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商女姝色:拐个夫君开染坊 > 第四百零六章:夺权
    苏之钰召集了众人,将圣熙帝驾崩的情况跟大家说了一遍之后,众人皆是支持苏之钰赶回京中夺回政权。

    “明日咱们即日启程,一刻也不能耽搁。”

    蓝雨儿双手紧紧握拳,脸上隐隐约约的全是恨意:“咱们必须要从那两个奸臣手中夺回政权!”

    茹娅便是叹气,心疼的看了三皇子一眼。

    如今因为杨苏二人当政,竟是连三皇子去给圣熙帝守丧的资格都给剥夺了。

    那毕竟是三皇子的亲兄弟,如今哥哥离世,做弟弟的却是不能去送他最后一程,这日后想起,要有多遗憾啊。

    况且三皇子本身就只是想做一个闲散王爷,茹娅知道他志不在此,无心朝政,可是如今圣熙帝离世,几乎是被逼无奈之下要继承大统。

    三皇子叹气,知道茹娅现在是在心疼自己,心下感动,对茹娅扯了扯嘴角,便是说道:“雨儿说的不错,不能让我皇家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改了姓!”

    他虽是玩世不恭,可到底还是有一颗责任心在的。

    苏之钰听闻三皇子的话,心中压着的石头方才落地。

    他就是担心三皇子不愿意回去继承大统,白白将这江山拱手让人。

    如今瞧着三皇子并非是那等不愿意负责任的人,苏之钰心中方才放了心,继续与他们商量:“既然如此,咱们就听雨儿的意思,明日便就启程.......”

    说着,苏之钰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杜若楠,叹气:“今儿个就别去打扰明月了,明儿个咱们要启程的时候,你再去跟明月说吧。”

    虽说可能会耽误一些时间,不过苏明月已经是伤心过度,这个时候估计也没有什么心思收拾东西,倒不如明天再说。

    杜若楠自然是明白苏之钰的意思,对苏之钰点头,几个人又商量了明儿个赶回去的路线,便是就都纷纷离开,回去睡觉了。

    这一夜,杜若楠睡得并不是很踏实。

    快到天明的时候,杜若楠实在是躺不住了,便是就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要不然,我过去看看明月吧。”

    这一晚上她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着实是有些不放心苏明月。

    苏之钰知道杜若楠是在担心苏明月,看了眼外面的天明状况,便是跟杜若楠说道:“你过去吧,顺便帮着明月收拾一下行礼。”

    其实本身也不用带多少东西,不过就是一些随身的衣物,这会儿过去收拾,一会儿等到大家都醒过来之前便是就能收拾的差不多了。

    杜若楠点头,赶紧换了衣服去了苏明月的房中。

    “明月?”

    杜若楠敲了半天的门,都不见苏明月来开门,便是就皱了皱眉头:“难不成还在睡吗?”

    一边自言自语着,杜若楠干脆自己推门进去,却不料,一推门才发现,苏明月竟然将自己反锁在了里面。

    直到这会儿,杜若楠才察觉出来不对劲儿,赶紧跑回自己的房间喊人:“之钰,你快来看。”

    “怎么了?”

    见杜若楠火急火燎的赶过来,苏之钰心里便是就有了不好的预感,也赶紧从床上跳起来穿好衣服随杜若楠过去

    “我才刚喊了明月许久都不见来人开门,一推门才发现明月将自己反锁起来了.....”

    苏明月深皱着眉头点头,到了苏明月房门前,便是直接就一脚踹了开来。

    踹开房门后,两人便是就匆匆跑到苏明月窗前,见苏明月此时正安静的躺在床上,犹如睡着了一样。

    可是如果真的只是睡着了,他们弄出来的这么大的动静,苏明月怎么可能会听不见?

    这苏明月,应该并非是睡着了。

    杜若楠颤抖着双手放到苏明月鼻子之间去试探呼吸,果真,苏明月早就没有了呼吸。

    “明月......”

    杜若楠喊苏明月的声音都带着颤抖,一说话,眼泪便就流了出来。

    苏之钰也没想到一进来就看见苏明月已经丧命,心情也是十分复杂。

    两人替苏明月整理好遗物之后,原是想带着苏明月一起回京埋葬,却在苏明月的床头发现了苏明月写给他们的信。快眼看书

    “若楠,自小产之后,我自己身体是个什么情况,我自己心里最是清楚,就算没有皇上去世的消息传来,想必我也命不久矣,这些日子,我也不过是用人参吊着一口命罢了。如今我的孩子和我的丈夫都已经不在人世,在这里,我也没什么可牵挂的人,倒不如就这样下去跟他们爷们儿俩团聚,在世时没能完成的遗憾,说不定到了泉下,我们一家人还能相见。若楠,在此,我想拜托你一件事,请把我跟圣熙帝合葬在一起,九泉之下,我们一家人也好相互照佛。”

