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二章 意外
    这是在故意示威!

    肖恩仍然不明白,这位女嗜血者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好像是盯上了自己。现在的自己,除了有一点钱之外,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肖恩当然记得自己曾在半昏迷状态下被这位嗜血者虏走过,但后来又被释放了,这当中肯定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肖恩很想知道,但他却更希望与嗜血者毫无瓜葛才好。

    但无论如何,嗜血者的出现,在肖恩的心里留下一丝阴影。

    “卡尔少爷,小心点,别摔倒了!”

    一个五岁左右大的男孩从楼上跑了下来,伯爵夫人的女仆在他身后追着。

    小男孩正是最顽皮的年纪,他像只小猴子在甲板上到处窜,那女仆吓的一把将他抱住,生怕他落水。

    见肖恩的目光随着小男孩移动,贝克带着嘲讽又羡慕的口吻道:

    “这个孩子将来会成为伯爵。”

    肖恩瞥了他一眼,好像在说:“废话!”

    “他是热那亚行省加西亚-罗宾逊伯爵的独子,伯爵大人英年早逝,他的遗孀这次来圣城是为了变卖伯爵生前在圣城购置的一些资产,据说是很大一笔钱。”贝克道。

    “你怎么知道的?以前就认识?”肖恩奇道。

    “不,我在圣城的朋友们说的,相关不动产的变卖产生的这么一大笔资金不能不引起关注,光契税就交了五千金路易。据说伯爵夫人年轻貌美,真是可惜了。”贝克扬着下巴道,“你看,有人天生就是贵族,跟学识、能力和性格无关,只跟血缘有关。”

    “幸亏跟你聊天的不是贵族,否则你会吃不了兜着走。”肖恩耸耸肩道。

    “嗨,聊了半天,我还不知道您如何称呼?”贝克问。

    “肖恩,肖恩-康纳利。”肖恩道。

    “肖恩?这个名字有点熟。”贝克点点头。这时,突然那女仆一声尖叫传来:

    “卡尔少爷,您怎么了?上帝,不要吓我,米勒管家,夫人,夫人!”

    肖思和贝克两人寻声跑到船尾,见那卡尔少爷,未来的伯爵,正脸色发青,两眼上翻,无法呼吸,双手胡乱地向上抓着。

    看管的女仆六神无主,脸色煞白,跪倒在男孩的身边。

    那位叫米勒的管家从三楼上跑了下来,紧接着那位伯爵夫人也跌跌撞撞地跑了下来,还摔了一跤。

    “亲爱的,你怎么了?”伯爵夫人焦急地呼喊道,此时她顾不上腿上的疼痛,只得紧紧地搂着自己的孩子。

    米勒管家也焦急地喊道:“医生,有医生吗?”

    “都让开!”肖恩一把将米勒管家推个趔趄,从伯爵夫人手中抢过男孩。

    他将男孩反扣在自己左胳膊肘上,用左手托住头颈,同时用右手掌的根部连续拍打男孩的背部两肩胛之间。

    噗,男孩突然张开嘴,从喉咙里吐出一颗巨大的玻璃球。肖恩将男孩放在甲板上平躺着,只见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力,脸色迅速恢复正常。

    “上帝,少爷得救了!”女仆惊喜地说道。

    几个围观的人观看这神奇的一幕,纷纷向肖恩致以赞赏的眼神。那伯爵夫人从绝望到喜极而泣:

    “先生,请您告诉我尊姓大名,您救了罗宾逊家族唯一的继承人!”

    “夫人,医者父母心。我虽然不是医者,但恰好懂一点急救的方法,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叫肖恩-康纳利,夫人!”

