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九星毒奶 > 200W,聊几句
    四千六百字章节奉上,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大家开心,小皮是不是就有票票呢

    海蓝方士兵手忙脚乱的接住被踢回来的战友,数十人,对江晓怒目而视。

    江晓又是一记鞭腿,将一只刚刚坠落而下的地槿者踹进了不远处空间大门中,但是却没有离去,而是依旧站在缓冲带中,仿佛在给海蓝士兵们机会。

    海蓝士兵群中,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军官迈步走了出来,面色阴沉,目光冷漠的盯着江晓。

    江晓带着防尘面罩和迷彩渔夫帽,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同样回望这那陌生的面孔。

    这片区域换长官了?

    所以他们士兵才突然硬气了起来?想要找回当初丢的面子?

    江晓不退,顾十安也一直挡在江晓身前,更没有丝毫退却。

    不是所有人都有种的,也不是所有人都有江晓这般底气的。

    顾十安有很多理由退出、拒绝参与这种事,他毕竟是开荒军的一员,而江晓的举动着实有些出格,违背了总指挥对小队的期望与叮嘱。

    但是顾十安依旧站在这里,站在缓冲地带的最前方,站在了风口浪尖之中。

    江晓从来都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顾十安如此选择、如此坚定,江晓当然也不可能让他出现意外。

    有一个靠谱的大盾,的确很有安全感。

    江晓已经很久没有过认可的大盾战友了,原本的开荒小队,由于宋春熙的存在,走的是双斗战路线。

    而在守夜军那边,二尾根本不可能给小队配一个大盾,她会出去大杀四方,而江晓的职责,就是保护好他自己的同时,给她支援,似乎在她的眼中,除了江晓,没人能跟得上她的节奏。

    世界杯的旅途,江晓一路单打独斗,导致直到现在,江晓已经把自己当成大盾了。

    自从李唯一走后,江晓已经忘了躲在盾后是什么感觉了

    “江!退回来!”

    “江长官,立刻回来。”一道道怪异的中文强调从金达莱方传出。

    然而江晓和他的团队依旧驻留在缓冲地带中,并没有退去,仿佛是在等海蓝士兵的选择。

    正如同江晓所说的那样“我们都需要一个理由”。

    江晓不光是说说而已,现在的他,已经给了海蓝方足够的理由。

    “长官!”

    “文长官!下命令吧!”一声声话语从海蓝士兵口中传出。

    然而江晓根本听不懂韩语,只是看到那个陌生的男军官,随口对士兵们说了些什么。

    那些海蓝士兵表情极为愤怒,却是一眼不敢再发,抬着受伤的士兵退回了本土国境内。

    而其他的士兵,在男军官的命令下,继续开始清理异次元星兽。

    江晓冷哼一声,看到这样的场景,他说出了第一天上战场的那句话:“我也这样认为。”

    说着,江晓挥了挥手,四人组缓缓撤退。

    这样的一幕,看的金达莱士兵们热血沸腾,太他妈强硬了!场面看起来虽然很舒服,但是这支小队,回去之后怕是要被上级狠狠批评吧?

    虽然批评落不到金达莱士兵们的头上,但是他们由衷的希望,在出了这件事之后,这支小队依旧在这个区域里执行任务,没什么别的原因,只要有这支小队在,执行任务就是硬气!

    蓦的,那名男军官动了。

    “小心!”

    “江!”轻呼声响起,江晓身子一停,猛地转头望去。

    四人组中,唯有顾十安是倒退着走的,所以,他一直全神戒备,目光紧盯着走来的男军官。

    在双方士兵的注视下,那个男军官,竟然一步一步的走进了缓冲地带!

    这是什么神仙场面?

    就在江晓说出了那一句“这里是缓冲地带,容易误伤”这句话之后,就在江晓真真切切的打伤一名海蓝士兵后,这名海蓝你那军官依旧迈步走了进来?

    这需要怎样的勇气?怎样的魄力?他又有怎样的实力去支撑他做出如此行动?

    男军官的修长的身影犹如蝴蝶,在花朵之中左贴右靠、撕碎了片片巨大的花瓣,脚踩着一株株花朵的尸体,迈步来到了四人小队之前。

    江晓却是从他的一举一动中,看到了些许“太极”的影子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错觉。

    江晓一手按在顾十安的肩膀上,微微用力,将他向左侧移开。

    对方一个人走到这里,表明了就是要针锋相对,虽然江晓喜欢躲在大盾身后,但是对方孤身一人,让江晓不得不正面直对这位男军官。

    “你很不错。”男军官站在江晓面前三步远,一开口,吓了江晓一跳,这中文真标准。

    江晓微微皱眉,压得很低的迷彩圆帽,巧妙了遮掩了他的表情:“废话少说。”

    “文秀。”男军官伸出了手,说出了一个颇为秀气的中文名字。

    这样的一幕,让江晓想起了当初他对夏妍伸手的那一幕,冤冤相报何时了?

