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皇妃嫁到:相公组队去经商 > 第六百八十三章:卖香膏

第六百八十三章:卖香膏

    “不可能!”赵云灵听到富商的话,立刻反驳。

    富商看着赵云灵,不耐烦的说:“你是我买回来的,吃我的用我的,现在有什么资格跟我讲条件。”

    赵云灵看着富商蛮不讲理且不知足的样子,就一阵无语。

    “做人还是要知足的好。”容砚语气中带着威胁。

    最近这一段时间,容砚的灵力又增加了一些,哪怕是直面富商周围的高手,也有了一些底气。

    富商也察觉到了容砚的进步,但是仍旧仗着容砚不敢轻举妄动放肆的说:“我看不知足的是你们,真是给点好脸色就不知道怎么样才好了,就是不能惯着。”

    赵云灵简直不知道富商哪里惯着自己了,听到这话,差一点当场笑出来。

    容砚看着富商,没有说话,但是富商清楚的感受到了周围气压变低。

    随着威压越来越大,富商额头上忍不住滑下来几滴冷汗。

    最后富商受不住了,率先低头,然后开口:“好了好了,这件事也就这么算了,再有下一次,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富商说完,很快就狼狈的离开。

    赵云灵回去的时候跟容砚商量摆摊的相关事情。

    “关于香膏,我不想低价卖,不说它制作流程有多麻烦,只是这个香膏我们不能常长期生产,每次生产,起码以现在的能力来讲,我们都不能生产很多。”

    说着,赵云灵咽了咽口水,然后盯着容砚,留了一个悬念:“我有一个打算,你猜猜是什么。”

    容砚笑了一下,点了点赵云灵的小脑瓜:“我猜你会做垄断销售,并且高价卖给富人,打开上流圈子的市场,提高香膏的地位,而且也可以为自己和店铺打招牌。”

    赵云灵笑着对容砚点头:“没错,这就相当于一种饥饿销售。”

    “什么?”容砚不懂,有些疑惑的看着赵云灵。

    赵云灵把现代对于饥饿销售的概念告诉了容砚:“饥饿销售模式就是商家采用这种通过断货的方式而造成市场上的“饥渴效应”提升人气,吸引消费者眼球,在市场上不断采用这种限量供应,控制铺货速度,从而引发价格在产品销售初期的飙升,达到更好的市场与经济效益。”

    看着容砚有些没有听懂的样子,赵云灵又给他介绍了一下目的:“这样的销售模式是商家为了能够保证自身的产品在市场上获得足够的关注度,保证产品销售的持续性,并且还能够通过该手段来拉高产品的竞争力的一种做法。”

    容砚理解的很快,其实赵云灵解释概念的时候她就懂了,有很多商人现在就会运用这种方法,但是没有想到赵云灵会这么系统的说出方法来。

    “我们准备一下,后天就去吧。”赵云灵想着富商也没有再来的意思,放心了不少。

    两个人第二天稍微修整一下,准备了一下东西,就准备摆摊去卖了。

    赵云灵最开始就是摆摊卖酸奶的,现在对于重新摆摊这件事,没有任何抵触,容砚都已经放弃了自己的身份,放弃了那个万人之上的位置。

    只为了能跟赵云灵在一起,所以现在这种生活,他并不厌烦。

    两个人去摆摊,赵云灵把东西摆了出来,关于香膏盒子的制作,赵云灵上了心思,因为打算走的就是高端路线,所以盒子不同,定价就不同。

    “你好,你这个怎么卖的?”远处一个人,唠嗑赵云灵和容砚一上午,最后终于忍不住上来问。

    赵云灵和容砚这一上午只买了两盒香膏,还是最便宜的那种,赵云灵觉得有些失望,并且这个结果也是自己没有想到的。

    容砚安慰她:“别叹气,我相信你的手艺,放心,很快你卖的这个东西就会火起来的。”

    借着容砚的话,真的越来越多的人询问,有很多人因为价格而犹豫不决,有些人因为看着质量就好,买下来送人,或者留着自己用。

    没过多久,赵云灵就把手里的东西都卖没了。

    “你家明天还有嘛?”刚才犹豫不决的那几个人,因为没有及时买,所以当赵云灵准备收摊的时候,急忙询问。

    赵云灵摇头:“因为香膏制作流程困难,极其不方便,所以明天会不会有,以后会不会有,都不好说。”

    几个人听到这里,觉得后悔,自己刚才就不应该犹豫:“那你要是再制作好了,记得通知我们,给我们留一份,我们一定会买的。”

