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二十一章 肖恩的野望
    玫瑰园里,肖恩喜欢在那颗大榕树下招待客人。

    它冠盖如伞,枝繁叶茂,十分漂亮。

    照例是用茶伺候,照例是一番吹捧,客人们不管是真心还是客套,都是一致性地夸赞新饮料。

    与西普瓦图原康纳利家族的领地相比,罗宾逊家族在这次救济灾民的行动中,表现也很出色,他们的手段不多,但他们有足够的粮食,可以让灾民不致于饿死。

    当贵族失去对领民的控制,他们也就丢掉对领民保护、救济的义务。这个时候向那些灾民伸出一点援助之手的贵族,就可以自称仁慈和慷慨了。

    但肖恩知道,在自己和罗宾逊家族所能控制范围以外的灾区,各种骇人听闻的事件陆续传来。

    贵族和城中的资产阶级,乘机攫取自耕农的土地,让农民成为自己的佃农,而农民一旦失去土地,在下一次灾难到来的同时,他们将成为真正的无产者。

    总督阁下对此忧心忡忡,肖恩怀疑他不是天生的农民同情者,而是担心治下的税收,自耕农的减少无疑会严重影响税收。

    据肖恩所知,在灾难降临的时候,总督手中的巡警团一半随着收税员在乡下收税,另有四分之一在忙着跟秘密警察追查所谓乱党。这导致灾难暴发时,总督一时没有足够的人手来弹压暴乱,多死了不少人。

    没人关心死了多少人,只要不要威胁到自己。如果不是担心灾民会吞了自己,肖恩也不会出头。

    但出头是要付出代价的,为了这2万5千灾民,实际后来已经超过4万灾民提供救助,肖恩垫付的都是真金白银,他至少要维持这些灾民直到1831年的三四月间。

    为什么会增加这么多?千万不要以为这些灾民全都是赤贫,相当一部分人兜里还是有几块金币的,当听说一个地方可以吃到免费粮食,他们当然不会在粮价飞涨的情况下,花掉自己最后的资产。

    这是一笔相当庞大的开支,如果肖恩无欲无求,那就太让人奇怪了。

    总督缺的就是真金白银,尤其是圣城决定免去热那亚两年的所有农民的军役税、人头税和道路捐,以及土地税的时候,行省的税金收入将大减。

    所以在玫瑰园,在波西-罗宾逊的见证下,肖恩正大光明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未来维希镇及维希港30年的所有权益,政府不对所有在维希港停靠的货船征税,只征收一般交易税的1/2,以及康纳利家族所有土地及其产出10年免税。

    拜恩总督不得不答应肖恩的条件,他甚至怀疑肖恩是不是数学不太好,在他看来,肖恩要照顾几万灾民,很难收回成本。

    当然答应了肖恩的条件,拜恩至少可以免去眼前的烦恼,他已经顾不上太多了。肖恩本可以如其它贵族那样,把灾民驱赶向城里或者别处。

    拜恩总督匆匆而去,波西-罗宾逊却留了下来。

    肖恩摆出了一副愿与罗宾逊家族共享的姿态:

    “如果罗宾逊家族能够按1830年9月之前的粮价,提供我1000吨的粮食,我愿让出港口一部分的收益。”

    “这不是一个小数字,请允许我回去商量一下。”波西飞快地计算这个数字出现的缘由,认真地回道。

    送走了波西,肖恩不得不又要面对繁杂的日常事务。为了应付这些事务,肖恩不得不发现和提拔人才。

    比如保罗-费奇,一名失业的前政府税务局会计,现在成了肖恩的财务主管。这是一个对数字极为敏感的家伙,尤其是肖恩许诺将来雇佣他担任家族的财务主管的时候。

    还有一个名叫汤米-卫斯理的家伙,现在担任肖恩的书记员,处理肖恩的一切文书。鉴于这位卫斯理先生以前是名三流作家,因为风流而欠下一屁股债,肖恩给卫斯理的最重要的一项职责,却是扔给他一个小说大纲和故事梗要,让他写一部小说。

    另外还有安全主管尼尔森组建的一支两百人的民兵团,日夜巡逻,维护治安。再加上镇长皮埃尔等人的配合,肖恩的救灾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除了粮食仍然紧缺。

    罗宾逊家族拒绝了肖恩的提议,他们只满足于维希港口地面上的商铺收益。这在肖恩的预料之中,南方人总是满足于眼前所得,趋于保守。

    此时此刻,肖恩的野望,也不过是顺势而为,做一个地方土豪而已。

    1830年最后的一天,肖恩在睡梦中被尼尔森叫醒。

    尼尔森看上去有些紧张:“大人,出事了!”

