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一章 五岁就知道的事
    骑着霍恩斯中校临别赠送的骏马,腰间挎着贝斯老板赠送的最新式手枪,肖恩-康纳利走在返乡的道路上。

    战后的北疆行省,刚刚恢复点生气,地广人稀,这里所能见到的平民,除了商人,就是军人的家属。

    北疆是帝国最贫穷的省份之一,雪山、戈壁和沙漠是这里地貌的主要特征,而一些绿洲和谷地,则是瓜果飘香,这里出产的葡萄尤其出名,因而这里出产的葡萄酒久富盛名。

    肖恩时而纵马狂奔,时而驻足流连,他在认真打量这个世界。

    在北疆省的首府温格堡,肖恩在报上意外看到一则对自己的批判,让他不得不暂时停留了下来。

    批判者不是文学家,也不是政治评论家,而是一位地质学家兼博物学家,名叫巴比亚-杜比。

    肖恩原本跟他扯不上关系,面对面谁也不认识谁。

    然而那篇《士兵比尔升职记》所造成的意外影响,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想像,只是因为他在这篇中篇小说中提到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

    行军途中,全连士兵路过一个葡萄庄园,主人好客地请他们喝葡萄酒,比尔问主人为什么唉声叹气,主人回答说他酿的葡萄酒有三分之二发酸,得赔一大笔钱。

    新来的见习少尉喜欢卖弄自己的知识,说这是因为“自然发生”的,别无他法,只能更虔诚,向上帝祷告。

    比尔却说,这是胡说八道,认为任何生命都是有微小的生命体发育而来,食物包括酒类的腐败是有细菌从外部进来或者里面原来就有细菌。所有主动自然发生说的人,都是不学无术之辈。

    偏偏这一段被爱读小说的学者巴比亚-杜比给看到了,他是圣城大学的博物学教授。

    这个时代对细菌和微生物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仍然有著名学者主张“自然发生论”。

    这一学说,认为生命都是自然发生的,如腐肉可以产生蛆,不洁的衣物为生蚤虱等,从得出了低等生物是由非生命物质自然产生的结论,这就是自然发生论,又称自生论。

    而几百年前,甚至有人“亲自实验”,把糖和旧抹布塞进一个瓶子里,然后放在阴暗床底下,瓶子里就会生出小老鼠,并且很惊讶实验得到的小老鼠跟日常所见完全一样。

    所以,杜比教授对他进行了一番批判:

    “听说这篇小说的作者,肖恩-康纳利现在是一名少尉,谢天谢地,他终于升职了,相信他会是一位好军官、好军人,但我敢断言,他有生之年也不会成为一名将军的。一位哲人说过,不要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作出评判,否则就会贻笑大方……”

    “奉劝这位康纳利少尉,还是好好地当兵,为帝国和皇帝陛下效力。军务繁忙之余,他也可以多看看书,长长见识,武装一下自己的脑袋,以免被认为里面装的都是浆糊……”

    肖恩在温格堡的旅馆里,读到杜比教授的文章被气笑了。他拿起笔就开始写:

    “我一向怀着最谦卑的情怀,尊重知识,尊重拥有知识的人。但巴比亚-杜比教授显然不在此列。”

    “作为一名前少尉,此时我正在返回南方家乡的路上,但我不得不在温格堡的一家旅馆里停了下来,我费尽心思,终于在一所学校里的角落里找到了杜比教授的大作《物种》,它已经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尘。当然杜比教授的博物学知识很丰富,但阁下所做的工作不过是将物种分类的工作,这不是生物学根本。”

    “诚然,物种分类也很重要。正如进了一家高级餐厅,菜单上罗列什么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厨子,他对食材处理的细微差别,就会严重影响到食客的味觉。”

    “众所周之,北疆行省是帝国最重要的葡萄酒产地,我这几天已经品尝了不少。我只想问尊敬的杜比教授,葡萄酒为什么会发酸,更重要的是如何能解决这一令北疆省的酿酒商损失的问题,为种葡萄的农民创收,从而为帝国增加一些税收……”

    “科学最基本的原则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诚如杜比教授所言,不要对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妄发议论。千言万语,不如用事实来证明。”

    “我们不妨做个小小的实验,这个实验我五岁的时候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