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魂修玄皇 > 第四十一节 天下熙熙
    宫占山躺在摇椅上洋装闭目养神,他不担心,却是吓得郭子赞慌忙的跑了过来。

    “占山,你赶紧躲一躲,不,还是赶紧去文殊阁,不然就来不及了。”郭子赞紧张的喊道。

    宫占山慵懒的睁开双眼,“什么事大惊小怪,后厨又炸锅了?”

    “我说你小子还装个屁,再不跑就来不及了。林洛生那混蛋如今是长老,你就是拿出大管事的令牌也不管用。”郭子赞心说你再不走非挨揍不可。

    宫占山摆了摆手,“我当什么大事,就算他是长老,总不能无缘无故的找茬吧。”

    宫占山话音一落,就听着后院门外冷哼一声,“身为弟子不知精进,这是其一。身为弟子对长老不敬,这是其二。宫占山,你可知罪!”

    唰~!林洛生炫耀般的从空中划过,平稳的落在了后院之内。

    郭子赞内心恐惧的咽了下口水,他知道如今师尊魏安平不在,就算把整个膳归堂的人聚集在一起,恐怕也不是林洛生的对手。不过,郭子赞向来是输人不输阵,嘴上依然强硬的喊道。

    “姓林的,别以为老子怕你,现在我们可是二对一。看在我们郭林两家是世交的份上,老子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现在退走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否则~有本事你就打死我们俩,但别想让老子向你求饶。”

    宫占山苦笑着捂着脸,心说这是什么屁话,还没开打就认怂了。

    林洛生也气的骂道,“郭子赞,亏你还知道与我林家是世交。郭家出了你这么一个废物,我都替你爷爷感到丢人。我问过洛阳,当初因为你小子死皮赖脸纠缠他的贴身侍女而被洛阳打了脸,居然勾结宫占山这样的蠢货阻止我弟弟进入内门。要不是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本长老现在就废了你!”

    宫占山一听,不禁瞟了郭子赞一眼,“卧槽,原来是这样,看来老子也上你的当了。”

    “别听他胡扯,我们那是情真意切。”郭子赞扯着脖子倔强的喊道。

    宫占山心说鬼才信你的话,不过这半年你小子表现的还不错,以前的事就既往不咎了。更何况,当时林洛阳出手狠毒,宫占山确实想教训教训他。

    “子赞,你先让到一旁,我跟他说说话。”宫占山依然躺在摇椅上,地品强者他见的多了,可不是林洛生这个地品初级就能用威压吓倒的。

    林洛生戏虐的看着宫占山,“怎么,想求饶?当初你怎么没想到会有现在的后果。”

    宫占山笑了笑,“林洛生,我想问问你,当初我被关禁闭之时,那一暗箭可是你放的?”

    林洛生哼了一声,既不承认也没否认,如今域主大人仙逝,他父亲可是落凤域内仅次于大长老的第二强者。就算林洛生当面承认,他相信银龙院也不会追究什么。但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行为,林洛生也不想让人知道他做过如此下作之事。

    “宫占山,想弄死你小子的人多了。现如今,只能怪你有眼无珠,不该得罪我们林家。若不是本公子大度,我弟弟洛阳只需一封书信,你们小小的宫家恐怕得举族赔罪。”

    宫占山一听这话,眼神渐渐冷漠下来,他最痛恨别人拿他家族作为要挟,“林洛生,你应该庆幸林洛阳没有这么做。否则,就算是武皇天后也保不了他。”

    “呵呵,狂妄之极,但你却没有狂妄的资格。今日,本长老就教教你该怎么做人。”

    林洛生说着猛然一击,凝实的斗气击向了宫占山。他不想再跟宫占山多说废话,唯有实力可以让这小子知道悔不该当初。

    “住手!”

    唰~,一道气贯长虹的灵力从天而降,直接迎上了林洛生的斗气。两强相撞,扩散的余威顿时把郭子赞掀了个跟头。宫占山身下的摇椅碎裂,但他却像是身形未动一样稳稳的站在原地。

    安若曦单手托着何大壮,两人落到了膳归堂后院之中。郭子赞一看何大壮喊来了救兵,顿时松了口气。刚才他俩感受到林洛生的斗气威压,郭子赞立即让何大壮去文殊阁求援。他知道刘成长老不一定会出面,毕竟如今林家风头正盛,唯有司徒季敏或者安若曦得知情况才会赶来。

    何大壮站在宫占山身前怒视着林洛生,当即提起斗气摆出一副要拼命的架势。安若曦一来郭子赞也有了底气,脖子一挺骂道。

    “林洛生,你他妈有本事就拆了整个膳归堂,否则今天的事我郭子赞跟你没完。”

    安若曦看着宫占山,担心的问道,“占山,你没事吧?”