    苏明月留下的文字不多,可是句句戳中杜若楠的心窝,杜若楠捧着信件哭的泣不成声。

    蓝雨儿等人也差不多都已经收拾的差不多,去了一趟杜若楠的房间,没有找到人,打听了周围伺候的丫鬟方才得知两人来了苏明月的屋中。

    原本蓝雨儿以为苏明月在得知圣熙帝离世的消息,晚上难过了一晚上,今儿个早上杜若楠夫妻二人在替苏明月收拾行李。她原本是想过来帮忙的,却不想一进门便就听到杜若楠的抽泣声,心里便是一阵,一股不好的预感便就涌了上来

    “怎么回事?”

    蓝雨儿匆匆赶过去,看着躺在床上安静的像是睡着了的苏明月,嘴唇开始打哆嗦:“明月她......她怎么了?”

    虽说苏明月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一样安静,可是脸色蜡黄的毫无生机,叫人看了心里都是升起一股寒意。

    “明月她.......走了?”

    蓝雨儿眼睛一直盯着苏明月,就希望从杜若楠的嘴中听到一丝否定的声音。

    “嗯。”

    杜若楠点头,抬头看了一眼蓝雨儿:“明月说,想要跟圣熙帝合葬在一起。”

    “可是如今圣熙帝在杨苏二人手握重权,我们又该如何将他们二人埋葬在一起?”

    在苏明月被赶出皇宫的时候,圣熙帝就已经下了昭告天下的告示,说皇后娘娘因病去世,已经以皇后之礼葬经黄陵,如今又多出一个皇后娘娘,这又该如何跟天下人解释?

    “这件事我来办。”

    就在蓝雨儿跟杜若楠为难之际,苏之钰却是突然出了声音:“我去将皇上带出来。”

    既然苏明月的尸体可以找人代替葬进黄陵,那圣熙帝的尸体也照样可以。

    “可是......”

    杜若楠为难的看了苏之钰一眼,这种事若是叫人发现了,便是诛九族的大罪。

    “没事,有三皇子跟我里应外合,很快就可以完成。”

    知道杜若楠在担心什么,苏之钰揉了揉杜若楠的脑袋,小声安慰:“皇上的心愿,想来也是想要跟明月合葬在一起的。他们两人生前有太多的遗憾了,如今我们能替他们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杜若楠便是叹气,原是不想要再劝,蓝雨儿却是突然出了声音:“将皇上的尸体带出来的风险确实太大了,还不如强行将明月的尸体送进黄陵,我们不对外声张,自然不用对百姓们解释这些,文武百官,又有哪个是真的不知道真相的?如今拦住我们的,只有杨苏二人,如今想要推翻他们二人的不在少数,就算是文武百官觉得此等行为荒谬,可若这是杨苏二人所反对的事情,文武百官自会支持。比起偷盗皇上尸体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我们不如直接将两人一起葬入皇陵,不知你们二人意下如何?”

    “我倒觉得这个办法比偷盗皇上的尸体靠谱的多。”

    杜若楠连连点头,表示自己更赞同蓝雨儿的提议。

    苏之钰眯眼想了片刻,终是同意了蓝雨儿的提议。三个人一起替苏明月收拾了一番之后,便是就一起带上了马车,路上同三皇子等人汇合的时候,茹娅瞧着他们三人脸色极差,不免担忧:“昨夜没休息好吗?怎么不见明月?”

    “明月她......在马车上。”

    杜若楠叹气,声音说的极小:“你们进去看她最后一眼吧。”

    “最后一眼?”

    茹娅震惊,等着杜若楠看,竟是忘了下一步的动作:“什么意思?明月她怎么了?”

    话虽这么问,其实看他们三人的脸色,茹娅哪里还有不清楚的?

    跌跌撞撞的从马背上摔下来,也顾不上腿上的疼,一下子就掀开马车的帘子,看着躺在马车里犹如睡着了一般的苏明月泣不成声

    “明月是什么时候走的?”

    早知道今日就再也见不到了,昨日离开的时候,就该去苏明月的房中看一眼。

    兴许昨儿个自己去看她一眼,苏明月就不会离开了呢。

    “具体时间我们也不是很清楚,”杜若楠抹着眼泪说道:“今儿个早上我去喊明月起床的时候,见她把自己反锁在屋内才察觉出的不对劲.......”

    杜若楠自责的看了一眼马车里的尸体,又是哽咽道:“若是昨儿个我早些去找她,兴许能拦住她,不叫她做这些傻事。”

    “哎,”蓝雨儿安抚的拍了拍杜若楠,又是安慰她:“你也不用太自责,也许这对明月来说,才是真的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