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十三章 行商
    比尔的商队,在埃亚德小镇停留了两天。

    因为一辆马车被压坏了需要修理,装货物的几只箱子也需要更换。当着工匠的面,成箱的来自遥远大夏国的丝绸制品,还有名贵烟草、香水、精美银器和首饰被装进在小镇采购的新木箱子里。

    很不幸,他们的向导因为在酒馆里与自己人争风吃醋而受伤,不得不留下来,那位买了几支女人专用手枪的公子哥派头的商人比尔只好从本地找了位向导。

    与向导讨论接下来的行程,为了赶路,他们计划明天拂晓就会离开小镇。

    次日,天色微明,商队就出发了。

    森林中薄雾缭绕,视线不好,好在道路还不错。

    商队共有三辆满载货物的马车,一辆装着补给和杂物的行李车,四个马夫负责赶车,另有四个骑马的伙计,加上肖恩。

    那位向导名叫克里,是个话唠,一路人喋喋不休。肖恩注意到他右手虎口位置布满老茧,他总有意无意地打听肖恩家中的生意情况。

    事实上,克里就是肖恩通过那位枪店老板找来的。这条路线,情报小组都跑过,肖恩也亲自跑过一趟,一些地方他重点标记过。

    离开埃亚德小镇,有大约二十公里的林中驰道,这一段相当平坦,树木也相当稀疏,很难被作为伏击地点。

    到了快中午的时候,在一个岔路口,商队停下来休息,马夫卸下马匹,让马匹吃点草料和饮水,人也要休息。

    “比尔少爷,前面有个路口,我建议从左边走,这条路虽然路况差点,但是呢,会节约至少两个小时的时间。”克里这时说道。

    “为什么不走大道走,我们的马车怕是不好通过啊。”肖恩质疑道。

    “这条路,我都走了二十年,怎么不好通过。走大路,当然好走一些,但你们今晚可能要在林子里过夜了。这是夏天,夜里倒是凉爽,但是晚上的蚊虫却很可怕,它们会吸干了马匹的血。”克里道,“再说你们晚上不想要凉爽的房间,还有爽口的葡萄酒?”

    “是啊,老板,克里的说的对,能早点离开这林子,也能早点赚到钱啊。”奎因-埃尼克插话道。

    “闭嘴,奎因。你只是我的雇员,没资格代替我来发号施令。”肖恩骂道。

    奎因表情讪讪,却是很愤怒地将头扭到一边。

    克里面带古怪笑容看着肖恩,就像在看一头肥羊。

    肖恩叹道:“好吧,我们在埃亚德小镇已经耽误了两天,每多一天,我就损失不少钱。克里,那就如你所说,走小道。”

    大约一个小时后,商队重新出发。肖恩回头看了一眼骑马走在最后的奎因,奎因微微点头,在路口处一株大树上砍了一刀。

    这条小道,还算不错,一辆马车可以从容通过。只是两边的树木,越来越稠密,黑黝黝的,看不见对面。

    又走了一段路程,肖恩突然停下来问。

    “距离下一个小镇,还有多远。”

    此时已经是下午2点钟。

    “还有4个小时,如果正常行进,天黑前足以抵达。”克里答道。

    “我感觉我两条大腿都磨破了,休息一下吧。”肖恩面色不太好看。

    公子哥们总有千万条稍微偷下懒的理由。

    克里脸上鄙夷的神色稍显即逝,为难道:“那这样的话,我们可能很难在天黑前抵达。”

    “那就在这里过夜吧,反正我是不想再骑马了,我得缓一缓。”肖恩道。

    他命人卸下马具,就地扎下帐篷。

    奎因笑道:“比尔少爷,反正我们是按天计酬,我们可不在乎停多久。”