    肖恩这才注意到伯爵夫人的相貌,果然是青春貌美,身上有股成熟妇人的韵味,尤其是她身着黑裙,梨花带雨,更有一种难以描述的风情。

    “你姓康纳利?你是热比亚行省普瓦图的康纳利家族成员?”伯爵夫人讶道。

    “事实上,我的养父康纳利教士,是这个家族的成员,不过据我所知,我的养父早年就献身于教会,不跟家族往来了。难道夫人与康纳利家族相熟?”肖恩问。

    伯爵夫人还有那个米勒管家的面部表情瞬间很古怪,米勒管家谨慎地说道:

    “康纳利先生,我们罗宾逊家族与康纳利家族只隔着一座山而已,算是邻居。”

    “哦,原来如此。”肖恩没有多问。

    事实上,肖恩对康纳利家族了解不多,只知道养父跟他的家族关系极差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肖恩被养父养到了16岁,就连将养父下葬的时候,也从未见过一个康纳利家族成员。

    这时米勒管家又道:“但肖恩-康纳利的名字,我还是知道的,您可能不知道,您已经是我们普瓦图人的骄傲!而今天我又亲眼看到您救了我们罗宾逊家族唯一继承人的命,真是神奇,您的大恩大德,我们罗宾逊家族必有回报。”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是罗宾逊家族的信条。”伯爵夫人郑重地重申道。

    这时收税员贝克突然叫道:

    “天哪,您是肖恩-康纳利先生,我怎么就想不起来,怪不得觉得耳熟。您是康氏灭菌法的发明人,据说温格堡的酗酒商要送您200公斤黄金雕像,天哪,我居然跟一个天才发明家乘坐同一艘船旅行。”

    “难道贝克先生想要找我收税?”肖恩故意说道。

    “不、不,先生,您开玩笑吧?”贝克连忙否认。

    中午吃饭时,米勒管家带着一瓶葡萄酒来到肖恩的房间:

    “康纳利先生,伯爵夫人让我给您送来一瓶酒。”

    “请代我谢谢夫人!”肖恩取来两只杯子,“管家能陪我喝一杯吗?”

    “荣幸之至!”米勒也不矫情,找来开瓶器,先替肖恩倒了一杯,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

    肖恩美美地抿了一口,他在温格堡跟那些酿酒商打交道时,恶补了一通有关葡萄酒的知识,现在也算是懂酒的人。

    “自从先生您发明了灭菌法,葡萄酒行业引发很大的投资热潮,有很多人带着大笔资金前往北疆省,一座仅仅1顷小型葡萄园庄园的价格被炒到了10万金路易的天价。这都是拜您所赐。”米勒道。

    这是一个面容严肃但又不太令人敬而远之的人,只是他的头顶的头发不太茂密。

    “我只是运气比较好,希望跌价的时候他们不要想起我。”肖恩笑道。

    “哈哈。”米勒笑了,“血本无归,也怪不了您。请恕我好奇,您这次算是衣锦还乡?”

    “我只是想回去看看,毕竟我的养父已经去世,我在普瓦图已经没有亲人和什么牵挂了。然后再想想去哪定居,再找份工作,也许会返回圣城,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肖恩坦白道。

    “哦。”米勒沉吟了半晌,“康纳利先生,恕我直言,您可能对康纳利家族不太了解,我想您可能会留在那里。”

    肖恩奇道:

    “为什么这么说?我确实对康纳利家族一无所知。”

    “您可能不知道,康纳利子爵去年去世了,他就是您养父的亲生父亲,这个家族已经没有别的继承人,他立下遗嘱将爵位传给您的养父,他甚至都不知道您的养父已经先他蒙主召唤。

    根据继承法,您很可能会继承这个家族的爵位,也就是说,您将是贵族中的一员。”米勒道。

    肖恩震惊极了,还有这样的好事等着自己?

    “康纳利家族怎么会没有继承人?子侄辈呢?”肖恩追问道。

    “康纳利家族人丁单薄,已经好几代单传。至于具体情况,等你到了普瓦图,自然就会知晓。”米勒解释道。

    “米勒管家,你能否跟我聊聊康纳利家族的情况?”肖恩道。

    “这个,等您抵达普瓦图,可以慢慢了解。不过,丹泽尔-克利夫兰先生是个可以信赖的好人。”

    米勒的表情很古怪,有些点到为止的意思,或许还有些难以坦承相告的事情,这让肖恩很是好奇。

    “他是谁?”

    “他将会是您的管家,如果您继续雇佣他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