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十一章 视察
    然而计划没有变化快,当天晚上霍恩斯中校就收到了三天后新师长就要来视察的命令。

    尼古拉斯-赫尔曼勋爵来的比计划中要快,然而再次改进的新步枪还没制造出来,肖恩只得把手头上的五支仍使用常规球形铅丸的改进型贝斯步枪集中起来。

    勋爵那天来的时候,修道院门口并没有安排任何仪式来迎接,这让他有些意外和不快。这倒不是因为他出生贵胄,讲究排场,而是认为某些场合必要的仪式感是不可或缺的。

    这是对他走马上任的认可及于他本人的尊重。

    然而一阵很有节奏的枪声让他的眉头舒展起来,他甚至仅凭这种节奏感听出射手的训练有素。

    后院中的草坪上,一部分人正在实弹射击,另一部分人正在进行横纵队列的转化练习。

    烈日下,人人都一丝不苟,一切都井然有序,士气高昂。

    霍恩斯和肖恩干脆刻意营造出一番大练兵的气氛,这给勋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尼古拉斯-赫尔曼勋爵阁下,到!”军区司令部陪同的军官大声通报。

    霍恩斯回头,装作大吃一惊,小跑着跑到跟前:

    “向您致敬,师长阁下!我是霍恩斯中校,我以为您下午才会到,所以没有预作准备,请您原谅。”

    受到肖恩的严重影响,他现在越来越有成为官僚的倾向。

    “你就是霍恩斯中校?金质大龙勋章的获得者!我在圣城看过你的资料,很出色的军人,尤其是今天当面见到。”

    即使进了修道院,勋爵仍然骑在高头大马上,他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跟他越是靠近这种感觉越强烈。

    这跟他的高贵出身和久在宫廷行走肯定脱不了关系,以及他本人的沉静的性格使然。他还不到40岁,相貌和气质阴沉,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踩着仆人的肩背下了马,勋爵径直走到一角的射击场。现场的人都注意到他的马靴擦的黑亮。

    木质人形弹靶被击的粉碎。肖恩立正敬礼:“向您致敬,师长阁下。”

    “请继续,少尉。”勋爵看了肖恩一眼身上的新制服和军衔标志。

    “是,阁下!”

    换上新靶,肖恩命4位神枪手退到200步的距离:

    “听我口令,每人10发,速射,预……备,开始!”

    4人迅速地按着标准操作流程,在不到20秒内完成打开枪机、放入引火药、闭合枪机、从枪管放入定量纸装火药、塞入弹丸、抽出通条、下捅弹丸,然后举枪瞄准。

    “放!”

    硝烟弥漫中,10发子弹射出,然后又是紧接着重复流程,很快4位枪手各自完成10次射击。勋爵命人将4个人形弹靶取回,结果让他大为震惊。

    霍恩斯适时地捧哏:“这是肖恩-康纳利少尉,他是猎枪兵营出身,对射击很有心得。”

    他把神射手们的本事,全都放在肖恩的头上。

    “唔。《士兵比尔升职记》的作者嘛。”勋爵的话让霍恩斯和肖恩都大吃一惊。

    阿尔斯城毕竟是边疆,圣城出版的最新报纸,到了这里已经是差不多一周的时间。时效性大打折扣。

    肖恩的大作,并没有被那些知名报纸所刊登,正如霍恩斯所说,报纸上没有刊登连载小说的先例,但某家小报却刊登了——因为快要倒闭了,正愁没有吸引读者的。

    这份小报阿尔斯城见不着,因为它只在圣城发行。所以肖恩大作在圣城造成什么影响,他一无所知。

    起初也没什么影响力,毕竟三流四流的报纸。等连刊了三期之后,就有人开始关注了。

    起初是文学爱好者,他们追更的心情,应当受到理解。

    然后是文学评论家,他们的评价是:

    语言平实而又诙谐,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和华丽辞藻,但小事中见大道理,眼泪中见真欢乐,欢笑中却见到真悲情,令人深思和回味。

    再然后,那些政治评论家们和职业喷子则是一针见血地指出:

