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四十三章 达盖尔(二)

第四十三章 达盖尔(二)

    突然,书房的门被人撞开。

    几个壮汉持着手枪闯了进来,书房里面只有萝丝一人,贤师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有人趴在窗口往外查看,什么也没看到。

    “发生什么了?”萝丝问。

    “抱歉打扰了,科蒂小姐。院子里的猎狗突然没了精神,为了保险起见,我们需要对整个玫瑰园彻底检查一遍。”

    为首的人解释的,他们知道萝丝在玫瑰园中的地位特殊,平时都很尊重。

    这些壮汉是尼尔森等人追随肖恩离开后,玫瑰园留守的不多的几个护卫。

    晚上没有客人的时候,门户关闭,玫瑰园里的猎狗通常是散放的,这些猎狗今晚有些奇怪。

    “你们做的对,请继续。”萝丝点点头。

    几个人看了一眼书房,并无异状,就去了别的房间,但彻底将所有的房间检查一遍,并不是一件能快速办到的事情。

    贤师是从窗户离开的,他对危险的提前预判能力,不得不让萝丝佩服。这恐怕是来自于嗜血者这种异人的本能。

    萝丝陷入了两难,在维希镇的日子里,或许是她这十九年来过的最舒心的日子。

    没有争斗没有勾心斗角,活的像一个正常人,玫瑰园里的人尊重她,镇子里的居民喜爱她,孤儿们爱戴她。

    然而她不想再继续欺骗肖恩,但她又深知贤师的强大,这不单指贤师一个人的强大,而是指贤师所掌握的可怕力量。

    此时,贤师正行走在维希镇的街道上。

    镇子里正洋溢着欢乐的气氛,即便最贫穷的人家也会在新年到来的日子里奢侈一把,灯火辉煌。

    更不必说,过去的一年对于维希镇的居民们来说,是一个很有收获的一年。

    夜幕下,一群小孩子还在街头追逐打闹。在这个时节,他们的父母也不想呵斥他们,由着他们的本性。

    这里的商铺、酒馆、旅馆还有饭店,仍在营业,一些不得不留在这里的外乡人,倘佯在这里,到处都有欢声笑语。

    在一处街角,贤师停下了脚步。

    真神教的教宗尤素福-隆巴尔迪用很复杂的表情看着他,这位教宗的忠仆们则将手放在斗篷里,身体绷紧。

    他们紧张地盯着贤师,仿佛在面对一头随时会暴起伤人的怪兽。

    贤师的神情显的有些意外。

    “新年好,尤素福兄弟。”意外的神情一闪而过,贤师笑着打招呼道。

    “如果能够,我愿堕入魔道,忍受万千罪刑之苦,以换取你的死亡。”教宗一开口便发下诅咒。

    “不、不,尤素福,这么年未见,你还是老样子,没有长进,光靠讲经布道,是唤不醒真神降临的。”贤师摇摇头道,“真神已经睡着了,甚至已经死亡……”

    “住口!”

    “放肆!”

    “恶魔!”

    教宗的信徒们纷纷斥责着。

    不管这些人的斥责,贤师继续说道:

    “真神永恒,但真神在人间的代言人则不是只有你一个,她有善和光明的一面,也有恶和黑暗的另一面,我就代表这另一面。尤素福,看看吧,你如今可怜的境地,教堂被拍卖,财产被没收,教士们被迫流落街头,你有何面目在我的面前大言不惭?

    当然你还隐匿着一笔相当可观的财产,而你的某些教士们,白天穿的朴素,一副苦修的样子,晚上却在秘密居所里包养情妇。

    我懒得拆穿你们这可笑的举动。身体力行,深入民间?重新唤起信徒的热情?我一直就在民间,他们需要什么,我知道,他们反对什么,我也知道!而你一直回避民众的真正需求!”

    “听你这话,不明事实真相的人,可能以为你是民众的代言人。不,你带给民众的只有战争和杀戮,那些惨死在枪炮之下的冤魂,难道不是受你蛊惑的吗?”教宗反驳道。

    “关于这一点,我必须诚实的接受。尤素福,你知道的,如果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了解我,那就是你了。”贤师道,“我必须再一次声明我的观点,死亡只是手段,如果通过这样的牺牲,目的还没有达成,那一定是死的不够多!”

    “我可不愿成为你这样的野心家的知己。”教宗低垂着目光,“尤其还是一个嗜血者。”

    “我猜,你现在一定在想,能否拼死一搏,将我杀死在这里。”贤师笑道,“你有权试一试。”

    贤师话音刚落,他的身后出现了几个人,有的站在屋顶上,有的立在阴影中,一股阴森的气息压迫过来。

    教宗明智地放弃了,他伸手一挥,忠仆们往后退了几步。与此同时,贤师身后的部下们也往后退了几步。

    “很好,这才是友好的会谈气氛。”贤师笑道。

    “你我的友好交情在三十年前已经结束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会杀了你。先教宗陛下升天之时,他曾让我杀了你,可是我违背了他的遗命,这都是我的妇人之仁和一念之差造成的过错,却让一个嗜血者逃走了。”教宗用一种很沉痛的语气说道。

    “是啊,你现在甚至都不肯叫我的名字。我很怀念那时的岁月,抱歉,我欺骗了你,但你应当知道一个嗜血者怎么可能自承身份后跟你讨论教义?”贤师的目光越过教宗的头顶,看向虚无的夜空,“你这么痛恨我,为何不向秘密警察告发我?嗯,你毕竟还是有私心的,为了这个教宗之位,恨不得没人知道这段交情。”

    “收手吧,嗜血者!”教宗低吼着。

    “恼羞成怒了?尤素福,你的确是一个诚信者,但你应当知道,我绝不会收手的。”贤师道,“如果将来我死了,我希望在墓碑上不要留下任何文字,任凭后人书写。如果非要写下墓志铭,那就写上诚信者之墓吧。我也是一位诚信者,对信念的坚持不在你之下。

    为此,我放弃我的家族,我的爱情,我的生活,我这一生只能行走在黑暗和刀光剑影之中,直到……死亡!”

