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二十二章 猎狼(三)
    狼人是不是人,这是一个问题。

    既是一个普遍意义上的问题,也是一个科学意义上的问题。

    就后者来说,狼人兼有人和狼的特点,虽然从学术上讲,狼人显然也属于灵长目,是跟人类并列的一个科目,但博物学家们都集体遗忘这个物种的存在。

    因为站在人类的角度,这个物种不应该存在于世。

    反之亦然。

    正因为狼人与人类的不同,用在狼人身上的实验是否就代表能在人身上得到完全相同的结果?

    肖恩认为狼人至少比小白鼠可靠。

    1831年的8月10日,帕特纳姆堡迎了一群衣冠楚楚的客人,他们主要是普瓦图大学的教授们,还有热那亚全省范围内的一些知名医生。

    在这一天,诺兰教授将在宾客们的见证下进行一场注定载入史册的伟大试验。

    两个狼人在经受过一番拷问榨取所有情报之后,将会充当诺兰教授的免费试验品。

    在感叹狼人奇特而凶恶的外貌,并且品头论足一番后,没有一个客人会发起这是不是有违人道的讨论。

    在他们的眼里,用狼人来做实验,刚刚好。

    在这么多穿着白大褂,戴着手套、特制口罩和眼镜的人类围观下,狼人们惊恐无比,这种从未见过的严肃而“邪恶”的场景,比严刑拷打还要令他们感到恐惧。

    其中一个狼人被注射了天花病毒,这取自一位天花病人身上的脓疮。这个狼人三日后就开始发烧,打寒战,精神萎靡,又过几天后,他的口腔、面部和手臂出现斑丘疹,然后迅速扩展到躯干和腿部,丘疹发展成水泡,再发展成脓疱。

    这时候已经是1831年8月20日,这个被证明跟人类一样同样也会得天花的狼人被肖恩秘密送走。

    他自由了。

    如果顺利的话,这个狼人将会把天花病毒带给自己的族群。

    法兰克中尉全程观摩了肖恩计划的实施,不禁感叹自己真是遇到了一位邪恶的巫师,连这种狠毒的法子都能想出来,不寒而栗。

    这倒让法兰克中尉忽然想起,这位年轻的司令官其实也是一位学者,有巫师之称。此时在他看来,巫师之名十分贴切。

    他暗暗决定以后绝不要轻易得罪学者,尤其是从事医学和化学这些领域研究的学者,最好敬而远之。

    而与此同时,另一位狼人则被刺破皮肤,种上了牛痘。这是从耕牛身上得到的脓痘,为了保险起见,第一次种的比较少,这个狼人并未有不良反应,隔了两天再种一次大剂量的,这一次狼人出现了轻微的发烧反应。

    当这个狼人所有不适症状消失后,诺兰医生给他身上注入了天花病毒,在另一位狼人患上天花的同时,这个狼人仍然状态正常,他获得了对天花病毒“免疫”的能力。

    所有来宾亲眼全程目睹了这个惊人的发现,惊叹之余,他们十分眼红诺兰教授的发现,这是足以载入人类史册的伟大发现,将会为发现者带来崇高的荣誉,尽管这个种牛痘的过程十分简单。

    不久,一个8岁的农民儿子成了第一个种牛痘的人,实验大获成功。

    肖恩以普瓦图大学的名义和热那亚总督府设立一所医院,专门种牛痘。

    肖恩是医院成立后第一个正式种牛痘的人,而他的教子,未来的罗宾逊伯爵则成了第二人。

    这所医院对每个种痘者收费2个银币,收入分成三个部分,扣除成本,一部分归总督府,一部归诺兰教授个人,另一部分归普瓦图大学。

    这个项目经过预热后,尽管只收2个银币,但立刻成了一项极为赚钱的生意,许多外地人千里迢迢过来种痘。

    肖恩巫师之名再一次坐实——当他对某项自然科学发表看法时,哪怕多么异想天开,那些最有名望的学者也不敢轻视,暗暗提醒自己,出自肖恩之口的,说不定又是一个天才的灵感呢。

    诺兰教授在赚的盆满钵圆之余,在1831年年底,与同事拉瓦第同时被吸收为皇家科学协会的成员。

    当有人把诺兰教授称作“免疫学”开创者的时候,他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的同时,口中却谦虚地说自己只是一个推动者。

