇的恶念,让叶群变得十分不理智起来。甚至都忘记了,这里还轮不到他撒野这件事。

    轰——,叶群一拳轰出,强大的风压使得周遭的沙尘漫天飞舞,四人的身形淹没在这漫天沙尘之中,而刚才还在一旁看热闹的仆人他们也早早的四散而逃。

    “我的天哪,叶群少爷居然直接动手了。”跑到远处的仆人说道。

    “是啊,太疯狂了,这一拳下去,万一打出个好歹来,”

    “你们是不是傻了,”就在两个仆人交流之际,一个仆从满脸凝重的插话道:”你们难道忘了叶澜庭身边的是谁了吗?”

    说着,几人都是浑身一颤,向着那场中望去。

    烟尘渐渐消散,四人的身形也显露出来,只见叶水心一脸凝重的看着场中,脸色显然不太好。

    而叶群就不是凝重了,他的牙关不自觉的颤抖,额头上的冷汗也大颗大颗的向下坠。只见他的左拳被一根枯瘦的手指抵着,无法动弹,只见那手指稍稍用力,叶群如同棉花一般跌倒在地。

    那手指的主人自然便是鸿伯了。或许,应该说是一位青云境强者才对。

    磐石为基,直上青云。如果说磐石境是基础,那青云境就是区分基础的境界。而此二境的差距唯有处于二境之中的人才能感受到。

    那是,

    云泥之别!

    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