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十九章 新官上任
    其实所有的贵族都或多或少地参与了救灾的行动。

    这并非是因为他们富有同情心,而是可怕的自然灾害带来的后果更加可怕,许多地方的灾民成群结队成了强盗和暴民,他们抢光了一切看到的东西,许多逃过天灾的人却在冲突中丢了性命。

    甚至布兰登子爵的一处庄园被暴民焚毁,他的两位侄子被暴民所杀。

    巡警团疲于奔命,据说总督阁下一夜之间似乎老了十岁,而普瓦图的市长阁下病倒了,差点死掉。

    就在这样的情势之下,肖恩走马上任了。这是个临时性的职务,如果在平时,这会被看作是对贵族的侮辱。

    贵族不应该承担行政性的事务,而是参加舞会、看歌剧、打猎、郊游这些体现修养的活动。

    灾民比肖恩预料的要多,足足有两万五千人,然而最终远超过这个数量。

    肖恩接受任命并走马上任的那一天,带着自己的持枪护卫和从维希镇镇民中选出的精壮,出维希镇,至普瓦图的西城墙这二十多公里的距离,他驱散了不怀好意的十几股流民,射杀了七十个强盗,还从灾民的破锅里抢救下几个婴孩。

    各种惨状骇人听闻,唯一的好消息是,圣城方面赦免了热那亚两年的所有税收。

    光是让这些灾民听从指挥,就花了肖恩三天的时间,让他们不要随地大小便并勤洗澡又花了三天时间,并且以三十个不听说的灾民被当场射杀为代价。

    克利夫兰管家评价说:“这才是贵族的风范。”

    如果贵族的风范就是杀人,那不要也罢。这在肖恩看来,只不过是严峻形势之下,不得以而为之,如果不采取果断措施,那些汹涌而来的灾民,会吞噬掉一切,包括肖恩自己。

    他每天会让人当着灾民的面运粮食过来,好让他们安心,其实这些粮食总是在夜里被悄悄地从海上运出,白天又从陆路运回来。

    总督府短时间内费尽力量也拿不出太多粮食,只要眼下难关过了,后续外地的粮食才能抵达。

    好在索亚教堂的司铎夏克礼捐献了一批粮食,还有罗宾逊家族借了一部分粮食,解了肖恩的燃眉之急。

    教会总会抓住这样的机会,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不能让这些人闲着,闲着就会出大事。

    一些老人被送到海边,充当临时渔民,向大海讨食。小孩则上山负责采集,妇女担当后勤和浆洗工作。

    至于精壮的男子,则被要求先是上山伐木搭建木屋,然后借职务之变,让他们将自家的荒山清理了一遍,另一部分人负责水利和道路、桥梁工程。

    肖恩对维希镇通往普瓦图的道路早就不满了,也不知道以前收的道路捐都用到哪去了。

    甭管是不是太过超前,主干道一律加宽至四车道,乡间道一律两车道,用石灰、黏土和细砂制成的三合土,夯实而成,路中央比两侧稍高,以减少下雨天可能的积水,路边用条石砌好,并修了引水渠,还种上漂亮的花木。

