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三十九章 会战(五)
    隔天上午,比尔接到一个新任务,搬运尸体。

    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雪,城里死了五百人,这五百人是冻死的还是病死的,或者是饿死的,没有人关心这一点。

    据说这也是几内波里十年来最冷的一年。

    一个月以来,比尔头一次得到出城的机会,他的任务就是将尸体运到城外找个地方埋了。因为城外是一道道由战壕和土堤组成的防御阵地,比尔必须驱使劳工离城很远的地方才找到地方挖坑。

    远离城墙,有劳工忍耐不住生的渴望,乘机逃跑。雪原里上演着一场追逐的游戏,那人只跑出了三百米,就被叛军放出的几条猎狗扑倒。

    在哀嚎声中,那人被猎狗撕成碎片,血洒在地,红的雪。

    剩下的劳工麻木地看了一眼,然后低头继续干活,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只是那么的身材在颤抖。

    杀手比尔,或者说波西-罗宾逊,正裹着大衣,站在雪地里抽烟,面无表情地看着手下正训斥着那些劳工。

    当初他从狼人手中逃走后,被激流带到了奥特山脉的北缘,又战胜了毒品对自己的控制,代价是他现在成了这一副可怕的模样,后来跟一些土匪混迹在一起,最后又阴差阳错地加入了叛军。

    那个曾经的翩翩公子哥不见了,那个言辞虽然偏激但内心正直,不乏对生活抱以热情的波西-罗宾逊也不见了。

    此刻他的心比铁还硬,他的眼神比刀还要锋利,比冰雪还要冷冽,仿佛已经看透了这个世界。

    逃亡至今的历程,他冷眼打量这个世界,看多了生死与罪恶,仿佛重新活过一番,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产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过去的波西-罗宾逊已经消失不见了。

    乱党毁了他的全部。他将自己的遭遇归因于真神党的阴谋,如果看不到真神党及叛军覆灭,他死不瞑目。

    现在他掌握了一条重要的情报,虽然还不太确定,但他认为这条情报的价值极大。但怎么把这条情报送出去,就成了一大难题。

    未经允许,叛军不准任何人出城,那些狂热份子准备让全城的人给他们一起陪葬,其中最极端的一些人甚至相信自己会获胜。

    在他们印制的宣传手册上,他们把自己看作是真神在人间的代言人,必须付出血的代价才能实现真正的自由,而且只要对真神足够的热忱和忠诚,伟大的事业一定会实现。为此,他们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

    抛开个人的遭遇不谈,曾经的波西,对真神党所追求的某些理念价值并非不认同,在圣城读大学期间或者在普瓦图的某些私人沙龙里,波西也曾经发表一些叫做理想的东西。

    但当他冷眼旁观之下,现实让他清醒起来。

    这不过是一些高尚理念包装之下的个人野心,真神党高层的那些人物在给民众一些小恩小惠之余,每个人的口袋里都装满一种叫财富的东西,他们的心里隐藏着一种叫做权势的词汇。

    在野外的雪地里干了大半天,下午3点时所有人冻的只剩下一口热气。

    回到城门口时,波西一行人被拦了下来,守城门的军官专门负责清点人数,由此可见,叛军把守的极为严密。

    在等待入城的时候,波西看到一个外号大胡子的人正在与人争执。

    波西认识这个大胡子,此人原是本地的一位巡警,叛军到来时,他跟着别人里应外合,帮助叛军轻松占领了达盖尔城。

    城内的资源,尤其是粮食全部被叛军拢在手中。几内波里是产粮大省,达盖尔又是粮食输出的重要中转站,因此这批粮食数量惊人。

    二十万居民手中一颗粮食也没有,他们必须用自己的劳力换取粮食,叛军也是通过这种极为有效的手段控制着居民,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免费劳力。

    而管理劳工的就是各个大小承包商。

    波西和大胡子都是承包商之一,这些承包商就是通过接受并完成叛军指派的任务,而获得奖赏,主要就是粮食。承包商们一般只付给劳工一半的粮食,如果能给六成,那这个承包商一定是位慈善家。

    波西走上前去,抽出一根烟,扔给大胡子:“嗨,兄弟,接了个新活?”

    大胡子跟他很熟,他指着身后大约五十辆车,车身上堆满木柴:“我要送这些木柴到约克镇,本来约定是明天一早送,可长官们又改了命令,要我晚上十点前必须送到,现在都三点钟了,真他妈的晦气!”

    大胡子骂骂咧咧的,监督他的三名叛军士兵装作没听到。

    这种事也常有,他们这些小承包商有时碰到不讲规则的叛军军官,只能自认倒霉。

    “那你还有7个小时,加把劲,你一定会准时送到的。”波西开着玩笑,“我猜那里的士兵正冻的发抖,正等着你送来的木柴取暖。看来你需要找个帮手。”

    “比尔,别说风凉话了。”大胡子眼珠一转,指着波下的手下道,“咱俩合作,你出人,任务算咱俩一人一半。”

    “我七你三,否则你找别人。”波西摇头道。

    “四六吧,毕竟是我得到的差事。”大胡子道。

    “成交!”

