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四十四章 达盖尔(三)

第四十四章 达盖尔(三)

    肖恩此时还不知道维希镇里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维希镇里多了许多秘密警察。

    嗜血者的出现,使得戴利局长有借口安排人手盯着维希镇里出现的任何一个外乡人,他深知一个子爵在这里的影响力。

    为此戴利亲自拜访了玫瑰园,用很谦卑的态度向克利夫兰表明立场。虽然对此有些本能的反感,但克利夫兰既没有反对也没有赞成,毕竟嗜血者的出现绝不是一件好事。

    达盖尔城外,政府军及各支协从军已经清除了叛军在城外的力量,为此他们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阵亡高达三千人,伤者更是不计其数。

    出于某些不应为外人所知的原因,伤亡较多的反而是那些地方民团。用某位大人物的话说,本地的豪杰应当为本地人民的福祉做出更多的贡献。

    但热那亚民防军除外,他们的伤亡微忽其微,在正面战场上的伤亡数量,还不及在一些村镇巷战和散兵遭遇战所造成的伤亡数量,另一方面的原因是肖恩不喜欢打施密特将军口中的所谓“硬仗”,他甚至靠谈判解除了三个村镇的叛军武装。

    尽管施密特将军私下里批评,说有些人滑头,打仗总喜欢首先想到如何保存自己,没有男人气概,其实说的就是肖恩。

    但肖恩仍然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也保证了主力的补给安全,尤其是肖恩派人接管了野战医院,救死扶伤,减少了许多不必要的伤亡——这对己方的士气有极大的提升。

    如果站在热那亚人的角度,他们来自奥特山脉的南方,这里的战局真的与他们无关。与本地人组织的民团不同,他们这些外乡人能够跨越奥特山脉,以一些士兵的牺牲为代价,为帝国尽忠,旁人已经很难从道德上苛求他们。

    如果非要苛求热那亚民防军,那一定是嫉妒热那亚的商人们在这场战争中挣了不少钱。热那亚商人们反应最快,各种物资源源不断从南方运来。

    时间已是1832年的1月12日,肖恩奉命来到达盖尔城外的最高指挥部里,觐见皇储殿下。

    此前肖恩远离主战场,自从战争爆发后,就没有来过最高指挥部,他不像别的指挥官,喜欢往指挥跑,要支援要物资,或者抱怨自己的部队伤亡太大。

    施密特将军只有在肖恩每天固定一封战报上读到民防军的消息:

    某月某日某时,我军已占领某地,歼敌某某,我军伤亡某某,但士气高昂,正在对某地作细致侦察,预计于某月某日某时进至某地。

    施密特怀疑这可能是肖恩的参谋军官代笔的,只需要换个时间、地点就行。

    但民防军的军事行动,无可挑剔。

    甚至在皇储来到前线好几天后,皇储写了一封致所有参战官兵的信,肖恩才知道最高统帅到了。

    这主要是因为皇储并没有干涉施密特将军的指挥,战报和军事命令上都不出现他的名号。虽然不论他的身份还是他久历军伍的资格,他完全可以亲自发号施令指挥战斗,然后顺理成章地把大部分功劳揽在自己身上。

    但皇储所做的不过是关注后勤补给和慰问士兵而已。

    皇储的姿态,使得他赢得了所有人的尊敬。这跟传闻中的有些不同,有些人可能要失望了,性格强硬的施密特跟同样性格强硬的皇储相处的很融洽。

    肖恩来到最高指挥部时,皇储正在会见客人。法兰克中尉透露说是几内波里的勒内伯爵正在觐见殿下,这位伯爵带来了一笔高达三十万的金路易。

    “三十万的价码太低了。”肖恩道。

    勒内家族在这次动荡中的表现很可疑,虽然他们听到了风声,对外宣布贾雷德-勒内早已从家族中除名,他的叛逆行为跟家族无关,也许这个家族真的被冤枉,但很难堵住别人的口。

    在摩尔城陷落的前夜关键时刻,这个家族果断地抛弃了摩尔城和城内二十万居民,而他们丢下的大量粮食全成了叛军的口粮,随便扣他们一个“暗中资敌”的名头,也会让勒内伯爵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三十万他只能得到一次觐见殿下的机会。”法兰克调侃道,“有人检举,认为伯爵当年在继承名爵上的法律文书上可能有些失误的地方,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子爵,你是贵族,应当知道册封文书都需要皇帝亲自签署,陛下远在圣城,如果有人弄虚作假,陛下被蒙蔽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肖恩很好奇。

    “勒内伯爵说,眼下民不聊生,很多穷人在受苦,他愿意将家族八成的土地分给平民,以便让帮助殿下安抚民众恢复民生。”法兰克道。

    “这真是个富有同情心的贵族。”肖恩耸耸肩,“八成是多少?十万顷?二十万顷?这能养活很多人,也能为帝国增加很多税源。”

