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得道成妖 > 第三十六章 二个意识
    第二天一早,挑战的人陆续上门。卢奕来者不拒,趁机兜售自制的治伤膏药,销路不错。不少人在肖沅手下受伤,便就近买了膏药贴上再走。

    肖沅恶狠狠地瞪他,卢奕笑嘻嘻道:“塌了的墙啊屋顶啊什么的,总要钱买材料的吧,我这也是为你还债嘛!”

    但也有一些女子结伴而来,聚在一角叽叽喳喳,嘻嘻哈哈,对着肖沅指指点点,似乎专门是慕名为他来的。

    从昨天晚上开始,不少人都在传,一头狼妖化成不爱穿裤子的俊俏少年,因此今日特地起个大早来瞧,不过让她们心中暗暗失望的是,这个少年衣着整齐,似乎没有传闻中的浪荡不羁。

    卢奕把院子里的桌椅都收回屋里,免得被肖沅毁坏,随后关上屋门,任由外面乒乒乓乓乱响,一个人安静修炼。

    陶云堇在灵台里唉声叹气:“阿奕小气,都不让我看。”

    阿奕盘腿闭目:“他有什么好看的?不过是一张脸。你太肤浅了。”

    陶云堇赌气:“我就是颜控怎么了?我还想叫他给我签个名。不会写字的话,按个手印也行啊。”

    阿奕黑下脸:“再看下去小心又挨揍。那小子太狠,昨晚一拳把我下牙给打松了。”

    他活动活动下颌,好在牙齿没有掉。“赶紧修炼吧,我打算冲击表境小圆满,云儿,我需要你跟我一起齐心协力。”

    他大开全身上下三百余座洪炉,神阙空**灵光四溢,千万道灵气在体内四处游走。

    体表皮肤隐隐显出青光,一片片细密鳞甲自皮下钻出,如花瓣绽放,层层咬合,组成一件坚韧无比的铠甲。

    手掌一翻,掌间现出一朵赤红火焰,温度极高,迅速蔓延至手腕手臂。

    青色铠甲很快涂上一层红光,全身都好像在燃烧。

    神阙洪炉内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仿佛山崩地裂,灵气在洪炉内壁四处撞击,最终达到满溢,一道与洪炉同样粗细的灵光冲天而起,照耀四空!

    那粗壮的灵光如同一柄利剑,披荆斩棘,通过连通神阙洪炉的千万条灵气江流散入全身四肢百骸。

    顿时周身的血肉、筋络、骨骼之中,又有百余点璀璨星芒亮起,至此周身洪炉已经接近四百余座。

    神阙洪炉所在的虚空彻底被灵光铺满,犹如一片闪闪发光的星河,灵力掀起巨浪澎湃,涌动无穷力量!

    星河中无数翻涌的浪花拍碎在岸边,溅洒在半空,整片虚空充盈灵气之光,渐渐地,虚空中出现实质!

    那是一片混沌,虽然看不清是什么质地,沙还是土,水还是火,石还是水。也看不清颜色,因为它随时都在变换色泽。

    伸手触摸,也分不清到底是什么触感,似乎坚硬如铁,但又似乎柔软如棉。

    尽管与虚空一样不可琢磨,但是阿奕和陶云堇清晰地感知到,那是与虚空和真空截然不同的实质。

    这便是表境圆满,虚化为实,形化为质!

    ****

    砰!一声巨响,小屋木门被砸倒在地,一个人影滚进来,浑身是血。

    卢奕一看,正是肖沅。

    院中站着一人,哈哈大笑:“一个小小狼妖,也敢在学宫里挑战众人。吃我这一掌,滋味如何啊?”

    旁边围观众人,有的摇头叹息,大多数是女子,也有的纷纷叫好,大多数是男子。

    卢奕扶起肖沅,关切道:“你怎么样?”

    肖沅抬起手背抹掉嘴角血迹,冷哼一声:“皮外伤!看我怎么揍他!”

    卢奕连忙按住他:“不要再去了,好好呆着。你看你身上那么多伤口,脸都给抓破了。我给你擦擦。”

    遂从怀里取出一块干净手帕,轻柔地擦拭肖沅嘴边血迹。

    肖沅一怔,从卢奕一双明眸之中,好似又看到了异样星光。

    他浑身一激灵,全身上下起了无数鸡皮疙瘩。双拳不由得紧握,上下牙不由得暗暗咬紧。

    没等他有什么动作,阿奕一把扯起陶云堇,推着她往外走:“你又发花痴了!赶紧走,跟我一起去揍那个混小子!”

    门外的人叉腰站立,足有三米高,如同一座黑塔,趾高气扬对卢奕道:“怎么,想替那只狼出头?好啊,小爷我封印心宫洪炉,只以表境与你较量,免得别人说我以大欺小。”

    卢奕站在他面前,个头大约只到胸口,冷笑一声,浑身一震,青色的细密鳞甲遍布全身,就连脖子和脸颊四周也覆满青鳞。

    那三米大汉哈哈一笑:“不过是一条蛇而已!”

