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特工狂妃:残王逆天宠 > 第七百三十章:断指还是嫁他?

第七百三十章:断指还是嫁他?

    楚玥璃停下脚步,扭头看看戚夫人,说:“戚夫人办事痛快,也是一个明白人,但这并不是我要的结果。”

    戚夫人笑问:“人情两清,物却不能清。不然为了那块宝贝,遭了多少罪不说,还断了一根小拇指。看在人情的份上,你是赔我们一根小拇指呢,还是把宝贝交出来?”

    楚玥璃果断回道:“小拇指。”

    戚夫人微愣,皱眉道:“你不再考虑考虑?”

    楚玥璃回道:“我都不吝啬自己的小拇指,戚夫人何必为我担心?只是希望戚夫人说话算数,别再向我讨要那半块宝贝。”

    戚夫人走到楚玥璃面前,问:“你要那宝贝有什么用?”

    楚玥璃回道:“先要救一位朋友,然后…… 毁了它。那东西牵一发动全身,毁了最为稳妥。若是因为它再起战乱,戚夫人与我,都是千古罪人。”

    戚夫人诧异道:“看不出,你还有颗大爱之心。”

    楚玥璃回道:“原本没有,现在有了,就不晚。”

    戚夫人眉眼弯弯地一笑,说:“像你这样的女人真是少见。这样,我也给你一个选择。要么你切个小拇指,我们彻底两清。要么,你嫁给不然,我们纠缠到底。”

    楚玥璃一抬腿,将脚压在树干上。

    戚夫人冷下脸,说:“我们不然哪点儿不好,你竟不要?!”

    楚玥璃一边脱下鞋子,一边回道:“不是不好,而是太好。我早已心有所属,若是因逃避责难,谎称要嫁他,才是愧对于他。”

    戚夫人说:“你可知,他为了你,独自承受了万箭穿心之刑?!”

    楚玥璃的眸子一缩,看样子就要动手,却因心存疑惑而冷静了几分。她握着匕首,问:“当真?”

    戚夫人点头。

    楚玥璃突然用脚踢向戚夫人,并同时拔出匕首,逼向她的脖子。戚夫人戴在脖子上的项链被划断,可见楚玥璃是动了真怒的。

    这时,楚玥璃听见树后传来一丝声响,心有所动,却还是又劈了戚夫人一刀。

    戚夫人忙闪身躲开,喊了声:“还活着!”

    楚玥璃收匕首,再次将腿抬起,压在树上,问:“在哪儿?”

    戚夫人问道:“你既然如此关心他的安危,为何不肯嫁他?”

    楚玥璃毫不客气地回道:“若关心就要嫁,戚夫人这一生岂不是要嫁很多回?”

    戚夫人脸色一沉,说:“不与你废话!你切吧!”

    楚玥璃将匕首压到小脚趾上。

    “住手!”戚不然从树后走出,看了楚玥璃一眼,“天冷,冻脚,姐姐穿上鞋子。”

    楚玥璃没动。

    戚不然对戚夫人说:“楚玥璃是我认的干姐姐,娘亲不要欺负她。”

    戚夫人气得拧了戚不然一把,恨恨地说:“我欺负她?!她都把我项链砍断了!还有,我是怎么和你说的,你不许出来!不许出来!你根本就不适合当杀手!赶快给我滚回去考个状元……哎,算了,你也不适合当状元。你再这么不长进,把你卖到绮国去当个小郎君!”

    戚不然问:“管饭吗?給炒鸡蛋吗?”

    戚夫人气得捂住心脏,对楚玥璃道:“你赶快把他带走!快走!”

    楚玥璃爽快地应道:“行,我带走。咱们两清了。”利落地穿上鞋子,打个响指,让戚不然跟上自己。

    戚不然唇角勾起,尾随在楚玥璃身后离开。

    二哥出现在戚夫人身后,说:“不然没能拿回那东西,违反了阁规,娘不打算追责?娘不是说过,无规矩不成方圆吗?”

    戚夫人横了二哥一眼,说:“我还说过,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呢!”背着手,向前走,“我还挺喜欢那丫头的。若是不然能把她勾搭回来,给我当儿媳妇,我就把 ‘屠匕阁’这份大家大业交给她……”

    二哥说:“原先还说要交给我的。”

    戚夫人矢口否认道:“那一定是喝多了。”

    二哥无语,半晌才开口问道:“娘,我们去哪儿?”

    戚夫人回道:“回阁里吧。这帝京要变天了,不宜久留。”

    二哥问:“不叫上不然?”

    戚夫人回道:“叫了,能跟咱们走吗?没看见那双眼睛只盯着那丫头看吗?连我吓唬她一下,都舍不得。都说养儿防老,没有你们,我永远十八岁!走了,别傻狗望月了,咱们回去不干杀手这行了,全家上下没一个合适的。”

    二哥问:“那做什么?”

    戚夫人回道:“养猪吧。”

    二哥回道:“也行。”

    另一边,楚玥璃与戚不然一路同行。楚玥璃在前面,戚不然在后面。楚玥璃走一步,戚不然走一步。他就像她的影子,一直随她走走停停。

    楚玥璃突然停下脚步,戚不然也急刹车。

    楚玥璃回头看了戚不然一眼,问:“你以前和我说你们 ‘屠匕阁’等级森严,惩罚厉害,还说对办事不力的人要实施万箭穿心之刑。你呢?”

    戚不然的表情竟然有些难以启齿。

    楚玥璃瞪他一眼,继续前行。

    陶公公和他的人马迎面而来,楚玥璃和戚不然立刻躲开。

    戚不然说:“很多人在找你。”

    楚玥璃没搭理戚不然,继续前行,一路来到春冉之的小院子。

    封疆一直守在院子里,听见动静,知道是楚玥璃回来了,忙打开院门。

    楚玥璃用春冉之的那些水果蔬菜干,做了一锅炖菜,还煮了一锅饭。不是很好吃,却十分解饿。

    三个人闷头吃完,顿觉心满意足。

    洗漱过后,楚玥璃独居一间房,准备睡下,心里合计着:很多时候,坏事未必就一定是坏事,还要看结果。正如古黛不肯给戚夫人解药,非要让戚夫人杀了我。此事看起来是件坏事,却也给了我亲自拿解药的机会。我和屠匕阁之间,因为半块“黑禁令”牵扯不断,而今恩怨两清,正好。

    戚不然洗漱过后,趿拉着鞋子来到楚玥璃的屋子里,问:“姐姐今晚真要切小脚趾?”

    楚玥璃回道:“以后躲在树后时,看看月亮在哪儿。我早就看见你的影子了。”

    戚不然二话不说,就开始脱衣服。

    楚玥璃的眸子一颤,坐起身,深感不安呐。这二货,又抽的哪阵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