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十六章 抢劫与道别
    本杰明-唐虽然被击毙了,但他的匪帮作为一个群体,还需要清算。

    肖恩这一方大获全胜,己方损失极小,只有两个倒霉蛋阵亡,三个受重伤,还有十几个受轻伤。而匪徒们被当场击毙一百二十人,剩下人包括女人在内共200人被擒。

    战后统计本杰明-唐匪帮的财富惊人,光是现金总共10万金路易,其它珠宝、金器、银器价值也超过10万金路易。

    霍恩斯认为肖恩的功劳最大,但肖恩说这是中校的英明领导和知人善任,所以两人分别获得其中的2万。

    剩下的16万包括将来可能得的赏金,由其他人按功劳分配。

    但这仅仅是其中一笔财富。

    通过审讯俘虏,霍恩斯和肖恩两人按图索骥,花了半个月时间,深挖线索,居然又找到本杰明-唐的几处窝点,并顺便将匪帮的外围眼线一网打尽。

    这些外围人员,一般都有正当产业或职业。又是一笔财富。

    两人相互配合,竟让所有人都大发了一笔横财。

    至于他们两个为首的,则需要多花一点时间统计一下自己的财富。

    霍恩斯不得不感叹:“抢劫是发家致富最快速的手段。”

    肖恩则反驳道:“我严重怀疑,你是在暗讽皇室。”

    ……

    “刘易斯元帅果断出手,剿灭了盘踞在黑森林地区十多年的本杰明-唐匪帮。”

    “据信唐的匪帮,曾杀害了无数商人、小职员和农夫。最近的一个恶性案件是,他绑架并杀害了科恩-霍华德伯爵的幼子。”

    “有法律界的朋友说,刘易斯元帅有侵占地方职权之嫌,这本来属于地方治安。

    阿尔斯军区司令部则反驳说,本杰明-唐匪帮的存在,已经严重威胁到帝国北方军事力量的补给线,我们获得的证据表明,唐曾与我们的北方敌人有过密谋,他们至少为敌人做过向导,而地方巡警对此一无所知,这是严重渎职和犯罪。”

    “军区的一位高级参谋向我们出了一份唐匪帮团伙的供词副本,其中恶行罄竹难书,而当地百姓拍手称快。”

    “圣城商业总会则说,由于道路宁靖,他们对发展北疆地区的商业活动很感兴趣,尤其是最近在阿尔斯山脉南部发现了铜矿。”

    肖恩正在阅读积攒了很多天的报纸。

    很好,军区司令部的那些人没有泄露更多的细节,他和霍恩斯中校为此支付了差不多10000金路易,不包括单独送给刘易斯元帅的夫人一整套的金首饰。

    所以顺理成章的,霍恩斯中校在军区的人缘突然好了起来。

    不过这已经与肖恩无关了,经过与霍恩斯中校的一番长谈,获准离开军队。

    帝国实行普遍兵役制,但与税法一样,每个地区又都有不同的做法。

    帝国有两条自西东的大河,北方的那条叫奥塞拉河,首都圣城就在他的中游,而南边的那条叫做龙江,它的流域是帝国最重要的产粮区。

    而在龙江的南部则有一座自西向东的山脉,名叫奥特肯,通常奥特山脉以南地区,被认为是是帝国版图的南方,也是民族文化心理上的南方。

    过去的历史上,一旦北方统一,南方人就俯首称臣,并奉上交税名册。

    所以北方人一直将南方视作帝国的税仓和钱柜,他们认为南方人懦弱、胆小和奸滑,不是当兵的好材料。

    与此同时,他们认为北方牧区是最好的骑兵来源,龙江流域农业区是最好的步兵来源,而西部山地则是帝国最好的猎兵来源地区,至于炮兵,则来自京畿省的鲁尔工业区。

    古老的传统认为,国王应该靠自己的领地过活。在小国寡民时代,确实如此,国王不过是大一点的领主,相反他需对自己的领民提供保护和救济。

    当国王的收入不足以保卫土地,不足以让他实现人们对他的合理期待,在这种情况下,臣民向国王提供捐助,才是正当的。

    但随着大一统帝国的形成,这种捐助成了常态,就成了税。

    然而这个大一统帝国又是对过去传统的继承,包括那些大大小小的曾经具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领主贵族,还有占有大量土地并极有影响力的教会,也包括帮助皇帝治理国家的行政、司法人员——他们被戏称为“穿袍贵族”,当商品经济发展起来后,还有新兴的城市资产阶级。

    所以,权利的演变之下,缴税方式多种多样,有实行包税人包税地区,有一次性付款的自由城市,还有只愿主动向国家捐献而不是被动纳税的教会,税制极为复杂。

    征兵也同样如此。

    南方大多实行赎买制,用掏钱的方式换取免征兵,然后内部摊派。但这种情形造成的后果是平民,尤其是农村的平民承担着极大的税收负担。

    对于穷人来说,没钱那就应征当兵,属义务兵,至少得当5年,而且薪俸极少。

    肖恩是热比亚行省普瓦图一位教士的养子,并不在应征之列,他是自己主动当兵的,所以他签的是“爱国合同”,属于志愿兵,只要服满3年就可以离开军队,如果愿意留下且军队也不拒绝,可以继续服役下一个3年。

    肖恩爬上高高的钟楼,举目眺远。

    北方的盛夏即将过去,城外的农田仍然荒芜,野草疯狂地生长,一条条小路曲曲折折,伸向远方。

    地平线上,一轮红日西沉,给万物镀上了一层灿烂的色彩。

    肖恩的内心仍然踌躇。巨额的财富没有让他的好心情保持太久,正如这城外的路,有许多条,他该走哪一条呢?

    噔、噔,金气喘吁吁地爬了上来。

    “少尉,您的信。”金手中举着信件。他很聪明,现在已经认识了不字。

    “谢谢!”肖恩掏出两个先令。

    金却没有接小费,道:“听他们说,你要返回家乡了?”

    “是啊,人总要回家的。”肖恩答道,“其实那也不算我的家,正如这修道院对于你来说,也是一样的。”

    金道:“我想我会想念你的,我可以写信给你吗?”

    “当然可以,前提是你要学会写信。”肖恩微笑地说道,“我跟霍恩斯中校交待过,他将会是你的保护人。我还会留下一笔钱,足以支付你的教育和生活费用,所以你不用担心。”

    “你是好人,少尉。将来我会报答你的。”金面露感激,“院长嬷嬷说,苦难也是一笔财富。”

    见肖恩摇头,金问道:“少尉,难道她说的不对吗?”

    “对,从道理上讲当然很对。但在我看来,那不过是对弱者的安慰。争,一定要争,才会获得你想要的东西。”肖恩道。

    肖恩摸了摸金的头,往楼下走去。

    加利迎了过来:“嗨,少尉,宴会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这位主角了。”

    “谢谢!”

    这是一场欢送宴会,还留在修道院的21步兵师的所有人都参加了这场宴会。

    肖恩醉了,他告别了过去,迎来了一个崭新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