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十四章 巫师肖恩
    肖恩已经在贝斯公司驻圣城代表处住了一段日子。

    自从上次的射击比赛之后,肖恩就没见着贝斯。

    期间,贝斯让自己的管家把一栋房产契据送到肖恩面前,肖恩最终没有接受。

    他的职员和仆人告诉肖恩,贝斯正忙着步枪分解发包制造的事情,人根本就不在圣城,奔波于京畿制造业中心的几个城市。

    贝斯将步枪每一个零件分解,寻找感兴趣的厂商分别制造,而不是自己一家完成所有的部分,这样一来就可以达到降低成本的目的。

    更何况,这些厂商也并非都是无名之辈,相当部分都有行政院和军令部的人脉,贝斯想把这些人脉引为助力,让贝斯1830式线膛枪能在未来的军用步枪招标中更有胜算。

    如果贝斯线膛枪是唯一的中标者,那就最好不过了。

    这都跟肖恩无关,因为他过几天就要离开圣城,返回家乡。

    在即将离开圣城之前,肖恩再一次拜访帕尔默教授,向他辞行。

    “肖恩,真希望你能长期定居圣城,那样我就能天天听到你发表的高论。”

    一见面,帕尔默就高兴地拍着肖恩的肩膀。

    “希望不要认为我发疯甚至想要烧死我这个‘异端’就行。”肖恩抱怨道。

    帕尔默笑道:

    “肖恩,你知道吗,现在圣城很多的学者都在研究动物的血型,很难想像几天之前,他们还在认为同类之间输血是异想天开,甚至有人将之称为‘异端’。听说圣城的巡警总队已经接到了数十起报案,报案人声称他们看到有人大量收购活的动物,尤其是狗,疑似有可怕的巫师在作怪。甚至有人谣传,巫师名叫肖恩。要不是菲利普殿下亲自作证,巡警队的人恐怕要全城搜索那个名叫肖恩的家伙。”

    “哈哈。”肖恩笑了,“幸亏有殿下为我作证,不然我真要去巡警队做客了。”

    帕尔默收起笑容:“肖恩,作为长者,我真心希望你能留下来,来我们圣城大学做教授。”

    “感谢校长先生的厚爱。”肖恩正色道,“我只是拥有一些灵感而已,如果让我去做研究,恐怕会让您失望。况且,我接受的并不正规的教育,这并不足支撑我去研究。”

    这个时候,肖恩果断地藏拙了。

    “肖恩的灵感?你的灵感真宝贵。我有预感,关于血型的研究,一定会有重大发现。你的灵感,总是能够拔云见雾,回头想想,却又让人觉得理所当然,可是偏偏在你点拨之前,没有人能够想得到。这就是你的价值所在!”帕尔默点点头,“肖恩,我不再劝你,但圣城大学永远欢迎你。希望在你远离圣城的时候,仍能不时地让我听到‘肖恩的灵感’出现在报纸上。”

    “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肖恩道。

    拜别了帕尔默校长,肖恩骑着马走在街上。

    路过一个十字路口时,见一个妇人正在跟一位巡警交涉,大意是她家的狗被偷了,巡警却说这种小事不归他管,并说最近这种事见得多了,连流浪狗全都消失了。

    始作俑者肖恩觉得这事跟自己也无关,转过路口,见一个年轻男人正骑在马背上好奇地打量自己,那白色的骏马肖恩很熟悉,曾经在某个修道院里寄养了一段时间。

    伊丽莎白公主一身男子打扮,虽然一眼就能看出她是女儿身。

    “公主殿下!”肖恩惊讶地说道。

    “嘘!”伊丽莎白将白嫩的手指放在唇边,“你想让全城人都知道吗?”

    “对不起殿下,我很吃惊。街上不太安全。”肖恩解释道。

    “哼,我有这个。”公主拍了自己的腰间,外套里面露出一把手枪。

    看起来,公主经常私自出宫,且驾轻就熟。但这个时代的燧发手枪在危急时刻,并不一定能派上用场。

    肖恩耸耸肩,这时公主问道:“康纳利先生,你这是要去哪?”

    肖恩警惕地问道:“你要干嘛?”

    “我看你像是很无聊的样子,我正好也很无聊,要不咱俩一起找点乐子?”公主努力装出一副很世侩的样子。

    “很抱歉,殿下,我还有事情要忙。”肖恩装作看了一眼怀表,“对不起,我要走了。再见!”

    肖恩拍马走人,公主却跟紧紧地跟在后头。大街上肖恩无法策马奔驰,这属于城市基本法,否则每一个街口的巡警会立刻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肖恩停了下来,道:“殿下,要不这样,咱们约法三条。只要你答应我,我就带你去,让你度过一个不那么无聊的一天。”

    “什么三条?”公主问。

    “第一条,无论如何都要听我的;第二条,无论如何都不要违抗我的意见。”肖恩道,“我可不想你出现任何意外,尤其是在你出意外前还跟我碰过面。”

    “你这人真够奸滑的。”公主撇着嘴道,“那么第三条呢?”

