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五章 军火商贝斯
    运气什么的,至少对于目前的肖恩来说,真不是那么好。

    我有房有车有存款,又不怕警察上门,过的自由自在,干嘛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遭罪?

    肖恩端着盘子,站在角落里,一边吃着美食,一边看着场中热烈的现场,仿佛自己就是局外人。

    他突然发现有人在扯自己的裤子,低头一看,看见金-凯瑞尔正藏在桌底下一边狼吞虎咽,一边瞅自己笑,脸上沾满了食物残渣。

    “藏好了,小心别把自己噎死。”肖恩低声说道。

    金没有说话,只听到他嘴巴吧唧吧唧的咀嚼声。

    这里是修道院的后花园,用半人高的铁栅栏围着,栅栏外面是高大的乔木,乔木的外面则是院墙。

    此时夜幕降临,由于花园里掌着带玻璃罩的烛灯,花园栅栏外面的乔木及院墙则成了灯下黑。

    一股奇特的感觉,令肖恩慢慢地转头,他的位置极好,正好能看到侧身不远处一株高大乔木上有一团黑影。

    在这光线阴暗的角落里,如果不是特别注意,你绝不会发现那里藏着一个人。

    就在肖恩看向黑影之时,那个黑影也看了过来,两人隔着十几米差不多凝视了五六秒钟的样子。

    肖恩是吃惊之下不知道该怎么办,对方则是觉得异常惊讶,一时没反应过来。

    肖恩拿起一把银制餐刀,再次转头过来,那个黑影已经消失了,这让肖恩觉得是不是眼花,或者脑伤复发。

    肖恩将金从桌底下提了出来:

    “刚才,那里好像有个黑影,你看到了吗?”

    “知道,她还跟我说话呢。”金嘴里塞满了食物。

    “是个女人?”肖恩问。

    “对,是个姐姐,她说这里有个宴会,会有许多好吃的,问我想不想吃?”

    “你怎么回答的?”

    “当然是回答想啊。”

    “你们是怎么来的?”肖恩问。

    “当然是下水道。卫兵不让我进来。”金满不在乎地说道,“这里的每一寸下水道,我都很熟悉。”

    肖恩狠狠地赏了他一个暴栗,他并不想惊动旁人,那样金这个小家伙会受到牵连,况且那个神秘的女人都跑了,如果没有被抓个现行,说的天花乱坠也是白搭。

    将金带离现场,肖恩先去自己房间取了把手枪,填装好铅弹。

    “告诉我,那个女人会从哪里逃走?”肖恩问。

    金这时也意识到自己好像干了件很不妙的事,揉着还隐隐作痛的脑门说道:

    “那个姐姐好像会缩骨的功夫,能在下水道里潜行,但即便这样,她的速度也快不了。”

    金带着肖恩来到修道院外,沿着下水道路线疾走,阿尔斯城不大,不十分钟后他们就来到城墙下面。

    “如果她想溜出城外,就是从这逃走。但城里下水道岔口太多,如果她中途改变路线,我们是无法找到她的。”金指着脚下说道。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池子,靠近城墙根是一个坚固的铁栅栏,看上去并没有被破坏。

    悄悄地等了一会,肖恩没有任何发现。他领着金沿着可能的路线,走了几遭,一切正常,他不可能掀起每一块石板搜索。

    此时的阿尔斯城稍稍恢复了点人气,因为这里是驻军司令部的所在地,街上随时可见军人。肖恩盯着每一个遇到的平民,毫无发现。

    伊文思修道院里,大人物们在晚上不到十点就纷纷离开。

    宴会则持续到深夜,大兵们吃光所有的食物,喝光了所有的葡萄酒。加利-诺里斯等人则溜出去找乐子,反正也没人顾得上他们。

    返回修道院的肖恩也被加利等人强行拉到了一家酒馆,继续拼酒。这家酒馆专门做军人的生意。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随军商人和一些想在战后碰运气的人。

    一名自称是军火商的人请肖恩等人痛饮啤酒。

    在欧罗巴帝国,啤酒是最常见最大众的酒类,因为最好的啤酒一杯也只要十个先令,它很好地满足了喜爱饮酒又囊中羞涩的平民大众,尤其是夏天的时候。

    对于士兵来说,便宜的劣制葡萄酒他们也不是喝不起,但总没有喝啤酒来的痛快。

    请士兵们喝啤酒的那位慷慨商人最受欢迎,这位商人见肖恩重新出现,主动坐了过来。

    肖恩虽然年纪不大,但在这个场合加利等人很自然地以他马首是瞻,因为来的21步兵师这一帮人中他的军衔最高。

    见商人似乎有事要和肖恩谈,加利等人纷纷到一边玩飞镖赌钱去了。

    商人名叫汉尔默-贝斯,贝斯机械公司的所有者,身材矮小,胖乎乎的,看上去有些滑稽.

