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四章 鱼妖
    所谓鲨鱼型帆船,指的是一种快速帆船。

    它拥有更大的帆,船身细长,有利于乘风破浪。它只能用来运载轻货和快速通勤,通常是被用来运输邮政快件。

    由于这种船型船弦较矮,它必须直接靠上才能可能将抓钩射过来,然后登船作战。也幸亏这船海盗并未装备火炮,否则天鹅号只能束手就擒。

    阿方索指挥着天鹅号上的水手,与海盗船周旋着,这既是技术、经验的较量,也是体力和意志的较量。

    海风似乎小了一些,那艘海盗船又靠近了一些,目力好的可以看清对面人影绰绰的海盗们。

    越来越近了,那海盗船的船头装着金属撞角,抓住了一次机会,径直撞了过来。

    “小心,抓稳了!”阿方索船长、水手们全都吼了起来。

    剧烈地撞击中,天鹅号猛烈地晃动着,咔嚓声中天鹅号右侧尾部受损,也幸亏天鹅号已经提前调整方向,卸去了至少一半的撞击力,没有在被撞击的一刹那间被顶翻。

    海盗们肆意地大笑着,有人举着步枪朝着天鹅号甲板胡乱开枪,天鹅号上也有水手忍不住还击。

    肖恩闯进伯爵夫人的套间,他的身后跟着几个伯爵夫人的护卫,这几个忠心耿耿的护卫牢牢地将他夹在当中。

    “康纳利先生,你有事吗?”伯爵夫人惊问。

    “夫人,抱歉,我需要借用你房间的窗户。”肖恩道。

    他不管伯爵夫人应答,径自走向一间面向海盗船方向的窗户,将窗前梳妆台上的所有东西一股脑全都推倒在地。

    伯爵夫人制止义愤填膺的护卫们,语气清冷地说道:

    “不过是身外之物。”

    肖恩将梳妆台紧紧地贴在窗口,左膝紧紧贴着舱板,稳住身形,将步枪枪管从露出的一角悄悄地伸出一点。

    海面上无风三尺浪,更不必说此时风力还不小,船身颠簸。从狭小的射界上看去,对面海盗船上的目标更是游离不定。

    肖恩必须做到万无一失,一枪命中其中的首脑人物。

    “米勒管家,你去告诉阿方索船长,我需要让海盗离我更近一点。如果他和他的手下卵子还在的话,就让海盗们接弦跳帮!”

    米勒听了这话,神色大变,他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主人。

    伯爵夫人的旁边放着一把精巧的手枪,此时她没有戴着面纱,她面色紧张,红唇哆嗦着,只是那双湛蓝的眼晴仍然透露着坚定和倔强。

    “照他说的做,米勒先生。”

    米勒管家立刻离开房间。肖恩又对伯爵夫人的四个护卫说:

    “你们几个听我调配,都过来!”

    四个壮汉面面相觑,看了伯爵夫人一眼,见伯爵夫人点头,不情不愿地走到窗前。

    “你们枪法如何?”肖恩问。

    四个人当中为首的一个人答道:

    “二百米内,我们可以保证击中目标,但在这船上,恐怕有点难。”

    “这足够了。”肖恩点点头,他将一支单孔望远镜递给这个汉子道,“我注意到海盗船上有火药桶,颜色不一样,桶箍上刷着白膝,军队中的火药桶也是这样的配置,我猜它们就是一家军火公司生产的。

    火药桶就在甲板上,放在一起,大约有四桶。他们胆子太大,将我们当成待宰的羔羊,待会你们就瞄准火药桶,不要露出枪管,注意隐蔽,更不准私自开枪,只要听到我枪声响起,就开火。然后自由射击,听明白了吗?”

    “明白!”四个人参差不齐地答道。

    “大声点!”肖恩不由得抬高了声量。

    “明白!”

    “很好!”肖恩满意地点点头,让这四个枪手各自拿着望远镜观察一番,然后各自选一个射击点。

    天鹅号这时降下了主帆,升起了白旗,这代表着天鹅号要投降了。

    海盗们欢呼着,离着老远就听他们吹的口哨声,海盗船从天鹅号的船尾绕到了右侧,慢慢地接近天鹅号。

    肖恩将步枪准星对准了海盗船上的甲板,一个身形高大的家伙正在对着身边的海盗们发号施令,他身上穿着一件海军上校的制服,头顶上戴着一顶黑色三角帽,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

    海盗们手持各式武器,以手枪为主,部分人手持喇叭枪,还有人则持着剑或刀,服装则是五花八门。

    天鹅号上的水手们,都站在甲板上,没有人带着武器,看似十分恭顺,他们甚至抛锚了。

    海盗们将抓钩用驽枪射到天鹅号上,然后试图强行将两船并拢。

    呯,肖恩果断地开火了。

    那个海盗头目身子矮了半截,因为在肖恩开火的一刹那,一股巨浪袭来,就因为这一波动,肖思这一枪击中那人腹部,而不是脑袋。

    肖恩暗道晦气,有条不紊地重新装填弹药,然而伯爵夫人家的四个护卫几乎同时开火,他们成功击中了海盗船上的火药桶。

    耀眼的闪亮之后,是剧烈地的爆炸,海盗船甲板上的一切都被笼罩在烟雾之中,有残破的人类躯体冲破浓烟,在空中飞舞着。

    甚至就连天鹅号也受到波及,吃水线上一米以上的位置出现一个窟窿。位置就在肖恩的脚下。

    阿方索从甲板上爬起来,一斧砍断海盗先前射来的抓钩,他抹了抹脸上的汗水,大吼道:

    “起锚、升帆!”

