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八章 肖恩的事业
    肖恩发烧了。

    他在说糊话,因为他梦见自己变成了狼人,想拼命地寻找人类为食,可惜在旷野里没有遇到一个人类。

    然后他遇到了嗜血者,与对方搏斗了好一会儿,双方动用了无数的武器,打的天昏地暗。

    那嗜血者忽然又消失了,来了一批血武士,肖恩只得逃跑,忽然掉进了大海里。鱼妖又带着鲨鱼军团杀了过来。

    可怕的世界。

    肖恩猛地坐了起来,身上惊出一身汗。

    卧室一角,萝丝正靠在桌边打瞌睡。肖恩的动静让她清醒过来:

    “大人,您醒了?”

    “哦。”肖恩稍稍镇静一下心神,“萝丝,怎么是你在这里?”

    (木有了!)

    “管家担心别人疏忽对您的照料,就让我来守夜。”萝丝解释道,“看上去,您好了点。”

    “谢谢,请给我倒一杯水,白开水!”

    不喝生水,是肖恩与众不同的表现之一。但他爱说“谢谢”、“请”之类的词汇,则更让他身边的人印象深刻。

    萝丝转身倒了一杯水过来,水温刚刚好。

    肖恩接过来,一饮而尽,感觉好多了。

    看了看放在床头的怀表,此时已经是夜里3点钟,肖恩记得自己参加葬礼回到玫瑰园差不多下午两点钟,感觉到自己可能淋了冷雨,身体不太舒服,就上床睡觉了,这一睡差不多睡了十二个小时。

    傍晚时克利夫兰发现肖恩不对劲,已经睡的昏迷不醒,额头热的发烫。他一边把尼尔森骂的够呛,一边派阿瑟-扬将普瓦图最著名的医生诺兰找来。

    但萝丝却把近来出现在镇子里的真神教苦修士找了过来,因为她见过苦修士给发烧的镇民看过病,据说疗效极好。

    克利夫兰救主心切,也顾不上别的,在诺兰医生到来之前,让苦修士给肖恩治疗。

    那苦修士只是在花园里找了一些植物,烧水让肖恩服下。

    没想到肖恩的体温降了下去,十分惊奇。那诺兰医生到来时,已经是夜里,因为他之前在别的地方出诊,阿瑟-扬为了找到他花了太多时间。

    诺兰医生又给肖恩检查了一遍,觉得没有自己什么事了。

    “萝丝,我没事了,你去休息吧。”肖恩说道。

    “大人,您确定?”萝丝问,“上半夜时,我听到你在说糊话。”

    “我都说什么了?”肖恩问。

    “狼人、嗜血者这些可怕的怪物。”萝丝道,烛光下她的眼睛很是明亮。

    “大概是我白天想的太多吧。这个世界真可怕,或许是我一直没有安全感吧。”肖恩道。

    “‘安全感’?这又是您发明的词吧?”萝丝轻笑,“您是一位贵族,总不会比那些农夫更没有安全感吧?”

    “萝丝,我在你的话中听出了讥讽。没错,贵族是上等人,他们在感叹世道艰难的时候,只是瞧见了比他过的更好的人,而不是眼睛向下看。那些农夫、工人、仆役,还有形形色色为了生活和养活家人而奔波的人们,他们才是国家生存的根本,当这些人也无法忍受的时候,那就是一场大地震。”

    肖恩有感而发,他似乎只想找一个发泄自己内心想法的缺口:

    “狼人不可怕,嗜血者也不足为虑,我也亲眼看到血武士被铅弹击穿脑袋时的惨样。

    没有什么比火药武器更强大的力量,只是当这些异人与混乱的时局搅和在一起的时候,所形成的巨大力量,将会吞噬这个世界。”

    萝丝看着肖恩略显疲惫的面庞,眨了眨眼睛,她仿佛看到了肖恩的最真实的内心,说道:

    “大人,您是一个真正的仁慈之人。您也曾说过,力量有多大,责任便有多大。为何不让自己变的更加强大起来呢?”