    “好,以后再说”赵云灵答应了下来,但是没有把话说死,双方都还有余地。

    容砚看着远处来势汹汹的人,皱了皱眉,不确定这些人是不是冲他和灵儿来的。

    没过多久,这一帮人就来到了摊铺前边,二话没说,先砸了赵云灵的摊子。缘分

    赵云灵觉得莫名其妙,容砚跟几个人大打出手。

    虽然对面人多,但是不过就是一些乌合之众,而且都是软骨头。

    “说吧,谁派你们来的?”容砚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几个人。

    几个人被打的鼻青脸肿,听到容砚的问话,也没有多犹豫,直接招出来:“是,是贾富商让我们这么做的,你要找就去找他……”

    听到这,赵云灵和容砚觉得不可思议,随后,又来了一波人,刚刚被打的那个几个人看到来的人,顿时像是看到了救星,跑到了他的身后。

    “听说,你们最近很嚣张啊,你知道他们是谁的人吗,就敢动手,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赵云灵直接笑出了声音:“我发现你们这些人真是好笑,怎么,强词夺理很开心?再说了,他们是谁的人,你的吗?说难听点,不就是你的走狗嘛!”

    “你……”为首的人说的难听,看着无动于衷的容砚,像是被刺激到了:“我看这摊子砸的不够彻底,来人!继续砸!”

    然后还不等他们动手,出来一个人,挡在了赵云灵和容砚面前。

    “怎么又是你?”为首的人看着面前比自己矮的人,语气突然间变得不耐烦,但是没有那么强硬了。

    容砚仔细一看,发现是上次自己拿着玉佩给赵云灵换药的商人杨子晗。

    杨子晗站在为首人的身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只是很快,这群人就离开了。

    “多谢。”容砚看着杨子晗道谢。

    杨子晗帮着赵云灵收拾被扔到地下的东西,一边开口:“不用谢我,我也没有做什么。”

    虽然这么说,但是容砚不可能不感谢人家。

    “既然你这么说,我还真有一件事,想要跟你们商量一下。”杨子晗帮着收拾完,直起腰说。

    容砚点头:“请先生讲。”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我们去那个酒楼,我请客。”杨子晗提议。

    容砚点头,拿起来赵云灵的东西:“好,不过应该我来请,先生不要跟我推脱。”

    两个人没有纠结这个,到了酒楼的包厢里。

    杨子晗看着赵云灵,然后没跟容砚兜圈子:“我认为容夫人做的香膏很有价值,我希望能跟你们合作。”

    赵云灵和容砚没有想到杨子晗会做出这个提议,香膏才上市,未来还不稳定,虽然赵云灵有信心能把他做好,但是没有想到杨子晗会这么相信。

    看着赵云灵和容砚犹豫,杨子晗拿出来容砚之前交换药材时留下的玉佩:“为了表示诚意,我将玉佩原物奉还。”

    “既然说是交换,那么它就是你的了。”容砚对于这个,有深刻的认知,哪怕这个玉佩对自己意义非凡。

    杨子晗把玉佩放在桌子上,推到容砚的面前:“这件事你先别着急拒绝我,我可以投资,可以跟你们合作,你们只需要出手艺,我也不要求学习什么,这个对于你们来说,并不吃亏。”

    “好。我答应你。”赵云灵心动了,有了财力和人脉,能更多的生产和更高的推广,这个买卖对于他们来说,确实是不亏。

    三个人吃了顿饭,然后赵云灵和容砚准备回富翁家。

    “你们两个可以来我这里住,方便,而且我也不会干扰你们。”临到分别时候,杨子晗向两个人提出邀请。

    赵云灵和容砚表示会考虑,在回去的路上,赵云灵越发的觉得这件事可行,跟容砚商量后,两个人决定跟富商说。

    结果富商听到这,十分震惊,并且不可思议,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你们是不是太天真了?我这里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更何况,赵云灵是我花钱买出来的,你有什么资格说走就走。”

    “把他们关起来,没有我的吩咐,不许看他们,也不许给他们送到饭,真是不教训不知道什么叫安分守己。”

    赵云灵和容砚被人带走关了起来,一直到了晚上,都没有人进来。

    “阿砚,我们不能这样坐以待毙。”赵云灵有些焦躁,但是有容砚跟她一起,所以她的情绪好一些。

    容砚大脑飞速旋转,一直在想一个应对的方案。

    “有了!”赵云灵灵光一闪:“我可以假装生病,这样一定会有人进来,只要你能制服他们,我们就可以逃走。”

    容砚觉得赵云灵说的有道理,而且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就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