    除了少数持枪的水手戒备外,所有人都动起来。

    肖恩和四个枪手保持着射击的状态,尤其是肖恩,接连射杀甲板上那些试图发号施令的大小头目。

    天鹅号迅速地脱离现场,只留下海盗船在海中停摆。

    阿方索船长将船巡弋在这艘海盗船的周围。爆炸不仅直接摧毁了海盗船上的上层建筑,还炸死了大半海盗,失去了风帆,船已经无法自主行驶,并且船上还在着火,离的远都能看到有海盗挣扎着往海中跳。

    阿方索船长没有搭救那些逃生的海盗,用他的话说就是:

    “尘归尘,海归海。”

    他等那艘海盗船上再也没有活人跳下来,这才派人乘小船靠近那艘海盗船。肖恩怀疑这个家伙是否是天生就是该吃这碗饭。

    “我的船受到了损失,虽然我相信伯爵夫人会给我一些补偿,但我还是希望得到点战利品。”

    阿方索看到自己的手下站在对面挥舞着胳膊,立刻命天鹅号靠上还飘散着烟雾的海盗船。

    然而风云突变。

    噗噗。

    几支鱼叉形的东西从海盗船的另一侧海面上飞了过来。

    阿方索派出的手下当场死于非命。

    肖恩等人眺望,只见海盗船的另一边,三头巨大的鲸鱼在水面上乘风破浪。

    每头巨鲸之上骑乘着一个人,这三个人赤着上半身,皮肤呈浅蓝色,腰间围着类似短围裙一样的饰物遮挡住羞处,然而令人震惊的则是他们的双腿则呈鱼鳍状。

    “上帝啊,这是什么怪物!”

    贝克惊呼起来,方才与海盗大战他不知躲哪去了。

    三个鱼妖驾御着三头巨鲸,围着天鹅号绕着圈子,而在圈子之外,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聚焦了密密麻麻的鲨鱼,它们个个体型巨大,利齿如剑,看上去如同一支庞大的纪律严明的海洋食人军团。

    天鹅号上的众人,个个面色惨白。

    连在海上混了二十年的阿方索船长都觉得不可思议,他面色惨白:

    “这是鱼妖,传说中的鱼妖啊!上帝,我是做错了什么?”

    “满帆!”

    经过短暂的失神,阿方索船长大吼一声,命令全力逃亡。

    所有水手都动了起来,求生的欲望让他们拿出比刚才对抗海盗更多的力气和精神,来捕捉风力。

    天鹅号发挥了它所能够达到的最快速度,船身以很大的倾角拐了一个极大的弯,几乎要倾翻,紧张的风帆拽的桅杆发出吱吱的声响,甲板上的一些并未固定的物件统统被甩到了海中。

    在天鹅号的身后,三个骑鲸鱼追在身后,而庞大的食人鲨军队则大范围迂回包抄,远远看去,蔚为壮观。

    除了正在操控船只的阿方索船长和他的水手,肖恩、贝克、米勒管家还有同船的商人们,纷纷一齐动手,将船上一切可以抛出去的货物扔进大海里,希望能够减轻一下天鹅号的负担,让它的速度更快一些。

    作为最优秀的商船之一,天鹅号在逆风时的最大航速将近20海里每小时,但此时在顺风的情况下,再快也快不过全力追捕而来的食人鲨军团。

    这些食人鲨能以远高于商船的速度巡航很长一段距离。

    天鹅号就像它们的猎物,被鲨鱼迂回、驱赶和包围着,水手们疲于奔命,不停地升帆、降帆,改变迎风角度,总是逃不脱被包围的命运。

    幸运的是这些食人鲨不能跳上船吃人。

    海平面上,夕阳如血。

    “船长,必须干掉那些鱼人,否则他们会一直追过来。”肖恩冲上甲板大吼道。

    这船上也装有弩枪,这是专门用来射鲸鱼的,也是一些商船必备的装备,因为如果在旅行的过程中幸运地射杀一头鲸鱼,也算是一笔意外之财。

    甲板上左右各有一只弩枪,每只弩枪装有绞盘,需要四个人操作。肖恩等人则持步枪站在船尾戒备,不时地开枪以壮声势。

    弩枪并没有击中鱼妖,但却成功地让鱼妖放松了追击。

    这时夜色已经暗了下来,天鹅号终于迫使鱼妖放弃了追击。

    此前所有人精神高度紧张,放松下来才感觉到满身的疲惫,甲板上躺了一地的人。

    “这个世界真可怕!”肖恩由衷地对自己说道。

    而阿方索船长则爬到了桅杆上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