    同时拥有三名皇帝科学协会会员的普瓦图大学,似乎已经走上了一条正确的道路。

    虽然肖恩后来离这所大学越来越远,很少会过问大学内部事务,但没有人主动提议应该给这所大学换个校长,因为这个校长不仅掌握着越来越多的资金,还关系到他们的远大前程。

    这当然是后话。

    肖恩送走了诺兰教授和一帮宾客后,开始集中精力实施自己的猎狼计划。

    那个被肖恩“释放”的狼人没有什么动静,如果有,肖恩也无法第一时间知道。

    他将另一个实验品,也就是那个成功得到天花免疫力的狼人给打断四肢,身上割出一道道口子,然后浇上蜜汁,最后绑在奥特山通往热那亚必经的关隘上。

    狼人带着一封肖恩致狼人首领的信:这是热那亚人的礼物。

    据暗中观察的士兵禀报说,这个狼人,下场极惨,身上爬满了蚁虫,远远看上去像一只黑熊。他痛苦地嚎叫了一天一夜,才被大山深处的狼人发现。

    法兰克中尉领教了肖恩可怕的手段后断定,肖恩的“阴谋诡计”会成功地激怒了狼人们的怒火。

    正如法兰克所料,狼人的王,沃夫此时正在雷霆大怒。

    波西的逃亡让他失去了一个重要的筹码,那位蛇先生当面发表了一通无比愤怒的演说,实际上拿他没有办法,但对方曾答应的一系列条件就此作罢。

    两个狼人失踪,起初也并没有让沃夫太注意。

    因为这样的事总会不间断地发生,狼人们生来野性十足,很难约束,他们臣服于武力而不愿遵守秩序,总有狼人会私自下山找乐子,尤其是人类女人。

    当其中一个狼人带着疾病回来时,沃夫只是把他关在狼穴中,然而这个狼人很快死去,与他接触的狼人也一个个相继生病,沃夫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族人染上了一种可怕的疾病。

    他是狼人中少数识字的狼人,他们也有自己的文明传承,并为之骄傲。

    作为首领,沃夫知道在狼人的历史与传说中也出现过这种可怕的疾病,所以他让族中的巫师摆下仪式,祭祀狼神,然后把所有染病的狼人烧死。

    这也是狼人们对付传染病最直接最粗暴,同时也是最有效解决方式。

    在熊熊烈火之中,沃夫一次性就失去了三十个族人,这不可谓不果断。

    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这种病症是从哪里来的,当然他已经猜到是从人类那里传染上的,直到发现第二个失踪的狼人。

    这个狼人的惨状,令沃夫怒不可遏。

    “热那亚!我要让所有的热那亚人血债血偿。”

    作为泄愤,沃夫把手中所有的热那亚人奴隶全都处死。

    如果肖恩知道他有这样的报复举动,恐怕也只是皱个眉头而已,然后对自己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仅此而已。

    那些被杀的热那亚人的冤魂,永远也找不到申诉的门路。

    但有谁关心呢?大多数普瓦图人仍然在过着自己看似平静的日子,只有北热那亚人才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味道。

    肖恩在积极备战,他在加紧训练军队的同时,把所有的侦察兵派了出去,盯住了从奥特山上下来的任何一个活物,同时他有计划的将靠近奥特山脉的居民往南迁。

    时间已经是1831年的9月,热那亚的秋天并不如北方那么明显,但终究最炎热的季节已过。

    北热那亚的丘陵地带,不知名的白色野花在安静地生长着,当微风吹过,绿色的草地上泛起一片白色的浪花。

    一只野兔在原野上拼命地奔跑着,几个骑士呈扇形包抄着,惊起一群椋鸟。

    这只野兔不停地改变方向,仍然逃不出捕者的包围圈。

    一声枪响,野兔在地上翻了个跟头,一动不动。

    “司令官,您射中了它的脑袋。”

    丹尼尔-戴维斯策马疾驰,他弯腰用自己的刺刀将这只兔子挑了起来。

    “好,今天中午我们加餐。”肖恩笑道。

    篝火很快生了起来,在秋日的原野上,肖恩亲自动手,将收拾好的野兔架在火上,很快空气中就弥漫着烤肉的香味。

    加上士兵从牧民那里买来两只鸡,配上野地里采来的蘑菇和野菜,再加上带来的土豆和面包当作主食。这一顿十分不错。

    肖恩这是在检查备战的情况,北热那亚一百多公里的防线,他不可能处处设下重兵,也没那么多兵力,只能提前将居民南迁。一些迁入帕特纳姆堡,一些迁入大的村庄和城镇,留出纵深。

    说服这些居民坚壁清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肖恩对地方官员们的执行能力十分怀疑,只得亲自出马。

    那些官员对狼人可能的南下心存疑虑,毕竟再折腾一回,就会直接影响到各地农牧民今年的收成。

    “不得不说,你们的司令官对烹饪很在行。烤一个野兔也要这么繁琐么?难道你们南方的贵族都是如此吗?”法兰克中尉由衷地赞叹道,他还在啃鸡腿。

    肖恩已经快速地结束了用餐,在一边枕着马鞍睡觉。

    “不,不,中尉。”丹尼尔笑道,“我们的司令官与众不同,你见过一个贵族喜欢琢磨饮食,另外你知道什么叫‘文火’吗?”

    “什么意思?”法兰克真不知道。

    嗒、嗒,一位骑兵飞快地奔驰而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报告司令官,威尔斯副司令官请您立刻回指挥部!狼人下山了!”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