    作为平日里琢磨骚套路阴别人的人,江晓当然不会轻易上当,他也并不想要对这个海蓝军官表达善意。

    夏妍和韩江雪在清理周围的星兽,顾十安虽然内心担忧,但也不得不加入帮忙的行列。

    军官文秀和江晓站的如此之近,这一下,双方士兵是真的不敢动手了,生怕伤及友军。

    江晓直接吐出了一个字:“说!”

    军官文秀并无尴尬之色,放下了手掌,却是迈前两步。

    这小小的两步,却是牵动了所有人的心神。

    他的身材高大,比江晓高了半头,目光掠过江晓的头顶,看向了后方金达莱的士兵们,声音很轻:“我来自你的身后。”

    江晓:“嗯?”

    什么意思?

    这个男子是金达莱共和国的人?

    这是个打入敌军内部的特务?不对呀,他没道理跟江晓说这些东西啊?

    文秀目光收回,抬头看向了江晓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恨那里。”

    江晓心中错愕,所以这是个叛国的星武者?

    “我对华夏没有恨,只有感激。”文秀沉声道,“当我在金达莱的时候,那些食品、衣物、床褥统统印刻着华夏的影子,我知道它们来自哪里。”

    江晓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你想说什么。”

    文秀:“别挡我的路,华夏士兵,我会摧毁金达莱,彻底的,摧毁。”

    江晓咧嘴一笑:“那你可能要等到我们离开之后。”

    “各事其主。”文秀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了江晓的反应,没再这个问题是纠结,只是开口道,“你认为,需要经历怎样的故事,才能让一个人,对那个生他养他的国家,充满了极端的恨意。”

    江晓摇了摇头:“这需要你告诉我。”

    文秀点点头,再次开口道:“现在我告诉你了,别挡我的路。”

    说着,文秀一步步向后退去,甚至对着江晓微微点头示意:“你们四个可以走了,以后再进入缓冲地带,我保证你们不会遭受任何侵扰,我跟华夏扯平了。”

    江晓突然笑了,转了转手中的巨刃,道:“别扯平呀?我可没那么大的面子,代表不了一个救济你的国家,领不了这个情。来,别犹豫,正面上我!”

    文秀也是咧嘴一笑,犹如脑后长眼,轻易的躲开了身后铃兰者的偷袭,一脚将铃兰者踹趴在地上,穿过层层阻碍,躲闪道道敌袭,目光始终锁定着江晓,一步步退回了自己的国土。

    这次事件,似乎就此平息了?

    不,当然没有平息,江晓从这位男军官的话语中,听出了其他的意味。

    “走。”江晓开口道,带着小队直接离开了缓冲地带,返回了金达莱的国土境内。

    江晓的目光在金达莱士兵上来回扫视着,却是认准了一个咬牙切齿的士兵,迈步走了过去。

    小队其他三人有些不解,但是也并未阻拦。

    “会说中文么?”江晓一把揽过了士兵的肩膀,带着他战线后方走去。

    “会,长官。”男士兵大概27、8岁的年纪,急忙回答道。

    江晓询问道:“文秀,什么人。”

    士兵的表情再次变回了咬牙切齿的模样:“叛徒!丑陋的叛徒!”

    江晓边走边问:“告诉我,他的一切。”

    士兵恨恨的说道:“他是13岁就被引领进入星武世界,成为觉醒者的人,是那一批觉醒者中最小的,天赋最高的,也是最受长官关照的人,他有着光明的前途,大量的星珠资源,但他却背叛了这个国家!这个给了他一切的国家!”

    江晓默默点头,拍了拍士兵的肩膀:“回去战斗吧,谢谢你的解答,我们明天见。”

    能与江晓这样对话,士兵仿佛感到一些荣光,对着江晓感激的点了点头,大声道:“希望明天与长官并肩作战。”

    江晓面无表情,和小队几人转身离去,防尘面罩,很好的掩藏了他的情绪。

    四人组行走在一片半青半黄的荒野中,当距离战线足够远之后,韩江雪开口询问道:“你看出了什么。”

    韩江雪一直对江晓的推理分析能力抱着十足的肯定,作为最亲近的人,她和二尾一样,更知道江晓过去的所作所为。

    江晓开口道:“那个士兵口中的关键词:13岁,一批人。代表着文秀是冒着伤残、死亡的风险,被强行灌输星力觉醒的。”

    韩江雪:“然后?”

