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二章 希望星球
    坐在疗养院图书馆的窗前上,望着对面塔楼上垂下的充满生机开着浅黄色小花的藤类植物,肖恩在“回忆”着往事。

    在这个文盲还占绝大多数的世界中,身为南方热那亚行省某个教士的养子,肖恩还是幸运的,尽管那位牧师待他很是冷淡,但至少让他受过比较完整的教育。

    教士死后,正值北方的战争到了最紧要的时候,刚刚十六岁的肖恩便报名参军,这是平民为数不多的改变自身命运的机会。对于识字的肖恩来说,机会更大。

    在新兵营待了不到三个月,还未适应自己的新角色,他就被编入第21步兵师,于神龙纪元1827年7月开赴北疆,随后就加入了战争。这场新一轮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十年,帝国无数年轻人永远躺在了北疆,最困难的时候征兵年纪最低门槛放到了十五周岁。

    由新兵到列兵,一等兵,上等兵,再到下士,他只用了一年,因为身边的战友死的太快。而肖恩在成为中士之时,刚刚年满十八岁——如果老教士没把他的生日弄错的话。

    这个星球的名字叫“希望”。这个名字在不同的种族和语言上的意思都是完全一致的,甚至连发音都高度相似。有无数的学者试图从学术上解释这一点,可惜都没能令人信服。

    虔诚的宗教信徒相信,是上帝或者别的什么神灵创造了人类,这取决于你信仰哪一种宗教。

    起初人类与禽兽无异,茹毛饮血,但人类在运动能力、体力和搏斗的技巧上要远比禽兽弱得多,是神明给予人类更高的智力启迪,从而有希望战胜大自然和万千生灵,最终成为世界之主。

    所以人类便把这个世界称作为“希望”。

    上帝教,一度统治西大洲500年,教宗甚至可以随意任免国君,和决定乡下某一头公牛什么时候应该配种。

    神龙纪元470年因为反对上帝教的黑暗统治,欧罗巴人爆发了持续100年的宗教战争。神龙纪元589年,当时的教皇阿罗约一世宣布退位,不干涉世俗事务,但教会也因此保留了许多特权。

    神龙纪元1200年的宗教改革,确定宗教法只限于教堂之内,而教士除犯了谋反和谋杀,世俗法院不得审判教士,军队不得入内搜查。

    他们将一切归于上帝。

    这似乎能够自圆其说。

    但现在毕竟是神龙纪元1830年,神权时代早已进入历史书中,现在已经是文明时代。

    虽然上帝教仍然在欧罗巴帝国政治和社会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神权与皇权及世俗屡屡爆发冲突,但人们显然早已经不满足于宗教解释。

    他们用天文望远镜观察行星的运动和太空的奥秘,发起远洋考察和探险,了解南大洋的生物跟东大洋两岸的生物有什么差异,也用手术刀解剖动物包括人类自身的躯干,以了解疾病的来源。

    对肖恩来说,这真是一个大有“希望”的星球,因为一切都是那么落后,反过来说,又是蒸蒸日上,科技进步日新月异。

    这座疗养院本是阿尔斯城一座占地面积不小修道院,名叫伊文思修道院。

    因为红月计划的失败,蛮族帝国发起蓄谋已久的突袭,导致这座边境小城迅速地陷落。

    伊文思修道院里三十多位修女,连同城中所有的总计大约五万军民百姓惨遭屠杀。待帝国军队艰难收复之后,这座修道院便荒废了下来,被军方拿来临时安置战争中受伤的军人。

    肖恩在这里足足昏迷了一个月,醒来时已经两世为人。如果不看语言和文字,这里跟地球上没有分别,比如头顶上也有一个太阳。

    至于月亮,当然也有,但每年3月份被称为红月,因为这个月夜晚的月光带着红色的光晕,因而被称为红月。

    刚刚过去的一轮与蛮族的战争相持了十年。根据过去的经验,帝国军令部判断蛮族已经精疲力竭,所以信心百倍地制订了一个反击计划,计划全国范围内大征兵,用三年的时候扩充军队,提前布署到了阿尔斯山脉一线。

    显然军令部的判断出现致命的失误。因为主要力量都布署到前线,后方空虚,那些大人物们根本没想到蛮族的疲惫只是假象,当蛮国突然抢先进攻时,帝国军队的高级军官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部下处于什么位置,前线各支部队混杂在一起,无法形成统一战力。

