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苏小柠墨沉域 > 第635章 大结局
    “你们毁了我的一切,我就要毁了你们的一切!”

    澹台清璇咬牙,面目狰狞地瞪着苏小柠,“如果不是你,我现在还是高高在上的澹台家大小姐!”

    “就是因为你,我成为你的替身,在澹台家享受了那么多年的荣华富贵,又被狠狠地扔下云端,跌落在尘土中!”

    “苏小柠,都怪你,全是你!”

    “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那你就去做鬼!”

    墨沉域眯眸,直接抬手,死死地扣住澹台清璇的下颌。

    他眼里的恨意,让澹台清璇忍不住地扬唇笑了起来,“墨沉域,你有本事就掐死我!”

    “你掐不死我,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们痛不欲生!”

    “你姐姐只是我其中的一个计划!”

    “你还不知道吧。”

    她唇边扬着嗜血的笑意,“你的孩子……”

    墨沉域眯眸,给苏小柠递了个眼神。

    身后的苏小柠连忙拿出手机。

    手机里,是陈州报告的声音:“先生,想要绑架少爷和小小姐的人都被控制住了。”

    “他们说澹台清璇安排他们在夫人离开后动手,他们没发现夫人,所以迟迟都没有动手。”

    澹台清璇的脸色顿时煞白!

    她的计划明明很完美的!

    她原本是打算……

    先把陆青支开,再过来解决墨浮笙。

    墨浮笙死了,这么大的变故,苏小柠和唐一涵的幼儿园联欢会肯定开不下去。

    等苏小柠一离开,那些人就动手,将大小苏抓起来带走!

    可……她的每一步,都被墨沉域拆了。

    拆了个干干脆脆!

    “你的计划碎了。”

    墨沉域冷哼一声,放开她。

    “咳咳咳——!”

    跌坐在地上,女人捂着嗓子,疯狂地咳嗽了起来。

    “警察同志,就是她。”

    耳边低沉的男声。

    澹台清璇下意识地抬头。

    和墨沉域长着几乎一模一样的脸的男人,正带着警察进门。

    “澹台清璇小姐。”

    警察走进来,“我们以绑架别人,盗取他人版权,故意杀人,挪用公司财产等多项罪名,将您逮捕。”

    “请跟我们走吧。”

    澹台清璇瞪大眼睛,“我不去!”

    她从地上爬起来,疯狂地想要逃跑,却被警察按着,扣上了手铐。

    “我不去!该进监狱的是苏小柠!”

    “该下地狱的是苏小柠!”

    “凭什么是我!凭什么是我!”

    走廊里,澹台清璇的声音越来越远……

    苏小柠闭上眼睛,憔悴地叹了口气,“真是千算万算……”

    算不到澹台清璇,居然会对陆青下手,用陆青来伤害墨浮笙,再间接地伤害他们。

    “好啦,坏人都已经归案了,别感慨了!”

    温知暖从床上跳下来,看着颜与亭邀功,“我表现地好不好?”

    “好。”

    男人蓝色的瞳孔中闪过一丝的温柔,“为了你的这个表现,北风歌这个作者,准备将多年前没有结局的漫画,给你画一个结局出来。”

    温知暖整个人顿时僵住了。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你……说什么?”

    “我说,温知暖。”

    颜与亭目光温柔,“我终于知道了,当年那个总是给我留言,鼓励我的小读者,是谁了。”

    他的声音低哑,“原来那个小读者,为了找到我,还找了A市漫画协会帮忙。”

    “还放出话来,不管是谁,只要帮她找到了北风歌这个作者,她就可以包养谁。”

    “现在我把这个作者送到你面前了,你要不要包养我?”

    温知暖一张脸瞬间红透!

    她别过脸去,飞快地逃窜,“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跑到了电梯口,她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回头看了颜与亭一眼,“狗作者,今天不把结局弄出来,我打死你哦!”

    说完,电梯到了。

    她飞快地钻进电梯,消失不见了。

    颜与亭站在原地,看着她上电梯的地方,唇边的笑意逐渐放大。

    “这小笨蛋。”

    “按照正常韩剧的逻辑。”

    苏小柠朝着他眨了眨眼,“颜与亭,你这个时候应该追上去。”

    “不用追。”

    颜与亭淡淡地挑唇,“我有办法让她来找我。”

    当天晚上,消失多年的作者北风歌破天荒地将他多年前没有完结的漫画,补上了结局。

    并在结局里,提到了一个叫做暖暖的读者。

    “她暖过我的心,我到现在才知道她原来一直在我身边。”

    “所以,我想问一下这位暖暖,能不能给我个机会,去暖一暖她。”

    “或许,我能暖上一辈子也说不定。”

    一时间,网上掀起了热议的浪潮。

    这位叫做暖暖的读者到底是谁!

    值得北风歌大大离开这么多年,忽然回来补结局,顺便表白?

    “这也算得上是表白?”

