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二十八章 后续
    会议的焦点最后着眼于纳税名单和纳税人的财富计算问题。

    无论富人们平时如何奢侈和如何夸耀自己的财富,但一涉及到交税的时候,人人都开始哭穷,人性的丑恶在这个会议上表现的极为突出。

    税务局长的纳税名单,主要是按不动产尤其是土地登记的,因为土地是最好计算的,也无法隐藏。

    这让拥有大量土地的富人很不满,因为银行家和大商人不仅拥有土地,还有别的进项,而且后者带来的收入更多。一个高利贷者的收益绝对比一个乡下贵族高的多。

    如果按照产出的1/20征税,光是罗宾逊家族一年就得缴纳15万金路易的税金,再加上别的富人,粗略计算一下全热那亚富人就得交高达500万金路易的税金,这足够装备一个师了。

    这500万还仅仅计算土地。地主们强烈质疑这份名录,要求把城市资产阶级的财富状况调查清楚。

    但资产阶级则声称,他们所有的日常交易,需要缴纳交易税和市场税,已经由包税公司征缴了,而贵族虽然没有除土地之外的进项,却有不交土地税的特权,土地产出全归自己,理应多交。

    这个争吵的场面让夏克礼觉得很庆幸,幸亏他主动捐献了50万金路易,站在道义上的上风口,否则战火会烧到教会的头上。

    夏克礼觉得会堂里面的憋的喘不过气来,偷偷地溜出去喘口气。

    来到走廊上,见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夏克礼瞅了瞅怀表,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八点钟,怪不得觉得肚子有点饿。

    肖恩正站在走廊前抽着雪茄。

    “肖恩,还是你会躲清闲。”夏克礼走了过去。肖恩回头一笑,晃了晃自己手中的雪茄:

    “未来的主教阁下,要不要来一支?”

    “不、不,肖恩,你这是在考验我的操守。”夏克礼口中嗔怪,却并不以为意,恐怕是那句未来的主教阁下说到他心坎里去了。

    在他记忆中的肖恩,一个懦弱和内心的人,是不敢用这样轻佻的语气跟自己说话的。他以为这是身份改变使然。

    “很遗憾。”肖恩笑道,“你失去了许多的乐趣。”

    “那我宁愿没有这样的乐趣。当我比你还小的年纪时,选择了侍奉上帝和服务教民这条路,就与这些恶习断绝了。”夏克礼道,“当然,酿造和销售葡萄酒不在此列。”

    事实上,教会是最大的酿酒商之一,尽管教义中禁止教士饮酒。

    “那你需要康氏灭菌法,可惜圣城的专利局拒绝我申请专利。”肖恩开玩笑道。

    “哈哈!”夏克礼也笑了,“这是你最严重的损失,但却是所有酿酒商的福音。”

    闲聊了几句,夏克礼忽然说道:“布兰登子爵不是一个好的人选。”

    “我对他不太熟。”肖恩实话实说。

    “我始终认为,专业的事,应由专业人士来做。我宁愿看到你来任指挥官,而不是一个沉迷于历史荣耀的贵族来担当重任。”见肖恩没接口,夏克礼继续说道,“这不是骑士时代,靠长矛和直剑,还有勇气,冲锋解决敌人,现在枪炮时代。最勇敢的骑士也抵不过孩童手中的手枪。”

    “刚才在里面,我听拜恩总督说布兰登子爵早年从过军,他经验丰富。”肖恩讶道。

    “这当然是有的,我还当过随军教士呢,但我敢说我会指挥作战吗?”夏克礼讥讽道,“一个只会纸上谈兵夸夸其谈的贵族而已。”

    夏克利能这么说,也暗示自己跟肖恩的亲近——如果从老康纳利子爵那算起,还是远亲呢。

    “阁下的意思是?”夏克礼的来意,肖恩有些不明白了。

    “必要时,你要担负起责任。”夏克礼暗示道。

    肖恩神色一变:“局势这么紧张了吗,我以为总督只是要借此征收1/20税。”

    夏克礼面含赞许之色,道:“这只是一方面,所有的总督都想征这种税。但主要还是因为局势很紧张,这也是教会主动捐献的原因,我们必须建立一支热那亚人自己的民防团,别的都靠不住。”

    夏克礼看了看四周,悄悄地说道:“最新消息,北疆的战火又重燃了。”

    这个消息令肖恩震惊无比,让他的思绪回到战火纷飞的北疆战场。

    只听夏克礼又继续说道:

    “不得不承认,亚述帝国真是打不死拖不垮的敌人,他们的韧性让人无奈,因为带来的压力太大,皇帝和内阁的精力被北方吸引了,而精锐部队又聚集在北疆,所以南方的乱党才能成事,帝国一时没有足够的兵力来镇压。”

