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魂修玄皇 > 第三十九节 密令
    银龙院顶峰之上,大长老与众人依然轮流维护着秘境,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如今秘境中的弟子已经过去近两个月时间,依然没有人被排斥出来。

    大长老也不禁有些心急。按照以往的经验,最快的话十五日左右就有弟子突破到地品,被秘境自动排斥出来。但是这一次秘境出现了状况,大长老也担心里面的弟子出现意外。

    经过了一轮维护,魏安平略显疲惫坐在一把宽厚的太师椅上,他的心里一点也不着急,反正知道宫占山会坚持到最后。

    魏安平看了看坐在身旁有些不安的司徒季敏,轻声说道,“季敏,不用担心,若曦那丫头潜质不错,冲击地品应该没问题。就是不知道,她会不会成为第一个被排斥出来的弟子。”

    司徒季敏传音道,“安平,开启之时光幕颤动,我始终有些不安。按照以往的经验,不该这么久没人突破。”

    魏安平也跟着传音道,“如果真是出现差错,那肯定是林成风二人搞的鬼。如今咱们的实力都暴露无遗,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想起当日的情况,司徒季敏瞟了一眼,“安平,你隐藏的也够深的,竟然突破到了地品八级。看样子,以前交手的时候你都是手下留情了。”

    魏安平得意的几层下巴颤了颤,“也是近期才突破而已,想必你也快了。”

    两人正说着,突然看到光幕之门微微一晃,魏安平与司徒季敏瞬间站了起来。这种情况可不是出现意外,而是有弟子突破的标志。

    唰~!果不其然,一道身影被扔了出来。不错,确实是‘扔’而不是正常的飞出。包括大长老在内所有人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以往突破之后都是带着浓郁的灵力和滂沱斗气穿过光幕之门,哪见过地品强者像个死猪似的被扔了出来。

    甩出的弟子重重的砸落到地面,翻滚几下仰面朝天。当众人看清面目之后,一个个嘴巴张的下巴都快脱臼了。

    “宫占山?他~他能突破地品?”正在祭坛上的庞北寒吃惊的喊了一声,要不是他还在维护光幕之门,都想冲过来查看一番。

    魏安平心中惊喜,硕大的身躯一闪,赶紧把宫占山头部抱在了臂膀之中。不管怎么说,他的弟子是第一个被排斥出来的,虽说出来的品相有些难看,这也足以让魏安平激动不已。

    宫占山确实达到了地品,只不过是他的魂力而已。形成了丹婴之后就魂力破茧成蝶,无法再留在秘境之内。但是昏迷之中的宫占山并不知道这些,只能像头死猪一样被扔了出来。

    魏安平输入了一道斗气,昏迷之中宫占山慢慢睁开了双眼。当他看到魏安平那张激动的有些发红的大脸,宫占山还以为是在梦中。

    “幻觉,依然是幻觉,魏胖子,虽然你长相丑陋了一点,但是心肠很好。等你死了之后,估计棺材铺得收我三倍的钱~。”

    啪~!魏安平抬手就是一下,“你小子说什么呢,给老子清醒点。”

    “啊~!”宫占山疼的一下子清醒了许多,司徒季敏,大长老,还有身在祭坛中的三位长老。宫占山晃了晃脑袋坐直了身子,看了看蔚蓝的天,又摸了摸坚实的地面,这下他可以确定不是梦。

    “出来了,我终于出来了!”

    这些时日在血海之中的不断生死,让宫占山压抑的心情一下子爆发出来,抱着魏安平兴奋的放声大哭。

    大长老等人都有些傻了,司徒季敏也是直勾勾盯着宫占山说道,“大长老,不会是秘境之内,真的出现问题了吧?”

    司徒季敏说完,几乎与大长老同时放出了灵力与斗气,瞬间缠绕在宫占山身上。

    “七级斗气?”霍青阳浑身一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测试。

    魏安平听着也是一愣,赶紧亲自测试了一下。验证了结果之后,顶峰之上众长老一个个瞪着眼珠子,像是要把宫占山吃掉一样。

    “占山,你在里面经历了什么,务必要详细的说出来。”大长老轻声问道。

    宫占山抹了一把眼泪站了起来,看着众人疑问的目光,宫占山狠狠的深呼吸了几下。脱离了那个可怕的空间,宫占山才感觉活着真的非常美好。

    “我在里面也没经历什么,就是落到一个跟地狱似的地方。”

    “地狱?不可能啊,以你的斗气属性,至少也应该是一片充满灵气的森林?”魏安平奇怪的看着宫占山。

    司徒季敏听着一愣,忍不住问道,“占山,然后呢?”

    “然后~我就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无奈之下~我就自杀。可是在那里边死不了,我就一次次不停的自杀~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出来了。”

    众长老听完,一个个彻底的懵了。魏安平心说难不成这孩子一次次的自杀,气的秘境把他给踢了出来?如果不是这个解释,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答案。

    就在这时,光幕之门再次一颤,众人赶紧看了过去。如果再跟死猪似的被扔出来一个,那肯定是秘境出了状况。

    众长老紧张之余,华光闪动,滂沱的斗气溢出光幕之门,一道身影展开斗气幻化的双翼,轻飘飘的落在了顶峰之上。

    “弟子常子旭,拜见诸位长老!”

    庞北寒惊喜的喊道,“好样的,你可是第一个突破地品之人。”

    常子旭是武修堂的弟子,也是车古城景云山庄的世子。他能突破地品并不意外,毕竟常子旭与安若曦等五人都是玄级九级后期。但是常子旭看到宫占山也站在顶峰之上,不禁觉得有些匪夷所思,难道说这家伙根本就没进入秘境?不然师尊为何说他是突破的第一人。

    没等常子旭明白是怎么回事,紧接着又有两道身影被排斥出来。感受到其中的灵力波动,司徒季敏眉目之中露出了喜色。

    “若曦终于突破了地品玄关~!”

