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三章 茶花女(二)
    肖恩现在很忙。

    南方春暖花开的季节,暖风吹的人沉醉欲睡。

    可是肖恩已经连续工作了一天一夜,在葡萄酒和雪茄,还有茶的帮助下,他处于亢奋状态。

    克利夫兰管家已经探视了很多次,他对子爵大人的忘我工作精神感到由衷钦佩,但又十分忧心子爵大人的健康。

    他仿佛已经看到家族兴盛的兆头,如果能够他希望自己能够活一百岁,看到子爵家族繁荣昌盛。

    “大人,您应该休息了。”克利夫兰终于推门走进书房。

    肖恩蓦然惊醒,看了看窗户初升的旭日,才觉得身体的疲倦。

    “好了,明天再做吧。”肖恩伸了一下懒腰。

    那位布兰登子爵做了甩手掌柜,将筹建民防团的一切事务全权交给了肖恩,肖恩只得硬着头皮做。

    他前世有无数次做工作计划及分析、评估、预算的经验,而这一世也有一定的军事经验,即便如此他也觉得很难,总觉得这一点要注意,那一点要加强。

    其实这只是他过于追求完美罢了,总觉得国之大事,在祀与戎,马虎不得。

    即便不与前世相比,也会下意识到拿当今帝国最精锐的部队比如圣城的近卫军比。

    因为在许多人眼里,一个装备齐全、人员齐整并且经过一定训练的团体,那就是一支很好的民防团了。

    甚至没有人想过拿这支民团跟正规军相比。

    索亚教堂的那位司铎的一番暗示的话,让肖恩有种责任感。他们两人的共同点在于,他们都属于特权阶层,对于不安全感特别很敏感。

    不同点在于,肖恩既见识过犹如人型坦克的血武士,也遇到过神秘的嗜血者,还有在海洋上很难对付的鱼妖。

    现在,又出现了狼人。

    宗教的解释很难让人信服,倒是梦里的解释倒有几分道理。这些异人只是在竞争中失败了,现在他们似乎又卷土重来,肖恩可不想真正到了关键时刻,无以依靠。

    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肖恩精神又好了些,睡意反而又神奇地消失了。于是,肖恩走出玫瑰园,在海边随意地走动。

    尼尔森还有另外三个壮汉围成一个很松散的保护圈,他们都在斗篷里下面藏着两只手枪。

    自从上次又遇到那位女招待,肖恩加强了自己的安全保卫,即便是在自己的老巢。

    但老实说,在燧发枪时代,手枪也不能保证有足够的反应时间,而且也哑火也不可避免。上一次他的手枪就哑火,差点害了自己。

    所以他们也都是使刀的好手,其中一个名叫阿瑟-扬的家伙尤擅此道。

    阿瑟-扬能蒙着眼睛站在二十米外飞刀斩落烛芯而蜡烛不倒,几乎例不虚发。

    肖恩曾问阿瑟是如何练成这样的绝技,他说他是杂技团长大的,小时候如果练不好本领团长就不给他没饭吃,他是饿怕了。

    人人都有一段难忘的童年,快乐或悲惨,亦或兼而有之,就如沙滩上的孩子们。

    这里有极优质的沙滩,赤脚踩在上面,能感觉到脚下的绵软。这些肖恩收养的孩子们正在上面欢快地寻找贝壳。

    如果幸运地捡到颜色齐整的,可以做成很好看的手串或者项链。也可以用这些小玩意跟游商们换些零食,这会让他们高兴好几天。

    肖恩就曾收到过孩子们送来的礼物,琳琅满目,十分漂亮。

    大孩子们手挽着手站在较深的水里,如同成人一般呵护着年纪更小的孩子,以免他们不小心被海浪卷走。

    肖恩看着有趣,也为这群他收养的孩子们的担当和友爱而感到高兴。

    他当然希望他们能快乐地成长,但也不希望他们忘记过去,忘记那曾悲惨的一段时光。

    至于萝丝,则光着白嫩的双脚,坐在岸边的一块光滑的礁石上,任凭海浪轻抚。她正津津有味地阅读,以至于肖恩从她身边走过时,她毫无察觉。

    那部《茶花女》已经赚了她很多的眼泪。

    孩子们追逐着,欢笑着,亦如这蔚蓝色的大海,纯净而无暇。

    生活多么美好,假如永远不要长大。但对沙滩上的这群孩子们来说,美好生活更加珍贵。

    肖恩站在一块礁石上,眺望大海。

    如蓝宝石般的晴空下,碧波荡漾,击撞在礁石上,碎成无数片银玉。

    几只信天翁在海面上翱翔,巨大的翼展让他们成为飞行高手,时而冲上云霄,时而掠向海面,自由自在。

    看着眼前的景致,还有大海的宽广,肖恩心里的烦躁消去了一大半。

    “它们很美是吧?并且很优雅。”萝丝观察了肖恩好一会儿,见肖恩目视着远方,神情极为专注。

    肖恩闻言,回头笑道:

    “当然!或许是因为它们自由自在,也无拘无束吧。”

    “我听镇民们说,每一只信天翁都是一位葬身大海的水手的灵魂所变。而且信天翁学会飞翔后,就会离开家乡,一直在外漂泊,直到寻找配偶时,他们才会回来。”萝丝说道。

    “萝丝,你想家了吗?西地亚省?”

