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二十二章 新年与秘密警察局长

第二十二章 新年与秘密警察局长

    1831年的第一天,鼠年。

    在这一天,肖恩竭尽所能,给灾民们过一个相对丰盛的新年,为此他多付出了5千金路易。在这个物资相对紧缺的年景里,5千金路易买不了太多的东西。

    无论生活如何艰难,灾民们也尽可能穿上自己最体面的衣服,无论男女都在衣领上插着一支本地即便是这个季节也最不缺的鲜花,参加由皮埃尔镇长组织的午宴。

    在几名乡村教士的祝福之后,宴会开始。

    在这个宴会上,每个成年男子会额外获得一杯啤酒,这让他们自欺欺人地以为这才是新年,看上去跟往年没有什么不同。

    其实他们吃的烤面包或者炒米饭,里面掺杂的糠屑或者别的连厨子都认不出的东西,不比他们以往吃到的少。

    肖恩则把31位孤儿请到了自己的玫瑰园,包括萝丝-科蒂。

    这些孤儿从五岁到十一岁不等,18个女孩13个男孩。

    肖恩只是单纯的想起当中有几个小孩子差点被流民蒸熟的情景,他无法忍受这种惨绝人寰的悲剧,就在自己力有所及的情况下,负担抚养他们的费用,甚至每人在新年都有一套新衣裳。

    照料这些孤儿的工作,事实落到了萝丝-科蒂的身上。这位年轻的姑娘善良而有耐心,很快就赢得了孤儿们的依赖,让爱玛赞不决口。

    由于人太多,宴会被安排在花园的那株大榕树下,用十几张桌子拼在一起,上面铺上一整块漂亮的蓝色桌布。

    当肖恩坐下的时候,管家克利夫兰、安全主管尼尔森、代理财务主管保罗-费奇和书记员汤米-卫斯理等人也依着肖恩而坐,就连詹森、拉博等人也有个座位,爱玛、萝丝等人则带领孤儿们负责准备餐具、上菜和倒饮料。

    见差不多了,肖恩道:

    “爱玛、萝丝,让孩子们都别忙了,都坐下来吧!”

    肖恩并不在意所谓的贵族礼仪,就连克利夫兰现在也懒得再劝说什么。

    孤儿们拘谨地坐下,他们规规矩矩的,坐的端正,双手放在膝盖上,唯恐让主人家有不满之处。

    众孤儿之中,肖恩注意观察那位被灾民当作嗜血者的伊雷娜-弗恩,她还未从惊吓中恢复过来,如一只在猎狗追捕下仓皇逃走的小白兔,低着头,紧挨着萝丝坐着。

    男人们面前都放着葡萄酒,而孤儿们面前都放着一大杯鲜榨的果汁。

    肖恩举杯道:“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先敬上帝!当然,还有自由女神!”

    所有人举杯:“敬上帝!敬女神!”

    等所有人喝了一口酒或果汁,克利夫兰举杯道:“第二杯,敬子爵大人!”

    “敬子爵大人!”所有人一同举杯。

    肖恩笑纳了。

    克利夫兰回首往事,如同在梦里,虽然玫瑰园外还有数万的灾民,而且每一天都在往外花钱,但康纳利家族的兴盛指日可待。

    想到了浪荡一生,最后贫病而逝的老子爵,克利夫兰不禁流下眼泪,恍如昨日。

    “管家,你眼里进沙子了吗?”詹森突然的一句话,让所有人有想把他拉到一边胖揍一顿的冲动。

    “哈哈。”肖恩不以为意,“都别等着了,开吃!”

    他抢先拿起一只烤鹅腿啃了起来,毫无贵族的风度和修养。

    今天的宴会很丰盛,不要说在维希镇,省城普瓦图,就是在圣城也见不着。不是食材太珍稀,而是烹饪的花样太多,全是肖恩无事时“琢磨”出来的。

    不要说孤儿们何曾见过这些,就连刚来不久的保罗-费奇和汤米-卫斯理也是暗自咂舌,光是菜色就让他们目不暇接,他们俩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仍然早就偷偷咽口水了。

    而克利夫兰、爱玛、尼尔森等人则见怪不怪,这算是自家的子爵大人为数不多的癖好之一,譬如子爵大人喜欢用两根银制的名叫“筷子”的东西吃饭。

    “其实,人多的时候吃饭要抢,才痛快!”肖恩开玩笑道,“孩子们,还有我的大朋友们,不必这么彬彬有礼,快抢着吃啊!”

    肖恩一声令下,众孤儿们立刻动了起来,看着他们吃的满嘴满脸流油的样子,肖恩忽然有种伤感。

    他想家了!

    却永远回不去了!

    将孤儿们请来一起过年,何尝不是因为他内心深处觉得太过寂寞的缘故。

    盛宴在一场名叫“发红包”的活动中进入高潮,每名孤儿都得到一个红纸糊制的小纸包,里面放着几个先令铜板。

    克利夫兰等人的红包里则是一张数额不等的支票,数额大小反映亲疏远近。

    “发红包,应当成为康纳利家族新年的保留节目。”

    肖恩对效果很满意。

    “谢谢大人的慷慨!”