    躺在床头,墨浮笙看着漫画最后的那段话,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还想在走之前看到他和知暖修成正果呢,不知道有没有机会。”

    “一定有的。”

    陆青抱着她,轻抚着她的发丝,“我明天就去施压。”

    “一定……一定会让你看见他的婚礼的。”

    “嗯。”

    墨浮笙闭上眼睛,“我这辈子的牵挂,就这么多了。”

    “当然,还有你。”

    女人唇边带着几丝的叹息,“你不能跟着我走。”

    “念笙……还需要你照顾。”

    “你要替我,看着她长大,看着她结婚生子……”

    陆青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好。”

    ————

    一年后。

    颜氏集团总裁温知暖和墨家小少爷颜与亭的婚礼,在A市最豪华的酒店举行。

    婚礼那天,温知暖穿着洁白的婚纱,一步一步地走到颜与亭面前。

    她抬头,朝着他笑,“小时候,浮笙姐总是跟我说,要我长大了以后,嫁给她的弟弟。”

    “后来,我发现我其实不喜欢墨沉域,我更喜欢小柠姐。”

    “可我没想到,我最后还是嫁给了浮笙姐的弟弟,按照她的期望,一辈子照顾她弟弟,也一辈子被她弟弟照顾。”

    颜与亭笑着将她拉进怀里,“我的暖暖小粉丝,我终于娶到你了。”

    坐在长辈的位置上,墨浮笙抱着陆念笙,和澹台北城相视一笑。

    这场婚礼轰轰烈烈浪浪漫漫,让所有人都洋溢在了幸福的氛围里。

    但作为他们两个真正的媒人,苏小柠却不在现场。

    手术室外,墨沉域紧张地握紧双手,转头看了唐一涵一眼,“她之前生大苏小小苏的时候……也这么久么?”

    唐一涵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是。”

    男人闭上眼睛,脸上写满了担忧,“早知道就不要三胎了。”

    他不知道,原来女人生孩子这么痛苦的……

    “还不都怪你基因强大?”

    唐一涵白了他一眼,“你自己是双胞胎也就算了,为什么小柠怀了你两次孩子,两次都是双胞胎?”

    “你们家这到底什么基因?”

    “该不会知暖以后给颜与亭生孩子,也是双胞胎吧?”

    想到这些,唐一涵就后怕地拍了拍心脏,“还好我没看上颜与亭,不然的话太惨了。”

    墨沉域幽幽地看了她一眼,“唐大小姐,你想的怕是有点多。”

    “你都不能生育了。”

    唐一涵一拍脑门:“哦,对,我把这个忘了。”

    墨沉域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我上次给你说的那个,让你去相亲的傅先生,你见了么?”

    唐一涵扁了扁唇,“没空!”

    这时,手术室里响起了两声婴儿的啼哭。

    手术室的门开了,护士兴奋地走出来,“是龙凤胎!”

    唐一涵已经波澜不惊了,“她上一胎也是龙凤胎。”

    墨沉域焦急地看着手术室里面,“孩子妈妈还好么?”

    “好得很。”

    被医生推出来的苏小柠哭笑不得,“老公,不是你哭着喊着要三胎的么?”

    怎么现在孩子生出来了,他更关心她?

    墨沉域大步走过来,抱住她,“辛苦了。”

    “再也不生了。”

    苏小柠无奈地闭上眼睛,“都四个孩子了,以后结婚都要发愁的,肯定不生了啊……”

    说到结婚……

    她抬眼瞪了唐一涵一眼,“你是不是还没去相亲?”

    “懒得去。”

    唐一涵摆了摆手,“你刚生完孩子,就别管我了行不行?”

    苏小柠白了她一眼,“你再不和傅先生相亲,傅先生要气死了!”

    “那让他找别人啊,这还不简单。”

    苏小柠扁了扁唇。

    他要是找了别人,你不得哭死?

    ————

    A市的墓园。

    唐一涵把车停下,抱着一大束花走了进去。

    今天是那个男人的忌日。

    她轻车熟路地走进去。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这里已经成了她最常来的地方了。

    连墓园的看门大爷都和她成了熟人。

    顾森之的墓碑在墓园的最角落里。

    她走过去,将花摆好,摸出一根烟点起来,“哎,你说,你干嘛走得那么早?”

    “你都不知道,昨天墨沉域看到小柠刚给他生的双胞胎,脸上的表情……啧啧,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四个孩子,以后家里要多闹啊……”

    “还是咱们家好,只有若寒一个孩子,安安静静的。”

    “就是……”

    她闭上眼睛,唇边带着一丝的苦笑,“就是太安静了。”

    “最近苏小柠和墨沉域逼着我去相亲,说隔壁市有个傅先生,爱慕我很久了。”

    她回头拍了拍墓碑,“我打算去见一见了。”

    “若寒真的缺一个爸爸了,他马上读小学了,以后单亲家庭对他的影响,会越来越大。”

    “这孩子本来就内向……”

    “不过你放心。”

    她拍了拍心脏的位置,“就算你是个狗男人,我这里,还是有你的位置的。”

    说着,唐一涵转头,想看看那个男人的照片。

    可墓碑上空空荡荡,只有文字,却没了照片。

    她猛地站起身来,这怎么回事?

    女人连忙把烟摁灭,大步地跑到看守室去,喘着粗气问,“顾森之的墓碑怎么回事?”

    “为什么照片没了!”

    看守室的大爷面露难色,“这个……”

    “凭什么拆人家照片啊!”

    “那个狗男人就算是长得帅了点,但他已经死了啊!”

    她愤怒不已,“谁拆的啊!”

    “我拆的。”

    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唐一涵皱眉,下意识地转过头去。

    女人脸上的焦急,愤怒,瞬间消失不见。

    她浑身僵硬地看着那个站在远处,穿着西装,拄着拐杖的男人。

    女人的瞳孔放大,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会……

    那男人拄着拐杖,一步步地朝着她走过来。

    最后,他在她面前站定,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唐小姐。”

    “你放了我那么多次鸽子,我只能亲自来找你了。”

    他朝着她伸出手,“你好,我是一直爱慕你的,傅森之。”

    (全文完)

    【我知道这本书大家都追更新追得很痛苦,所以最后可能仓促了点,给大家鞠个躬道歉。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我的新书。下本书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