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十章 奥黛丽的请求(二)

第十章 奥黛丽的请求(二)

    维希镇,尤素福-隆巴尔迪正在讲经。

    当那位陛下宣布真神教不得拥有教堂及教会财产之后,隆巴迪尔就把整个帝国当成了自己的教堂。

    这或许可以看作是这位教宗无声的抗议。还有比他更惨的教宗吗?

    第一大教上帝教主张心诚则灵,只要一心向主,尽心侍奉上帝,就可以得到福报。颇有点肖恩所知道的,只要口诵佛经人人皆可成佛的意思。因而这满足了普通人想要得到福报却不想付出太多努力的需求。

    真神教则不同,它十分强调个人的修行,恪守严格的清规戒律,清心寡欲。这跟它诞生在北疆时的恶劣的自然条件和生活条件有关,又强调个人奉献和给予,而不是索取。该教对个人的要求实在太苛刻了,教义也很晦涩难懂,因而不太讨人喜欢。

    这可能就是真神教的信众远比上帝教少的原因所在。

    现在,尤素福-隆巴尔迪来到了维希镇,他的身边甚至连一个随从都没有。以至于等到夏克礼来指责,肖恩才知道有这么一个大人物曾出现在自己的眼皮之下。

    人群散去,尤素福-隆巴尔迪不紧不慢地收拾信众们给的一个个先令,不算多,但他很满足。

    “子爵大人,莫非你要改信鄙教?”隆巴尔迪笑道,“你已经连续听了我三天的讲经,给了我三个银币。”

    “如果陛下需要金币,我也很乐意多给您一些。况且我上次发烧,有劳陛下亲自诊治,还没有当面感谢您呢。”

    肖恩一屁股坐在教众们留下的砖头上。

    “呵呵,我只取我需要的,仅此而已。”隆巴尔迪摇摇头道,“那么,年轻的子爵,你是不是有些为难的事,需要告解?真神在上,我保证不会另收钱。”

    “没错,我确实有个为难的事,需要陛下为我指点迷津。”肖恩道。

    隆巴迪尔微笑地点点头。

    “我认识一个人,这个人对我来说只是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他一夜暴富我不会嫉妒,他自身如果发生什么可怕的祸事,我也不会为他感到悲伤。”

    “噢,这确实是一个陌生人,我为他感到很遗憾,没能交上你这样的朋友。”隆巴迪尔表示同意,“但爱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父母兄弟可以爱护,左邻右舍也可以亲近,为何陌生人不可以爱和亲呢?”

    “陛下的论断,我完全同意。”肖恩道,“但我又认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很有权势,虽然我并不以为然,但出于很多理由,我必须尊重这个人的指示。而这个人跟我刚才所说的陌生人却是仇人,是那种理念不同的仇人。”

    隆巴迪尔眉头微皱,听肖恩继续说道:“这位有权势的人要求我,把那位陌生人赶走,这本来也没什么,关键是这位陌生人也有很多朋友,也许还有不少打手。所以我也不想得罪这些人,这就有些难办了。陛下,您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智慧的那种人,您说说看,我应该怎么办?”

    隆巴迪尔听完,眉头却是舒展开来:

    “巧了,我也认识那个陌生人。听说他非常喜欢这里,这里的人淳朴、善良、好客,一心向善,嗯,他们拥有一个很不错的领主,仁慈、慷慨又乐于分享。就连气候也对他的风湿病极为友好,他实在太喜欢这里了。”

    肖恩觉得自己把话说的很直白了,但这位陛下故意装傻,还有调侃的意思。

    “其实吧,在一个地方呆的久了,难免也会腻烦。维希镇实在太小了,人口不过1000人,他在这最多也只能交1000个朋友,所以我相信他会在别处能交到更多的朋友,比如他去普瓦图,那里有五十万人。”肖恩道,“五十万人,就意味有潜在的五十万朋友,多么可观的数字啊。”

    “好像是很不错。我估计他也很想去别的地方看看,毕竟他还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隆巴尔迪摸了摸下巴上如野草般的短须,“不过,他如果离开一段时间后,还想回来呢?这样的话,你就两不得罪,真是两全其美啊!”

    “那……那……等他想回来,再说吧。”

    肖恩无奈道,他没想到这位教宗陛下居然想出这么个解决之道。好像真的两全其美。

    隆巴尔迪站起身来,哈哈大笑一声,他收起自己的木碗,吟唱着经文,拄着木杖,扬长而去。

    街巷中忽然涌出了一群外乡人,他们或穿白袍,或是各色平民的打扮,手持木杖,斗篷或者外套下面或许还藏着手枪,他们簇拥着自己的教宗往普瓦图方向行去。

    这位毕竟是尊贵的教宗陛下,还无法做到放弃一切,做个纯粹的苦修士。

    但就肖恩来说,他内心里是极为佩服隆巴尔迪的,他以教宗之尊,觐见皇帝而不拜,居然也能够做到放弃虚名,远离繁华,风餐露宿,普度世人,哪怕只是做做样子。

    这只有那些意志坚定的真正信仰者才能够做到。

    这世上信奉真神教的贵族不是没有,但肖恩却不可以,因为他在上帝教教堂长大,是一位上帝教教士的养子。

    但隆巴尔迪的暂时离开,还是让肖恩松了一口气,与其说他是被夏克礼所迫,还不如说他更担心隆巴尔迪在这里遇到什么不测的事情。

    在神权时代,上帝教统治着欧罗巴,决定着国王的任免,拥有自己的武装,其中血武士就是其中最特别的一支。600年前一部分失意而又极端的教士和贵族离开欧罗巴,迁往北方,其中就包括血武士,他们至今还祸害着欧罗巴。

    就是真神教自己,也有极端的教派,以暗杀而闻名。这两种主要宗教之间的仇杀,历史上也曾发生过无数次,只是近代才销声匿迹。而后者的极端派也被真神教驱逐,逐渐成为地下组织。

    肖恩还没有从隆巴尔迪的离开多松一口气,管家克利夫兰匆匆找来。

    “什么?卡尔病了?”肖恩大吃一惊,他知道自己教子的身体不太强壮,经常生病,但奥黛丽派人来告诉他,显然情形有些严重。

    这离上次见面也只隔了五天时间。

    “赶紧派人去城里请诺兰医生。”肖恩当即命道。

    “大人,我去!”阿瑟-扬主动站出来,“我上次去请过诺兰医生,熟门熟路!”