    他很是健谈,可以从圣城最新的高层人事变化,聊到阿尔斯城中某位尉官跟他上司夫人的绯闻。

    无事献殷勤,肖恩不动声色,有一句没一句地应和着。

    他大约猜出这位姓贝斯的家伙要干什么,因为作为21步兵师唯一猎枪兵营的一员,他手中的线膛枪就叫做贝斯1825式。

    相较普通步兵手中的滑膛枪,这种线膛枪进步是巨大的,射程远且精准,但同时它的缺陷也很明显。

    “听说第21步兵师要重建了?”汉尔默-贝斯压低了声音说道,像是说一件很绝密的事情。

    “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肖恩喝了一杯啤酒,好像并不感兴趣的样子。

    “康纳利少尉,你恐怕还不知道,新来的师长名叫尼古拉斯-赫尔曼。”

    赫尔曼这个词在欧罗巴语中有“通路费”的意思,跟皇族索伦家族名在字面上的意思接近。顾名思义,这两个家族的祖先都是做过“此路是我开”的买卖。

    然而几百年过后,索伦家族成了皇族,赫尔曼家族成了大贵族。

    “消息确切吗?”肖恩不由得关心起来。

    “作为一个商人,嗅觉高超是我们的本能。”贝斯老板的表情讳莫如深,“我掌握一些情报,我想少尉一定会感兴趣。”

    “那贝斯先生你想得到什么?我身上恐怕没几个金路易,莫非你有个漂亮女儿?”肖恩开玩笑道。

    “呵呵。我的女儿才五岁,如果你愿意等的话,我没意见。”贝斯老板笑了笑,“我只是想通过你向霍恩斯中校表达我一个区区爱国商人的敬意,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你作为一个精熟使用过贝斯1825式线膛枪的军人,对这款步枪给出客观公正的评价,因为我要参加竞标。”

    “这么简单,那成交!”肖恩跟他击了一掌。贝斯老板道:

    “赫尔曼家族跟皇族世代友好,也经常通婚,他们跟皇族的关系向来不一般。尼古拉斯勋爵是位军事狂热份子,相信武力可以解决一切,他一直在陛下身边担任侍从官,极受陛下的看重,这次外放也是对他过去勤勉的奖赏。如果你能从他身上动些脑子,相信前途不可限量。”

    “他有什么爱好?习惯?偏向?”肖恩问。

    “勋爵不喜欢浮华和夸夸其谈,他喜欢军人直接干净利落和严谨有序的作风,据说他滴酒不沾,也不好女色,唯独喜欢名马。”贝斯老板没有卖关子,直接答道。

    “那么贝斯先生家的马厩中是不是应该有一匹或者两匹名马?”听到此处,肖恩试探地问道。

    “正好我有两匹比利斯萨林地区的贵种好马,一公一母毫无杂色的黑马,血统高贵纯洁,我正愁没有地方寄养,如果少尉能够帮我养一段时间,不胜感激。”

    “干杯!”肖恩举起手中的啤酒。

    这个时候,加利-诺里斯等人正指着墙上一幅肖像议论。

    那是一幅悬赏令:

    科恩-霍华德伯爵悬赏5000金路易捉拿悍匪。

    见肖恩的注意力在悬赏令上,贝斯老板解释道:

    “霍华德伯爵很倒霉,他本月刚被任命为北疆行省的总督,带着家眷来此赴任,却未料自己的幼子被绑票。伯爵是贵族议会的知名人士,对改善国家财政状况很有研究,曾提出几个影响极为深远的法案,比如廿一税。”

    廿一税是根据财产状况,尤其是土地这种不动产的收入而征收的直接税。

    “评心而论,这是有史以来最为公平的一种税。过去的所有税收,特权人士总是少交税或避免交税,按照财产交税,包括亲王同样交税,而不是让那些可怜的农夫背负国家财政的重担。

    所以阻力太大,他在议会的同僚首先就会反对他,像我这样的商人,一有钱首先就会买地,当然也不喜欢他,更不必说强大的教会。”

    在欧罗巴社会,特权并不是贬义词,它至少表明拥有者的社会地位,许多平民的毕生目标就是成为特权人物——实际上特权人物可能交税更多,但至少特权人物不必缴纳“军役税”这种在时人看来是低贱者交的税种。

    作为中央集权帝国的统治者和管理者,皇帝和他的大臣们虽然是特权社会最顶尖的人物,但他们一直在于特权阶层作斗争。这是一个难解的问题。他们至少努力过,让这个帝国不至于立刻崩溃。

    “他提出这个法案,是不是朝廷的授意?”肖恩问。

    “没错,小道消息说,陛下许诺让他出任下一任的财政大臣。如今朝廷财政状况一直没有改善,反而连年恶化,都怪这该死的战争!”

    “贝斯先生,这话不应该出自你口,军火贩子最喜欢战争了,最好能够同时跟交战双方做生意。”肖恩调侃道。

    “呵呵,说的也是,尊敬的少尉,上帝作证,我是正直的爱国者。呵呵,这扯远了,言归正传,所以为了补偿倒霉的伯爵,陛下任命他为北疆行省总督。他本来有机会出任财政大臣的,那可是一年能得到高达3万5千金路易的职位,更不必说其他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的灰色收入。”贝斯老板道,又摇了摇头,“他很不走运,路过黑森林时着了道。那个叫本杰明-唐的家伙,是个江洋大盗、惯匪、恶棍,至少十年前我就听说过这个家伙,号称‘斩首者’。”

    “5000金路易不是小数,相信会有许多人心动的。”肖恩道。

    “当然。可我听说伯爵幼子被绑票后,唐只是向伯爵索要500金路易,啧啧,500金路易,伯爵却一毛不拔,唐恼羞成怒,立刻撕票了,还把那可怜孩子的脑袋送到伯爵面前。现在伯爵却要拿出5000金路易来悬赏,反正这事我是干不出来的。”贝斯老板讥讽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是你的幼子被唐绑架了,你会怎么做?”肖恩好奇地问。

    “我会痛快地给他1000金路易,顺便送上我的口信,如果在我睡一觉并且吃过一顿丰盛早餐之后见不到我的孩子,我会悬赏10000金路易要他的狗命,如果还不够,我会变卖家产,募集勇士跟他拼命,哪怕后半生乞讨过活,也在所不惜,直到他以命偿命,就问他怕不怕?”

    贝斯老板恶狠狠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