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穿到古代带女团 > 第645章 梦到
    徐抒在南城过的挺滋润,陆以君收到了她的回信。

    已经盘了一块地,不日就要“打造南城最大的商业区”。

    是她自己的原话。

    她倒是开心惬意,可苦了他替她演戏,每天都要化浓妆,还要在戚慕染那个人的面前绷紧神经。

    其实戚慕染一直没有放弃从他这里得到消息,奈何他数次见招拆招,都挡了下来。

    他就告诉自己真的当徐抒已经死了,这么一想,演得也就更逼真了一些。

    谢临安也召了他不知多少次,每一次都是明里暗里的试探。

    他就知道,这两个人不相信阿抒已经死了。

    他觉得,其中的理由倒不只是他们自己说的,徐抒没那么容易死。

    这两个人更多的还是在自己骗自己。

    陆以君对戚慕染没有什么好脸色,但是对谢临安却有一丝同情。

    别的不说,陛下是没有半点对不起徐抒的,但是徐抒却选择了连他也瞒着。

    “总觉得谢临安会透露给戚慕染。”

    这是徐抒的原话。

    所以她说等她安顿下来了,再偷偷的潜回秦渝亲自给谢临安报个平安。

    陆以君经过这一番,别的倒都没什么感觉,唯一的感觉就是……

    女人狠起来真的没有男人什么事了。

    她似乎完完全全的狠下心来,切断与戚慕染一切的联系。

    陆以君甚至相信,如果不是西海还有他在的话,徐抒恐怕会直接去北临或者是东巳。

    “戚慕染啊戚慕染……”

    陆以君对月长吁短叹。

    这一番和阿抒的缘分,恐怕是彻底断了。

    他用力折断一节甘蔗,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扯不开,最后只好用小刀切开。

    他坐在庭院里边吹风边吃甘蔗,遥想一下自己的妹妹,同情同情谢临安,最后在心里骂戚慕染两句。

    仔细想想自己还挺幸运。

    徐抒着丫头至少还想着告诉他,而不是连他一块瞒着,不然他也非疯不可。

    这么一对比,他忽然生出一种优越感来。

    还好这个臭妹妹是想着他的。

    他洗洗准备睡的时候,路过戚慕染的屋子,发现他的灯早早的就熄灭了。

    “奇怪。”

    之前戚慕染住在他府上的时候,可是很晚睡觉的,甚至有的时候彻夜不眠也是有的。

    他经常见羽天抱着一堆折子去他房间,然后第二天又抱着一堆折子出来,他应当是很忙的,最近竟然也早睡了?

    羽天正守在外面。

    陆以君刚好没事,逛到他面前,努努嘴:“睡这么早?”

    羽天看见陆以君来了,神色有些复杂,“国师…我们王爷最近日日早睡。”

    陆以君哦了一声:“为什么?”

    羽天一个大男人,一向是心直口快,但是今日不知为什么,竟有些说不出来。

    就好像嘴里都是苦涩的药汁,苦的他张不开嘴。

    “国师…王爷说近日都能梦到郡主,所以……”

    陆以君:“所以?”

    每日都能梦到丫头,所以早睡?

    羽天点点头,表示就是他猜测的那个意思。

    陆以君觉得自己三观有点崩塌的前兆。

    这是什么情况?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