    “呵呵。”肖恩笑了,“萝丝,相信我,我骨子里其实是一个很懒惰的人。如果生活安逸,譬如眼下在维希镇这个局面,我衣食无忧,居民尊敬我,我为何要有那么雄心壮志呢?只是很可惜,这个安逸的局面恐怕也不会持续太久的时间。”

    “真到了,我是说,真到了那个时候,您会怎么做?”萝丝问道。

    “要么顺从,要么反抗!”肖恩回答的很简洁,“但乞求而来的和平是不持久的,斗争而来的和平才是最可持续的和平。”

    “大人,您是一位睿智的人。跟我的老师一样。”萝丝道。

    “你的老师?我没有听你说起过。”肖恩道。

    “您不会认为我无师自通,天生会识字的吧。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的老师是一个博学的人。”萝丝似乎在回忆着什么,表情很是复杂。

    她走了过来,将肖恩身上的薄毯理了理:“我回房间休息了,还得告诉管家一声,要不然他要骂我了。”

    “去吧。”

    肖恩挥了挥手。

    时间不大,管家克利夫兰出现在肖恩房门口,他见肖恩已经安稳地睡着了,轻吁了一口气,悄悄地退了回去。

    清晨,阳光驱散了所有的雨雾。

    连续的春雨之后,天终于放晴了,立刻让人感受到了南方暮春的热度。

    粉红的、白的、紫红的,开的热烈而芬芳,花团锦簇,十分漂亮。詹森终于让玫瑰园实至名归。

    肖恩穿着薄外套,坐在花园里晒太阳,尽管这时的阳光已经很有热度,但他认为这对自己身体恢复很有好处。

    如果再泡上一壶茶,那就更好了。

    皮埃尔、费奇和卫斯理分别汇报自己的工作。

    前两位主要负责肖恩的商业活动,皮埃尔主管所有生意的日常,而费奇这个财务主管则起到监督和审计的作用。

    两人相互配合,倒也顺利,随着肖恩事业的扩大,他们各自也有一帮手下辅助。

    他们所有的文书都汇集到卫斯理这里,由他进行汇总和分门别类,然后交给肖恩签署意见。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卫斯理的工作也不是那么轻松,他相当于一个董事长助理的角色。

    “通往罗恩堡的公路,已经打通,现在在做一些后续的工作,比如加固围栏和增加标识。按照您的指示,计划在4月1号举办一场通车典礼,由我们维希镇和罗恩堡同时象征性对向发车。”皮埃尔道,顿了顿又道,“关于邀请名单,我们商量了一下,除了罗宾逊伯爵夫人,总督、市长是一定要邀请的,布兰登子爵、林肯子爵等普瓦图的贵族,还有第一银行的西耶斯等人也是必请的。另外,贝斯先生预计会在3月底前抵达,他的工厂已经开工了。”

    肖恩这时说道:“除了政府官员,贵族,其实我更注重的是普瓦图的那些商人和工厂主,他们才代表经济和商业的未来。维克多,这条公路的开通,更重要的是其对商业和经济拉动作用,它对我们维希镇及维希港的未来很重要。

    凡是你能想到的有钱人,无论他是银行家,还是乡下地主,你都可以以我的名义发出邀请。在这个时候,我们就是要广交朋友,哪怕是普瓦图港的同行们。同时,你要预料到到时候的招待问题,在这方面不要怕花钱,花钱就找保罗。保罗,在这个时候,就不要过于保护我的银行存款了。”

