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六章 嗜血者
    这话倒让肖恩对贝斯老板的印象深刻起来。

    精明、洞查人心又不缺少狠辣手段。

    酒馆里充斥着烟草的气味。

    肖恩注意一个女佣端着盘子在士兵中间穿梭,为士兵端来啤酒或者收回空杯。

    她看上去很年轻,相貌一般,但略显肥大的工作服也掩盖不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总有士兵想走趁她走过来的时候揩油,她总能巧妙地避开。

    那种特别的感觉又回来了,这是一种对危险的预知直觉。肖恩的目光随着女佣移动,跟着她进了后面的操作间。

    几个伙计在里面忙活着,其中一个人道:“先生,您不能进来!”

    “刚才我看到一个女佣,好像是我认识的一个熟人,她到哪去了?”

    “你说的是安娜?她是钟点工,已经下班了。”伙计答道。

    肖恩从伙计指着的后门走了出去,那是一条很小的巷子,光线很是昏暗。

    走到巷子的中央,肖恩停下了脚步,他手中握着手枪,这种燧发式手枪只能让他拥有一次机会,甚至一次都没有。

    肖恩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冒失,这不关他的事,至少这个神秘女人的目标不是自己,有点引火烧身的意思。

    直觉告诉肖恩这个女人就藏在黑暗处,等着给自己致命一击。所以,肖恩就这么站在那里,既不向前,也不后退。

    他希望那个女人主动退出。

    一只野狸忽然出现在墙头,这打破了静默,然而只野狸嘶叫着摔在肖恩的面前,它的身上插着一把匕首。

    肖恩默默地后退,准备从原路返回。他还是觉得性命比好奇心更加重要。

    空气中浮动着一股幽香,很淡但隽永。肖恩忽然觉得光线昏暗了不少,巷子尽头他来时的方向,灯火似乎在摇晃着。

    肖恩觉得头重脚轻,大概是今晚喝的酒太多,香槟酒、葡萄酒还有啤酒,灌了一肚子。

    他扶着墙,甩了甩头,试图让自己变的清醒一点。

    不远处的灯光似乎很遥远,肖恩觉得自己应该走的很慢。耳边来自酒馆的嘈杂声突然沉寂了下去,眼皮沉重如山。

    肖恩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一个女人从墙头上跳了下来,她落地无声,很是轻盈。虽还是酒馆女招待的打扮,但此时她的气质大变,冰冷的如刀。

    她走近躺在地上的肖恩,右手中捏着一把刀子。

    肖恩突然举起了右手,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她。

    女招待愕然。

    “你的刀子没有我的枪快。”肖恩说道,他半靠在墙壁上,虽然脑子仍然晕眩,但握手的枪很稳。

    “我赌你很可能会哑火。如果你不能一枪毙命,我的刀子绝对会杀了你。”女招待的声音略有些嘶哑。

    “那么你试试看。”肖恩道。

    两人一阵沉默。

    昏暗的光线下,女招待的眼睛很明亮,她盯着肖恩向上的脸庞看。

    “有没有人对你说过,你长的很像一个人。”女招待道。

    “这算什么,攀交情吗?听着,我无意与你为敌,只是觉得你很危险,这或许是在战场上养成的本领,我对你是不是间谍也不感兴趣,但绝不允许你在我的眼皮底下做坏事。”肖恩道。

    “事实上我什么也没做,今天刚天黑的时候,如果我有一把步枪,我会轻易地了结那位元帅阁下的性命。”女招待骄傲地说道,“或者我应该扔一颗手榴弹。”

    “那你去修道院做什么,仅仅是显示一下你潜伏的本领?”肖恩问。

    女招待沉默了一会:“不是所有的异人都是混蛋。”

    “什么是异人?”肖恩不明白。

    “嗜血者,笨蛋!”女招待的语气很奇怪。

    “哦。”肖恩恍然。

    “你难道不害怕?站在你面前的可是一位嗜血者,女巫,会吸干你的血。”女招待好奇地问。

    “你想吸我的血,那得等我死掉才行。如果我死了,你想做什么我也管不着,对吧?”肖恩答道,“但现在,我们至少是平等的。”

    “是吧?你是不是感到很累,想大睡一觉?”女招待轻笑道,“你坚持不了多久的。不妨开枪试试?开枪之后,你就可以好好睡上一觉,睡多久都行。”

    “你这样讲,我或许只能选择主动开枪。与其睡着后被你割开喉咙,不如碰碰运气。我的运气一向不错。”肖恩沉着地说道。

    肖恩的冷静和理智让女招待感到意外。

    “我现在从10数到1,你慢慢往后退,从10数到1,足够你退回到转角处。然后我们各奔东西,希望永远不要再见。”肖恩道。

    女招待点点头。

    “10、9、8……”

    女招待缓缓后退,她的手仍紧扣刀子,身体紧绷。当她的身影在转角处消失后,肖恩从地上爬起来。

    头仍晕沉沉的,虽然饮酒过量,但他更怀疑这女招待用上了某种迷药,那种特别的芬芳让人迷醉。

    肖恩仍然用枪指着女招待消失的方向,慢慢往后退,艰难地退回到酒馆的后门,这才支撑不住,又倒了下来。

    然而当他躺下的时候,那位女招待又去而复返。

    “乖乖地睡上一觉吧,呵呵。”

    ……

    不知过了多久,肖恩努力地想睁开双眼,但办不到。

    四肢无力,他的脑子仍在眩晕着,时而昏睡,时而保留着一丝意识。

    仿佛是被人抬在担架上,走在一个巨大的空旷建筑物内,也许是溶洞,因为他听到有人走动时发出的回响声。

    “安娜,怎么回事?”一个威严而厚重的声音响起。

    “贤师在上,我带回来一个俘虏。”安娜回答道,正是那女招待的嘶哑声音。

    “我们不需要俘虏。”那个厚重声音,也就是安娜口中的贤师说道。

    “不,贤师,你仔细看,他是不是很像一个人?”安娜道。

    过了好一会儿,那贤师突然暴发出一阵狂笑:

    “哈哈,亲爱的安娜,我的好学生,你立下了一件巨大的功劳。我们终于抓住了那人的把柄……”

    肖恩没有听清,再一次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