    宫占山脸上带着一种清风云淡的微笑摇了摇头,“放心吧,没事。”

    安若曦一转头,脸上顿时布满了寒意,“林洛生,你这是想干什么!难道以为大长老不在,就可以肆意妄为了吗。别忘了,还有我师尊与刘成长老坐镇,容不得你乱来。”

    林洛生鄙睨的看着宫占山,嘲讽的说道,“一个活在女人保护之下的男人,你不觉得是个耻辱吗。”

    安若曦当即怒道,“林洛生,你以大欺小,这更是修炼者的耻辱。怎么,踏入地品之后就目中无人了,那好,我就来领教领教林家的绝学。”

    安若曦说完顿时灵光流布,别看同是地品,她依然强于林洛生一筹。林洛生却是慢慢收起了斗气,带着一丝阴险笑容看着安若曦。

    “若曦师姐不要动怒,在下也只是警告一下而已。不过,有件事我正要跟若曦师姐说一下。家父临走之前特别交待要示好与你,因为家父回到圣都之后,或许会派人前往慈湖城安家提亲。若是你我安林两家结亲,试问这落凤域还有谁能与之争锋。”

    “提亲?”安若曦脸色一变,愕然的盯着林洛生。她知道这不是她们小辈可以左右的事情,但是安若曦隐隐感觉到,这门亲事很可能会落到她的头上。

    林洛生带着得意的笑容再次看向宫占山,没等他开口,却看到宫占山嘴唇微动,传音说了几句。林洛生一愣,默默点了点头。

    “既然若曦师姐来了,今日之事本长老就不再追究。宫占山,别让我失望。”

    林洛生说完霸气的一转身,傲慢的向外面走去。安若曦脸色有些苍白,她知道林洛生敢这么嚣张,也是基于林家如日中天的地位。恐怕现在即便是大长老,也要对林家忍让三分。

    没人察觉刚才宫占山跟林洛生传音,他已经约好了战斗的时间地点。宫占山走了过来,轻轻拉住安若曦的手,“若曦,多谢你能赶来,正好留下一起吃个饭吧。”

    “对对,我把玲妹也喊过来。”郭子赞跟着说道。

    安若曦没有挣脱宫占山的手,目光中却带着一丝苦涩看着宫占山,“占山,我必须马上回去给家尊写封书信。如今落凤域激流暗涌,恐怕我银龙院弟子很快就要行动起来,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

    “没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担心也没用。”

    安若曦微微叹息了一声,她可没宫占山这么洒脱。身为女子,有时候不得不成为家族的牺牲品。这些年安若曦拼命苦修,就是想摆脱被人掌控的命运。

    安若曦离开了膳归堂,刚才还弥漫着战意的后院安静了下来。

    宫占山满意的看着郭子赞与何大壮,拍了拍何大壮肩膀,“不错,知道用脑子了。”

    郭子赞一撇嘴,“他知道个屁,要不是老子踹了他一脚,这小子还想着跟林洛生拼命呢。对了占山,刚才林洛生话中有话,恐怕林家要以他与安若曦的联姻,让落凤域两大顶尖豪门成为第一势力。你小子到底怎么想的,我觉得你应该阻止安若曦嫁给林洛生。”

    宫占山一怔,“安林两家这么庞大的家族,谁说这门亲事会落到若曦头上。再说了,我哪有本事阻止。”

    郭子赞严肃的摇了摇头,“普通的联姻结不成同盟,如今安林两家年轻子系之中,唯有他俩正合适。更何况他俩刚踏入地品,任何家族对于地品级别的联姻都会非常重视。”

    何大壮也跟着说道,“他们两家真要是走到了一起,恐怕只有咱们银龙院能够压制了。”

    宫占山皱了皱眉头,他还真没想着安若曦会嫁给林家。但是宫占山知道这种事自己根本无能为力,大不了,用另外一种方式来暗中阻止。原本还没什么想法的宫占山,忽然升起一种被人偷了心爱之物的感觉。