    “是,大人!”皮埃尔和费奇两人同时点头称是。

    “还有,汤米,我要印刷的招商手册,完成的怎么样了?”肖恩看向卫斯理。

    “这正是我要向您汇报的。”卫斯理从随身的公文包里,取出三本小册子,给肖恩和两位同事每人一本。

    他现在养成一个习惯,除了在口袋上别了一枝钢笔,告诉别人自己是文化人之外,就是总提着一个牛皮公文包,行色匆匆,装作很是忙碌的样子。

    这是本印刷的相当考究的小册子,封面是高档牛皮纸,绝不是城里常见的那种廉价的宣传单。里面分门别类地介绍维希镇及港口的各种招商优惠政策。

    “印的不错,希望每一位来宾人手一本。”肖恩称赞道。

    “如您如愿,大人。”卫斯理道。

    4月1日很快到来,那天维希镇到处都摆放了盆栽鲜花,营造出节日的气氛。

    贵宾们的马车陆续抵达玫瑰园,立刻让这座别墅规模显得狭**仄。

    萝丝带着孤儿们摆上各色美酒、雪茄和品种丰富的点心,当然还少不了维希镇特产——茶。

    显然,人们对茶这种饮料更感兴趣,因为他们从圣城的朋友们那里都了解到这种风靡圣城上流社会的饮品,作为本地人,他们大多数人却不知道茶为何物。

    这是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

    来的嘉宾,不管是总督,还是某个商人的不知名代表,肖恩一视同仁,均会奉送上一罐今年的新茶。据说价值不菲。

    上午10点钟的时候,所有人都来到海滨的洛基山公路前。

    镇子里最漂亮的几位姑娘,穿着最漂亮的衣服,每人手里都捧着一个银盘,托着一条长长红色绸缎。

    人们新奇地看着肖恩的花样。

    在一个写着“通车仪式”的巨大横幅之下,肖恩跟罗宾逊伯爵夫人一左一右,分别站在总督和市长的两侧。

    这四个每人拿着一个剪刀,在主持人皮埃尔的一声宣布下,剪下各自面前的绸缎。

    人们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罗恩堡和玫瑰园,各自准备了一个车队,在掌声之中,双方相向而行。

    前者运送一些粮食,通过新落成的洛基山公路运往普瓦图,而后者则将康氏纺织公司生产的头一批布料,经过罗恩堡运往更远的贾维亚行省。

    人们不禁对这条公路产生一些丰富的联想,它极大的便利了商贸的往来,正常来说,这是一条黄金公路。

    如果设关收税……

    不、不,这里不收任何通过费,无论是罗宾逊家族那一头,还是维希镇这一头,任何人都可以免费通过。

    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更感兴趣的是肖恩免费发放的一本小册子。尤其是当总督与市长都同时出现这个仪式的时候,也证明这得到了官方的认可。

    回到玫瑰园,人们不顾眼前精美的自助餐,而是围着肖恩打听消息。肖恩当然不会直接面对他们,自己的两位主要助手皮埃尔和费奇担当主力,他要陪同最重要的客人。

    总督拜恩此时忽然有些后悔,尤其是看到肖恩的招商手册的时候。

    “不、不,总督阁下,您只看到了减免的税金,而看不到它所带来的集聚效应。”肖恩道。

    “我好像只看到了原本属于市政府的收入。”史丹利在旁抱怨道,为了以免肖恩误会,连忙补充道,“当然,这是三级会议授予您的权益。我一定会尊重。”

    “譬如我的纺织公司,他需要采购原料,生丝、亚麻或者棉花,它们从哪里来,当然来自维希镇以外的地区,当那些养蚕或者种植棉花的农民觉得有利可图,他们必然会认真种植,当他们收入增加,政府的收入难得不会水涨船高?”肖恩耐心地解释道,“我还会建立精油工厂,这样热那亚盛产的花卉就不会白白枯萎,这都会给市政带来税收,就业就不说了。”

    “还有贝斯先生的军工厂,他一定极大的带动配套产业的发展。而工业一直是我们热那亚以至南方的弱点。这一点,想必来自北方的总督与市长阁下,一定很清楚。”

    “确实如此。”拜恩还没说话,史丹利接口道,“工业才能代表经济,尤其是京畿省,那些装备蒸汽机的工厂,简直是铸钱的怪兽。子爵大人,我对您的这个……”

    “保税区!”

    “对,保税区计划极为赞赏,我相信这将是热那亚经济腾飞的起点。”

    与拜恩不同,史丹利这个市长更看重经济的发展,因为这才是税收增长的动力。

    拜恩谨慎地说道:

    “希望如此。事实上,我们普瓦图也是一个极好的港口,有些人认为在维希镇另设港口,无疑会分薄了政府的税收。”

    “那些人只是想往自己口袋里塞钱而已。”史丹利讥讽道,看上去,身为市长,他对那些人的意见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保证,保税区应交的税金,一个先令也不会少。”肖恩连忙道,“同时,我们这里的所有产业,都会欢迎税务局随时来检查。”

    总算搞定了来自官方最后的那么一点质疑,肖恩心情大悦。

    事实上,这个时空的中央集权相对肖恩前世曾经在历史书上看到的,极为虚弱,这是对过去地方人士所具有的特权的某种继承。

    但这种地方特权也成为国内经济发展的桎梏,因地而异的复杂税制,跨省交易的关税,它极大的阻碍了商品的自由流通,让一个一个行省俨然成了国中之国。

    这时,肖恩看到罗宾逊伯爵夫人走了过来。

    如同看到一幅美丽的风景,风姿绰约。

    (木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