    “好,快去吧。”肖恩挥挥手,他赶回玫瑰园,马夫拉博已经将马匹牵了出来。

    肖恩跳上马背,带着尼尔森等护卫奔往罗恩堡。这也幸亏现在洛基山沿海公路修好了,否则他至少要多花三倍的时间。

    肖恩抵达时,奥黛丽正趴在卡尔的床前祷告:

    “吾主神光,愿您赐福于我的儿子卡尔-罗宾逊,让他快点好起来。”

    “我希望我的所做、所为都能荣耀您。我必须向您认罪,因为我有时也许不够虔诚,我要向您悔改,求您赦免我。我愿赎回我的罪孽,只要您能降下福祉,让卡尔好起来……”

    此时的罗恩堡有些冷清,当奥黛丽选择析产时,她就有所预料。

    肖恩作为卡尔的教父,他有资格来到这里,也成为奥黛丽无助之时的依靠。

    卡尔似乎睡熟了,脸蛋红扑扑的发着低烧,奥黛丽用一条湿毛巾为他降温,每隔一个小时用温水给卡尔擦身子,以帮助降温。

    “卡尔以前也经常生病,但这次特别严重,低烧不止,时常说梦话,我被吓坏了。”奥黛丽自责道,“都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他,让他前天晚上受了凉。那天晚上他又做恶梦了。”

    “他常常做恶梦吗?”肖恩问。

    “是的,有仆人说这是他父亲显灵。但他的父亲是不会害自己儿子的。”奥黛丽道,“我把那个仆人开除了。”

    “你做的对。”肖恩轻拍了拍奥黛丽无意识绞在一起的双手,这个果断的女人此时已经六神无主了,因为卡尔是她生命里的唯一希望所在。

    “夫人,医生怎么说?”肖恩问。

    奥黛丽道:“布朗医生来看过了,他说只是受了风寒,喝了点药剂。要不断地给卡尔降温,只要不发烧了,就会好起来。”

    “确实如此,只是少爷这次病起来有些不同寻常。”管家米勒同样忧虑和关切。

    “我已经派人去请诺兰医生了,他的医术在普瓦图是公认最出色的。”肖恩道,“米勒先生,难道你们以前没有请过诺兰医生吗?”

    米勒管家面露悔意。奥黛丽解释道:

    “这不怪管家,布朗医生是罗宾逊家族特约医生,曾经为罗宾逊家族几代人服务过。况且,以前公路没修通,我们要去城里找诺兰医生,一来一回,太耽误时间。”

    肖恩没有再说什么。这时卡尔醒了,见到肖恩,眼睛恢复了一丝神采:

    “教父,今天带新玩具了吗?”

    “卡尔,我正在准备制作一个龙造型的风筝,它至少有二十米长,至少需要四个成年人才能把放飞。”肖恩道,“可惜还需要时间。”

    “那一定是个大家伙!”卡尔欣喜道。

    “没错!所以,卡尔你要努力战斗,战胜病魔,快快好起来,这样就可以看到那个大家伙了。”肖恩鼓励道。

    “好!”卡尔答应着,很快又睡着了。

    他已经低烧了好几天,只进食少许粥类,精力不济。

    一个小时后,诺兰医生抵达罗恩堡,路上他的马车坏了,只得骑马,被阿瑟-扬一路催着赶路,跑得他腰都快都断了。

    要不是病人身份不一般,派人请他的肖恩也是贵族,并且肖恩即将成为普瓦图大学校长,身为该大学医学院的教授,诺兰可不会这么着急地赶路。

    “走开,都走开!”诺兰医生一到,就驱赶着仆人,“万一是天花,它会传染的!”

    一脸麻子的诺兰医生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除了战争,天花是这个时空的第一杀手,整个欧罗巴每年因此丧失数以十万计的人口。

    “天花!”奥黛丽刚刚被肖恩安抚下的情绪,又紧张起来。

    在这个时候,肖恩也不敢得罪医生,道:

    “诺兰医生,请你务必仔细诊治。”

    “子爵大人,这个请您放心。只要不是天花,还有一些疑难杂症,我一定会治好小伯爵的。”诺兰一边说话,一边仔细观察卡尔。

    “还好,不是天花。要不然你们所有人都要隔离。”

    过了一会,诺兰终于说了一句让奥黛丽、肖恩和米勒管家放心的一句话来。

    提到天花,肖恩忽然想到自己这副身躯,好像也没得过天花,这绝对是一件不可忽视的事情。

    他看了一眼奥黛丽,心说她要是有一脸麻子,该会如何?那更是一件不可原谅的错误。

    肖恩给自己一巴掌,所有人都奇怪地看着他。

    肖恩尴尬一笑:“刚才有一只蚊子,毕竟现在天热了,蚊虫也多了起来。”

    诺兰给卡尔进一步做检查,翻看了他的舌头、眼晴、皮肤,还有头发,神情有些严肃。

    肖恩有了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