    果不其然,安若曦与监察长老刘成的亲传弟子吴钊几乎同时被排斥了出来。宫占山也是惊喜的看着安若曦,与以往相比,沉静的安若曦更是增添了一丝威仪之相。

    “弟子安若曦,给诸位长老见礼。”

    “弟子吴钊,拜见诸位长老!”

    两人激动的躬身行礼,能踏破地品玄关,可以说在整个幻海大陆有了不同的身份。地品之上可以让斗气与灵力化虚成实,其威力更是与玄品有着天壤之别。幻海大陆众多的修炼者,穷其一生也无法逾越这道天崭。

    大长老等人看到三名弟子成功突破了地品,心中的忐忑也渐渐平息。不管怎么说,这也证明了秘境没有出现差错,至于宫占山这个异类,大长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安若曦抬头看到宫占山也在顶峰之上,惊讶之余更是心中惊喜,“占山~你也突破了?”

    宫占山尴尬的摇了摇头,刚要说明情况,却听到大长老威严的说道,“占山并没有突破,不过他也获得了很大的机缘。秘境之内千变万化,每个人的造化都有所不同。占山的境界还略有欠缺,所以感悟之后主动脱离了秘境。”

    大长老说着,别有深意的看了宫占山一眼。其他长老心中明悟,一旦说出秘境出现了偏差,恐怕会引起各大世家的猜测与质问。莫不如以这种借口,至少天下人都能接受。

    宫占山苦笑着给安若曦点了点头,那意思承认了自己主动脱离秘境。安若曦不禁有些惋惜,甚至有些埋怨宫占山不知珍惜这么难得的机会。

    司徒季敏也借机改变了话题,指了指右侧桌案上一排特制的玉牌说道,“你们三人都突破了地品,按照银龙院规以后就是长老职位。若曦,你等以本源之力刻下命牌,以后不管你们走到哪里,都是我银龙院的人。”

    安若曦三人执礼答谢,他们也很激动,刻下命牌如同签下了契约,今后不光有家族的支持,更有强大的银龙院作为后盾。当然,这是荣誉,更是一种责任。

    宫占山傻傻的站着,魏安平还以为他有些失落,轻声劝道,“臭小子,不是每个人进入秘境都能突破地品。只要感悟了其中的意境,相信在以后的修炼中会有突破的一天。”

    宫占山恍若没听见的样子,自从清醒之后光顾着回答众人的问话,刚才他偶然间内视了一下,差点被识海中的小丹婴吓得惊叫起来。

    大长老欣慰的看着安若曦等人刻下命牌,轻声说道,“你们刚突破地品还需要稳固几日,长老阁内已经为你们备好了静室,你们先下去吧。占山,你也不必失落,能进入秘境足以证明了潜质,你也去静室休养几日。待所有弟子出秘境之后,你等一同下山。”

    吴钊等人恭敬的答应了一声,魏安平轻轻拍了拍还在发愣的宫占山,“占山,去静室好好体会一下,为师马上要接替陈长老等人守护祭坛,你先下去吧。”

    宫占山这才反过神来,赶紧答应一声向安若曦走去。一名值守长老带着众人离开了顶峰,宫占山一边走一边轻声问道。

    “若曦,你在里面是什么情况?”

    安若曦直接聚气成线,带着怒气问道,“占山,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难得的机会为何不多感悟一些时日?”

    宫占山看了看安若曦,心说老子巴不得第一天就出来,那种万死千生的滋味,现在想想都觉得颤栗。宫占山也无法向她解释,只好编了个谎言,说是自己实在是感悟不下去了才主动出来。

    两个人一边说着,很快来到了为十名弟子准备的静室。安若曦三人都需要几日的禅定,才能稳固住刚刚突破的境界。宫占山更想弄明白脑子里的那个小家伙是谁,进入封闭的静室之后,宫占山赶紧在卧榻上盘膝而坐,开始观察起来。

    顶峰之上,随着秘境关闭的时间一日日临近,又有几名弟子被排斥出来。林洛生也突破到地品境界,此刻唯有赫连明月与胡川二人还在秘境之中。

    就在银龙院秘境还未结束之际,落凤域华丰城却被这个消息震撼了。这么多年,华丰城还是首次有人进入银龙秘境。这预示着,以后宫家不但要跨入上品世家的行列,更是有着强大的银龙院作为后盾。各大世家门长纷纷亲自前来,为宫家出此麟儿道喜。

    族长宫保成更是喜极而泣,他做梦也没想到当年的废脉,如今已经成为宫家最大的依仗。宫保成责令四子宫青坤立即把占山之母刘氏接回正房。不但如此,宫家敞开中门大摆宴席,一时间宫家隐然成了众豪门拉拢的目标。

    就在宫家上下欢腾庆贺之际,华丰城交易场也收到了圣都大总管宗泽的灵羽密令。

    交易场大管事看到密令之后不禁有些疑惑,宗泽命他秘查宫占山这些年的一切行踪。另外,宗泽还以少域主的名义,责令华丰城交易场接引宫家族长前往圣都听封。按说这对宫家是个大喜事,但是密令上却奇怪的让他们暗中行事不得声张。

    华丰城交易场大管事不敢怠慢,更不敢灵羽传书向宗泽大人询问此事,赶紧备了一份厚礼亲自前往宫家。他不但要向宫家家主道贺,更是遵从少域主指令,接引宫家家主宫保成前往圣都面圣听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