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四章 热那亚民防军
    霍恩斯挑选的人,大约是以他自己为模版。

    这二十个退役军官或士官,都是北方人出身,个个身材高大,面容严肃,一言一行皆有军人严谨的作风,浑身又一股傲气,要不是他们的雇主是大龙勋章的获得者,他们恐怕也不会仅仅为了金币而千里迢迢地来南方效命。

    他们都是热爱军队又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离开军队的家伙。其中几个家伙,甚至还曾在皇家军事学院深造过,因为顶撞上司等等原因才选择离开。

    但离开军队,他们谋生的技能并不足以让一家老小过上起码的体面。

    肖恩在自己的玫瑰园设宴款待他们,经过简单的交流,肖恩让书记官卫斯理在每人面前放上一份为期一年的合同,还有一笔500金路易的支票,只要在合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这张支票就属于他。

    他需要笼络这些家伙,霍恩斯推荐的人选肖恩绝对相信他们的专业。

    至于每个人具体的品性如何,将来好不好共事,肖恩已经顾不上了。

    几乎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他一边督促军营的建设,一边让这二十位教官负责招聘士兵,另一边又再次写信催促圣城的那位军火商。

    直到3月中旬的时候,汉尔默-贝斯才姗姗来迟,此时肖恩已经将两个团的民防团,不,热那亚民防军的雏形搭建了起来。

    贝斯随船带来了两个团的军火,还有二十门十二磅炮及弹药。这应该是当今时代最精良的武器。

    贝斯现在不一样了,旅途劳顿也无法掩盖他的红光满面。他现在生意兴隆,贝斯1830式线膛步枪极受军方青睐,得到大量的订单。

    旗下的工厂还有合作配套厂商两班倒也无法满足军队的需要,每天都带来无数的金钱。

    这还是在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的盛况,军方显然也不想看到贝斯公司一家独大的情形出现。他们喜欢军火商们争夺订单而火并的场面,尤其是此时负责军火采购的有力人士的个人腰包会变的鼓鼓囊囊。

    两个团的装备并没有放在贝斯的眼里,但眼下的局势让贝斯将目光投向整个南方,这里将会是贝斯南方生意战略的一个起点,但竞争对手也不少。

    肖恩也不一样了,他现在是贵族,而且还是一位在热那亚相当有影响力的贵族。

    看在贝斯给出的价钱还算公道,以及主动附送一个小型枪械修理厂的份上,肖恩也不跟他计较了。

    在玫瑰园简单吃过午饭,肖恩带领贝斯去军营参观。

    沿途所经之处,凡是看到标有康纳利家族族徽马车经过的人,无论是农夫、果农,还是码头工人,无不向马车脱帽致敬。

    他们发自内心的尊敬是无法伪装的。

    而此时灾民已经所剩无己,大部分拿着肖恩借贷的粮食返回家园,有2300名身家清白的年轻人当了兵,有的成了码头工人,有的成了茶园工人,有的用分期付款购买无主土地的方式成了本地的居民。

    肖恩同时也在改变这里的经济形态,进而也在慢慢改变这里人的生活状态和精神面貌。

    不远处,有一个占地颇大的工厂正在建设当中,工地前的牌子上写着:

    康氏纺织公司。

    爱德华-戴维斯和一个年轻人正捧着图纸在讨论什么。

    “右边那个年轻人好眼熟,好像是你在圣城大学的朋友吧?叫什么名字来着?”贝斯问道。

    “安德鲁-约翰逊,船用螺旋推进装置的发明人,站在他旁边的是爱德华-戴维斯,都是我的合伙人。安德鲁是位发明家,对机械之类的极为擅长,我把他请来,负责机器方面,我给他一些股份。”肖恩道。

    “肖恩,不得不说,你的生意做的很好,茶叶已经风靡圣城,正受到上流社会的追捧。商人们都在研究你新奇的营销手段。我刚才看到码头那一块,将来怕是有大用场吧。”

    “整个维希镇的范围内,我称之为保税区。这里交通便利,人力充足,如果贝斯机械公司有意在这里投资设厂,我还可以提供优惠的土地,前三年免收你租金,而交易税归政府管,十年内只收一半。另外,凡是军工厂所需外来原料,我都可以做主免税。”肖恩顺势说道。

    军火制造相对来说,是一个比较有技术含量的工业。而热那亚在这方面实在是一个短板。

    贝斯颇为心动,这个条件太优厚了,但出于商人的一贯的谨慎和算计,他说道:

    “我会认真考虑的,这里我可能很难找到适合的工人,这里只盛产农夫。”

    肖恩笑了笑,也不逼迫他表态。他的目的是为来要把维希镇甚至西普瓦图打靠成一个产业集聚区,通过免税的港口、优惠的土地及税收,吸引更多的现代产业来这里,技术含量越高越好。

    纺织业既能吸收大量就业,又能带动相关农业发展,而军火工业则能带来更多的配套加工业,更能提高本地产业的水平。

    未来如果资金足够,他还想发展精密制造和造船业。

    “肖恩,你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贵族。”贝斯认真地说道。

    肖恩道:“你是想说,我颠覆了你对贵族的认识?”

