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七章 新子爵
    索亚教堂的司铎夏克礼,早就得了消息,破天荒地站在教堂门口,矜持地看着肖恩走过来。

    “司铎阁下,午安!”

    “午安,肖恩!”夏克礼面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要不是有人通报,我恐怕都认不出来了。看来几年的军队生涯,改变了你很多。欢迎你,帝国的英雄!”

    “是啊,光荣在于坚持,艰难在于漫长,时间总会改变很多事情,也会改变很多人。”肖恩道。

    夏克礼微微一愣:“唔,这是前任司铎艾迪生阁下的口头禅,看来那个小肖恩真的长大了。”

    “人总会长大的。阁下,我可以进去吗?”肖恩笑道。

    夏克礼微微欠身:“抱歉,真是失礼,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进来吧。我想这里你应该很熟悉的。”

    肖恩在这里生活了十六年,当然很熟悉。他的养父康纳利教士是职业教士,所以一生未婚,他就把家安在教堂里,所以肖恩就在这里长大。

    教士不一定是贵族出身,但高级教士很大概率是贵族出身。眼前的夏克礼司铎却是平民出身,他这个人在肖恩看来比较有手腕,人缘又好,能当上司铎也是顺理成章的。

    相较而言,养父康纳利教士却是个孤僻之人,也不太爱与人打交道,他要不是贵族出身,恐怕连在这里混个窝都不可能。肖思少年时代就不止一次见到养父跟眼前的夏克礼发生冲突。

    然而现在,夏克礼笑容可掬。

    索亚教堂不是普瓦图最大的教堂,却是历史最悠久的教堂,几经毁建,每次重建都尽量保持原样。

    巨大的讲堂可以同时容纳一千人礼拜,头顶穹窿绘着圣父的形象,而讲堂的四壁则绘制着人类英雄在上帝的指引下,击败邪恶的故事。

    这些绘画,肖恩曾看过无数次,但今天看来却别有意义。

    骨胳粗大强壮有力的血武士,面孔阴柔并露出腥红獠牙的嗜血者,还有几个邪恶的形象让肖恩印象深刻。

    拥有长长吻部的狼人。

    长着鱼腮和尾鳍,手持短矛的鱼妖,拥有一对强有力翅膀可在空中发起攻击的飞人。

    因为亲眼见过血武士和嗜血者,并且刚刚经历过鱼妖的追捕,肖恩并不认为这几种传说中的妖人不存在。假如自己的猜想是真的,那么出现这些怪物并非不可能。

    见肖恩驻足观看这些壁画,夏克礼道:

    “在久远的历史上,人类不仅与自然和野兽搏斗,还要和这些强大的邪恶力量抗争。幸运的是,人类获胜了,这是在上帝的指引下完成的壮举。”

    “因为上帝?”肖恩稍稍露出点质疑之色,夏克礼停下了脚步:

    “肖恩,我知道你是皇家科学协会的成员,你可比你的养父整天摆弄瓶瓶罐罐强太多了,如果他还活着,一定既骄傲又羞愧。

    另外,虽然我自认为是一名虔诚的上帝使徒,也并不反对世俗世界的所谓科学,但谁能给我解释一下,我们人类从哪里来?”

    好吧,这个确实解释不了,更解释不了五千年前的历史空白。

    这一个插曲并不影响夏克礼的热情接待。

    “你和康纳利教士的房间还保留着原样,我特意交待过,在你回来之前,谁也不许乱动。”夏克礼亲自打开一间屋舍。

    里面干净整洁,显然是打扫过的,肖恩甚至猜想这一定是预料自己可能会来,而且身份又今非昔比,夏克礼才命人提前打扫的。

    这是一个单独小院,三间小屋,中间是客厅,一间是盥洗室,另一间是养父的卧室兼书房,肖恩少年时代是在客厅的沙发上度过的,吃着很简单的食物,穿着养父穿旧的衣服。

    教会也是大地主,虽然贫富不均,但作为教士,年俸还是不少的。养父将自己的钱大多花在买书买仪器和搞发明方面,用在肖恩的身上极少。

    但肖恩仍然感激养父,因为要不是他,自己也许早被野狗叼走了,更不必说接受相对完整的识字教育。

    “我想你可能错过了我寄给你的信。”夏克礼这时说道。

    “什么?”肖恩收回打量旧居的目光,回头问。

    “你的养父,康纳利教士出生于康纳利家族,这你是知道的。老康纳利子爵去年因病逝世,他没有其他继承人,所以这个爵位就落到你的头上。恭喜你,肖恩-康纳利子爵。”

    夏克礼目光灼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