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你给的圈套和毒药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半杯茶
    很多人喜欢春天的繁花似锦,喜欢她的热情和热闹,而简然喜欢的却是春天在这些热闹之后的层层绿意和流畅的生机,是什么时候发现春天的踪迹呢?似乎是某日清晨拉开窗帘,阳光暖洋洋的照射进来的时候,或者是某天出门,那种泥土的清新。

    但是简然知道,属于她的寒冬还没有过去,从手机开机之后的若干未接来电就知道,那些秘密,那些过往终究是要揭开的。

    “怎么了?”看见清晨就盯着手机发呆的简然,想必是收到了不少人的约见,其中傅家定在其中。

    傅文筵刚睡醒,从简然身后抱住她,新生的胡渣带来微微的刺痛感。

    这个男人有时候的占有欲真是强的出奇,这怕是嫌她冷落了他,表示抗议呢。

    “今天怎么不去跑步?”

    “今日君王不早朝。”索性将下巴放在了简然露出来的肩膀上。

    简然轻笑,怎么自己倒是成了祸国殃民的妲己了?

    傅文筵接着说道:“手机关机的感觉确实不错,不过短暂的逃避之后可能是反弹般的工作量。”

    这是在说简然关机的行为实属幼稚。

    既然幼稚,还陪着一起疯?简直就是倒打一耙。

    “不是逃避,只是让一些人冷静一下而已。”

    傅文筵摩挲着简然细嫩的胳膊,漫不经心的开口:“希望别是激怒才好。”

    随着傅文筵话音落下,简然不自觉的皱了皱眉,若真的是激怒又能如何?就算自己应付不来,不还有傅文筵,似乎也没什么好怕的。

    不过,若是傅文筵的父亲发话,似乎是有些棘手,让自己成为父子关系恶化的罪魁祸首,这样的事情,简然不愿意做。

    短暂的沉默之后,简然说:“我自己可以处理的。”

    原本想着如果有人阻挡,那就排除万难也要杀出条血路,但是,此刻倒是被傅文筵提醒了。

    不论怎样,傅文筵夹在中间,应该是左右为难的吧。

    所以,让他回避也许是最好的方式。

    简然说的有些倔强,像个英勇的战士,然后不顾身后的傅文筵,径直起身走向了卫生间。

    傅文筵微微叹了口气,不说这是已然是同甘苦共进退的地步,简然的行为不也恰恰代表了自己的决定?单说让简然一个人面对这样的事,傅文筵是万万做不出来的。

    只不过,傅文筵的立场有所不同,处理的方式也理应和简然不同罢了。

    简然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傅文筵正在系衬衫的扣子。

    工整的白色衬衫,修长的西装裤,再加上菱角分明的下巴线条,看着倒真是赏心悦目。

    “过来帮我。”

    简然竟然看着眼前男色发起了呆,尴尬的挠了挠头,慢吞吞的走了过去,可通红的小脸早就出卖了她。

    傅文筵不苟言笑的脸上浮上了笑意,看着简然柔软的小手在自己的身上“上.下.其.手”心里顿生暖意。

    如果未来的日子里,每一个清晨都有如此温情时刻,那么,似乎是心之所向。

    ...

    傅文筵去了简氏大楼的时候,简然去了一间茶馆,约见她的人并不是想象中的傅之栋,但是也不是意料之外的人,是傅国康。傅文筵的父亲。

    简然是先到的,想起在车上接到傅国康电话的时候,傅文筵是强烈反对她单独来的,仿佛他的父亲是洪水猛兽一般,简然说:“如果你信任我可以处理的话,就送我过去,如果你觉得我没有能力办成这件事情,你就直走去简氏。”

    当时的简然是心里憋着一口气的,故意说这样的话逼傅文筵让她单独见傅国康,终究,傅文筵还是将她送到了茶馆。

    简然等了足足半小时,傅国康才姗姗来迟,他的脸色并不好,似乎是刚刚才大发雷霆。

    对于自己的迟到,他并无歉意,仿佛来就已经给足了简然面子一样,可是明明就是他千方百计要简然出来面谈。

    简然放下手里的茶杯,缓缓起身,谦逊的颔首,唤他一声“傅老”。

    和往常不同,平日里还会唤他一声傅叔叔,而今天,大家心照不宣。想必也没什么好话。

    傅国康挥手让搀扶着他的助手回避,包厢里,只剩下他和简然。两人面对面而坐,谁也没有率先说话,似乎都在斟酌开口的语气和说话的方式。

    傅国康考虑的是简氏如今在简然和傅文筵的手里,而且并不如一开始设想的那般和谐,因为,简氏不仅没有帮傅氏,还有踩着傅氏的意思,最近大火的“燃”影视基地就是最好的证明。

    简然考虑的,不过也就是,这是傅文筵的父亲。仅此而已。

    “你...和傅文筵不能在一起。”

    打破沉默的还是傅国康,开口的话,在简然的意料之中。

    简然不急不忙的将傅国康杯中的冷茶倒掉,重新温了一杯。

    此时,简然只当这是一位老人。一个关心自己儿女幸福的老人。

    “还是想问您一句为什么。”

    傅国康看着眼前的简然冷静自持的样子,终究觉得自己小看了她。

    不过也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婉拒了自己将傅之栋安排到简氏的女孩,怎么会是善茬?倒是自己一直想当然的低估了这样一个年轻的对手。

    “简然,若你还顾忌你父亲的在天之灵,就趁早离傅文筵远远地。”

    简然内心疑惑,这怎么和自己的父亲有关系?但是面上却似是胜券在握。

    傅国康看简然无动于衷再次开口:“若你们现在悬崖勒马,还算有救。真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步,我就会和傅文筵断绝父子关系!任你们自生自灭!”

    简然倒茶的手顿了顿,听口气似乎对于傅国康来说,失去傅文筵这个儿子不痛不痒一般,简然停下倒茶的手,抬眸看向对面的傅国康,这样一个父亲,究竟哪里值得傅文筵委曲求全?

    “您总得给我们一个理由吧,只是一句话,就让我们分开,您似乎小看了我们对待感情的态度。”

    那杯茶终究是只倒了半杯,谈话也终究不欢而散。百镀一下“你给的圈套和毒药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