    江晓:“文秀一直在说别当他的路。我们在分界线上消灭星兽、摧毁次元空间,挡了他什么路,大军攻入金达莱的路?

    这样的可能性很因为文秀刚才明确表示,以后我们再进入缓冲地带,不会遭受任何侵扰,他在某种程度上支持我们摧毁空间大门,显然这一行为与挡路无关。”

    夏妍皱眉思索着:“那他到底在说什么路啊?”

    江晓耸了耸肩膀:“我们来到这里,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如果缓冲地带不会挡他的路,那么只有我们身处军营的时候,能挡他的路。”

    夏妍:!!!

    韩江雪暗暗的思索着,道:“所以,按照你的推测,他想要对军营做些手脚,而且计划实施的时间,应该正是我们身处军营的时候。”

    江晓轻轻叹了口气:“他给我们留下了一个问题去思考,询问我们,是什么让他如此憎恨他的祖国,企图在情感上说服我们。

    他保证以后我们的任务畅通无阻,在缓冲地带随意摧毁空间大门,在实际上给予我们所谓的方便。

    我们给了海蓝足够的理由,他用实际行动压下了这场风波。话语可以天花乱坠,行为不会作假。所以,他是真的在示好,想让我们置身事外。”

    夏妍不太相信,道:“这几乎等于向金达莱宣战,不会吧”

    江晓点了点头,认可了夏妍的话语:“这个世界发展到现在,国与国之间,尤其是金达莱与泡菜,很难上升到国家战争的层面。摩擦可以天天有,小打小闹无所谓,但像这样等级的计划,我认为只是文秀的个人行为。”

    韩江雪认可了江晓的观点,道:“一个叛国士兵,就算是这片区域的负责长官,就算是个人魅力再强,最多也就带领几支小队私下里搞些阴谋诡计,国家层面的战争计划,他的计划一会在某一个环节被拦下来。”

    韩江雪冰雪聪明、继续分析着,说出了重点:“这应该是个人行为,我绝对不相信海蓝会有跟金达莱鱼死网破的念头,金达莱不是一个开玩笑的国家,这是一个真正能爆炸的国度。”

    江晓道:“嗯,应该是个人行为。但是在文秀的话语中,却是言之凿凿,要彻底摧毁金达莱这个国度,他要动摇金达莱的根基。”

    韩江雪:“嗯?”

    江晓:“个人的力量,如何动摇到一个国度的根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夏妍:“几乎不可能,那么那一丝可能呢?”

    江晓耸了耸肩膀:“文秀出自少年兵团,那是他与金达莱唯一联系紧密的地方,那是他的根。

    少年兵团里活下来的人,都不是简简单单的幸运儿,他们都是从同伴的尸体堆里爬出来的幸存者。少年兵团,也是我能想到的,唯一与金达莱根基相连的东西。

    仇恨的种子,金达莱已经帮文秀栽种好了,他只需要点一把火,起一个头。”

    夏妍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汗毛直立。

    这推测出来的一切,都是因为文秀那简简单单的几句示好的话语么?

    从第一天进入战场开始,夏妍就有些不适应战场状态的江晓,直到现在,当江晓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夏妍突然意识到了差距。

    也许,她不该在学校里安乐生活,她所经历的那些,所谓的艰苦战斗,都来自于异次元空间,与真正的战场格格不入。

    江晓:“所以,你们还认为那自称为暗影的少年,目的单纯么?为什么顾十安站在板房门口,看着一个又一个巡逻、出征的士兵,没有找到任何人被催眠、拖入幻境的痕迹?”

    江晓深深的叹了口气:“极端的仇恨,极端的欲望,甚至可能是即将大仇得报前的喜悦与担忧,让文秀掩盖不住他的内心,他不该和我说那几句话的。”

    文秀那如此复杂的战前情绪,再加上感激、与对开荒军实力的忌惮,让他的心态极为矛盾,说出了不该说的话。

    太多太多的人,苦心经营数载,临近成功时,心态崩的一塌糊涂。

    江晓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天狗张文卿的面庞,开口道:“这一切都是我们的推测,我需要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我的想法。”

    韩江雪道:“无论推测是否正确,我们还是先和道长汇报一下为好。”

    江晓抿了抿嘴,低头行走着:“这就是问题,如果我也不希望少年兵团继续存在呢?如果我也不想要看到这个催熟的计划继续存在呢,如果我不想向上级汇报呢?”

    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