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五章 肖恩很忙
    (新年快乐!)

    没有混到一回大餐,肖恩自己在街上品尝美食。

    直到夜幕降临时,肖恩才回到金橡树旅馆。安德鲁-约翰逊在大厅里等着他。

    对于出卖肖恩在此的消息,他一点也不感到为难情,他掏出一份烫金的请柬,道:

    “康纳利先生,圣城大学校长罗伯特-帕尔默先生委托我邀请您参加在圣城大学医学实验室的辩论会。”

    “什么辩论会,跟我有关吗?”肖恩明知故问,“我很忙,请代我向校长先生致歉,另外我又不是科学家,恕我无法奉陪。”

    肖恩回答的很干脆。约翰逊很是惊讶:

    “这样的机会您怎么不愿去?那样会被别人认为是胆小鬼的。”

    “你的理解很正确,但我无所谓。”肖恩耸耸肩。

    约翰逊朝着他的背影大声说道:

    “康纳利先生,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有机会借此出人头地的,否则你不过是一个平民。懦夫、胆小鬼,或者你还是个骗子。”

    肖恩转过身,快步走了回来,一把封住约翰逊的衣领,将他后脑勺狠狠地压在柜台上。

    柜台上的服务员,将手塞在下面,看样子他可能会掏出一把手枪解救少东家。

    “你有种再说一遍!在战场上我杀人无数,立刻收回你的话,否则我会让你好看。”

    约翰逊年纪比肖恩还大两岁,但此时被肖恩冷峻的神情给吓住了,结结巴巴地说道:

    “我……我……只是……转述……别人的……话!”

    “他们怎么说?”肖恩追问。

    “他们说以前也有人用加热的方式灭菌,在煮沸酵母汤时,把瓶里的空气加热了,酵母汤产生小动物所需要的是自然的空气。你不能把酵母汤和天然的未经加热的空气放在一起而不产生酵母、霉菌、杆菌或小动物!

    他们还说,酵母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里,在每一世纪的每一年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把葡萄汁酿成酒?这些从天南地北,处处把每个罐里的牛奶变酸,每瓶里的牛油变坏的小动物,来自什么地方?”

    “也就是说,我需要证明细菌来自空气?”肖恩问。

    约翰逊眼前一亮,道:“对,你的话一针见血,现在我相信你是真的明白!”

    肖恩松开手,还认真地替他理了理衣衫,道:“安德鲁,我需要你帮个忙。”

    “关于我的蒸汽机,我目前有了新的想法,但需要……”约翰逊矜持着。

    肖恩爽快地掏出二十个金路易,道:

    “帮我办个小事,这就是你的了。你看这间旅馆不错,属于约翰逊家的,但它跟你没有关系,而你很需要钱来做实验你的梦想,不是吗?”

    “爽快!”约翰逊打了个响指,“说说看,我事先声明,有违法律和道德的事,我是不会干的,这是我的原则。”约翰逊道。

    肖恩管前台服务员要了张纸和笔,刷刷画了一副草图:

    “这样的玻璃器皿,能够定制吗?”

    约翰逊看了一眼,点点头道:“造型很怪异,但这难度没有我那蒸汽船难度的百分之一,只要给够钱,任何一家玻璃商都可以为你独家定制。”

    肖恩直接将那二十个金路易推到他的面前:

    “完了之后,我还会支付你另外二十个,器皿制作好后,你直接送给你们的校长,如果还有人不明白我的意思,那我不去这个辩论会也就对了。”

    “我知道,那是你五岁就会做的实验,对吧?另外,有钱就可以这么嚣张吗?”

    “你错了,这是我六岁时就会的。关于第二点,有钱就是可以嚣张,这是我今天上午从一个工厂主那听来的。”

    “行,我马上就去办。你真的不去参加辩论会?”约翰逊点点头,又问。

    “我很忙的。”肖恩摆摆手,“快去办吧,否则我收回我的金路易!”

    约翰逊立马消失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肖恩除了游览圣城内的人文古迹之外,就是去位于白宫旁的圣城图书馆。

    这是第四帝国时代建立的,有三百年历史,最早它归教会所有,只馆藏与神学有关的书籍,来这里的只有教士。

    当现代自然科学越来越显示出它的威力之后,图书馆里则将将神学著作挤到角落里。

    一进图书馆的大门,就可以看到那里立着一尊巨大的先贤雕像,那是创立日心学说的学者坎贝尔的个人雕像,他手抚书卷,目视远方。

    基座上则写着一段铭文:

    最初人民尝试用魔咒,来使大地丰产,来使家禽牲畜不受摧残,来使降生者不受夭折;

    后来,我们祈求天神,不要降下灾难和疾病,用我们血肉在染红的祭坛上焚燃;

    再后来,有大胆的哲人和先贤出现了,他们拔开笼罩世界的迷雾,来证明大自然应该如此这般。

    肖恩在这座雕像面前,站立良久。历史的进程,总是相似的,从蛮荒走向愚昧,再向文明进军,有些人总是被历史记住。

    “这段名言很发人深省,对吧?”一个厚重的声音响起。肖恩回对,见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站在自己的身后。

    “请问,这段名言是坎贝尔先生说的吗?”肖恩问。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据说是坎贝尔的学生说的。”老者道,“抱歉,我注意到你在这里站了有半个小时了。”

    “这么久?”肖恩为自己的举动感到惊讶,“请问你是这里的馆长?”

    “不,应该说我是前馆长。”老者笑道,“我曾经在这里工作二十年,时间久了,我就养成一个特别的嗜好,我喜欢观察每一个从这座雕像前走过的人。我注意到你第一次来的时候,你在这里站了一个小时,今天你则是在这里站了半个小时。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肖恩-康纳利,您可以叫我肖恩,馆长先生。”肖恩恭敬地答道。

    馆长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笑着道:“那么,肖恩,你这是第一次来圣城吗?”

    “是啊,我以前是一名军人,现在我退役了,正好来圣城游历一番。听说这里是全世界最有智慧的地方,所以我来沾点文气。”肖恩道。

    “哦,我本以为是某个大学的学生。”馆长道,“抱歉,在我们这些俗人眼里,军人都是粗鲁和不学无术的。是啊,军队只是工具,工具不应该有思考的能力。”

    “不、不,馆长先生,我以为军队不只是工具,军队应该思考为何而战,譬如我们是在保卫我们的家园。一个拥有共同思想的军队才是战无不胜的。”肖恩道,“再譬如上个世纪的什一税战争,教会临时组建了一支教士军团,然而他们的战斗力惊人。”

    “那他们为何输掉了战争?”馆长问。

    “他们固然赢得了绝大多数的战斗,但只输了一场,那就是民心之战。”肖恩道,“得民心者得天下。当所有人都反对教会的时候,他们就输了。”

    “嗯,夏国人的名言。这句很精辟。”馆长点点头,“夏国的文明曾经比我们先进无数倍,现在我们终于齐头并进。在某些方面,我们甚至领先,比如自然科学。”

    “我听说上一次的大海战,让他们吃了大苦头。”肖恩道。

    “是啊,他们是海上的巨无霸,虽说他们传播了文明,但也攫取了太多的利益。现在他们也建立了属于他们的大学,这一次他们使团来访我国,随行的就有京都大学的校长。”

    “我可以问下他们的校长叫什么名字吗?”肖恩问。

    “正好,那位校长先生要来这里,你可以和我一起见见客人。”馆长意味深长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