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十一章 奥黛丽的请求(三)

第十一章 奥黛丽的请求(三)

    “夫人,子爵,我敢以我的名誉作担保,小伯爵中毒了。”

    诺兰医生话音未落,奥黛丽就晕了过去,这个原本极为坚强的女人,受不了这样的残酷打击。

    在丈夫英年早逝后,卡儿就成了她唯一的牵挂和慰藉。

    肖恩眼疾手快,连忙将她托住,将她抱起来放在卡尔的身边,平躺下。

    诺兰医生不得不又转头抢救奥黛丽,忙了半个小时,奥黛丽才幽幽地醒来,肖恩和米勒管家这才同时松了一口气。

    “诺兰医生,请您务必救救卡尔,他是我唯一的希望!”

    奥黛丽一骨碌坐起来,伸手抓住诺兰医生手腕,她的手十分用力,以致于指甲都陷入了诺兰医生的皮肤里。

    她原本美丽的面孔因此而有些狰狞,这是一个母亲最绝望的时刻。肖恩走上前来,轻轻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夫人,请不要这样,放轻松点,我想诺兰医生一定会尽全力救治卡尔的。”

    奥黛丽转而抓住肖恩的手:“卡尔一定会好起来的,对吧?肖恩,你是皇家科学协会的会员,你也是天底下最聪明的那一部分。请你如实告诉我,他一定会好起来的,是吧?”

    “我确信,夫人!”肖恩不忍她失望,点头说道。

    肖恩冲着诺兰医生使眼色,诺兰医生稍愣了一会说道:

    “夫人,我有很大把握能治好小伯爵的,具体情况请容许我做进一步检查再说。”

    诺兰对米勒道:“管家,我现在确定小伯爵中毒了,这是我二十年行医经验所得,也是普瓦图大学医学院一位资深教授的判断。

    我需你提供小伯爵最近一个月的食谱,他所喝的所有饮料,还有玩具,他穿过的所有衣服,包括手绢、毛巾等等。我需要找出他中毒的原因。”

    “我马上去办!”不用奥黛丽吩咐,米勒飞跑着去办。

    “诺兰医生,你怀疑卡尔中的是一种慢性毒药?”肖恩问。

    “对,我听说小伯爵一向身体不好,时常生病,这也是慢性中毒的表现。”诺兰道。

    很快,米勒就取回来一份清单,身后的仆人们则把卡尔所玩过的玩具都带来了,这些玩具几乎摆满了他的房间。

    卡尔-罗宾逊作为家族的唯一的继承人,奥黛丽一向看护的极为严格,包括每天几点睡觉,几点玩耍,几点用餐,几点让家族教师来上课,当然也包括每天的食谱。

    这是一个贵族未成年前的日常,越是豪族,越是规定的严格。如果卡尔年纪更大一些,光是每天的课程都会占满他一天的所有时间。

    每份食谱清单都是奥黛丽亲手写的,上面可以看到她秀丽的笔迹,以及大约是每天临时修改而留下的涂抹。

    也难得米勒管家严谨,尽管每天都不同,他也把这些食谱保留着。

    诺兰看了大半天,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包括满屋子的玩具,还有衣物。他甚至亲自去厨房看了一下。

    “小伯爵起居,有没有用什么熏香的习惯?”肖恩问。

    “没有。”奥黛丽道,“只有夏天的时候,会用驱蚊香,加了玫瑰粉,但通常都是房间气味变的淡了,才会进来。”

    “餐具!”诺兰忽然说道。

    米勒闻言,立刻又直奔屋外,然后照例是一大堆的餐具,全是卡尔专用的,小瓷碗、小木碗、小银勺,还有一个小银壶。

    银器既名贵,据说又可验毒。诺兰很是纠结,看不出源头。

    肖恩拿起那只小银壶,这只小银壶十分漂亮:“这通常用来装什么的?”

    “牛奶!”米勒道。

    “哦,我们南方小孩子很少有喝牛奶的,因为我们这不养奶牛。贵府有奶牛?或者喝羊奶?”肖恩问。

    “确实有奶牛”奥黛丽回忆道,“卡尔过了3岁生日,他的父亲加西亚就当选为帝国贵族议院的议员,他到了北方圣城赴任后,见北方贵族尤其是小孩子每天都会喝上一杯牛奶,据说这样有利于孩子茁壮成长,就买回五头小牛犊送了回来,还有这个银壶。就在卡尔快5岁的时候,加西亚在信上说,愿他的儿子长的像牛一样健壮。”

    “可敬的父爱!”肖恩道,“这么说,卡尔也只喝一年牛奶。还得扣除夫人你带他去圣城奔丧的一段时间。”

    “少爷在罗恩堡时,每天都会喝上一小壶,但有时少爷会偷偷倒掉,他不爱喝牛奶。”米勒管家说道。

    肖恩仍把那只小银壶放在手中,他掀开盖子,看了看,光靠肉眼看不出什么。

    内外有色差,内里稍暗,但因为长期使用也可以说得通,外部则是银氧化的结果。

    “子爵,你怀疑这银壶里加了铅?”诺兰恍然道,他曾给铅匠看过病,那些铅匠因为长期与铅打交道,都有不同程度的铅中毒。

    卡尔头发稀少,牙齿稀落,身材发育似乎比同龄小孩要稍落后一些。

    “不,不,一个父亲怎么会害自己唯一的子嗣呢?肖恩,你不知道,加西亚有多疼自己的儿子?”奥黛丽道。

    “夫人,请你务必冷静。我现在想确定这个银壶有没有问题,如果你同意,这只银壶恐怕不能恢复原状,请你理解。”肖恩道,“我相信一个父亲对儿子的爱,恩重如山。但我想伯爵在天堂之上知道今天的情况,一定会同意我这么做的。”