    “第三条就是,如果想不起来,就重复前两条。”肖恩认真地说道。

    “你……”公主气乐了,笑靥如花,这是她最青春的季节,“我答应你。”

    肖恩带着伊丽莎白公主骑马出城,又往奥塞拉河渡口行去。

    到了渡口,沿着河堤往上游跑了一段,越过繁忙的河段,一艘船停在河边的栈桥边。

    安德鲁-约翰逊正在为他的改进型蒸汽船做最后准备。一个戴着眼镜的家伙见肖恩过来,连忙迎了上来,脱帽道:

    “尊敬的康纳利先生,欢迎您的到来。”

    这是肖恩雇的律师,专门负责螺旋桨发明专利的文书,并全程监督。

    “你好,谢尔文律师。”肖恩点点头。

    谢尔文律师看了一眼伊丽莎白,虽然一眼就看穿她是个雌的,但他聪明地视而不见:

    “康纳利先生,正如您现在所见,您的合伙人约翰逊先生正在按照合约规定,试制新的水上推进系统,我昨天派人给您送去的关于近期所有开支及未来预算审核意见,不知您看了没有?”

    肖恩点点头,笑着道:“我看了。律师先生,感谢你的细致工作,我很满意,我就要离开圣城,我会追加一笔佣金以支持你将来的监督工作,直至完成专利的申请。”

    谢尔文律师闻言,满脸堆笑:“谢谢康纳利先生的慷慨,能为您这样的天才又大方的雇主效劳,是我的荣幸。请您放心,您的每一个先令都会花到实处。您一定成功的!”

    “谢谢你的吉言!”

    谢尔文律师恭维了一番,告辞而去。

    律师一走,公主抢在肖恩之前跳上了蒸汽船,并在甲板上跳来跳去,如一个传说故事中的精灵。

    这是她以前所没有过的经历,她还抱怨自己长这么大,连一次船都没坐过。

    可怜的孩子,却又让绝大多数人羡慕的孩子。

    肖恩懒得理她,却又不敢让她脱离自己的视线,只得等约翰逊从底舱爬出来。

    “嗨,肖恩!这位是?”

    约翰逊从底舱爬了出来,脸上、身上衬衫到处都是炭黑。

    “你好,约翰逊先生,我叫伊娜!”公主抢先答道,用了化名,也没说自己的姓氏。

    约翰逊觉得这声音很好听,人也很漂亮,尤其是穿着女扮男装更有一股难以描述的美丽。

    他将很有深意的目光投向肖恩,肖恩耸耸肩:“你就当她是个小尾巴就是,不用管她。”

    “你才是小尾巴。”公主娇声说道。

    肖恩对她这种与生俱来的撒娇行为,自动无视,跟约翰逊讨论起螺旋桨的试制工作。

    螺旋桨的原理,肖恩说不明白,约翰逊好像也不太明白,也无法从数学或力学的角度描述其中的科学原理,就是觉得好像大概可能的样子。

    唯一有说服力的,是欧罗巴农业生产中的一种圆筒状的螺旋扬水器用到这种造型。那种扬水器,或者说人力抽水机,在旋转轴上安上多个叶片,每个叶片都有一定的迎角产生升力,就像电风扇吹风一样,转轴一旋转,就把水从低处送到高处。

    既然螺旋能够抽水,应该也能推水做功。根据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当桨叶将水往后推时,它会得到一个向前的力。

    他们的办法就是实验,最初用木质的来实验,很快约翰逊就发现并不是螺旋越多越好。

    而现在的螺旋则是铁质的,并且把螺杆缩短,制造了各种造型的,以测试出最佳的形式。

    其中一个造型是“关刀型”,是肖恩的创意,他解释说关刀是一个人名,至于叶片跟螺杆的角度如何,肖恩也不知道。

    约翰逊并没有纠结这个古怪的名字,现在安装的就是其中的一款,在这之前他已经测试了很多款。

    将蒸汽机已经预热了一个小时,约翰逊大声地说道: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战舰就要启航了!”

    “等等!”好奇地公主突然说道。

    “怎么了?”约翰逊不明白。

    “你这蒸汽船没有名号吗?”公主问,不待约翰逊应答,“我决定这船就叫‘伊丽莎白公主号’,就这样决定了。”

    约翰逊本来想说这船有名号的,但瞅见肖恩使的眼色,无奈道:“好吧!”

    他还没意识到自己傍上了皇室。

    轰隆隆的声响中,伊丽莎白公主号震动了一下,这艘长度不足10米的新船终于开始了她的处女航。

    “开了、开了!”

    公主站在船头,大声欢叫,这喜悦的声音令两个男人都会心一笑。但肖恩还是很担心她会突然摔下河去。

    约翰逊沉着冷静地操作着蒸汽船,直到渐次超过前面的几艘普通大帆船,他才激动地喊道:

    “这是我造出的最好的一艘,这款螺旋桨真的可行,也的力量就像奔马的骏马。我相信这远不是她的最佳状态,如果换成一艘钢铁制的大船,传动效率会更高,她一定会更好!”

    “祝贺你,约翰逊船长!”

    “也祝贺你,巫师肖恩,你的天才灵感真的是无价之宝。”

    “你在说什么?”

    约翰逊很兴奋地驾驶着蒸汽船,肖恩不得不亲自往炉膛里填煤,公主更是兴奋,她也跑来抢着填煤,将自己的脸蛋弄的乌黑。

    这艘不带风帆的蒸汽船在奥塞拉河上如箭一般航行着,她体型太小,在繁忙的河道上灵活地穿行,渐渐地引起了过往船只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