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闲妻不下堂 > 421 自找麻烦
    阮小满看了也没说些什么,只是给她们上完了课,然后单独留方二丫下来,和她推心置腹说了许多。

    其实如果方二丫只是学最简单的接生技巧她不用这般逼迫她的。

    但阮小满还是想着她们两人能够学多一点,再多一点,可以出师,也可以为人师。

    “我言尽于此,我也是从农家里走出来的,深知你身上背负了许多责任与压力,但这条路还是得靠你自己来走,我不可能替你扫除所有的障碍,那也不是我所愿意看到的。

    取舍的决定权在于你,可能这一刻你会懊恼自己的决定,但将来你有可能会庆幸自己的决定。

    有时候想要替你做决定的人太多了,可能会让你无所适从,但我希望你能够遵循自己的内心,希望你不要忘记初心,记住你曾经想过自己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过着什么样的人生。

    我也不是一步登天,以前的我每做一个决定都会辗转反侧,百般煎熬,怕那是唯一的选择,错了便是连退路都没有了,但现在的我不会了,因为我的选择多了,不怕了……不说了,回去好好想想吧。”阮小满觉得有些疲惫了。

    方二丫失魂落魄地离开了,是羞愧,是不安,是感动,也是茫然,她好像还是抓不住脑海中刹那间闪过的那道光。

    而阮小满离开偏院之后本想着要好好歇息的,但阮三娘子来了,她不得不打起精神来。

    “你弟弟带了个女人回来,那女人看着好像怀孕了,我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也不说,小满,你去看看那女人到底是不是怀孕了,还有好好说说你弟弟吧。

    都什么时候了还敢把女人往家里面带,要是齐家的人知道了可怎么办才好?”阮三娘子忧心忡忡地说道。

    阮小满听到这话第一反应还是选择了相信阮小纪。

    第二反应便是被她娘亲的话都逗乐了,有麻烦事的时候就知道小纪是她弟弟而不是她儿子了,阮小满无奈地望着头发花白的娘亲,亲娘啊,“知道了,我会去问问看的。”

    齐元珠也差不多该来玉枝县了,胡敏儿他们已经回来了,齐元珠想多陪陪她娘亲和弟弟过些日子再过来这边。

    陆远峰应该也差不多回来了,他在那边耽搁得可够久的了。

    想想这日子可够热闹的,阮小满安抚了她娘亲,然后让人递话给阮小纪,看看他方不方便见一见她。

    没曾想阮小纪主动过来找她了,陪着她和儿子吃晚饭。

    晚饭还没准备好,阮小满开门见山地问,“听娘亲说你带了个女人回来,可是有了身孕的?谁的?”

    “这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但我真没做对不起元珠的事情。”阮小纪抱歉地笑了笑。

    “行,我相信你,但那女人不能继续留在衙门了。你也该知道女人对这种事情特别敏感,我可不让看到齐元珠一来便发现衙门里藏了别的女人。”阮小满和他分析利弊。

    “可是,这女人很重要,不是对我,而是对案子很重要。”阮小纪为难地说。

    “你护得了的女人我自然也护得了,若是有身孕了刚好给我那两个徒弟练练手。”阮小满不以为然地说道。

    “但是姐夫他会不会误会啊?”阮小纪还是有些担忧。

    那女人惯会以色伺候人,他怕阮小满这是引狼入室。

    他定力还是不错的,且素来看不惯那样子的女人,也没被她动摇过。

    “他不会,也不敢。”阮小满忽然想要逗一逗陆远峰,有点盼着他回来了。

    徐巧娘给她的书,阮小满转交给了阮小纪,让他抄一遍,字帖临摹一番。

    看着身边多出的盒子,阮小纪有点哭笑不得,怎么来这么一趟,刚送出去一个麻烦的女人又接了这么一件麻烦的事情,但他看到里面的书之后什么怨言都没有了。

    “先吃饭,回去再慢慢看。”阮小满见饭菜送上来了,收好了阮小纪手里的书。

    阮小纪看着阮小满,一副没得商量的神色,只好作罢。

    “你慢点吃,不然别想带走这一盒子的书。”阮小满心知阮小纪的想法,呵呵一笑。

    阮小纪只好放慢了速度,姜还是老的辣,他什么时候才能赢一回?

    第二天中午阮小满去了一趟衙门,出门的时候多了一顶轿子跟在马车左右。

    这软轿是一路抬进后院,阮小满把娇娘安置在魏大娘曾经住过的院子里。

    她们前脚刚回来,陆远峰和卫宁后脚便到家了。

    阮小满不得不又让徐巧娘和方二丫巩固一下之前教的东西。

    看到久违见面的陆远峰,阮小满围着他用力嗅了嗅,除了汗臭味没别的了,一脸嫌弃地说道,“瞧你这身汗臭的,赶紧洗洗。”

    “夫人帮我。”陆远峰懒洋洋地说道,还不是想着早点回来看她和儿子才弄得自己风尘仆仆的。

    阮小满没说什么,让下人抬了热水和凉水进来,放了颗药丸进去,去除疲劳的,又加了点凉水,水温合适了才让陆远峰进木桶。

    “对了,我怎么听说你带了个女人回来,亲戚?”陆远峰有点好奇地说道。

    “给你纳的妾。”阮小满眨了眨眼睛,坏笑着说道。

    “这一点都不好笑。”陆远峰板起了脸,阴沉沉地望着阮小满。

    “好了,是阮小纪带回来的女人,我想着他那边不大方便安置那女人,便接了回来,听说和案子有关。”阮小满撇了撇嘴,小声解释道。

    “呵,呵呵,你可真行了,连这样子的忙都帮,你弟弟不能收留的女人我们家就可以收留了?”陆远峰咬牙切齿道。

    “我这不是想着那女人怀有身孕,刚好能够当个工具人。”阮小满弱弱地补充了一句。

    “就你理由最多,你少管阮小纪的事情,他若是想要走得远还是得靠他自己。”陆远峰提醒道。

    “我知道,我知道,我会和他说的,我又不是那样子没原则的人。”阮小满弱弱地反驳了一句。

    她该提醒阮小纪提拔一下可用的人,这么一想要说的话有很多呢。

    “用力点,在我面前别想其他男人。”陆远峰闭着眼睛,漫不经心地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