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三章 海盗
    “天鹅号”商船顺河而下,两天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驶入大海。

    如龙入大海,肖恩的心情随着视界的广阔而变的好起来。他花了20个银路易从一个水手手里买了一副鱼杆,重操起他为数不多的爱好,让那位水手狠赚了一笔。

    每天早晨日出的时候,他会准时出现在甲板上,然后在旁人惊讶的目光注视,练习引体向上、伏卧撑和蛙跳。

    冲了个凉之后,用过早餐,他又会出现在甲板上,钓鱼、抽烟和发呆,直到下一餐。

    有时钓鱼也有收获,他会花钱让水手给自己弄点烧烤材料,在甲板上办起烧烤宴,邀请米勒管家和收税员贝斯一同品尝。

    他们俩也都识趣,如同约好似的,总会有一人带一瓶酒或者别的食物过来。

    有充分的休息,坚持不懈的锻炼,和富含蛋白质的食物,一周之后,肖恩发现自己体重增加了不少,早不是当初在阿尔斯小城时的糟糕身体状况,越发健美和体能充沛。

    收税员贝克还是那么爱说话,在得知肖恩的身份之后,他的语言技巧又丰富了不少。

    米勒管家在有第三者在场的情况下,话不多,但总是笑眯眯的,能在恰当时刻说出简明扼要并且得体的话,甚至偶尔会开一句玩笑,让宾主不至冷场。

    这是一个很优秀的管家,知道自己的身份,懂得分寸,更会察颜观色。

    米勒也在暗暗观察肖恩,他发现肖恩在得知自己有可能成为贵族中的一员,跟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

    每天维持很有规律的锻炼,又能懒洋洋地躺在甲板上一整天;能跟自己聊聊经营家族,每每又让自己很受启发;能跟贝克聊朝廷税制,又讥讽包税制的存在真是一个可笑的事,在寻求所谓的政治平等之前先要实现纳税平等;他甚至能蹲在甲板上跟水手打成一片,用昂贵的雪茄换对方劣制的烟草,然后让对方免费给自己弄一杯啤酒,仿佛自己占了极大的便宜。

    这是一个很博学很平易近人,又很古怪的人——他不介意身份和财富的差别。

    商船南下五天后,经过龙江入海的外海后,开始沿着靠近海岸线行驶。一来是因为这里多暗礁,二来是因为这里也是海盗出没的地方。

    船长和水手们的神情开始紧张起来,连旅客也受到情绪的感染。

    “海盗很猖獗吗?”贝克神情紧张,“不是说尤纳斯海军上将的舰队已经将海盗的老巢剿灭了吗?”

    “对,没错,而且表述准确。”船长用嘲弄的口吻说道,“巢穴确实没了,所以所有的小老鼠们四散了。”

    船长也是船东,名叫大卫-阿方索,一个体毛丰富的邋遢家伙。

    “什么意思?”贝克不解。肖恩说道:

    “船长的意思是说,海军没有做到将海盗一网打尽,致使海盗们四散,没有了强力人物的约束,他们各抢各的,四处出没,毫无规律,反而更不好剿灭了。”

    “船长,请问他们会不会盯上我们的船?”贝克追问。

    阿方索船长犹豫道:“我们离海岸线这么近,一般是不会遇上海盗的。但近又怎样,万一不走运,海军又不会飞。我们能做的就是小心再小心。”

    “天呐,帝国的海防如此脆弱,怪不得海外贸易额越来越少,原来是海盗猖獗的缘故,那些该死的报纸为什么不提这个?”贝克抱怨道,“我怎么就想到要坐海船呢?天呐,我宁愿坐马车,承受颠簸之苦,也不要这样担心受怕。”

    “贝克先生,请不要太担心。我们全神戒备,只是为了以防万一。”阿方索船长安慰他道。

    肖恩这时突然问米勒管家道:

    “米勒管家,你能否告诉我,伯爵夫人这次返回热那亚的旅行,带了多少现金?”

    “这……”米勒很是犹豫。

    “米勒,告诉他。”伯爵夫人突然出现在甲板上,她显然也很有些不安。

    “不多,只有五百金路易。”米勒答道。这个数目对于有钱人来说,确实不多,肖恩随身带的就有三百多。

    “那么,夫人,我可不可以知道,您在圣城总共套现了多少钱?”肖恩直接盯着伯爵夫人露在轻纱外面的眼睛,那是一双湛蓝如蓝宝石般美丽的眼晴。

    只是肖恩的气势有些咄咄逼人。

    “康纳利先生,这不是您应该问的?”米勒制止道。

    伯爵夫人倔强地瞪了肖恩一眼,道:“康纳利的意思是说,我在圣城的一举一动早就落入有心人的眼里,或者说,他们跟海盗就是一伙的?我们在圣城一登船,海盗们就盯上了?”

