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十章 射击与社交(二)

第十章 射击与社交(二)

    因为有成绩相同的选手,有17个人晋级第二轮的比赛。

    能进入第二轮的,都有一手不错的射术。

    肖恩环顾左右,发现贝斯公司的4个种子选手都成功晋级,这样获得较好名次的机会将大增。

    第二轮,同样是20分钟,每人10发枪弹,200米胸靶。射手们大多换了一块燧石,这是易耗品,但如果来到庄园之前是新的燧石,此时真的不用这么太认真。

    射手们全神贯注,花在装填上的时间明显比上一轮更多,因为上一轮有好几个人哑火了。

    肖恩的速度不快不慢,取得了6个10环,2个9环和2个8环的成绩。这是肖恩第一次使用这款新步枪,虽然对这枪不算陌生,但与别的射手相比,这毕竟不是自己摸惯的,能打出这样的成绩已经出乎他的预料。

    然而他的成绩只列第5,二皇子的成绩列第4,仅仅比他多1环。贝斯公司的4名枪手,分获第1、第2、第7和第8,其中第1名获得10个10环的惊人成绩,虽说有很大程度运气的成份,但加上肖恩的第5名,这个总成绩就惊人了。

    在精准射击方面,贝斯1830式步枪表现出其优异的性能。

    “不好意思,肖恩,我赢了。”二皇子笑着对肖恩说道。

    “恭喜殿下!”肖恩由衷地祝贺道。

    二皇子的线膛枪肯定是千挑万选的,铅丸也是特制的,弹体上有能挤入膛线的环带,有可能是最高明的枪匠为他独身订制的,但如果射手不行,全部脱靶也是大概率的事件。

    “那么,肖恩-康纳利先生,皇家科学协会欢迎你的加入。”

    “我很荣幸,殿下!”

    “我觉得这是我今天最大的收获。”

    “殿下,我承受不起您的赞誉。”二皇子展现出的热情,令肖恩有些意外。

    “你承受得起,财政大臣说,仅北疆行省的葡萄酒行业,受惠于康氏灭菌法,明年至少会直接增加100万的税收,更不必说因此增加的生产活动和其他交易。”二皇子认真地说道,“我无法不诚恳地说服自己,这个名叫肖恩-康纳利的家伙,必须是皇家科学协会的会员,有资格坐享每年1000的年金。”

    从内心来讲,肖恩不想跟皇家扯上关系,但这个时代平民虽然享有以前所不曾拥有的自由,但仍与贵族之间有着天然的鸿沟。

    如果肖恩获得皇家科学协会会员的身份,这个身份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特权的一部分,至少面对上门的税吏,他敢让自己的仆人对他说:

    主人不在家,下次再来。

    比赛先告一段落,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接过仆人送上的热毛巾,擦擦脸,吃点食物,有个贪杯的,已经被自己的仆人架着离开。

    肖恩注意到,有几个年轻贵族在跟别的贵妇眉目传情,其中一个与贵妇先后走入小树林里。

    甚至肖恩还看到有人鸦片瘾犯了,正躲在一边享受着腾云驾雾。

    除了肖恩,别人都见怪不怪。

    “来一支?”

    贝斯这时走到身边,他抽出一支雪茄。

    “谢谢!”肖恩接了过来。

    “看来你挺适应这种场合,我见你跟皇子聊的挺开心,你知道吗?有人嫉妒的眼珠子都要跳出来。”贝斯夸张地说道。

    “事实上我什么也没做。”肖恩耸耸肩道,“你呢,我注意到跟你交谈的是军令部的军需主管吧?”

    “是啊,那个家伙挺难缠的,你永远也无法在他的口中得到准信。但我们的步枪已经打出了名声,我要关心的是订单的多少问题。”贝斯自信的说道,“说到这点,我还再次感谢你。”

    “你知道,我只是出了点主意,而且你也付过款了。”肖恩道。

    “但你那篇小说却影响更大,据我所知,军令部里管军需的军官们,已经被关于为何给士兵劣制武器的质问,弄的焦头烂额。”贝斯回答道。

    “难道你想再付一次款?”肖恩问。

    “想都别想!”贝斯立刻显现出他的商人本能,“我只为合同付款,这个不在此列。”

    “别紧张,我只是随便一说。”肖恩道,“对了,我刚刚被皇家科学协会接纳为会员,可能每年都要来圣城一趟,所以我想在这里买一套房产,你有什么建议吗?”

    “皇家科协会员?天呐,肖恩,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已经踏入到一个封闭的精英圈子。想到你才19岁,我就嫉妒的要死。”贝斯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说道,“如果你真想在圣城拥有一套房产,这事包我身上。可是圣城的房产真不便宜,那些地产商炒地皮最是拿手,我是说与你皇家科协会员身份相匹配的房产。”

    贝斯又道:“像样的一套,带个小花园,最少也值2万金路易,你还得雇佣几个仆人,没有一个上等人会亲自打扫房屋,亲自驾马车,亲自喂马,亲自洗衣做饭的,我家就有一个精通大夏国烹饪的厨子……”

    肖恩打断他的话:“好吧,这事先放一边。等我赚够了钱再说。”

    “肖恩,投资要趁早,据我所知,你的银行存款不比我少,我是指能一次性拿出的现金,不包括不动产。”贝斯质疑道,“正好我手头有一套房产,紧邻圣城大学,属文明社区,推开窗户,就能看到雄伟的白宫……”

    “多少钱?你说个数吧。”肖恩直接道。

    “嗯,肖恩,你这下体会到从我手里接过支票时我的心情了吧?”贝斯眼神哀怨,“嗯,我送你了,白送!”

    “无功不受禄。”

    肖恩不想占他的便宜,尤其是商人的便宜。

    “不、不,肖恩,我是一个有原则的商人,就凭你今天跟二皇子殿下聊的这么好,让我这场处心积虑的比赛办的如此顺利,就值这个价。

    说好了,我明天就让管家把房契送到你手中,不过契税你得自己交。还是那句话,我是一个有原则的商人,交过税的财产才是自己真正的财产。”

    贝斯说话斩钉截铁,拍拍屁股,又去跟达官贵人拉交情去了。

    肖恩可不会认为贝斯天生乐善好施,但这个人处事有原则,也很有风度,做事不拖泥带水,比如送人好处就送到底。这样的人往往能将事业做的很大,因为别人会很自然地认为跟他交往不吃亏。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错觉。当你跟他有根本的利益冲突时,他会毫不犹豫地打击你。

    肖恩以前就想成为这样的大老板,但最后成了豆你玩姜你军的,人见人恨的投机商。

    钱没少赚,人缘倒没结下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