    汤米-卫斯理握着红包,心里十分感动,成为子爵大人的书记官,实际上只是奉命完成了一部小说的初稿,并不负责任何其它事情。

    作为一个年过三十的三流作家,靠笔杆子谋生,虽然也曾在女人身上花过不少冤枉钱,但从未一次性的在手中有这么多钱。

    “汤米,我希望在这个月底能看到你那部大作的终稿。”肖恩道。

    “大人,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完成的。”汤米-卫斯理答道,“另外,这应该是您的作品,你提供了一个天才的故事,我只不过把它写出来而已。”

    肖恩摇摇头:“不、不,就像是写学术论文,你将是第一作者,而我只是第二作者。这是为了它能更好地被发表,希望你能理解,如果因此有版权收入,你将获得一半。”

    “大人,您是我遇到的最慷慨的贵族!”汤米-卫斯理由衷地恭维道,“我预计这部小说将会轰动的。”

    萝丝-科蒂在一旁好奇地问道:“卫斯理先生,这是怎么的一部小说,我能先睹为快吗?”

    “美丽的科蒂小姐,我敢打赌,全欧罗巴的人都会为此疯狂的。但很抱歉,接下来我得全身心地投入到修改和润色当中,在它被寄到圣城之前,除了子爵大人,谁也不能一睹为快。”汤米-卫斯理笑着说道,这是属于文化人的那一点骄傲。

    “那好吧,祝你成功!”萝丝美目看了他一眼,目光其实在观察肖恩。

    “萝丝,我有一个任务需要你去做。”肖恩这时说道。

    “请您吩咐,大人。”萝丝屈膝道。

    “这些孩子们最小的也有五岁,听说你识字,所以我希望你能教孩子们识字,我可不希望他们将来仅仅成为一个农夫或果农。”肖恩道。

    “事实上,大人,我已经开始教他们识字了。我想到夏天的时候,至少会有五个年纪大点的孩子可以阅读报纸,因为他们本就有一些基础。”

    “哦!”肖恩颇感意外,他看了一眼自己的管家,见克利夫兰点点头,欣喜道,“你做的很不错,如果有什么需要,直接跟管家提。”

    “是,大人!”

    过了半个月,一个名叫托马斯-戴利的人来到玫瑰园。

    这不是别人,正是普瓦图秘密警察局的局长。

    戴利个头不高,貌不惊人,放在人群里绝对是最不起眼的那一个。但这个人却是近来普瓦图乃至热那亚行省上流社会中谈论最多的一个人。

    当然,他要排在肖恩之后。

    普瓦图人起初提到肖恩,都说那是一个幸运儿,子爵的爵位掉到他的头上,这其中不乏嫉妒之心,以致肖恩种种“失礼无教养”的行为都成为人们饭后的谈资。

    再后来,城里的绅士们则等着看肖恩的笑话——这个乡下傻爵爷竟然要靠一己之力养活了那么多灾民。

    至于现在嘛,绅士们则热衷于探讨康纳利子爵到底有多少钱。

    戴利局长现在也很有名,热那亚人甚至到了闻之色变的地步,要不是因为大地震和海啸的缘故,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被他请去吃牢饭。

    如果能够,没有人想与他碰上一面,最好永不相见。

    正因为如此,戴利局长本人在公众面前很低调,在肖恩面前也是如此。

    肖恩陪着他参观了灾民们安置的场所,局长大人自称是代表总督来视察,并且带来了一批粮食,尽管数量很可怜,但蚊子小也是肉,肖恩不能将其拒之门外。

    “人人都说洛基山子爵治下的灾民,欣欣向荣,治安稳定,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这都是大人的功劳。”戴利笑着说道。

    面对戴利的恭维,肖恩笑道:“民众的要求并不高,只要能有一口饭吃就行,我所要做的更多的,就是不要让他们无所事事。”

    肖恩的轻描淡写,却让戴利微微发愣,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但愿意去做的却极少。

    “前面是一所学校?”戴利听到前面传来朗诵声。

    越过几排木屋,在一片草地上,一群小孩正跟着萝丝-科蒂认字。

    今天风和日丽,热那亚的春天来的很早,暖风和煦,就要到了一年当中最美好的季节。

    萝丝俏丽的身姿,令人赏心悦目。

    她今天没有戴帽子,一头柔软的栗色卷发用发夹简单地绾在脑后,稍显保守的衣裙也掩盖不住她那如白天鹅般的脖子。再加上她那精致的脸庞和活泼灵动的眼神,如出水芙蓉般美丽动人。

    她的服饰和简约率性的打扮,总是令肖恩注目,因为这跟时人的装扮简直是不同世界的人,依肖恩的观点,她至少领先了一百年。

    他敢打赌,萝丝没有穿那种突出细腰的紧身胸衣。

    如同肖恩所知道的缠足,这是一种这个世界对女性美的病态追求,从少女时代就开始使用这种束带,会有可能使还未长成的骨骼严重变形,甚至使内脏发生可怕的位移。

    尽管总有人喜欢对她指指点点,但她显然也是个性格坚定的姑娘,依然我行我素。

    戴利的目光则看了一眼坐在离萝丝最近的一名女孩身上。

    八岁的伊雷娜-弗恩看上去已经恢复了天真烂漫的状态,她专注地跟着萝丝朗读单词,浑然不知身后的变化。

    对于戴利来的真正目的,肖恩不知道,但至少不是为了亲自送那省的可怜的粮食。

    既然他不说,肖恩当然不会追问。

    出乎肖恩的意料,戴利压根没有提及有关伊雷娜-弗恩曾被当作嗜血者的事情,他转了一圈,又随肖恩回到了玫瑰园。

    回到那株大榕树下,戴利的神情变的严肃起来。

    “子爵大人,现在形势很糟糕!”

    (ps:呵呵,读者们就不要跟老肖计较为什么1831是鼠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