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十五章 小丑
    数日后的某个夜晚。

    普瓦图某家面包店后院仓库的秘密地下室里,昏暗的烛光周围坐着七个人。

    为首的是一位戴着小丑面具的人,当他用严肃的口吻说话时,如果有第八个人在现场一定会觉得很滑稽和诡异。

    除了小丑,其它六个人也都戴着各种面具,面具的造型形象分别对应的生肖分别是虎、牛、马、羊、蛇和鼠。这种面具大街小巷到处都可以买到,戴着这种面具的高级成员,分别自称为虎先生、牛先生、马先生、羊先生、蛇先生和鼠先生。

    其中虎代表武力,牛代表物资和支援,马代表交通和后勤,羊代表宣传,蛇代表暗杀和破坏,鼠则代表情报。

    这七个人是非法组织真神党在普瓦图的最顶尖的七个人。

    这是个秘密会议,除了小丑是首领而掌握所有成员的身份之外,其他几位高级成员相互之间并不知晓对方真实的身份。

    “首先,我感谢诸位的努力和卓越工作,我们成功拯救了我们的兄弟。

    这是一次壮举,是我们伟大的真神党自成立以来最完美的一次行动,极大的震慑了那些秃鹫和腐朽的阶层。

    同时这也极大地引起了那些平民的注意,虽然他们无法宣之于口,但我们知道他们在内心是想为这次壮举而欢呼。

    你们是英雄!我为你们骄傲,正因为有你们这些英雄的无私奉献,圣洁女神的光辉必将照耀整个欧罗巴!”

    小丑发表了一段鼓舞人心的演说。

    “真神万岁!”六个高级成员异口同声地赞美道。

    小丑伸出双手,向下压了压道:

    “诸位,在形势大好的同时,我们必须高度警惕,那些政府鹰犬无时无刻不想找出我们,让我们接受那天然不平等不公正的审判。请务必在今后保持谨慎,我不会毫无缘由地将你们全都召集起来,只会单线联系。”

    虎先生接口道:“是啊,秘密警察就像是毒蛇,无时无刻地不想咬我们一口。”

    “我不相信这个新建的爪牙组织能够对我们有所伤害,况且我们当中被抓了任何一个,也不会让整个党受到摧毁的伤害。”戴着羊头面具的成员对小丑说,“使者先生,您一直强调的单线联系,确实是一项极好的策略。这让我们的神党保持极高的隐蔽性。”

    小丑是他们的首领,但在整个真神党中却只是最高层派出的使者,自由女神的使者。

    小丑点点头:“所以除了我能够一次将你们这些高级成员召集起来,你们当中任何一个人虽然能够联系到我,但我通常会另选择一个地点与你们见面。这不仅是为了保证安全,更是为了我们事业的长久发展。”

    “使者先生,请恕我直言,我们真神党现在拥有多少党员?”马先生问道。

    小丑看了马先生一眼道:

    “我们的成员遍布全欧罗巴,他们个个都具有心甘情愿无私奉献的高尚情操,为了瑰丽的自由而献出了一切,包括生命!现在我们南方就像一个巨大的火药桶,人民受到压迫,他们的怒火将点燃这个火药桶,将整个世界埋葬。”

    “可是,我听说最近热那亚的人民有些变化,有人甚至对那位总督心存幻想。”鼠先生说道。

    蛇先生接口道:“因为肖恩-康纳利子爵提出了减税的建议,没想到总督居然答应了。这对我们的宣传起到了不好的影响,我提议干掉这位康纳利子爵。”

    “不、不。”马先生出口反对,听声音他的年纪颇大,“这个节骨眼,不要轻举妄动。”

    “为什么不反制?”虎先生道,“正如使者先生所言,南方是个火药桶,我们要做的就是点燃这个火药桶,减税却像是要浇湿火药。”

    “暗杀一个子爵,动作实在太大。”马先生则不无忧虑地说道,他摇了摇头,“我还是赞成先蛰伏一段时间。”

    几人都看着马先生,觉得他今天很奇怪。没人看得见马先生面具之下的表情:

    “我只是就事论事!请不要怀疑我对自由女神的忠诚和爱戴。”

    “你今天有些反常,往常你比我还要激进。”蛇先生冷冷地说道。一直没有说话的鼠先生开口了:

    “马先生,请解释一下你前天夜里去了哪?”

    “我什么地方都没去,就在家睡觉!”马先生的语气变了,“你在跟踪我?”

    “在真神党中,你我同级,我本来无权跟踪你,如果不知道你在外面的真实身份,我也无法跟踪你。但……”鼠先生手指小丑,“是使者先生给我的授权!”