    士兵比尔的所见所闻,仅仅是小说家之言吗?一个需要自己掏钱修理武器的士兵,能为我们赢得战争吗?军令部需要向陛下和人民证明,每年巨额的军费都花到哪里去了。

    士兵比尔在三天之内,换了三个连长。原因是军官的靓蓝制服在群红色当中太过显眼,因而成了敌军神枪手特别关照的目标。特别是敌军大量装备了线膛枪的情况下,让这种悲剧事件变的频繁起来。

    失去大量军官的军队,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比尔站了出来,因为他是重大伤亡后某个局部战场衔最高的,自动约束一群士兵,低阶服从高阶,应成为战场的最高准则,不论他是来自哪支部队。

    这是我们以前所未能预料到的,战争的形态也是不断变化的,在枪炮发明之前是如此,现在随着技术的进步,也有必要进行全方位的反省。

    军令部的后勤官员则表示:

    新的武器招标即将展开,我们一贯致力于让帝国英勇的士兵用上最好的武器。当然,我们也一贯跟腐败作斗争,我们近期已经揪出一批驻虫,让他们接受人民的审判,他们的非法所得及个人财产将充公。

    综上所述,这些后续的影响,让新上任的勋爵觉得有必要来一趟阿尔斯城,见一见21步兵师的部下们。

    尽管已经通知,霍恩思们并没有搞起排场欢迎自己的到来,而是让他来到训练场看到一场有些刻意的训练,勋爵阁下并没有什么不快,相反他还有些高兴。

    他喜欢这样的部下。

    放下枪靶,勋爵又接过一把改进型贝斯线膛枪,对霍恩斯和肖恩道:

    “我们一起比试一下?”

    “这是我们的荣幸,阁下。”霍恩斯和肖恩齐声答道。

    由于手中的步枪都经过一番射击,需要清理一下枪膛。因枪管和后膛是分体式的,中间有一个套筒式机关可以打开,清理清理很是方便。

    又一阵硝烟过后,三人各自击发了十次。结果是勋爵和霍恩斯全部命中,而肖恩有一发脱靶了,这是他刻意为之。

    不过隔着200步,勋爵头一次使用这款步枪,全部命中,这倒让肖恩有些意外,看来军事狂热份子的名头不是虚的。

    “很不错的一款步枪,装弹快速,精准。这跟以前的不太一样吧。”勋爵对新步枪有些爱不释手。

    “这是贝斯线膛枪的改进型,称1830式。不过据说贝斯公司正在设计一款更好的。因为我是战场上使用旧款1825式的士兵中唯一的幸存者,贝斯公司的老板送来这几支,让我试用一下。”肖恩答的很是得体。

    “真是不幸的事情,康纳利少尉,帝国牺牲军人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是的,阁下!”

    “我认为,这种性能优异的步枪应该配发给我们英勇的士兵,尤其是我们光荣的21步兵师。”

    “我们完全同意阁下的判断。”

    勋爵来的快,走的也快,临走前特意交待霍恩斯关于重建21步兵师的事情,暗示将会重用霍恩斯。

    不幸的是,勋爵和他的侍从骑来的马,集体拉肚子,无法骑乘。霍恩斯一边命人请兽医,一边又狠狠地揍了负责照料马匹的金-凯瑞尔一顿。

    勋爵则严肃地说,欺负一个小孩是很不荣誉的事情,掏出几枚金币安慰一下金-凯瑞尔受伤的心灵。

    肖恩这时说马厩里有几匹军马,就让勋爵和他的侍从替换,反正都属于21师所有,只是其中有两匹特别神骏。

    骑在神骏的名马上,勋爵回头特别深意地看了肖恩一眼:

    “肖恩-康纳利少尉,我希望你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士兵的训练上,这是我对你的忠告。”

    看着勋爵的背影,肖恩问霍恩斯:“我是不是做的太明显了?”

    霍恩斯耸耸肩,答道:“反正,勋爵看到好马,两眼都拔不出来了。”

    “唔,那就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