    这就能解释了拜恩总督急于成立民防团的举动,而且他巧妙地跟1/20税结合在一起,真是一举双得的好心思。

    “这真是一个坏消息。”肖恩不得不承认。

    会议召开到了深夜还没有讨论出个结果,焦点又变成了地主和城市资产阶级之间的争吵,他们相互揭发对方隐瞒财产,弄成了一锅粥。

    焦点之二是终于有人意识到5%的税率很有问题,如果按这个标准,粗略一算就远超20万金路易的标准。

    所有人都精疲力竭,西耶斯不得不宣布会议暂停,明天上午9点继续。

    肖恩没有地方可去,他原以为当日会议就能结束,然后当天返回维希镇。夏克礼司铎邀请他前往索亚教堂歇息一晚,肖恩欣然从命。

    那里算是肖恩的旧居,床上用品和洗漱都是新换的。作为主教一人之下最有权势的高级教士,夏克礼只要张张口,他的仆佣们很快就准备好一切。

    连尼尔森和马夫拉博都被安排好好的,都有自己的单间,有热的洗澡水和柔软的床铺。

    草草吃了点东西,洗漱好已经是夜里1点钟,肖恩准备躺下,忽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枪声。

    吹灭了蜡烛,肖恩摸黑飞快地将手枪装上枪弹,躲在窗边。

    “大人,你还好吗?”窗外传来尼尔森的声音。

    “我很好,克拉克,怎么回事?”肖恩答道。

    口中虽然应答,但肖恩没有动。他蹲下身子,将身边的衣帽架往窗口移动,突然又是一声枪响,一枚铅弹击穿了玻璃,并击中了衣帽架,后者扑通倒地。

    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肖恩这次判断这一声枪响来自隔壁,只听尼尔森大叫道:

    “大人,千万不要出来!我咬住了他!”

    又是一声枪响,肖恩看到尼尔森扔掉步枪,拔出一支手枪,快速地穿过花园,敏捷地越过花坛,来到塔楼下。

    枪响惊动了夏克礼、几个教士还有一堆仆人,人们发现枪手从塔楼通过一根绳索逃走了。枪手原本就躲在塔楼上,似乎并没有搞清楚肖恩住在哪个房间,第一枪射入了尼尔森的房间。

    看到肖恩没有受伤,夏克礼松了一口气:“抱歉,肖恩,让你受惊了。”

    “我没事。”肖恩心里很不痛快,“我好像没得罪什么人吧?”

    “基本的逻辑,这应该是乱党所为。要知道你刚刚被提名为民防团的军事顾问。”夏克礼想了想道,“热那亚的乱党份子虽然以往很少有刺杀行为,但现在形势不一样,他们这是在呼应北方的同党,自然是不想看到热那亚自卫。”

    “抱歉,司铎阁下,我给索亚教堂带来了麻烦。”肖恩道。

    “不!”夏克礼摇摇头,“这些阴险的混蛋,是不在乎在什么地方做案的。肖恩,这正说明了我们建立民防团的必要性,明天,不,现在就快天亮了,今天的会议上我会强烈要求,所有的富人都必须交税,而无论所谓的20万金路易的限额。”

    “就是不知道布兰登子爵有没有遇袭。”肖恩道。

    夏克礼闻言,神色一变:“乱党的胆子不会那么大吧?”

    回到自己房间,肖恩失眠了,如果有个枪手企图干掉自己,虽然没有得手,但也让他心有余悸。

    尼尔森持枪在肖恩的窗前的花园里巡视,雪茄烟在黑暗中一闪一闪的。

    肖恩忽然伸手往枕头下摸去,一个嘶哑低沉的声音响起:

    “不要乱动,你的枪在我手里。”

    然而肖恩手中却另有一支枪,指着窗帘,那里露出一双脚。

    但令肖恩恐惧的是,他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房间里居然藏着一个人,这应该是刚才自己去查看那个逃走的枪手时,这个家伙悄悄地躲了进来。如果在自己返回房间时,对方开枪,自己怕是要交待在这里了。

    这个声音肖恩很熟悉,属于那个遥远的北疆阿尔斯城的女招待。

    女招待也没想到肖恩还有另一支枪,不禁愕然道:

    “你这胆小鬼,睡觉时连手枪都备了两把!”

    “有备无患!其实我还有另外一把枪,就在我裤裆里,你要不要试试。”肖恩半靠在床头,“现在我们又打平了。”

    “这不公平,我本来可以先开枪的。砰的一声响,你就完蛋了。”女招待恶狠狠地说道,语气却有些调侃的味道。

    “那你试试看。”肖恩沉声说道。

    女招待沉默了一会:“刚才那逃走的枪手,跟我没关系。”

    “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个?”肖恩感到惊讶,“你不是乱党,哦,真神党的?”