    另几个伙计都是油腔滑调之辈,也附和着。

    “奎因,闭上你的鸟嘴吧,我不需要你提醒。”肖恩没好气地回道。

    克里见肖恩等人心意已决,也不再纠缠,坐在一边抽着烟斗。

    这里是密林中难得的开阔之地,一边是密布巨石和齐腰高杂草的河滩,另一边300步外是密林。

    帐篷就扎在河滩边,用四辆马车挡住密林可能投来的视线。

    “克里,你是本地人,对这里的山林很熟悉吧?”奎因突然问克里。

    “是啊,奎因兄弟有什么吩咐?”克里问。

    “你要是能为我们猎几只野味过来,我们少爷会有赏。”奎因说道。

    “当然可以,你们稍待。”克里将烟斗一收,拍拍自己的滑膛枪,不待肖恩首肯就往密林钻去。

    看着克里消失的背影,奎因笑了:“这家伙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我们打乱了他的计划,瞧,他肯定是去前方设伏点叫人来了。”

    “沿途记号都做了吗?”肖恩问。

    “少尉,你放心。我想一个小时之内,咱们的人都会追了过来。”

    肖恩对众人说:“匪帮一个小时内,也会过来,也许来的更早一些。所以不要掉以轻心。派三个人守住路口,带着望远镜守住各处高点,瞭望放哨,一旦发现匪帮过来尽管大声喊,然后我们装作害怕,先守着马车还击,然后不敌逃到身后的河滩,那里有巨石可以遮挡,足以让我们一边抵挡一边逃走,不准恋战。”

    “是!”众人齐声答应。

    从其中一辆马车中,把藏在暗格里面的一个大箱子搬开,每人准备了三支步枪,提前填装好弹药,并且提前放置在撤退路线上。

    下午三点半的时候,放哨的人突然在前面大声地喝问:

    “克里兄弟,你怎么空着手来,他们是什么人?”

    紧接着就是一声枪响,匪徒们开枪了,但离的太远,根本就挨不着。

    放哨的人迅速撤退至马车处,肖恩见密林中不久就影影绰绰。隔着近三百步远,一般情况下无法精准射击。

    肖恩故意大慌:“克里,你这个狗娘养的!不得好死。”

    “尊敬的比尔少爷,投降吧,我们保证你们安全离开。但武器和马车留下。”克里躲在树后面喊道,“别想着反抗,你们只有9个人,我们却有50个人!”

    “天哪,少爷,我们完蛋了。快投降吧。”奎因带着哭腔喊道。

    “闭嘴,你这个软蛋!”肖恩怒骂。

    “哈哈,还是奎因兄弟明白事理。只要你们放下武器,双手抱头,慢慢地离开,我们就不追击。放心,我们对你们的屁股不感兴趣。”克里嘲笑道。

    匪徒们跟着哄笑起来。

    嘭,一声清脆的枪响,一名匪徒捂着胸口倒了下去,他太过得意忘形而把自己从树后露出来。

    匪徒们下意识地跟着开枪,大多铅弹落在马车的前面,只有少数射在马车上。他们的枪弹只能在马车上留下一点印迹。

    奎因大叫着往身后逃去,其他几个人也跟着逃跑,躲进河滩的乱石和杂草丛中。

    匪徒见状,纷纷从密林中钻了出来,往马车方向追来。

    跑在最前头的几个,太过靠前,在几声枪响声中,纷纷中弹倒下。匪徒的奔势为之一顿,机警的已经转身寻找掩体。

    “抓住他们,定要让他们千刀万剐,然后剁碎喂狗。”有匪首大声地喝道。

    “他们人少,只要冲到马车跟前,他们就拿我们没有办法。冲啊!”

    都是手上有人命的,他们鼓足勇气三三两两地从不同方向包抄过来。而肖恩等人则各自放完提前准备的弹药后,溜之大吉。

    “发财了!”