    卢奕面部全部覆盖鳞甲,大口一张,呲出满嘴鳄鱼一般的獠牙。双手双脚指甲迎风便涨,如同一头雄鹰的利爪。他沉声道:“确切地说,是蟠螭!(音盘蚩)”

    那三米大汉弓腰,双掌撑地,现出满身钢针一般的黑毛,乃是一头黑虎。

    “嗷!”黑虎大吼一声,双掌在地上重重一顿,朝卢奕弹射而来,一头撞击在卢奕腰部,拦腰抱住直往前冲出数丈,轰!撞在围墙上。

    喀拉喀拉!围墙瞬间塌下一个豁口。

    黑虎的利爪刺在卢奕两胁,奈何鳞甲坚硬无法刺穿。

    黑虎扬起手掌,夹裹凌冽罡风劈下!

    铮!金铁撞击之声刺得耳膜生疼,卢奕以双臂硬抗,外侧鳞甲被虎爪刨出三道深深痕迹,部分外翻卷曲。

    卢奕心念一动,青色鳞甲喷张,间隙加大,从中喷出无数道火流,将鳞甲染成一片赤红!

    火流朝黑虎双目直射,所过之处空气剧烈灼烧,涌起一阵逼人热浪!

    黑虎单掌遮目,急往后退,身子倒飞出去十多丈。

    拿下手掌,惊愕地发现眉毛胡子都烧焦了,发出刺鼻的焦糊味!

    他又惊又怕,这火焰竟能烧掉他的钢毛!

    他随即不再莽进,双手结二个法印持于眉心,法印之中有一点针尖般的星芒。

    随即法印散去,那针尖星芒仍留于眉心。

    那大汉伸出一手,食指中指并直,在空中飞速书写一道符箓。

    卢奕想要看清是什么,但对方写得太快,那些映现红光的符字一闪而过,压根没有看清。

    那大汉随即将空中隐形的符箓往卢奕一弹!“给我定!”

    卢奕只觉一阵风流袭来,却什么都没触到。

    那大汉又化作黑虎,双掌在地上重重一顿,朝卢奕直扑而去,用的是刚才的那一招。

    “又来!”卢奕刚想要抬臂抵挡,忽觉浑身一滞,四肢似乎重达千钧,竟举不起来!

    “怎么回事?”灵台中,阿奕大惊失色,却不见身边陶云堇有任何反应。

    扭头一看,顿时呆住,陶云堇额头贴了一张黄表纸,上有朱砂写成的符字,是刚才那大汉写就的符箓!

    陶云堇呆立如同僵尸,一动也不动。

    阿奕急忙伸手去揭她额头的符箓,手掌从符箓中穿过,那根本不是实质!

    “嗷!”正对面罡风凌厉,黑虎已经近在咫尺!嘴边带着得意微笑:“谅你也逃不出我的定身符咒!”

    黑色利爪猛地下劈,尖端朝卢奕胸口刺去!

    砰!尖爪刺穿胸口鳞甲,三道细细的血流从鳞甲缝隙之中汨汨流出。

    阿奕闷哼一声,艰难地抬起手臂,一把抓住虎爪。

    虽然陶云堇无法动弹,就连自己也受到定身符咒的影响而行动迟缓,但他好歹没有被完全锁定。

    他双目射出怒火:“今日要尝一尝烧烤虎肉的味道!”

    轰!一道火流从掌心喷出,顺着虎爪急速窜至黑虎脖颈,一息之内笼罩住整个黑虎头颅!

    “嗷啊!”黑虎一声惨叫,从卢奕身上挣脱出来,在地上乱舞乱跳,双掌往头上乱拍。

    哗啦!围观者中有人取来一大桶水,当头泼下!

    黑虎湿漉漉地站在院中央,手臂钢毛被烧得光秃秃一根不剩,裸露出焦黑的肌肤。头颅的火焰燃烧时间较短,因此有一部分钢毛幸存,但东一块西一块极不完整,看起来就像是得了某种皮肤病。

    围观者强忍住笑,在一旁憋得快要内伤。

    黑虎愣愣地看着卢奕,发出悲切忧伤的灵魂拷问:“为什么你中了我的符咒还能动?这是控制意念的符咒,不可能动得了啊!难道是我练得不到家?”

    因为黑虎受伤,法力不继,陶云堇额头的符箓渐渐消散,这才恢复过来。

    她与阿奕对视一眼,心里庆幸这具身体里有二个意识,所以才没有中招。但是这个原因无法对外言说,只能故作高深:“哼!小孩子的把戏!”。

    黑虎无限幽怨地离去,围观者也是啧啧感叹,连定身符咒都能轻松破去,确实不简单,也就无人再上前挑战,纷纷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