    沿着洛基山的山脚,利用自然地形,肖恩规划了几处巨大的水库。这样巨大的工程,以前肖恩想都不敢想,这次有充足的免费劳力,肖恩当仁不让。

    肖恩甚至在维希镇稍靠东边的地方修建了一个深水码头,眼下只规划可同时停靠10艘中型海船。如果不是地理条件所限,肖恩胃口更大。

    做轻体力活的每天两稀一干,做重体力活则待遇“优厚”——有时甚至可以得到一条巴掌长的烤鱼。

    然而在灾民情绪日渐稳定的同时,总有杂音出现。

    “大人,有人在灾民中传播真神教。”尼尔森向肖恩报告了这个新情况。

    真神教是一个古老的宗教,甚至比上帝教还要古老。而乱党之一的真神党也与真神教有关联,可以说是借壳上市。

    这个宗教只是欧罗巴众多弱小宗教的一种,本身并没有被法令所禁止,属合法宗教。事实上,欧罗巴帝国民间还存在着许多带有原始崇拜的宗教,敬奉那些神秘力量。

    在重大灾难面前,人类是渺小的,会很自然地求助于神明,寻找精神上的慰藉。

    不要说真神教,那夏克礼司铎也三天两头来到这里。

    “是谁在领头?”肖恩问。

    “勒布朗-盖博。”尼尔森答道。

    这个人肖恩知道,因为由此人担当头目的几个村庄干的活既快又好,作为奖赏,他们每次都能优先得到物资配给。

    “另外我注意到有几个家伙总爱到其他村庄的队伍中转悠,他们行迹可疑。尤其是他们爱到勒布朗-盖博的队伍附近。”尼尔森又道。

    “你的意思是说,这几个家伙可能是秘密警察?”肖恩讶然。

    “这只是可能。”尼尔森不敢肯定。

    “他们如果不表明身份,那么我就可以认为他们只是灾民。而灾民如果不好好干活,要么挨饿,要么滚蛋。你把我的意见告诉皮埃尔,但不要点明他们的身份,否则皮埃尔这个家伙会害怕的。”肖恩道。

    “好的,大人。”尼尔森道。

    “另外,你把这个,嗯,勒布朗-盖博叫过来。”

    勒布朗-盖博,一位42岁的长的孔武有力的男子,他家原是紧挨普瓦图的一个村庄,在地震和海啸中,他也失去了家园。

    在肖恩的面前,他略有些拘谨。

    “勒布朗,我对你所领导团队的工作很满意。现在灾民的情绪还稳定吗?”肖恩问。

    “大人,大伙还算不错,但对未来还很担心,担心您的粮食吃不到明年夏收。”盖博答道。

    “这个你们放心,我会借你们一批粮食,但需要时间,毕竟粮食不会从天上掉下来。”肖恩道,“如果你们同意,我现在就可以借给你们足够的粮食。”

    “这是真的吗?”盖博不敢相信,试探地问,“那么您要得到什么样的利息?”

    “不,我不要利息,甚至借出的粮食都不用还,但有一个工程需要你们在春天之前完成。”肖恩灵机一动,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大人,是什么工程?”

    “看到洛基山了吗?维希镇和罗宾逊家族的罗恩堡都靠海,但因为这座山,我们相互交通除了爬山就靠划船,十分不便。如果将临海山崖凿出一段公路出来,那就大大方便了两地的往来,罗恩堡以致西边的贾维亚行省通往普瓦图的陆路都会大大缩短,交通的改善和旅客的增加会让促进我们这一带的商业和经济。”

    盖博面露为难之色:“先生,这是个巨大的工程。”

    “不、不,我考察过那里,沿着海岸线只要凿出两车道宽就行,那里的山体并不坚固,况且我会另派人使用炸药,这样可以大大减轻工程量。”

    “好吧,我回去跟大伙商量一下,再给您答复。”

    “那你得快点,因为我会跟别的团队协商,看看别人愿不愿接受。”

    “是的,大人。”

    盖博转身想走,肖恩却叫住了他:

    “我的手下报告说,灾民中出现几个可疑人,听说他们总是在你们这支最能干的队伍转悠,这会阻碍我的工程计划。希望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如果你发现了什么可疑的事或人,要立即向我禀报。”

    肖恩的提醒或者说警告,让盖博汗毛竖起,有可疑人围着自己转悠?想到某种可能,盖博心中一紧。

    真神教虽然没有被宣布为非法,但因为真神党的活跃,而给官方或者民间带来一些不良的印象。

    肖恩充分利用灾民迫切要回家的愿望,但他们又不敢离开肖恩的救济,因为手中没有粮食,肖恩又借着秘密警察的存在敲打盖博,第二天一大早盖博就接受了肖恩的条件。

    一支三百人的队伍开始了挂壁公路的大工程,这个工程远没有肖恩所说的轻松,盖博感觉自己被骗了。

    当他回过神来,已经是来年的春天,一些灾民已经陆续返回家园的时候,他们仍在埋头干活。协议都签了,说什么都晚了。繁重的工作,让他也没有精力在灾民中传教,唯一让他满意的是,伙食极好,另外还有赏金可拿,可比他们种田挣的多了。

    此时的炸药仍是黑火药,威力有限,轰鸣的爆炸声不能不引起罗宾逊家族的注意。

    波西-罗宾逊在观察了一天后,亲自来见肖恩。

    罗宾逊家族也参与了救灾重建工作,波西代表罗宾逊家族,甚至跟肖恩一样,挂着类似的头衔。

    但跟肖恩相比,自家管理的太过粗放。

    这里灾民的木屋或者帐篷修建的整整齐齐,有专门的食堂,和专门的厕所,专门的服务人员,各司其职,没有一个闲人,由民兵组成的巡逻队日夜巡逻,秩序井然。

    波西甚至看到一些平民的小孩在学习文字。

    这简直要惊掉波西下巴。

    (下午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