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魂修玄皇 > 第四十节 八方来贺
    华丰城,宫家上下一片喜气洋洋。右侧四子宫青坤的院落之内,更是堆满了贺礼。

    正房之中,宫青坤也是一脸愧色看着刘氏。在宫占山进入银龙院之前,他可一点好脸色都不给。这么多年过去,宫青坤甚至都不愿意提及那个送往祖地的儿子。但是现如今,他却是父凭子贵,在宫家地位倍增。

    妾身赵氏端起一盏茶,小心的端到占山之母刘氏跟前,“大姐,虽然妾身没见过占山那孩子,却也为他高兴。如今您回来了,妾身与占语明日就搬到偏院去住。”

    赵氏不安的看着刘氏,他与宫青坤育有一子名叫宫占语。孩子虽小却孕育出灵根,赵氏本以为母凭子贵会占据主位,没成想当年没见过面的宫占山一下子成了宫家的荣耀。即便是宫青坤想扶正她,恐怕族长也不会答应。

    刘氏目含激动的泪水看了看宫青坤,伸手接过赵氏的茶盏放在了桌上,拉着赵氏的手温和的说道。

    “赵家妹子,占山不光是我跟青坤的孩子,更是咱们宫家的血脉。咱们都是一家人,不用搬出去住。等将来,说不定占语这孩子比他哥哥更有出息。”

    刘氏说着看向宫青坤,颇为激动的接着说道,“他爹,玲丫头也给我来了一封书信,我还有个大喜事要告诉你们。”

    宫青坤没想到刘氏这么包容,并没有把这些年的怨气撒到赵氏母子头上。宫青坤也放下了夫君的架子,犹豫了半天,愧疚的说出四个字。

    “你~受苦了。”

    “他爹,当年没有把我赶出宫家,哪有什么苦。来,你们快看看,玲丫头说占山那孩子有了中意的人,而且还是两门大家闺秀。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知道这俩闺女的家世能不能配得上咱们宫家。如今占山有了出息,人生大事还是坤哥来做主吧。”刘氏高兴的把宫铃的书信递了过来。

    宫青坤一听儿子有了喜欢的女人,还一下子有了俩,赶紧接过了书信。看完之后,宫青坤吃惊的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

    刘氏一看宫青坤的脸色,吓的赶紧说道,“他爹,占山从小生活在祖地没见过什么世面,就算配不上咱们宫家您也不要生气。我这就给占山说,就说这两门亲事咱们都不答应。”

    “这~这还不答应?慈湖城安家,满都城赫连家?”

    宫青坤都有些蒙了,他可不像夫人刘氏一样不知外面的情况。这两大家族可都是赫赫有名的顶尖豪门,像他们宫家小族子弟,能娶一方之女就算是祖上积大德了,还要一肩担两门?宫青坤都觉得是不是自己在做梦。

    宫青坤再次看了看书信,确认自己没有看错,激动的双手都在发抖。他哪知道宫铃是听从了郭子赞的挑拨,但心安若曦伤心,私下里给占山定下了一妻一妾。而且宫铃是写给四婶娘的,书信之中对安若曦百般赞美,那意思让四婶娘训斥占山拒绝那个赫连明月。宫铃可没想到,这封书信竟然在华丰城掀起了轩然大波。

    宫家正宅大院厅堂之内,族长宫保成老哥仨红光满面,与长子青峰招呼着平时这些请都请不来的贵客。宫保成知道在落凤域各世家心目中,进入银龙院与成为内门弟子不同,但能够进入秘境才是真正成为了银龙院庇护的家族。根据往昔记载与传闻,以前进入过秘境的银龙弟子,无一不是成为了地品强者。如若他日占山跨越了地品,宫保成相信祖地冤魂也会感到欣慰。

    就在宫保成举杯畅饮之时,忽听到前院负责接待的账房先生高声喊道。

    “华丰城交易场,方成静大管事亲送大礼一份~向宫家道贺~!”

    听到这声传报,大厅里的众宾客均是一愣。交易场向来眼高于顶,平时连华丰城主都不放在眼里,没想到大管事方成静亲自前来道贺。这在整个华丰城来说,也是极其罕见的大排场。毕竟交易场代表着圣宫,他们出面那可非同一般。

    宫保成身躯微微一颤,赶紧喊道,“老二老三,你们先招呼着诸位大人,青峰,随我出去迎接。”

    宫保成话音一落,就听到大厅之外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宫家族长,方某只是区区一介管事,怎敢劳驾族长亲自相迎。冒然前来讨杯水酒,还望宫家族长不要介意才对!”

    随着话音,华丰城交易场大管事方成静迈步走了进来。正厅里的众宾客纷纷起身,包括华丰城主,也客气的与方成静打着招呼。

    宫保成笑容满面的迎了上去,拱手说道,“方大管事亲自前来,真乃我宫家的荣幸。快请上座!”