    马先生突然跳了起来,他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匕首,刺向小丑。小丑的右手却闪电般地握住了他握持匕首的手,小丑的力量奇大,令他无法抽回来。

    小丑没有其他动作,只是冷漠地盯着眼前的叛徒。

    鼠先生这时又说道:“其实我根本就没跟踪你,只是因为怀疑你而诈你而已,没想到你自己沉不住气跳了出来。”

    马先生突然松开握着匕首的手,捂住自己的右肋,那里则插着一把匕首,这是坐在他右侧的蛇先生的杰作。

    蛇先生狠狠地搅动着,刺破了马先生的脾脏,一股血腥的气味弥漫整个密室。

    小丑拿出一块手绢,擦了擦自己的右手,顺手将手绢扔到马先生的尸首上。

    虎、牛、羊则有些发愣。

    “用来劫法场的三辆伪装成邮车的马车暴露了来源,上面原来的商号标记没有弄干净,秘密警察顺藤摸瓜找到了他,就是前天夜里他被秘密警察带走,昨天一大早又被放了回来。他是叛徒。”小丑解释道。

    “使者先生,您怎么知道?那我们这次聚会?”羊先生问。

    “你们放心,秘密警察想放长线钓大鱼,并没有立刻进行抓捕我们的行动,我有其它的准确情报来源。况且这次是临时举行的集会,你们抵达上一个地点时,我又临时更换地点,没人能找到这里。这家面包店的老板明天一大早就会歇业关门。”小丑慢条斯理地说道,他的语气富有强大的信心,让几位下属都觉得安心。

    “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有人问道。

    “按兵不动!真神终将降临,眼下只是黎明之前的黑暗!”小丑淡定地说道,“那么,现在散会,注意安全。”

    几个人从面包店的后门走了出去,这是位于居民区一条东西走向的巷子,只不过正门是面对大街,巷子里却是横七竖八地各条巷子纵横交错。

    小丑穿着高领斗篷,并将帽檐压的很低,当他走出巷子时,脸上已经没有面具,却戴着一副浓密的假胡须。

    此时大街上还有夜归的行人,一些商店和酒馆还在营业,如果再过两个小时还走在街上,那一定会引起巡警的注意,尤其是在眼下这个局势紧张的气氛之中。

    小丑突然在一个十字路口的拐角处停了下来,仿佛是为了点燃烟斗避风而转过半边身子。

    他发现身后三十米处一个精壮男子也突然停下了脚步,稍稍有些迟疑后走了过来。

    小丑划着了火柴,似乎火柴的质量很差,怎么也点不着。

    “先生,能借个火吗?”小丑问走近了的男子。

    “没问题。”男子停下脚步,一只手伸进口袋。他掏出来的却不是火柴,而是一把匕首。

    然而小丑却早有所料,飞出一脚,将他踢翻进身旁的巷子里。

    这一脚极重,男子闷哼了一声,飞快地从地上跳了起来,扑向小丑。

    小丑的身形变幻极快,他轻松地躲过男子的扑击。那男子却不气馁,精神却是大振,他转过身子,盯着小丑看,就像在看金币。

    “你身手不错,不过身为乱党份子,下场是注定的。”男子兴奋地说道,他从腋下拔出一支手枪,“放心,我已经填装好了弹药,你想试试吗?”

    “听你口音,是圣城人?难道普瓦图的秘密警察都来自圣城?”小丑立住身形,开口问道。

    “是又如何?”男子阴森森地笑道,“否则拜恩总督怎能这么快就建立秘密警察局,这都是早就计划了的事情,你们的出现给了他一个现成的机会。现在,向我投降。”

    “好吧,我投降。”小丑慢慢举起双手,同时他面上渐渐浮现神秘的笑容。

    “你……你……是……嗜血者!”

    男子惊恐地瞪大了双眼,下意识地开了枪。

    枪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

    小丑的身形神秘地消失了,男子仆倒在地,他的脖子上插着一把匕首。

    天亮时,总督拜恩亲自查看了命案现场。热那亚巡警团的副团长兼秘密警察局局长托马斯-戴利为了介绍案情:

    “我们在现场找到了一枚铅丸,上面有血迹,在反抗我们的密探时,乱党份子肯定中枪了。谢尔曼是我手下的高手,他在圣城接受过严格的训练,能从他手下逃走并把他杀死,令人感到意外。

    我已经将这条线索告诉了所有的密探,让他们密切注意这两天的诊所和药店有没有人接治过枪伤的人,或者购买治枪伤药的客人。另外,我们在全城的线人,也会密切注意是否见过受过外伤的人。”

    “托马斯,虽然没抓住乱党的首脑,但我对你们的工作很满意。乱党份子现在成了惊弓之鸟。”拜恩点点头,“我会另外拨一笔款给你们,务必将你们的情报网建好,好好干!”

    “是,阁下!”戴利哈着的腰一下子挺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