    “但你的阴谋永远也不会得逞,看看这维希镇的居民吧,难道会放着好日子不过,任凭你这种人掀起战争和流血吗?”教宗驳斥道。

    贤师耸耸肩:“这里的居民只是幸运地遇到了一个好领主。但离开这里,在普瓦图城里,在热那亚的北部以至帝国的绝大多数的角落里,到处都有压迫和不平等,到处都在累积仇恨的火药,人民只需要一点火星而已。”

    “好吧,就算天下大乱。无论贵族、商人、地主,或者平民,没有人真心愿意臣服于一个嗜血者。这是你所有阴谋的一个致使弱点。”教宗道。

    “不,作为一个喜爱阅读教中秘藏经典的勤学者,尤素福,你应该知道嗜血者的后代不一定是嗜血者,当我的血脉传承几代几十代之后,臣民们也就无所谓什么嗜血者,到那时嗜血者可以光明正大地存在于世。这才是真正的和平。”

    “你还有后代?”教宗惊讶道。

    “在你认识我之前,我就有了后代,不仅如此,我还有许多情妇,我年轻时很受女人的欢迎……”贤师的表情很是玩味,“跟你这个老光棍说这些,很是失礼啊。”

    教宗道:“你不必用这种方式激怒和挑衅我。既然你不肯收手,那我只能等着看你灭亡的那一天。”

    “那你得注意保重身体,否则你永远也看不到那一天,我听说你现在的身体大不如前。”贤师道。

    两人始终保持着三米的距离,站在街道的两边。

    贤师虽然满头白发,看上去比教宗年轻而更有活力,但他知道眼前的教宗可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教士,也并非外人所知道的那样是一个醉心于传教的教宗,更不是一位痴迷于宗教典籍的书呆子,他从不离身的木杖里暗藏着一把细剑,这把剑也曾经饮过鲜血。

    教宗倒是想干掉贤师,皇帝有关真神教为非法宗教的法令,令真神教元气大伤,虽然后来撤回了,但皇帝还真的没有太过冤枉真神教。

    贤师年轻时曾以学者的身份加入真神教,与尤素福一同拜在前教宗的门下学习经典,与尤素福有同学之谊,曾相互以为知己。贤师天资聪慧,博文强记,很快便有了贤师之名,其天纵之材令尤素福也自叹不如。

    但后来前代教宗认为贤师有野心,行事过于极端,便把教宗之职传给了尤素福。

    贤师一气之下,与尤素福决裂,同时也带走了教中极端的一派力量,从此打着宗教的名义,而行叛逆之实。

    不期而遇。

    两人隔着街道,冷冷地看着对方。

    一个巡警的到来,打破了平静。

    “他是嗜血者!”尤素福忽然指着贤师喊了起来。

    贤师大感意外,暗骂尤素福居然有些无赖。

    那巡警离得稍远,一愣之下,还是反应过来。贤师人影一闪,转过街角,又有几道身影从屋顶和阴影中闪过,然后都消失不见了。

    巡警立刻吹起了哨,这一晚足足折腾了两个小时。

    教宗没有离开现场,即便普瓦图的戴利局长第二天亲自赶到,他还停留在维希镇。

    “整个维希镇的人都认识我,知道我是一位卑微的教宗,他们供养我,也爱听我布道讲经。但那个嗜血者威胁我,让我把这个虽然卑微但神圣的职位让给他,这是对我的严重冒犯……”

    “冕下,你是如何确定那人是嗜血者?”

    “他向我展示了两颗獠牙,这还不够吗?作为众仆之仆,我不会向他示弱,不会放弃服务民众的权利。”

    戴利局长没有在尤素福-隆巴尔迪面前浪费太多时间,这位教宗的安全也不用他来操心。

    他放弃新年休假,用最快的速度赶到这里,有些气急败坏。在过去的一年,罗宾逊家族的破事已经够让他头疼了,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

    这可比乱党或者豪门恩怨严重多了。

    根据调查结果,那位嗜血者一行人共6人,是3天前来到镇子里住下的,那位旅馆的服务员回忆说,这些人深居简出,并不与外人打交道,为首的是一位白发老人,曾向他打听玫瑰园的情况。

    许多外地人都会打听,服务员并不觉得奇怪。因为子爵大人交游广泛,影响力与日俱增,这一年来许多形形色色的外地人来到这里,有的是学者,有的是记者,还有商人,往往这个时候,服务员会得到小费。

    戴利觉得这有点棘手,他知道肖恩曾在北疆跟嗜血者有过交手,难道神秘的嗜血者组织要来报复?

    戴利有点幸灾乐祸起来,因为这样或许是他的一个机会。

    想到此处,戴利觉得这趟没有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