    宫保成热情的把方成静请到了上首席,紧挨着华丰城主坐了下来。华丰城是个小城,城主大人可没有赫连查哈那样的威名。面对代表着圣宫的交易场大管事,华丰城主也是非常尊敬。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之中,宫保成更是连连举杯,喝的满面红光。

    这时候,宫保成忽然看到四子宫青坤哆哆嗦嗦的跑了过来。若是以前这么失礼,他肯定会怒骂几句。但是今日,毕竟是青坤的儿子出人头地,宫保成也不便当面训斥。

    “青坤,你来的正好,给诸位大人多敬几杯。”宫保成招呼着宫青坤过来。

    “父亲大人,青坤有要事相告,还望~还望诸位大人海涵,请父亲大人借一步说话。”宫青坤激动的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宫保成眉头一皱,带着三分酒意不悦的说道,“青坤,怎么这么不懂礼数,诸位大人都在,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宫保成心说你能有什么急事,再大的事情难道还有比招呼这些大人物重要吗。宫青坤正犹豫着,就听三叔宫保择沉声怒道。

    “青坤,如果是你家那两房的事,就不要在这里提了。占山出去了这么多年,你这当父亲的可没尽到责任。”

    宫保择是在提醒他,如果是因为刘氏大闹,就别在这里丢人了。宫家长房一系平时就与宫保择不和,听到这话,宫青坤一狠心说道。

    “父亲大人,是这么回事,占山给我和他娘亲来了书信,他说~要咱们府提两门亲事。”

    自从占山进了银龙院,宫青坤可没少挨父亲的骂。他故意给自己长脸,并没说出这是宫铃写给刘氏的。

    宫保成等人听着不禁一愣,方成静却笑着说道,“宫家族长,这可是双喜临门啊。宫家出此麟子,不知我华丰城哪家女子有此福德可嫁入宫家?”

    宫保成表面上带着笑容,心中却有些生气。以占山如今的成就,哪怕是娶妻也得门当户对才行。至少,也应该是华丰城内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能够匹配。宫青坤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万一是平民之女,这岂不是让众人耻笑。但是到了这份上,宫保成只能硬着头皮问道。

    “青坤,父母之命为重,这件事你看着办就行了。”宫保成暗示宫青坤赶紧走,别在这里丢人。

    宫青坤却是一躬身,“父亲大人,此事~青坤不敢做主。”

    宫保成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心说此子简直是不可救药,“怎么,难道占山那孩子有了点成就,连父母之命都不尊从了吗!”

    “不不,这到不是。只是占山他~!”宫青坤一咬牙,心说今日我这当爹的也风光一回,“父亲大人,占山说要同时娶慈湖城安家之女安若曦,与满都城赫连府之女赫连明月为妻。”

    “谁?”宫保成微微一愣,心说占山这孩子还未成大器,居然还要娶两房妻室?

    宫青坤挺起了腰杆,抱拳高声说道,“占山要娶慈湖城安家长房之女安若曦,满都城城主之女赫连明月。此事孩儿不敢做主,还请父亲大人定夺!”

    噗~!华丰城主一口老酒差点没从鼻孔里喷出来。赫连城主那可是一方诸侯,绝不是他这个华丰城主能比的。敢号称慈湖城安家更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甚至是可以与圣都林家相媲美的顶尖豪门世家。

    华丰城主震惊的看着宫青坤,心说你们宫家已经有了银龙院作为后盾,如今竟然还要与两大豪门攀亲?

    “完了完了,老子这个华丰城主指定是当不成了,估计很快就得让位宫家。”华丰城主抹了抹嘴,看向宫保成的目光都变得谦逊起来。

    交易场大管事方成静也是脸色一变,他知道域主大限将至,到时候少域主必会整合各方势力。如今华丰城出了宫家这个变故,方成静觉得还是赶紧禀报为上。至于是不是密请宫保成去圣都,他只能等到少域主的回复才能定夺。方成静觉得到时候恐怕不是密请了,而是车马护送隆重相邀。

    ... ...

    朱霞山银龙院,宫占山可不知道因为宫铃一封书信把华丰城闹得跟炸了窝似的。

    万众瞩目的银龙秘境终于结束,大长老颁布了长老令,银龙院从此又多出了七位地品强者。令众长老意外的是,除了宫占山与赫连明月之外,灵修堂陈志木居然也没有突破。不过这样的成就,已经令众长老非常满意。

    银龙秘境结束的第二日,大长老带着魏安平庞北寒与陈百川奔赴圣都,司徒季敏与刘成长老留守坐镇。与此同时,一道道圣宫官文,以最迅捷的灵火疾书方式向各大都城传报,域主大人仙逝的消息终于公布与众。少域主李启煌更是通告天下,责令各大城主以及世家门长立即前往圣都听候调遣。

    银龙院内,宫占山才不管域主的死活,反正天塌下来有大长老那些强者顶着。如今的宫占山乐的牙都快碎了,因为他发现识海中的丹婴简直是与自己心意相通。不但如此,居然可以通过丹婴施展魂力幻化出灵翼,而且是一对看不见的诡异灵翅。

    “怪不得老子被扔出了秘境,这根本就是达到了地品的级别。”

    宫占山忍不住要测试一下如意斧,看看魂丹与丹婴之间威力增加了多少。不过他可不敢在银龙院里面施展如意斧,宫占山深知如意斧的罡猛,也怕惊动了司徒季敏和刘成两位长老。

    “最好找个高手试一试,到底找谁呢?若曦?不行,万一伤着她我可有点心疼。赫连明月?她还不够资格,到底找谁呢?”

    宫占山叼着草根躺在摇椅上,正琢磨着,就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斗气威压扑了过来。宫占山心中一喜,心说老子正琢磨着你呢,你小子倒是主动来了。

    林洛生身穿崭新的长老冠袍,一脸傲慢而冷漠的神情,每走一步都震的地面微颤。林洛生散发出的滂沱斗气威压着膳归堂,如今大长老不在,没人可以救得了宫占山。就算司徒季敏出面,也无权干涉一名长老对弟子的惩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