    “什么情况?”肖恩还有些迷糊。

    “嗜血者!”尼尔森的话让肖恩猛然清醒过来。

    “怎么回事?”肖恩问,“有多少人?你赶紧召集人手,把枪都发下去。”

    尼尔森道:“大人,不是你想的那样。是营地一位小女孩,她被人发现露出嗜血者的獠牙,从而引起了身边人的恐慌。”

    肖恩稍稍放下紧张的心情,随着尼尔森来到灾民聚居的地方。

    如果按照肖恩的本意,这事情应该悄悄地办,但消息传到尼尔森手中时,灾民中已经有不少人知晓了。

    成排的木屋当中,有一个小型广场,这里通常是发放食物和宣布命令的地方。此时,小广场中聚满了人,当中一个木架上,有一个小女孩被双手吊在上面。

    她披头散发,躲闪着人群向她扔过来的一切东西:石块、烂泥巴和腐烂的果核。

    但被捆绑并被吊起的双手,令她精疲力竭。

    借着火把的光线,肖恩并未发现她的面孔有何异常,那只是一个被恐惧包裹着的可怜虫。

    “烧死她!”

    “烧死这个恶魔!”

    灾民们呼喊着,当肖恩出现时,这种呼声更加强烈。

    这里没有法官,如果有也只需肖恩做出判断。

    这个小女孩并没有伤害任何人,并且令肖恩称奇的是,竟然没有人出头,当面指控她是个嗜血者,众口一词都说是听别人说的。

    刹那间,肖恩有种很荒谬的感觉,他不确定是否有某种力量在导演着。

    人群中,只有两种人,要么是兴奋叫嚣着要烧死小女孩的,要么就是麻木的毫无个人感情的那种人。

    肖恩命人将小女孩从木架上放了下来,并保证严密看管起来,如果发现她是嗜血者,一定会烧死她。

    肖恩利用自己的身份,以及自己在灾民中的威望,强行将灾民安抚住。

    处理完这一切,肖恩有些心神不宁,他总是想起在北疆遇到的那名女招待。

    但他做不到随便了结一个小女孩性命的事,尽管他曾处决过不少不服从命令的灾民,而且花样百出。

    比如让一个抢别人食物的家伙,当众被食物噎死;比如让一个抢别人水的家伙,当众淹死在粪坑里。

    肖恩将这位小女孩交给厨娘爱玛,和她待在一起有三十位失去双亲的孤儿,当中以女孩居多。在无人接手这些孤儿之前,肖恩决定自己来抚养他们。

    “大人,我不得不向您请求,我实在忙不过来,您得给我多派几个帮手。”爱玛抱怨道。这是一个大块头的强壮女人,现在消瘦了不少。

    “你自己挑人吧。”肖恩点头,“这些可怜的孩子,需要的不仅是食物,还有关爱。爱玛,我需要你挑选的是那些真正有爱心的人,而不是想借此成为我仆人的人。”

    肖恩很傲娇。

    “仁慈的大人,请您放心。”爱玛保证道,“我看中了一位姑娘,她就像一位自由女神在人间的使徒,很有爱心,她一定会照顾好所有的孤儿。”

    “好吧,你自己决定吧。”

    然后肖恩就见到爱玛所看中的那位姑娘,这位名叫萝丝-科蒂,真如爱玛所说,真是女神在人间的使者。

    尤其是她的服饰,更符合肖恩的审美观:

    身上是一件绣着浅色小花的淡蓝色连衣裙,没有复杂的蝴蝶结、堆褶、绸缎、绸带、人造花饰物,没有夸张的泡泡袖,更没有垫臀,只是在领口位置有一些蕾丝作为装饰,上半身外穿一件小外套,简约而方便行动。

    她戴着一顶遮阳帽,帽顶上面只有一朵玫瑰假花作为装饰,帽子下面是一头栗色的卷发,和一张精致年轻的脸蛋。

    只是她的脸上还挂着淡淡的忧愁,因为她是跟随双亲从北方移居普瓦图,不幸地是遇上了大地震,双亲在地震中双双遇难,留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

    这种淡淡的忧愁,让旁人生出我见犹怜之心。

    “大人,我需要一份工作,听爱玛大婶说,您需要一个能够照看孤儿的人,我想我可以胜任。”萝丝-科蒂请求道。

    “照顾小孩子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仅要有爱心,还要有……”

    “耐心是吗?我会很有耐心,您可以雇佣我先干一个月。”萝丝-科蒂道。

    她的抢答让肖恩略显惊讶,显然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姑娘。

    不得不说,她的美貌和装扮已经赢得了肖恩的好感,肖恩甚至没有意识到这是来自雄性荷尔蒙的本能,而她诚恳和聪明的态度也会自己加分不少。

    “好吧,那你就先干一个月。”肖恩点头同意。

    (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