    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肖恩暗暗赞赏。只听伯爵夫人继续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50万的财富足以引起海盗的关注。”

    围在甲板上的商人们暗自啧舌,财富果然是万恶之源,怎么都叫人喜欢。

    阿方索船长这时说道:“尊敬的伯爵夫人,如果您不反对的话,我决定靠岸,这里离朴茅港并不远。”

    伯爵夫人沉吟了一下,对众旅客说道:“为了安全,我觉得应该靠岸走陆路,至于诸位的损失,我的管家会赔偿。”

    她的语气比较强硬,没有考虑别人是否反对。众人沉默以对,算是默认了,仿佛贵族就应该这样。

    阿方索船长见状也长舒了一口气,他担心的是其他乘客的反对,那样他夹在中间就不太好办。

    商船立刻改变方向,前方出现一艘大商船,爬上桅杆上的瞭望员喊道:

    “船长,那是‘珍珠号’帆船。”

    阿方索船长面色不好,道:“‘珍珠号’早我们两天出发,它的目的地应该是大夏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肖恩道:“那艘船或许已经被海盗控制,我建议绕过它,而且得快!”

    “康纳利先生,您说的没错!”阿方索船长点点头,他抬头看了看风向,突然吼道,“快,抢占横风。”

    所有的水手动了起来,此时正刮西南风,通过调整舵船,航向与横风呈直角状态,此时风从侧面吹来,船帆受力面积最大,它得到的推力也就越大,航速最快。

    “天鹅号”轻快地劈波斩浪,轻松地绕过那前方的“珍珠号”帆船。这时船桅上的瞭望员喊道:

    “船长,‘珍珠号’上升起了海盗船,它追过来了!”

    “不用管它,把好舵,稳住!”阿方索船长大吼!

    天鹅号保持着高速的行驶状态,由于抢得了先机,珍珠号被甩在了身后很远。

    然而众人没有高兴太久,他们发现另一艘帆船出现在左侧,这艘鲨鱼型帆船埋伏已久,由于逆风关系,它采取之字形战术,迂回包抄过来。

    它是蓄谋已久的杀手锏,突然出现让天鹅号上的所有人大感不妙。

    阿方索船长努力地与这只鲨鱼型帆船努力周旋,不让它靠近。他手下的水手们也都很卖力,转舵或者操作风帆,十分熟练。

    肖恩背着步枪,他抽出一根雪茄,另外给了船长一支:

    “船长,看得出来,你是位经验丰富的船长,难道是海军出身?”

    阿方索船长接过雪茄,笑道:“1810年与夏国海军的大战中,我曾是一艘战舰上的上尉。”

    “后来怎么不干了?”肖恩问。

    “因为我把舰长的老婆给睡了,哈哈!”船长豪放地笑道。

    “我有一个计划,不知道你敢不敢?”肖恩这时说道。

    “说来听听,康纳利先生,我知道你也曾是一位军人,显然你混的比我好。”阿方索船长道,“嗯,这雪茄不错,高级货。”

    康纳利与船长二人在操舵处商量一会儿,肖恩对着甲板上所有人喊道:

    “伯爵夫人刚才说,如果诸位能够团结一心,逃出强盗的魔爪,她将会给每个人赏赐五十个金路易,这是很大一笔钱,你们愿意接受这份赏赐吗?”

    “愿意!”水手们欢呼着。

    对于这些常年在水上讨生活的水手们而言,生活不仅是枯燥和乏味,更是清贫的,五十金路易足以让他们卖命。

    “既然愿意,那就听你们船长的命令,我们终将获胜!”

    “万胜!”

    房间内,伯爵夫人正安慰自己的儿子,她颤抖的安慰声表明她此时的紧张和不安。

    听了米勒管家转述的话,伯爵夫人的脸色稍定。

    “康纳利先生这是私自主张,并未与我商量过,夫人。”米勒有些担心地说道。

    伯爵夫人却道:

    “如果真如康纳利先生所言我们终将获胜,赏赐加倍,每人一百个金路易。”

    “是,夫人!”米勒恭敬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