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四章 表彰
    “卡尔-刘易斯元帅阁下,到!”

    “布莱尔-克里斯帝安中将阁下,到!”

    “乔治-达内尔中将阁下,到!”

    “杰夫-格雷戈里少将阁下,到!”

    “贵族议会特别代表阿里-尤金-莫斯哥伯爵阁下,到!”

    “行政院特别代表、内政副大臣丹尼斯-英格兰尼尔阁下,到!”

    “军令部特别代表约瑟夫-法兰克中校阁下,到!”

    礼拜堂中,大人物们联袂而来,肖恩这才知道那次军令部前来讯问自己并送给自己名贵雪茄的,名叫阿历克谢-法兰克。

    肖恩最近疯狂阅读过一些讲述帝国史的著作,这位中校很可能出身于悠久的法兰克家族,这个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欧罗巴帝国建立之前,曾出过父子两首相,家世相当显赫。

    卡尔-刘易斯元帅貌不惊人,身材甚至有些矮小,他是在皮尔斯元帅饮弹自尽后,从帝都调来,接手阿尔斯防线的最高指挥官。

    据说,刘易斯元帅是皇帝最信任的臣子之一,近卫军出身。他发表了一段热情洋溢的讲话:

    “亲爱的帝国英雄们,我很荣幸地被皇帝陛下委托,向你们致敬!”

    “正因为第17军团的英勇作战和顽强不屈,为帝国反击肮脏、卑鄙和凶残的敌人争取了极大的空间和时间,从而使我们有机会将敌人驱除出我们的家园,杀死他们,给予他们最无情的打击。你们无愧于帝国英雄的称号。”

    “你们为帝国英勇献身的伟大精神,将激励更多的人,为帝国而战,为皇帝陛下而战!”

    “因此,经尊敬的皇帝陛下提议,贵族院、军令部及行政院,一致决定,给予帝国英雄们最荣誉的奖赏。授予你们每人金质大龙勋章一枚。”

    “每人军衔擢升两级,并按照擢升后的级别薪俸,再补发两年的军饷,全部以金属货币发放,以感谢你们的杰出贡献!”

    在特意安排的军乐团演奏的军乐声中,汉斯-霍恩斯第一个上台领取勋章,刘易斯元师亲自将勋章别在他的胸口,肖恩发现他激动的有些失态,以至于动作有些呆板。

    台上的大人物们相视一笑。

    对肖恩来说,授勋和擢升都没有让他太过激动,承诺的补偿金则让他很是高兴。

    以前还是中士的时候,肖恩一个月只有区区5个金路易的收入,虽然相对于许多平民来说,这笔收入本就不算太低了,但被拖欠了一年,任谁也高兴不起来,要知道这10年来的战争就没断过,军人的地位相当高。

    现在他已经是少尉的军衔,每月能有20个金币的薪俸,按照这个标准补发两年,那就很快可以得到480个金币,加上之前他积攒的,差不多会拥有520个金币的资产。

    如果是平民,平均年收入大约在40个金币上下,就相当于肖恩一下子就拥有了一个平民累死累活不吃不喝工作10多年的收入。

    授勋大会结束,夜色已经降临,阿尔斯军区在伊文思修道院的礼拜堂的后花园举办了一场自助晚宴。

    凡是阿尔斯城内能够搜集到的美酒佳肴,名贵的鱼子酱和可口的葡萄酒必不可少,连上等的雪茄烟都不要钱似的无限量供应。肖恩怀疑这是沾了这些大人物的光,阿尔斯城司令部的那些小军官们很会看人办事。

    如果不是考虑到大人物的观感,那些组织宴会的人恐怕会召来一帮陪酒女郎助兴。

    大头兵们眼花缭乱,一哄而上,胡吃海喝。

    霍恩斯上尉,不,霍恩斯中校不得不大声喝斥。

    “不、不,汉斯,今夜属于他们。这个夜晚没有阶级之分,没有上下之属,也没有礼仪规范,让他们尽兴吧。”

    刘易斯元帅笑着说道。

    “元帅阁下,实在抱歉,他们都野惯了,请您不要介意。”霍恩斯连忙致歉。

    “汉斯,你知道吗,这让我想起了我像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刘易斯抿了一口葡萄酒。

    老前辈说古,霍恩斯作洗耳恭听状。

    “有一年我扈从陛下攻打比利斯国,那时陛下还是皇子。我们都是刚出茅庐,不知天高地厚,行军太过冒进,只有了三天时间就越过了雄伟的比利斯山。”

    “我听说过,那是一个壮举。”霍恩斯是个好听众,“也是您的成名之战!”

    “不、不,亲爱的汉斯,那是皇帝陛下的英明指挥,我只不过碰巧是那个执行者而已。”刘易斯元帅谦虚地摇了摇头道,“呵呵,越过了比利斯山,我们跟后勤辎重部队隔了一座大山,大军突然断了炊,又连降暴雨,许多人得了流行病。”

    “然后呢?”