    一天一夜之间,阿尔斯防线就崩溃了,尤其是在3月18日的夜晚,因为无法辨认敌我,死在自己人手里占了相当一部分。

    至3月21日清晨7点,皮尔斯元帅才从帝都赶到了前线,收拢游兵散勇,勉强抵挡蛮族的进攻,此时战线已经离帝都圣城不足七百公里。

    4月27日,经过一个多月不计损失的艰苦作战,帝国军队终于收复失地,将亚述军驱除出阿尔斯山脉,战后统计损失,军队伤亡超过七十万,而平民伤亡则十倍这个数。

    而小道消息则说,这个数字已经是刻意压低了的结果。

    然而看到这个统计结果,皮尔斯元帅心理上无法承受,立刻饮弹自尽。

    皮尔斯元帅的死,并不能掩盖这场惨痛战争带来的伤痛,也无法将所有失败罪责揽在自己一人身上。

    不论出于什么目的,推责也好,借机倾轧也好,弄清楚耗费太多资源的红月计划为何会来不及最终发动就失败,以及云集百万军队的阿尔斯防线为何会那么不堪一击,就是大人物们最关心的事情了。

    不过,这都跟肖恩无关。身为第21步兵师20位幸存者之一,肖恩有权利获得充当吉祥物的奖赏。

    单独的房间、精心的照料和虽然档次一般但每周两瓶免费供应的雷吉牌葡萄酒,也是应有之意。

    与21步兵师另外19名幸运儿不同,肖恩更愿意带着自己的葡萄酒,待在修道院那座小型图书馆里阅读。

    既来之则安之,中国人一向容易适应环境,拥有一头金发的肖恩也是如此。上次晕倒后,那位据说来历不凡的中校再也没有出现,也没有别的人找他询问战事,中校特意打发一位勤务兵送来一盒产自帝国南部奥马哈群岛的杜夫雪茄烟,嘱咐他安心修养。

    这是上流社会最喜欢的一种顶级雪茄,一支就价值50个银路易或5个金路易。

    当然这只是战前的价格,在战后物价飞涨的年代,你拿7个金币还有可能买到假货。肖恩在军队的军饷也不过一个月2个金币,这还是因为战争,帝国对军人的“慷慨回报”。

    《简明世界史》与《圣路易战记》是肖恩最喜欢看的两本书,前者让他大致了解这个世界,后者则是描述欧罗巴人先辈筚路蓝缕开创基业的故事,直到欧罗巴帝国的诞生——神龙纪元1765年——此帝国应为第五帝国。

    传说,路易是上帝在人间的唯一化身,当大洪水来临之际,路易化作一艘龙舟,载着先民来到这片没有被洪水淹没的大陆,教会先民耕作、渔猎、制衣、盖屋、治病,并带领先民与异族、自然和野兽作战,使得万民得以生息。

    所以,欧罗巴人认为自己是路易的子孙,路易就是龙,龙就是路易。

    然而今天在这个小图书馆里,肖恩找到另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引起肖恩的更大兴趣。

    这个小册子看上去像是某位不知名的愤青学者论文手稿,题目叫做《关于大夏国历史学者的几个荒谬观点的批判》:

    “夏族是个僵化的、胆小、自私并且极其厚颜无耻的民族,他们公然宣称夏族人是唯一龙的传人,这是对我们伟大欧罗巴人的严重挑衅。我从未见过世上有如此无耻之民族,喜欢冒认他族祖宗的……”

    “十二生肖对应一年十二个月,大夏人居然声称有‘猫’这个生肖,‘猫’是什么样的动物?有谁见过?这一定是他们杜撰出来,从他们的文化典籍描述,应当是‘狸’这种家畜,所以他们应该按照我们欧罗巴人的规范从事,将‘猫’换成‘狸’。要知道‘照狸画虎’是他们语言中的一个短语。”

    “我们应当承认,夏族的历史极其悠久,是个文明的世界,诗歌尤其发达,他们的文明曾经对我们产生了重大影响,但如果认为科学计数法是他们的发明,那就太无耻了。大量的考古表明,我们欧罗巴人历史同样悠久,我们的先人也使用同样的计数方法……在五千年前的某个节点,双方的历史似乎同时停止向更久远的年代推进,令人费解……”

    “我相信大洪水应该是真实发生的,我们这个星球表面七成以上是海洋,海洋的深处一定埋藏着我们逝去的文明……”

    “我号召所有的欧罗巴人拿起武器,跨过大洋,杀光所有的夏族人,夺取属于我们的圣经。”

    “不能因为圣经上有极少部分文字跟夏国现行文字书写相同,就认为那是他们的。我反倒认为他们是在按照圣经文字发明自己的文字,就如同他们窃取了我国伟大思想家坎贝尔伯爵的天才发现一样。”

