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太荒吞天诀 > 第四百四十四章 撕破脸皮

第四百四十四章 撕破脸皮

    人心两个字,道尽了世间沧桑。

    要说这个世间,什么东西最难以让人揣摩,唯有人心两个字。

    “爷爷,那我们能出手救这位大哥哥吗,我看他不像是坏人。”

    少年眼睛很大,一脸希冀之色看着爷爷,希望爷爷能出手帮助柳无邪一把。

    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少年,太不公平了。

    “这少年不简单,一时半刻死不了。”

    老者摸了摸孙子的脑袋,一脸溺爱之色。

    心中存有正义,这是好事,老者很满意孙子的表现。

    寒冰指连番出手,一头头剑鱼化为冰雕落在甲板上,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每一头剑鱼落下来,都会四分五裂,变成无数血块。

    眨眼间的功夫,甲板上早已血流成河。

    柳无邪周围,布满大量的尸体。

    碧血夜叉眼珠子暴突,损失这么多虾兵蟹将,竟还未杀死柳无邪。

    姜公明也很吃惊,他跟碧血夜叉交战数百招了,不能在拖延下去。

    一直拿不下碧血夜叉,岂不是说天宝宗执事无能。

    右臂上被剑鱼刺中。

    后背上被剑鱼划伤!

    左腿留下一道伤口!

    柳无邪脚边,鲜血汇聚成了小溪。

    战斗极其惨烈,超过三千头剑鱼飞上来,遮天蔽日,几乎遮挡住了日光。

    像是一尊血衣战神,连脚都没挪动一下,斩杀两千多头剑鱼,一百尊海妖族,恐怖至极。

    对于那些高级天象境来说,这种杀戮不算什么。

    放到天罡境身上,这就很恐怖了。

    柳无邪不过小小的天罡境而已,死去的很多海妖,不泛高级天罡境,无一例外都被柳无邪斩杀。

    “律律律……”

    夜叉发出诡异的叫声,从海底浮现更多的海妖族大军。

    这一次大军更多,实力更强,出现了天象境海妖兽,而不是鱼类。

    他们长着锋利的獠牙,双手上长满着倒刺,要是被它抓中,能瞬间撕扯下来一大块血肉。

    柳无邪面无表情,实在不行,只好想办法逃走了。

    这正是姜公明需要的最好结果吧。

    只要他一逃走,会毫不留情的诛杀自己。

    最后定一个违抗宗门命令,私自逃离,杀无赦。

    “嗡嗡嗡……”

    突然之间!

    战舰四周传来嗡嗡声,站在夹板四周那些老水手,突然吹响了号角,一枚枚特质的弓弩,指向出水的那些海妖兽。

    独孤家终究还是出手了。

    再闹下去,独孤家名誉扫地。

    以后谁还敢乘坐独孤家的战舰,连最起码的安都无法保证。

    “碧血夜叉,你闹够了吧!”

    从战舰最顶端,传来一声娇喝,女子的声音。

    众人寻声看去,只见一名红衣女子,站在战舰顶端,身上气息及其浑厚。

    碧血夜叉跟姜公明同时歇战,姜公明退到夹板上,夜叉回到大海上,任由海浪托住自己的身体。

    “竟然是独孤家三小姐,听说大海上的生意,很多都是她在操持。”

    独孤家小姐很多,能称之为三小姐,只有一个,独孤家主的小女儿。

    真正嫡系只有那么几个,大部分都是独孤家分支。

    这么多年发展,姓独孤的很多,独孤家族每年都会有大量的弟子分家出去,自立门户。

    核心弟子,永远都是家族重点培养的目标。

    真正的权利,依旧掌握在嫡系手中。

    这位红衣女子,不仅姓独孤,还是独孤家主的三女儿。

    身份地位,可想而知。

    她的出现,让海妖族静若寒蝉,纷纷退到海面上。

    他们惧怕的不是独孤家的人,而是那些水手上的弓弩。

    这种弓弩针对海妖族打造,杀伤力极强。

    每一次射出,都会有海妖族死亡。

    这些年海妖族想尽了办法铲除独孤家,掌握大海的资源。

    每次都损失惨重,独孤家横行大海几千年,必定有过人的本事。

    海妖族虽强,独孤家也不弱,每一艘战舰,都有强者坐镇,最低也是化婴老祖。

    “独孤小姐,这是我们海妖族跟此子之间的恩怨,还请你们不要插手。”

    碧血夜叉脸色阴沉的可怕,两边的鱼鳃不断的鼓起,从里面冒出白色的泡泡,这是愤怒到了极点。

    “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不感兴趣,他现在是我们独孤家的客人,我有理由保证他的安,独孤家连客人的安都保护不了,以后我们独孤家如何在大海上立足。”

    独孤小姐一番话引来无数掌声。

    站在甲板上的几千人纷纷鼓掌。

    他们之所以乘坐独孤家的战舰,宁可等一个月之后,目的不言而喻。

    只能用两个字来解释,安!