    “我们只得一边催促后方给养跟上,一边咬紧牙关向前进军,因粮就敌是我们唯一的选择。上帝保佑,我们终于抵达了莫尼尔草原的边缘,比利斯人以为我们从天而降,这些浑身散发着母牛骚气的臭虫,永远也想不明白我们为何能跑的那么快,那一战我们轻松俘虏了两万只羊。然后我们就在战场上办了场烧烤大会。”

    “很不幸,那一次居然有七个人因为吃的太撑而死,另外有十名年轻士兵因为哄抢食物斗殴而死。想想真是不可思议,年轻啊,就像今天这场宴会的主角们,他们都很年轻,看到他们,我就意识到了自己已经老了。呵呵,时间过的真快啊,大夏国有句名言,时间如流水,至理名言啊。”

    “不,您还老当益壮。”霍恩斯中校唯心地恭维道。

    刘易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年轻人,作为一个服务于帝国六十年的老军人,我祝福你,好好干!”

    “是,谢谢阁下的祝福!”霍恩斯觉得自己身子都轻了。

    另一边,军令部的特别代表约瑟夫-法兰克中校跟肖恩碰到了一起。

    “来点鹅肝?这是从圣城用最快的邮车送来的,味道不错。即便是在圣城,这也很难吃得到。”法兰克中校道,“你是肖恩-康纳利,对吧?”

    “是的,阁下!”肖恩端着盘子,立正敬礼。

    “放松点,你看上去气色不错,很好,恢复的不错。”法兰克中校点点头。

    “谢谢您的关心,您上次专门派人送我的雪茄,我还没有向您致谢。”肖恩道。

    “小事一桩。”法兰克中校甩了甩手,“那么,肖恩,我听说你很爱看书?”

    肖恩感到很诧异,他爱看书的习惯也是最近身体恢复后才有的,法兰克中校这么说,说明上次讯问后,他仍对这里有所关注,或者并没有放弃有关调查。听上去,法兰克中校在军令部的工作,恐怕是跟情报和军中监察有关。

    换句话说,法兰克是克格勃的干活?

    “对,以前因为战争一直精神紧张,我发现阅读可以让我精神放松,有助于康复,而且有位哲人说过,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肖恩道。

    “唔,这是哪位哲人说过?恕我孤陋寡闻。”法兰克疑惑道。

    肖恩感觉后背发汗:“我不记得在哪本书上读到过,因为说的很有教育意义,我就记住了。”

    “爱阅读的军人不多见,曾经有人统计过,军队中一个字不识的占了百分之八十,剩下的有百分之十只受过极为粗浅的文化教育,不至于睁眼瞎,有百分之五勉强算是看得懂军令,只有最后的百分之五的军人受过还过得去的教育,但那些都是军官,他们大多数可不是泥腿子出身。你喜欢阅读,这是一个很好的习惯,也有助于你今后更好地服务于军队。”法兰克中校并没有追问这事。

    “我恐怕会让阁下失望了。”肖恩却道。

    “怎么了?你要离开军队?”法兰克中校诧异。

    “是的,我当初跟军队签的是自由签,早就到期了。而且我身体虽然看起来没问题,但脑部恐怕有后遗症,有的事情和人想不起来了,又时常疼痛,医生也束手无策。”肖恩耸耸肩,“我想回到家乡,那里或许有利于彻底康复。”

    “哦,真是遗憾,那你以后就有什么打算?年轻人,如果你这样的金质大龙勋章获得者留在军队,机会会更多。”法兰克中校建议道。

    “我准备先在家乡待一段时间,然后可能会申请一所大学深造,我理想是成为坎贝尔-马克思、罗索-休莫尔或者莫瑞尔-凯德里希这样的学者。”

    “天文学、数学、经济学、哲学和政治学?你的涉猎倒挺广泛,那祝你好运!圣城有全世界最好的大学和科学院,希望能在圣城见到你。”

    这个并不奇怪,这个世界最有知识的群体,除了贵族,就是教士,而肖恩是在教堂长大的。

    法兰克替军队感到惋惜,但交浅言深不是他的行事准则。

    “谢谢!”肖恩道。

    “你对血武士有什么看法?”法兰克的突然提问,让肖恩措手不及。

    “他们……嗯,很强大!”肖恩答道,事实上他比任何人更想知道所谓‘血武士’是怎么一回事。

    肖恩抓住了一名血武士,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肖恩只记得在自己穿越之前那场混战中,身边到处是残破的战友尸体和无穷的血雾,仿佛是一股来自血脉深处的冲动和对生存下去的强烈渴望,让他不仅躲过了血武士的砍杀,还在混战中用一把铁锤将一名血武士敲晕。

    “事实上,我们以前也抓住过血武士,死的活的都有,解剖……”法兰克小声地说道,“对这些杀人狂魔而言,解剖实验不受任何法令和人道的约束。”

    “那你们有什么发现?”肖恩很好奇。

    法兰克意识到自己很可饮酒过量,耸耸肩:

    “什么都没有,他们的身体结构跟你我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不过,你能抓住一个活的,纯属运气。”

    “对我来说,能活下来本身就是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