    贝斯难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耸耸肩:

    “肖恩,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什么才是贵族吗?你真不一样。如果贵族都如你这样考虑地方整体经济的发展,哪还有我们这些平民出身的人,白手起家发财的机会。世事难料,正如我没想到你会成为贵族。”

    “正如你所说,世事难料,以后会怎么样呢……”

    肖恩的目光透过马车窗户,眺望原野。

    他年轻的面庞日渐成熟,目光在自信的外表之下的,则是某种不确定。

    民防军的军营驻地离维希镇并不远,事实上,现在的维希镇已经将西普瓦图十多万顷的土地全部囊括进来。

    历史上,这里都属于洛基山子爵领。

    因为在灾难中有许多村庄整个村子都消失了,他们的土地一部分被维希镇居民买下,一部分则由别的灾民用分期付款的方式买下而成为维希镇的一部分,或许在这些后来者的心目中,成为维希镇居民或许是他们最好的投资。

    交通干道沿线土地则收回,通过拍卖的形式,拍卖收益与市政府按照三七开分成,最后掌握在以肖恩为首的本地居民集体手中,以便为将来的工厂、商铺、旅馆、酒馆等等提供土地。

    军营背靠着洛基山,有一条平坦严实的马车道与主干道相连,交通方便,但又不会太受到外部的影响。

    肖恩今天穿着一身崭新的军装,甚至连军装都需要肖恩亲自过问。

    既然没有人替肖恩分忧,那么肖恩个人的审美观就起了主要作用。

    2300人的民防军,每人两套军常服外套、两件作训用紧身夹克、四件衬衣、四双袜子。

    外套是深蓝色,偏黑,衬衣是灰绿色,军官则另有两套衣料考究的军礼服。

    这个时空的军装通常都是颜色鲜艳的,这既是时人审美情趣的体现,又是为了在硝烟弥漫的战场更好地区别敌我。

    但肖恩并不认为那些大红色或者天蓝色的军装对获胜起到太多的作用。

    样式跟正规军类似,外套都是竖领,可以贴在脖子上扣紧,领子上可以佩戴相关军衔,胸前只有单排铜扣,后面则有下摆,在两肋处斜向后,燕尾服式,但后下摆比正规军的上衣短的多。

    外套还有一种紧身夹克式的,这根本就是源于平民尤其是码头工人的劳动服装。

    腰带配合两条十字交叉的棕色肩带,还有一个黑色帆布双肩包,行军时则可挂可装刺刀、火药盒、贝斯弹、水壶、饭盒、食物、衣物等必要的军事装备和个人物品。

    军裤则沿裤缝绣有两条棕黄色的线条,让军裤显的挺拔和美观,但又不失宽松,方便行动。

    脚上穿着结实的高帮牛皮靴,可以放开裤脚将鞋帮罩住,也可以把裤脚塞进鞋帮内扎紧。同时,又另外配发一双低帮皮鞋,用于非战时或非训练时穿。

    因为热那亚地处湿热的南方,那种长筒马靴被直接放弃了。

    肖恩声称为了跟正规军相区别,他取消了三角帽,而是使用一种深蓝色低筒帽。它带有黑色的鸭舌前帽沿,镶有铜制的军徽——五角星的造型,上面有阳刻的两支刺刀交叉的图案。

    如果是军官,帽沿还镶有镀金的树叶状图案作为装饰,但离远了并不显眼,不会被神枪手发现而成为狙杀的目标。

    肖恩本来还想给士兵配上金属头盔,不管是铜制的还是铁制的,但他发现居然在热那亚找不到生产商。

    北方倒是有,但他根本没时间面面俱到。

    总的来说,热那亚民防军的军装,十分朴素简洁。官兵的区别并不大,主要在于外套和衬衣的用料,及在衣领、肩头、胳膊和袖口等处的军衔标识。

    贝斯评价说他们很不“热那亚”,意思是他们很土。

    但不土没有战斗力啊,肖恩对自己说。至少自己穿着这一身常服站在士兵当中,绝不会成为神枪手的首要目标。

    这支民防军,雏形已成,由二十名经验丰富的教官带领训练了半个月。

    具体事务,肖恩并不过问,连内部军事条例都是照搬正规军,他也没必要别出心裁。

    这里的士兵对肖恩却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他们都是灾民出身,身家清白,淳朴老实,受过肖恩的恩惠,却不知肖恩内心有些担心,害怕那位不靠谱的指挥官带着这些淳朴的士兵去送死。

    肖恩所能做的就是给他们尽可能好的训练,最优厚的待遇,杜绝军中侮辱性的惩罚,还偶尔有空的时候,来到军营和士兵一起用餐。

    但时间真的有限,如果能够,肖恩希望这支远远谈不上训练有素的民防军不会派上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