    “抄的多了,便成了他们自己的。就如同传说故事说的多了,连龙都成了他们专有的,还煞有介事地讨论‘龙’有几种写法……”

    一口气读完了这本小册子,肖恩又把《简明世界史》与《圣路易战记》中一些特意折页的地方对照看了一遍,眉头皱了起来,表情古怪。

    这真是一个有趣的世界。

    然而这个世界又不总是这么有趣,甚至可怕,因为有血武士和嗜血者这两种人类异种的存在。

    蛮族、血武士、嗜血者,可视为人类的异种。

    其中蛮族看上去与正常人类的差别,不比欧罗巴白种人与南大陆肯亚帝国黑种人的差别大,他们只是长相丑恶,文明发展稍低。他们一直生活在北方冰原和荒漠地带,本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

    相对来说,蛮族并不可怕,因为他们智商低下文明等级较低,很难对正常人类形成威胁。

    血武士则体型高大,骨骼粗壮,脾气暴烈,他们智商正常,但嗜好杀戮。传说这种人类或者生物的产生跟教会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愚昧时代曾是教会镇压反抗的工具。

    至于嗜血者,外表与正常人无异,因而他们有可能潜伏在文明世界之中。这种异人类更加可怕,因为他们以人血为***通于隐蔽、潜伏和刺杀。

    无论是血武士还是嗜血者,曾一度消失,直到1200年的宗教改革后,一些在权力斗争中被排斥的教士和贵族北迁进入蛮族地带,他们将分散的蛮族部落拧成一个帝国,自称大亚述帝国。但在欧罗巴人看来,他们仍习惯蔑称其为蛮人帝国。

    这两种异人类就随之又出现了。

    起初这种力量特别稀少,并无法与人类对抗。当他们壮大起来后,拥有一定数量之后,人类又发明了火药武器,这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个体在武力上的差异。

    但现在,蛮族帝国的血武士不仅数量超出所有人的预计,普通蛮族甚至装备了先进的线膛枪,这就造成了红月战争中欧罗巴帝国的惨败。

    咚咚,敲门声打断了肖恩的思考。

    “康纳利先生,霍恩斯上尉命令我,请你在傍晚五点半准时到礼拜堂参加宴会,并请务必穿正装,保持良好军容,军令部来人了!”

    来人是一位小男孩,名叫金-凯瑞尔,今年七岁。他跟肖恩的出身颇为相似,是伊文思修道院一位修女的养子,在阿尔斯城沦陷的那天夜里,这位可敬的修女拼死保护了他。

    金在修道院的下水道里躲了足足一个月,也幸亏他先天营养不良,足够瘦小才能躲进狭小的下水道而不被蛮族士兵发现。被救起时,他的体重不足二十斤,奄奄一息。

    活过来的金,仍被允许在修道院里混饭吃,并成为所有伤兵的勤务员,其中肖恩对他最好,时常故意让他替自己跑腿而给他一点小费。

    “金,谢谢你。”肖恩收回思绪,从口袋中掏出十个先令,“告诉上尉,我会准时到的。另外你抽空替我买一份最新的《先驱者报》送到我的房间,顺便你替我找一下军需官罗伯特-查尔斯,他曾答应过替我从圣城邮购一批书籍,如果到了,你帮我取回,我回头把钱补上。”

    “感谢您的慷慨,先生。”金十分高兴,因为一份报纸只要八个先令,剩下的两个是他的跑腿费。

    肖恩发现金没有走开,问道:“还有事?”

    “大鼻子上士说,你有点……”

    因为出身相类的原因,金对肖恩有些亲近。肖恩道:

    “加利-诺里斯上士是不是认为我很古怪?他是不是又在拿我的名头在一群大头兵中间胡说八道?”

    大鼻子是诺里斯上士的绰号,一个喜欢吹牛和喋喋不休的人,但跟肖恩不是一个团,诺里斯是21师最精锐的掷弹兵团士兵,肖恩以前也不认识他。

    21步兵师并不满员,但也有10000人的规模,不认识也很正常。

    金点点头,道:“可我觉得您跟我们院长嬷嬷很像。”

    “哪方面?”肖恩问道。

    “她很爱看书,这里的书都是她看过的,人也很好。她曾经说等我长胖一点就教我识字。”金答道,“康纳利先生,您能教我识字吗?我可以付你报酬,我已经攒了不少钱。”

    “就靠你这些天赚的?”肖恩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