    他跟法兰克就站在营账外面的空地上,一边等着被召见,一边晒着太阳闲聊。

    “除此之外,殿下还收到了许多刑事检举信,比如杀害平民,敲诈商人……总之,伯爵正在向殿下忏悔自己的失察,他另外拿出七十万金路易来表明自己的无辜和清白。”法兰克继续说道。

    这些所谓检举,是不是真的,没人关心,即便是真的,勒内家族也可以推出替死鬼,肖恩甚至怀疑是皇储授意人干的。

    总之一百万金路易和八成的土地,让勒内家族这次元气大伤,这恐怕是这个家族数百年的积累。

    可谓是孤注一掷了,在还没有有力的证据证明勒内伯爵本人参与谋反的情况下,勒内伯爵总算是保住了性命。与身家性命相比,财富真是身外之物。

    这其中也有肖恩的功劳,因为他提前给皇储上过眼药,勒内这个姓氏恐怕早就记在了皇储的小黑本。有把柄在手,皇储不可能轻易饶过这个家族。

    以肖恩听来的关于皇储行事风格的传闻,皇储居然耐心地接见勒内伯爵,真是一件奇怪的事。看来皇储是真的很缺钱,以至于他竟然可以容忍这种交易。

    皇储的营帐被掀开,勒内伯爵踉跄着走了出来。

    “您一定是康纳利子爵吧?”勒内伯爵看了一眼肖恩身上的制服,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身为伯爵,对一位子爵用上了敬语,姿态放的很低。

    “伯爵大人,我是康纳利子爵。”肖恩不咸不淡地应道。

    “真是年轻有为啊。”勒内伯爵,“摩尔城是勒内家族世代居住的地方,可惜惨遭叛军毒手。听说子爵光复了摩尔城,我喜极而泣,这真是一件幸事,为了感谢热那亚民防军的贡献,勒内家族准备捐献一笔物资给贵军,希望贵军再立功勋,将叛军一网打尽!”

    这真是意外收获,看来这位伯爵被逼到绝境。肖恩笑着道:“感谢伯爵大人的慷慨。”

    勒内伯爵走了,肖恩注意到他试了三次才爬上马背。

    觐见是在法兰克中尉和施密特将军的见证下进行的。

    “子爵,很高兴见到你。”

    还过军礼后,皇储殿下主动说道,他锐利的眼神打量着肖恩,尤其注意到肖恩也拥有一头金发。

    果然跟传说中的一样,皇储面孔严肃的很,让人不敢造次。他口中说很高兴,但语气完全没有那种意思。

    “殿下,我很荣幸能够觐见您。请允许我代表热那亚人向您致敬!”肖恩道。

    “很好,我听说你们热那亚这支民防军训练有素,尤其是军纪一向不错,你们凭借一己之力解放了摩尔城,我更关注的是你能很好地恢复摩尔城的秩序,使得那里的帝国臣民能够尽快地安居乐业。

    抱歉,这纠正了我对南方人一直以来的偏见。这表明勇敢的士兵,不分南北,子爵,你是一位很出色的指挥官,也是一位公正的贵族,尤其是你还这么年轻。顺便问下,你今年多大了?”

    皇储点头嘉许道。或许是今天收获极大,他的话有点多。

    “殿下,我马上就要21岁了。”肖恩答道。

    皇储道:“嗯,很年轻。我21岁的时候还只是一名少校,当然这恐怕还有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的姓氏。”

    施密特将军这时意外地插了一句:

    “殿下太谦虚了,我只是听说因为您的姓氏,而在军中被特意压制。因为陛下担心您会骄傲自满,然而事实证明,陛下过虑了,您应该得到更高的军衔。”

    显然,施密特将军的恭维让皇储有些意外,但事实并非如此。皇储的才能和作用被皇帝压制,一直以来就是一个秘密的话题。

    皇储变换了一个话题,对肖恩道:“子爵,我还没有当面感谢你们捐献的那笔20万金路易资金,尽管我还没见到那些支票长什么样,它们就被花出去了。”

    “殿下,但它们花在了刀刃上了,变成枪炮、火药、军大衣和军靴,难道不是吗?”施密特将军连忙解释道。

    “我的将军,我不是在指责你。你是一个纯粹的将军,你只做你认为对的事情,这是一个很好的优点,尤其是对于一位军人来说是如此。但通常来说,这也是一个缺点。”皇储的话大有深意。

    施密特将军道:“殿下,我不是政客!”

    皇储转而问肖恩:“子爵,你认为呢?”

    “军队只是帝国意志的刺刀,只问敌人是谁,不问其它!”肖恩表着忠心。

    “帝国意志的刺刀?很好!这话很精辟。我相信有施密特将军的卓越指挥,还有如子爵这样的忠诚之士的有力协助,我们很快就会拿下达盖尔。”皇储握着拳头道。

    “帝国万岁!”肖恩作立正状。

    施密特将军瞪了肖恩一眼,因为他的反应慢了一拍:

    “帝国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