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 第2273章 定县调查
    沈隆答应出售学校和医院也不是没有条件的,他向教育部门提出,国立京城医学专门学校成立之后,要有一个专门培养乡村医生的机构,并组建一个关于乡村医疗卫生的研究部门,教育部门也答应了。

    所以沈隆在正常工作之余,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这上面,在学校成立完毕,新生们纷纷入学并正常开始上课的时候,沈隆带着自己的学生一起离开京城,前往河北定县,他准备在这里开始自己的实验。

    为什么选择定县呢,这是因为在中国公共卫生史上有一个重要名词叫“定县主义”,三十年代,先后毕业于耶鲁大学和普林斯顿的平民教育家和乡村建设家晏阳初在这里进行平民教育实验,其后两位协和医学博士,让中国人吃上碘盐、解决了大脖子病的姚寻源和“中国公共卫生”之父陈志潜先后来到这里,建立农村公共卫生实习基地,中国农村的公共卫生事业也就此拉开序幕。

    沈隆为了纪念他们的成就,所以也将实验地选在了河北定县,这次出来他把白敬业也带上了,白敬业如今已经到了小学毕业的年纪,他此前一直生活在大宅门,虽然沈隆经常带他出去转,让他目睹京城平民的生活,可这那有直接去农村效果好?

    定县距离京城有二百多公里,他们先乘坐火车来到保定,然后从保定下车雇马车前往定县,这条路沈隆倒是走熟了的,因为定县就在安国隔壁,这些年他可没少往安国药市跑,一路上沈隆给白敬业和学生们讲着自己在安国药市的各种经历。

    两百公里的路程,这要是放到后世,高铁一小时出头就到了,走高速最多也就两个半小时,可如今他们从京城到定县,愣是走了两天多才到。

    “这地方可真是够穷的啊?”一名叫慕容武的学生说道,他是魔都人,慕名来到沈隆的学校求学,自小在大城市长大,还真没怎么来过小县城。

    “比我老家好多了,这还是县城呢,等到了村里你就真正知道啥叫穷了!”另一名叫袁小燕的学生说道,他出身沂蒙山区,倒是见惯了这种地方。

    “今天先在城里找个地方歇一晚,明天起来咱们先去县城的医馆、药店走一走看一看。”沈隆按照提前制定好的计划作出安排,慕容武和袁小燕赶紧找客栈去了,可在仅有两条街道的县城转一圈回来,他们俩都面露难色。

    “老师,照我看,您还是先把小师弟送回去吧!我们几个大人倒还好,小师弟恐怕在这种地方待不下去啊!”等到了本县最好的客栈门口,大家伙儿才明白他俩的意思,这地方实在是太穷了,客栈里面卫生条件也不容乐观,白敬业还是个孩子,万一染病那可就糟了。

    “不要紧,临走的时候我都备好药了,再说敬业从小跟着我练拳脚,身体好着呢!”沈隆摸了摸白敬业的脑袋,“敬业,你是回去呢,还是和我一起去乡下?”

    “我跟爹一起!”还真没白费沈隆这些年的教导,白敬业见了这种地方尽管有些不适,但并没有退缩,就是晚上被跳蚤咬得有些睡不着。

    起床之后,他们先到县城的街道上走了走,遇到医馆、药店就进去详细询问一番,沈隆报上自己国立京城医学专门学校校长和京城百草厅白家老号传人的身份,医馆的大夫和药店的掌柜就无话不说了,沈隆能感觉到,似乎后者对这些人更有影响力一些。

    想想也是,毕竟这儿挨着安国呢,百草厅可是安国药市最大的主顾,身为医药界人士,谁还能不知道百草厅白家老号的威名?

    仗着这个身份,沈隆他们很快就弄清楚了定县的医疗水平,得到的数据不容乐观,县城里只有两位坐堂大夫,而且都没接受过专业的医师教育。

    一个是子继父业,身上的医术都是跟着父亲学的,不过从留下的方子看,他父亲的水平很一般,他还不如他父亲呢;另一位则是读书人,早年间考中秀才,可举人却是一次都没有考中,眼见年纪越来越大,家中积蓄日空,于是他就翻看了几本医书,开始给人开药看病了。

    这种情况在中国古代倒是一点儿也不少见,但凡是读书人大多都看过一点儿医书,有些胆子大的就试着给自己或者其它人开药了,运气不好的“终学医,有所成,撰一良方,服之,卒”,运气好点的就能靠这个吃饭了。

    听他们说起过去的诊治病例,慕容武和袁小燕他们听了眉头紧锁,回去之后就拍了桌子,“这真是草菅人命啊!这样的人也能当医生?他们开出的方子治死了多少人啊!”

    这么说吧,要是把这俩人放到后世的医院,保管活不过一星期就被医闹给打死了,看病治死人的事情几乎每月都有。

    “不行,我得去和县长说去,这样水平的医生绝对不能再让他们给人看病了!”性格冲动的慕容武说着就要出门。

    “回来!你给县长说了,县长把他俩都抓了,那定县的老百姓怎么办?你留在这儿给他们看病么?”沈隆喊住慕容武,“你当定县的老百姓不清楚他们的水平?可他们有选择么?这样的医生已经是定县水平最高的了!剩下的都是些只懂得几个偏方的游医,还不如他们呢!”

    慕容武和袁小燕等人都沉默了,整整四十万人的定县,就只有两个完全不合格的医生,定县老百姓的日子简直是太可怜了。

    调整好心情之后继续调查,他们甚至去了县政府,找县长索要一些资料,再和满清时候的胥吏聊天,从资料和这些人的口中得到了更多的信息。

    这些信息让大家伙儿不寒而栗,尽管他们之前已经在京城郊区做过类似的调查,但定县的情况无疑严重地多,平均死亡率每年达35%,30%的农民在死亡之前,没有得到过任何医药帮助,婴儿死亡率极高,这就是他们面临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