    波西的劳工队重新出城,对于这些劳工来说,这是一项外块,况且他们也不敢反对。

    由于缺少牲畜,每辆车两个人在前面拉,必须安排几个人在后面推。冰雪覆盖的路上,十分湿滑。

    约克镇是叛军控制的距离达盖尔城最远的一个小镇,镇子早就没有居民了,叛军将整个镇子拆了,建起了一座高大的六边形棱堡,把守着交通要道。这些棱堡也是烽火台,一旦发生战事,它们就会迅速传递消息。

    正是因为约克镇地处最前沿的防御线,波西这才主动跟大胡子勾搭上,这也许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当然也很有风险。

    这一支运输队堪堪在晚上10点抵达了目的地,他们当然是在一队叛军士兵的监视下完成工作。

    毕竟是最靠近前沿,镇子外面不远处就是双方侦察兵活动的范围。

    波西一边指挥着搬运木柴,一边观察着环境,可惜夜晚的雪地里视线很好,但也看不到镇外的情况,不时有叛军士兵排队从前面走过。

    偶尔还能听到一两声枪声,这里已经能感受到战争的脚步正在逼近。

    天气寒冷,夜里还有可能有对方的侦察兵出没,负责监督的叛军士兵不愿冒险,所以波西等人只好在镇子里过夜。

    可以遮风避寒的棱堡,是不可能让波西这些人进去的,波西只好命人在马厩旁,依着断墙搭了几个棚屋,好歹凑和一夜。

    波西就着热水啃了点干粮,躺下时已经是12月25日凌晨1点。

    如果马克-惠勒的情报没错,战争将在今天白天打响,留给波西的时间不多了。

    波西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这是他在逃亡之中学到的本领,抓住任何一个机会养足精神。

    当他睁开眼睛时,大约是凌晨4点,身边传来大胡子的梦呓声。波西悄悄地坐起身来,然后来到马厩。

    他早就注意到,马厩里有两匹马,这可能是旁边棱堡里的守军用来传递军情用的。

    当他把刚解开缰绳,身后传来一声冷笑:

    “比尔,咱们都是朋友,你怎么能一个人寻找自由?”

    大胡子站在他的身后,手里举着一把手枪。波西慢慢转过身来,笑道:

    “这里有两匹马,咱们俩一人一匹,如何?”

    “什么?”大胡子微微一愣,道,“比尔,你太天真了,我这样的人可没机会向政府军投诚,我已经向马克-惠勒先生投了一大笔钱,相信你也投了。在这种情况下,你还想着逃跑,我只能认为你是间谍,真想看到你被吊死的样子。”

    波西道:“我口袋里有张面额1万金路易支票,如果你放过我,这张支票就属于你了。”

    “真遗憾,这样的话,你就死定了。”大胡子狞笑着开了枪。

    枪口冒出的火光闪耀之前,波西的身形提前晃动了一下,抬手一把匕首飞向大胡子的喉咙。

    大胡子一脸不可置信地倒下。

    波西却飞快跳上马背,往镇外飞奔。

    棱堡中的叛军士兵反应过来,还有镇外巡逻和警戒的叛军士兵都骚动起来。一时间,枪声大作,那些高度紧张的士兵纷纷跟着开火。

    波西伏在马背上,趁着前方士兵低头填装子弹的空档,飞快地越过了一镇外第一道防线。

    然而叛军在前沿修筑了太多的战壕,战马突然踏空,将波西抛了出去。

    波西顺势在雪地里滚动着,卸去大半力量,他没有功夫理会身后的人声,猫着身子飞快地往前奔跑,如一头豹子,在雪地里疾奔。

    不时有铅弹带着嗖嗖地啸音飞了过来,波西不停地变幻着路线,然后突然钻入一个雪堆之中。

    黑暗中,有大批的人马经过。

    波西不敢异动,他身上的热量在迅速地流失,只能暗暗祈祷自己的运气稍稍好一点,不要被发现。

    或许波西从未想到,战争却滑稽地因为他而提前爆发。

    叛军的骚动和枪声,令不远处的政府军警觉,他们部署在前沿的部队很快与叛军的搜索队交火。

    紧接着就是全面开火,但对双方来说,黑暗都是各自最大的敌人,他们都只能远远地朝着对面火光亮起的地方开枪。

    这对波西来说,这是一个不错机会,叛军的目光全部被正面的政府军所吸引,他从雪堆中跳了出来,往另一边跑去。

    突然,波西感觉被地上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他腾空飞了起来,然后几个黑影扑了过来将他死死地压在地上,还有人在他脑袋上狠狠地揍了几拳。

    在晕过去之前,波西听到有人用他曾经很熟悉的乡音说道:

    “终于抓了个活的。”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