    肖恩也听人说过类似的传说。

    “对,是西地亚省,我以前从未见过大海。”萝丝道。

    “萝丝,说真的,如果你想回家乡看看,随时可以。当然,这里也离不开你。”肖恩道。

    “不,那里只会带给我伤感,那里会让我想起我的亲生母亲,她就如同你笔下的茶花女一样。”萝丝带着淡淡忧伤的表情,她看了肖恩一眼,“而且她是一个妓女,我甚至连生父是谁都不知道。”

    肖恩感到讶异,他不太了解萝丝的过往,原来那对不幸在不久前的大地震中遇难的商人夫妇,大概是她的养父母。

    “在我家乡的山上,有一种花,我们叫它迎春花,跟这里的迎春花不是一回事,学名叫什么,我不知道,那是西地亚特有的一种花。它傲雪而生,盛开时比雪还要白。”萝丝忽然道,“我母亲临死前对我说,一定要做那迎雪之花,而不是温室里娇艳的玫瑰。”

    “你母亲的话,很有哲理。”肖恩评价道。

    萝丝面露一丝微笑:“她甚至不识字,却常常喜欢拿着一本书来装模作样。”

    见萝丝的情绪好一些,肖恩开玩笑道:

    “我书房里也有很多书,其实那只是装装样子。有时候我故意让管家把客人领到书房里,好让客人以为我博览群书,知识渊博,这样他们在我面前往往会自惭形秽。”

    “但你的书房够乱的。”萝丝嫣然一笑。

    另一边,孩子们也玩够了,萝丝稍提裙摆两侧,行了个屈膝礼:

    “抱歉,大人,我要带孩子们离开了,他们该上识字课了。”

    “你去忙吧。”

    肖恩点点头,目光一直伴随着萝丝离开的背影。尼尔森不合时宜地咳嗽了一下:

    “大人,我认为她在勾引你!”

    “有这么明显吗?”肖恩愕然,“而且我是那么容易被勾引的吗?”

    “二者皆是!”尼尔森笑了笑,毫无一个下属的自觉,“萝丝在镇民中的口碑极好,她漂亮、善良,很有爱心,而且很有文学素养,这可不是那些大屁股乡下姑娘能比的。如果你有心,可以让她做你的贴身女仆,负责您的起居,甚至情人。”

    尼尔森的潜台词是,娶之为妻是不可能的,因为肖恩是贵族,需要一个有相当地位的女人来做女主人。

    肖恩盯着尼尔森看了很久,后者被他看的心里有些发怵。

    肖恩道:“克拉克,以我对你的了解,这些话不应该出自你口。”

    “这是管家要我说的。”尼尔森把克利夫兰出卖了,“家族的繁荣不仅体现在财富,还有子孙繁茂。您已经到了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了。至于情人,您想要多少,随您的意。一个没有情人的贵族不是一个好贵族!”

    “爱情只是廉价的游戏,而婚姻则是一项庄重的契约!”

    肖恩的书记官常常在他的作品中这么写道。

    不管怎么说,这是附庸们的一片忠心,肖恩只能心领。

    这个话题成功地挑动了他的荷尔蒙,如同这个万物萌发的季节。

    但肖恩很忙,局势比他想像的还要悲观。

    据说尊贵的皇储殿下已经到了龙江,主持平叛工作,但皇帝并没有给他太多的助力,除了一纸授命。

    刚到龙江的皇储,甚至经历过一次惊险的伏击。

    小道消息传的活灵活现,夸张的成份居多,素材可以让肖恩的笔杆子汤米-卫斯理写好几部诸如《皇储历险记》的小说。

    拜恩总督转发了一份来自皇储的命令,热那亚行省必须在1831年4月底前完成不少于两个民防团的组建。

    拜恩的命令,肖恩可以打个折,但来自皇储的命令,肖恩就不得不重视。

    这就让肖恩不得不将原有的计划推翻,重新编制计划,现在他完全是闭门造车,甚至连讨论的人都没有——南方连从过军的贵族都少的可怜。

    时间紧迫,他也顾不上别的了。唯一的安慰是,钱粮充足,而且专款专用,不必看人眼色,就这一点来说,恐怕圣城的近卫军也会眼红。

    就在这时候,阿方索船长不仅运来了粮食,还随船带来了二十位退役军人。

    肖恩终于可以稍稍松一口气。

    (下一章晚上20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