    “好吧!”奥黛丽勉强点头,“卡尔的父亲走的急,连遗嘱都没有立。这是他去世前不久派波西专程送回来的,也算是卡尔对他父亲的一点念想。”

    “波西?”肖恩面色严峻起来,诺兰在一边则是暗自咂舌。

    肖恩把尼尔森招了进来,在他耳边叮嘱了几句,尼尔森稍迟疑了下,认真地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诺兰医生,银和铅的熔点不一样吧?”肖恩问道。

    “当然!事实银矿在开采时,开采出来矿石一般都含有铅,还有别的对人体有害的金属。当然,任何金属在人体内过量都会对健康带来损害。”

    诺兰答道。

    “米勒管家,家族中有铁匠吗?我需要他为我把这银壶熔了。”肖恩问管家。

    “有,希恩就是铁匠,家族里凡是需要打造或修理铁制农具,都会找他,他就住在前面的村庄。”米勒道。

    奥黛丽舍不得离开自己的儿子,她让米勒代表自己,与肖恩、诺兰一同前往,米勒是她最信任的人。

    走出罗恩堡,肖恩见尼尔森骑着马奔了过来。尼尔森道:

    “大人,波西-罗宾逊不见了,他的仆人说前天夜里来了两个陌生人,他们一起离开了!另外,布朗医生上吊自杀,我看到有人把巡警叫来了。”

    听了这话,米勒身子晃了晃,面含悲愤道:“波西、波西!”

    米勒管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精神恍惚地领着肖恩和诺兰二人来到前面不远的村庄,找到了那位名叫希恩的铁匠。

    铁匠将银壶敲扁,然后用钳子将它剪开,使内里朝外。

    当一小部分率先熔化,留下一大块固体时,米勒管家几乎要晕了过去。

    “米勒先生,您一定被黑心商人骗了!如果你需要用银器,我免费为您打造,相信我,我的手艺是出了名的好!”

    不知情的铁匠,一边分离银铅,一边说道。

    “波西堂少爷,多么能干和热心的人,怎么会呢,怎么会呢?”米勒喃喃自语。

    波西是已故加西亚-罗宾逊伯爵的党兄弟。

    波西自己的亲哥哥早夭,亲生父亲也死的早,所以被伯爵堂兄放在身边看护,日夕相处,两人感情就像亲兄弟一般深厚。

    他也是伯爵最喜欢的一位堂兄弟,甚至曾被伯爵戏称为罗宾逊家族的珍宝。

    因为波西是一位很有才干的人,除了比较愤世嫉俗和言语刻薄之外,也是一个对家族事务极为用心的人,以家族为荣。

    但正因为如此,说他有篡夺爵位的野心,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卡尔不幸,波西最有资格继承爵位。

    所以按照阴谋论的说法,看到奥黛丽和卡尔这一对孤儿寡母,波西很有篡夺的动机。假如连伯爵都是他暗害死的,也不是不可能。

    细思恐极啊。

    波西既然不见了,看上去像是畏罪潜逃了。但眼下抓捕波西并不是最首要的,肖恩问:

    “诺兰医生,现在问题搞清楚了,铅中毒,你有没有办法?”

    “有!”诺兰道,他又稍想了想道,“子爵,我曾治过不少类似中毒的人,他们一般都是从事一些与粉尘、金属、油漆之类打交道的工匠,经验是有的。我不敢说我一定能让罗宾逊家族的继承人以后会跟正常孩子一样,但如果以后注意调养,至少有八成的机会恢复正常。”

    “诺兰医生,这就足够了!”肖恩听了这话,有些兴奋地拍了拍诺兰医生的肩膀,差点把他拍坐地上,“拜托你了,罗宾逊家族,还有我康纳利家族都会感谢你。”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诺兰隐晦地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肖恩又对米勒管家说:“眼下最重要的是救治卡尔,关于波西的事情暂且放一边,丧家之犬,不足为惧。你让护卫们把城堡防守好,不准外人进来,还有仆人们,尤其是那些照顾夫人和卡尔的贴身仆人,为防万一,都换一遍。还有,让仆人们都闭嘴,不准乱嚼舌头!”

    “好的,子爵,您想的周全,也幸亏有您来主持。”米勒稍稍宽心道,“可是夫人那边,她要是知道波西背叛了伯爵和她的信任,该有多伤心啊!”

    “只要诺兰医生开始给卡尔治病,她总归会知道怎么一回事,瞒是瞒不住的。”肖恩道,“还是直言相告吧。”

    几人回到城堡。

    奥黛丽端坐在卡尔的床前,她甚至还补了妆,让自己看上去跟平时没什么两样。

    “说吧,无论多么可怕的事,我都挺得住!”

    奥黛丽平静地说道。

    (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