    “我当然是的。”女招待躲在阴影之中,“我们并不想杀你,所以我确定。”

    肖恩的脑子在飞速运转,想到某种可能性。

    “你三番五次地找上门来,究竟要做什么?”肖恩这时问道,“我好像跟你们的事业没有什么关联。”

    “我只是想提醒你,我们一直在盯着你,仅此而已。”女招待道。

    “仅此而已?”肖恩当然不信。只听女招待道:

    “现在你让你的那个保镖离开,我要走了。”

    “长夜漫漫,我们不如聊聊天。”肖恩道。

    “你的胆子不小,又想跟我赌?”女招待恶狠狠地说道,两次交手,她都没能占上风。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对危险有某种特别的感觉。”肖恩有恃无恐地说道。

    “呵呵,你可是一位贵族,还有大把的好日子要过,不要轻易涉险。”

    “说的没错,我只想过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日子,但总有人在黑暗中盯着自己,总不是一件让人放心的事。”肖恩道,“如果你不自己退出去,我就开枪了。”

    女招待身形晃动了一下,情绪有些激动,她大概没想到肖恩这么强硬。

    砰!

    突然一声巨大的声响响起,尼尔森从窗外撞了进来。女招待下意识地开了枪,而肖恩则滚入床的另一侧,这一枪打偏了。

    黑暗中,尼尔森与女招待交了手,闷哼一声,尼尔森痛苦地跪倒在地,他有些低估对手而吃了亏。

    肖恩毫不犹豫地朝着那逃跑的黑影开了一枪,然而意外的是,哑火了,燧发枪实在不太可靠,幸亏没有赌。

    尼尔森和肖恩二人一前一后追去。

    那女招待身轻如燕,顺着冲势,脚踩在围墙上借力点,一个纵跃就翻过了去。

    尼尔森背靠围墙下蹲,双手一搭,肖恩借力翻上了墙头,然后将尼尔森拉了上来。两人头一次配合,居然速度也不慢。

    女招待并没能跑远,肖恩跟尼尔森紧追不舍。然而,前面一个十字路口,忽然冒出两伙人,一左一右冲了过来。

    两伙人不由分说,隔着十字路口,举枪对射,火光四溅。

    肖恩想破口在骂,跟尼尔森二人只得止步,眼睁睁看着女招待逃走。

    这两伙人短暂地交火,左侧的那伙人势弱,忽然转身便逃,右侧那伙人则追了过去,其中有人发现了肖恩跟尼尔森,分出几个人气势汹汹地围了上来。

    “不要开枪,这是我们洛基山子爵大人!”

    尼尔森连忙拦在肖恩的面前。

    “是康纳利子爵?这里不安全!”有人认出了肖恩。肖恩这时也看清了这伙人穿着巡警制服,说话的则是秘密警察局长戴利。

    “不用管子爵,我们继续追。”

    戴利没有停留,带着手下继续向前奔跑。

    今晚真是事多,肖恩和尼尔森二人只得空手回返,肖恩这时才发现尼尔森身上插满了玻璃碴,差点破了相。

    “对不起,大人,这个女人的搏击功夫不错,我大意了,我本来应该可以制服她的。”尼尔森羞愧地说道。

    “没关系!你做的足够好了,看来我需要给你涨薪。”

    “大人,我觉得有必要加强您的保卫,我一个人应付不过来。”

    “好吧,我已经得到深刻的教训了。”

    肖恩点头承认道。

    回到教堂,夏克礼正对着仆人怒吼,他把袍子都穿反了,脸色阴沉。

    同样的地方,在一个小时之内接连发生两起袭击事件,不能不说这是索亚教堂和他本人的耻辱。

    肖恩则感到奇怪。

    今夜第一次遇袭时,那颗铅弹是奔自己去的,明明是要自己的性命。然而女招待却说跟自己没关系。难道他们不是一伙的?或者普瓦图的真神党内讧甚至不听从更高级别指挥?

    这个女招待也很奇怪,好像对自己没有杀意。

    肖恩思索着,无法找到一个可能的答案,根本无法入睡,眼睁到天亮。

    早上八点钟,肖恩跟夏克礼两人一同前往总督府的大会堂,他们发现许多人都顶着黑眼圈。

    布兰登子爵用绷带吊着胳膊,他昨晚没有选择城里住下,他的府第是城北的一座名叫鲸堡的城堡,因为离城不远,所以他选择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他的马车遇到绊索,连人带车翻倒在沟里,幸亏他带的护卫很多,击退了凶手。除了他摔断了右胳膊外,居然没有别的人受伤。

    除此之外,西耶斯的豪宅着火,某位珠宝商家遇到了劫匪,倒是死伤了几个仆人。

    种种信息汇集到一起,所有人的神色严峻。

    出了一连串的突发事件,戴利局长今天都不敢露面。

    因为女招待的关系,肖恩甚至一度曾怀疑这都是秘密警察主演的事件,然后栽赃于真神党,以营造局势恶化的局面,达到顺利征收安全税的目的。

    从阴谋论上讲,这很有可能,拜恩总督有这个动机。他让秘密警察来干这个,不在话下。

    但自己跟拜恩有私下交易,而戴利则亲自当了说客,他们是知道自己立场的,不可能拿自己当道具来演戏。

    普瓦图复杂的局面,如雾里看花。

    有一张无形的网笼罩着普瓦图,或许连拜恩和戴利都被它所笼罩。

    (木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