    大海处处充满危险,独孤家船只的费用要比普通船只贵接近一倍。

    好处也很明显,安得到保证。

    这就是独孤家创造的口碑。

    独孤小姐的一番话阐述的很清楚。

    她不会干涉海妖族跟人族之间的恩怨,更不会因为一个小小人族跟海妖族开战,这不利于独孤家扩展大计。

    只要柳无邪离开独孤家的船只,他的死活,跟独孤家再也没有任何瓜葛。

    海妖族并不笨,他们的智商丝毫不比人族低,岂能听不出独孤小姐话中的意思。

    继续出手,独孤家必定会干涉,最后一定是两败俱伤。

    就算传到海皇那里,他也不占理。

    独孤家跟海皇早私底下签订了协议,海妖族不为难独孤家,每年独孤家会拿出一批资源,送于海皇,就当是买路财了。

    独孤家想要长期在大海上发展,就离不开跟海皇打交道,这种做法,无可厚非,双方属于共赢。

    谁也不吃亏!

    海妖族获取了资源,还避免跟独孤家死战。

    独孤家赚取了大量资源,送出去的不过九牛一毛而已。

    这种平衡已经维持了几百年,碧血夜叉还没有这个胆子违背海皇的意志。

    就算他有满腔的怒气,不敢对独孤家怎么样,只能先忍着。

    “好,既然独孤小姐出面,我给你一个面子,只要这小子下了独孤家船只,就是他的死期。”

    碧血夜叉最终还是带着自己的虾兵蟹将离开了独孤家战舰,沉入海底。

    盘旋在四周的那些剑鱼纷纷退去,战舰重新起航。

    每个人还在回味刚才那一战,柳无邪以天罡境斩杀这么多海妖族,对众人触动很大。

    前往血海魔岛,无一不是狠辣之辈。

    连他们对刚才一战都心悸不已。

    海妖族退走,柳无邪依旧顽强的站在原地,没有看向虚空,他不喜欢那种俯瞰众生的感觉。

    独孤小姐把自己姿态摆的那么高,每个人看向她,必须要仰视。

    柳无邪很不喜欢,不是他不喜欢这个人,是厌恶这种做事方法。

    独孤家原本可以阻止一场战斗,偏偏等到这时候站出来,无非想要让自己乘他一个人情。

    从这一刻开始,柳无邪对独孤家打上了厌恶的标签。

    打一个最简单的比喻,一个人落水了,岸边的人明明可以伸手拉一把,非要等到溺水之人快要淹死的时候,这才出手。

    冰冷的目光,朝姜公明看去。

    两人在这一刻,彻底撕破脸皮。

    路上的时候,柳无邪虚与委蛇,没打算跟姜公明彻底翻脸,他乃星河境,激怒了他,对柳无邪没有好处。

    经历这次事情之后,两人心里都很清楚,巴不得对方赶紧死。

    “姜执事,你真是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你不仅勾结外人,想办法来杀死我,还使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利用海妖族的手来对付我,可惜你的如意算盘再一次落空了。”

    既然撕破脸皮,柳无邪没有必要客气。

    这么多人在场,姜公明不敢杀他。

    到了血海魔岛,他的任务完成,乘船就会返回。

    “柳无邪,你果然魔性不该,不仅触犯宗规,还对长辈出言不逊,今日的事情,我会如实禀告宗门,延长你在血海魔岛的期限。”

    姜公明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指着柳无邪,认为他在胡说八道。

    “天宝宗正因为出了太多像你们这样的垃圾,排名才会一再降低,今日我柳无邪发誓,血海魔岛回来之日,就是你姜公明死亡之时。”

    柳无邪单手指天,不杀姜公明,誓不为人。

    “轰轰轰……”

    苍穹上突然阴云密布,雷声滚滚,仿佛收到了柳无邪的誓言,让很多人骇然大惊。

    以姜公明的手段,今日阻止碧血夜叉难度不大。

    他乃星河境二重,碧血夜叉不过星河境一重,两者之间实力相差悬殊。

    “就怕你没有命从血海魔岛活着回来!”

    姜公明当然不会生气,因为在他眼里,柳无邪已经是一个死人。

    首先血海魔岛处处充满危机,其次他得罪了碧血夜叉,以海妖族睚眦必报的性格,必定不会善罢干休。

    “我们拭目以待吧!”

    柳无邪没有过多的废话,不打算回到船舱了,他不屑于跟这种小人同居一个屋檐下。

    找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暗暗的舔着自己的伤口,像是一只受伤的孤狼。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公,有太多的黑暗,只有实力,才能撕开一条光明之路。

    站在虚空上的独孤小姐静静的看着他们之间谈话,秀眉突然微蹙,她有些后悔了,没有早点站出来,阻止这场闹剧。

    柳无邪发誓的那一刻,乌云密布,天地色变。

    从未有人发誓会引来诸天响应。

    也就是说,柳无邪每说一个字,都会被诸天记录在册。

    这种人,不是疯子,就是妖孽,或者说,他压根就不是一个正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