    匪徒们打开马车里的箱子,里面果然有不少好东西,价值不下5千金路易,其中还有不少精美的丝绸、银器和女人们最喜欢的首饰。

    雪茄烟点着,葡萄酒被洒的到处都是,那被打死的几个匪徒则被草草的埋掉,然后很快就被遗忘。

    得了货物,匪徒们放弃马车,肩扛手提着,钻进密林中——他们要把战利品带回老巢。

    克里没有跟着大队人马离开,而是返身回埃亚德小镇,带着自己应得的那份。他就是本杰明-唐的匪帮在埃亚德的同伙和眼线,专门负责打探消息和物色目标。

    一盒价值50金路易的上等雪茄,两只金戒指,就是他这次应得的,虽然相比三马车的货物,这微不足道。但克里很满足,这要是脱手,足够他逍遥一段日子了。

    虽然唐的匪帮在这个地区立足了很多年头,但像这样的收获一年也没几次,因为小的商队会结伴而行并且雇佣护卫,很难下手,而且匪帮们也不可能频繁出手。所以,最后分到自己手里也没几个钱。

    走到路边一棵大树下,克里感觉尿意,解开腰带放水,他感觉有人拍了下自己的肩膀。

    他急忙回头,见两个穿着绿色破烂,面庞涂着绿色颜料的人,正一左一右冲着自己笑,露出大白牙,其中一个人有严重口臭。

    “啊!”克里还未发出声音,就被来人放倒,再次醒来时,他发现那个叫比尔的公子哥商人,正在啃着烤肉,根本就没有什么狼狈之色。

    公子哥身边站着十几个人,有的一边在吃烤肉一边看着自己,有的则站在一边抽烟聊天。

    每个人都背着一支步枪,挎着佩剑。那个叫奎因的家伙也在其中,此时再看他时,身上的气质已经不是那个滑头的商队伙计应该有的。

    见克里醒来,肖恩扬了扬手中的羊排问:

    “要不要来一点。没想到这里产的羊,肉味鲜嫩,少有膻味,再加上来自大夏国的调料,真是美味。”

    再傻,克里也意识到了什么。

    “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见克里沉默,肖恩转而问奎因,“奎因,你知道如何剥人皮吗”

    “人皮?没听说过,想来最好的屠夫应该会吧。”奎因如实地答道。

    “其实有一个办法比较简单,当然我也只是听来,不知道管不管用。”肖恩道。

    “听说古代残暴的君王,他会把背叛者竖埋在土里,只露出脑袋。在他脑袋上割一个十字,把头皮拉开以后,向里面灌水银下去。由于水银比重很重,会把肌肉跟皮肤拉扯开来,埋在土里的人会痛不欲生,又无法挣脱,身体一直努力往上窜,最后会从头顶那张口往上光溜溜地跳出来,只剩下一张皮留在土里。”

    奎因震惊万分。

    “还有一种方法,是活剥。先从被剥者的后脖颈开刀,顺脊背往下到肛门割一道缝,然后把皮肤向两侧撕裂,背部和两臂之间撕离开肉的皮肤连在一起,左右张开,就像两只蝙蝠翅膀似的。这样被剥的人一时死不了,会一直痛苦地挣扎一天多才能断气。据说如果被剥的人当场致命,行刑的人就要被暴君处死。”

    奎因已经吃惊地说不出话了。那位克里却是面色惨白,吓的扑倒在地,大声喊着:

    “我说,我说!”

    然而克里交待的情报并没有太大价值,他跟枪店老板都属于外围人员,从未到过匪徒巢穴,那位本杰明-唐很谨慎,组织内部分工也很明确。

    这些外围人员,比如埃亚德枪店的老板,只要特色到适合的目标,就会在枪店的阁楼上挂一件红色的衣服。

    匪帮收到消息,就会立刻派人来接洽,根据目标情况制订抢劫计划。据他所知,他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分布在黑森林地区大大小小的村镇。

    确信问不出什么,克里被带下去,奎因问:“少尉,你说的那两个剥人皮的办法,是真的吗?”

    “不知道。”肖恩回答的很干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