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覆海翻江 > 第五十六章 南征万里 屠城灭国

第五十六章 南征万里 屠城灭国

    傲来以武立国,国内多有血勇之士。故此,当傲来皇庭将耶鲁华州教廷商队的真正目的昭告天下,并宣布不日远征耶鲁华州时,有无数江湖豪杰,名门少侠义愤填膺,踊跃参军。

    市井有英豪,草莽多壮士。一时间,征南大军,便由三十万扩充为四十万,其中不乏先天高手和武道宗师。

    另一面,四海楼以龙族之名广发群妖帖,华夏众妖无不相应;黄鹤楼以昆仑之名招聚仙道全真,亦是络绎不绝。

    拘魂锁魄,天下大恶,罪在不赦。

    各地教廷商队均被军队扣押,但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果不其然,有数百新死亡魂已被拘束,故此,傲来国内,再无半点疑声。

    当刘遗城立于飞鲸之上,看着下方的人山人海,心中顿生豪气。

    “如此强军,天下谁是对手!牛鼻子,这次,咱们定要将那教廷杀得片甲不留!”

    立于身侧的蒋卓昌亦是心潮澎湃。

    “那光明教廷屡次犯我华夏,自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此时,万里之外的光明教廷,却陷入了巨大的恐慌。

    “陛下,天堂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回复了,不会是...”

    “闭嘴,我主是无所不能的,任何质疑都是对我主的亵渎!”

    “是的,我主是至高的,唯一的,不可战胜的。”

    “只是尊贵的陛下,据可靠消息,东方敖来国主已经知道了我们商队的真正目的,为此组建了四十万大军意图征讨我们,您看...”

    “可笑的野蛮人,他们以为渡海出征很容易么?四十万大军,能活着从海上抵达这里的最多一半。而我们有亿万信徒,数百万英勇的战士严阵以待,哼,到底是野蛮人,脑子里都长满了肌肉。”

    出于对教廷实力的充分信任,教宗大人并没有将东方的远征军放在心上。毕竟,即使要攻打光明教廷,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横跨在两座大洲之间的万里汪洋。

    十天后...

    “陛下,不好了,鲁夫帝国,希尔帝国,格顿帝国被东方的远征军攻占,国内所有信徒和教众要么被杀,要么放弃信仰!”

    “鲸鱼,巨大的会飞的鲸鱼,那些东方人就是靠着这种生物横跨大海。我们的城墙对于他们根本构不成伤害。”

    “这次的远征军中,不但有东方的武士,甚至还有传说中的东方妖族和仙道士的存在。就是他们,从天上发起攻击,我们的战士措手不及,根本无法组织有效的防御。”

    一个个匪夷所思的消息让年迈的教宗根本无力消化。

    “那是三个有上亿人口的国家,谁能告诉我,那些东方蛮子是怎么用区区十天时间就征服了他们。”

    “陛下,那些东方人都是恶魔,他们对于反抗的信徒和教众...直接屠城!”

    “抵抗者,杀;不改变信仰者,杀;有任何敌意流露者,杀。”

    “短短十天内,就有近千万教众与帝国战士死在东方人手里。他们简直疯了,不接受投降者,凡是曾经拿起武器进行过抵抗的帝国人,一律斩杀。”

    这一年,耶鲁华州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区区四十万来自东方的远征军将不可一世的教廷大军打得惨不忍睹。

    而这些东方人的步伐并没有停止,在征服了三大帝国之后,他们将目光放在了耶鲁华州的霸主,凯撒帝国的身上。

    而这里,就是光明教廷的总部。

    光明教廷大殿,十二红衣主教,曾经高高在上的实权统治者,此刻却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惊慌失措。

    “怎么办?所有的神术居然都得不到我主的祝福,如果要交战,我们只能动用储存在体内的神力。可没有天堂的祝福,仅仅依靠自己,最多两天,我们的神力就会耗尽。”

    “是啊!光明审判和黑暗仲裁可以依靠体术和战技进行搏斗,我们这些主教,神父是纯粹的依赖天堂的圣光加持,失去了这些,我们根本无法和东方的武者正面抗衡。”

    “ 肃静!”

    望着大殿上乱成一团的教众,年迈的教宗不由得泛起一阵哀伤。

    神力,终究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力量么……

    “主不会抛弃我们,这一切,都是主对我们的考验。”

    “我提议,发动诸魔令!”

    当教宗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得到的,是一片混乱。

    “诸魔令?不,我们是神圣的上帝使徒,难道要向那些恶心的黑暗生物祈求支援?”

    “我反对,比起那些黑暗生物,我宁愿面对东方的野蛮人。”

    轻蔑的看着这些貌似一脸正气的教众,年迈的教宗用手中的权杖重重的敲了一下地面。

    巨大而清脆的撞击声打断了殿中的喧哗。

    “或者,你们真的想死在东方人的手里么?我英勇无畏的主教大人们?”

    当教宗那略带嘲讽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顿时,鸦雀无声。

    良久,一位大腹便便的红衣主教低下了原本高昂着的头颅。

    “我们只是利用那些黑暗生物抵御东方的野蛮人,这也是对异端净化的一种手段。毕竟无论是黑暗生物还是东方人,都是异端。我同意,发动诸魔令。”

    “我复议!”

    “复议!”

    “...”

    在死亡的威胁面前,所谓的尊严,显得那么卑微,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