    落凤域域主大人的仙逝,让银龙院内也产生了一种压抑的气氛。这些世家弟子消息灵通,也都纷纷打探着圣都那边的情况。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在弟子之中快速蔓延开来。

    当天落日之后,宫占山仿佛消失了一样,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后山一处积水潭旁边,赫连明月坐在青石之上,默默的盯着清澈的潭水。不大一会儿,宫占山如鬼魅的闪了过来。

    “明月姑娘,怎么又是这地方?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我怎么觉得跟小情人约会似的。咱们孤男寡女在一起,你就不怕出事?”宫占山嬉笑的说完,毫不在意的坐在了旁边。

    自从秘境结束之后,这已经是赫连明月第二次约他出来。而且每一次选择的地点和时间,都是这空寂无人的后山积水潭边。

    赫连明月悄颜微微一红,白了宫占山一眼,“这么美妙的诗句从你嘴里说出来,简直是一种亵渎。宫师兄,从秘境出来之后,你的功力见长啊,连我都没发觉你的到来。”

    宫占山心说别说是你,自己真要是想隐藏,恐怕连刘成长老也无法感觉出他的存在。

    “明月姑娘,我可是还有其它事情要办,约我出来到底什么事,不会真的来谈情说爱吧。”

    赫连明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发觉你这人脸皮真厚,不过这种性格倒是很爽朗。”说到这,赫连明月脸色渐渐变得严肃起来,接着说道,“宫师兄,现在落凤域面临大乱边缘,各大世家都在寻求同盟,恐怕用不了多久,平静的银龙院也会变得热闹起来。宫师兄,你到底想好了没有?”

    宫占山侧身看着赫连明月,“你就这么看好我?”

    “你很有潜力,而且~是一个好人,我相信自己的眼光。”

    宫占山忽然恶作剧般的向前一探身,装出一副猥琐的样子说道,“既然这样,那就嫁给我好了。”

    “你~!”赫连明月吓得赶紧站了起来,却是没有怒骂宫占山,而是用一种极其微弱的声音说道,“如~如果你能突破地品,我会考虑。”

    赫连明月羞涩的低着头,倒是让宫占山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小时候天天想着大了以后三妻四妾,但是如今,身负血仇的宫占山对于感情非常淡然。尴尬之中,宫占山赶紧改变了话题,他也想从赫连明月这里听到一些圣都的消息。

    膳归堂内,郭子赞找了很久也没找到宫占山的身影,干脆匆匆去了文殊阁。他觉得安林两家联姻非常严重,有必要跟司徒季敏说一声。别看郭子赞平时嬉笑怒骂没个正行,大事上他可不糊涂。安林两家一旦联盟,势必与少域主一方展开权利的争夺。到时候天下纷乱生灵涂炭,不论是出于私心还是公义,郭子赞都认为必须要阻止。甚至说,他还想着恳求爷爷出面,也得把此事给搅黄了。

    夜色渐深,整个银龙院安静了下来。膳归堂内,已经返回的郭子赞依然没有发现宫占山的身影。心急火燎的郭子赞干脆睡在了宫占山的房中,等着他回来。

    此时,宫占山站在银龙院一处相对僻静的边缘,他已经与林洛生约好了在十里之外的山谷相见。刚才宫占山去了一趟文殊阁,他本想与安若曦说说话,但是宫占山在窗外站了很久也没有进入。

    银龙院的护山大阵已经开启,除了持有护法令牌的长老可以出入之外,也只有地品以上级别高手可以破开大阵强行进出。不过宫占山早已经测试过,动用魂力融入之后,他可以悄然无息的穿过阵法。

    宫占山眼神之中绽放出一丝杀意,林家真要是以林洛生与安若曦联姻结盟,那今晚就是这小子的死期。林洛生死于银龙院之外,没人会怀疑到他的头上。即便是林成风亲自追查,也想不到一个斗气只有玄品七级的弟子,能够斩杀他地品初级的儿子。

    宫占山身形一晃,如鱼进水一般融入到护山大阵之中。大阵没有丝毫波动,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非常平静。

    唰~!一道身影出现在宫占山刚才所站的地方。司徒季敏怪异的看着大阵,她不明白刚才宫占山触动了大阵,为何没有激发大阵的反击。

    “这臭小子,居然还隐藏了如此精妙的破阵手法,贼兮兮的要干什么?”

    司徒季敏目光锐利的看了一眼,身形一动也穿过了银龙院的护山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