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五十二章 有闲阶级(二)

第五十二章 有闲阶级(二)

    第三等级蠢蠢欲动。

    在布兰登子爵这样的贵族的眼里,他与某个工场主的差别是主人与仆人的差别,尽管前者在后者眼里只是一个来自传统特权的腐朽产物。

    而戴维斯这样的男爵在富有市民的眼里,只是一个空有爵号的穷光蛋。

    在某份小范围内传播的小册子上,有人这样警告贵族:“现在已经没有任你们摆布的懦弱人民了,你们所蔑视的平民勇敢而有智慧,他们决心收回使其成为人和公民的所有权利。”

    所以,现有的秩序与和谐,被第三等级中的激进份子视为暴政,他们谋求平等甚至叫革命。

    真神党在奥特山脉以北掀起的叛乱,给了这些人以某种鼓舞的情绪。叛乱虽然只用了一年时间就被镇压,但这场叛乱让人们看到了帝国的虚弱,使得他们认为自己有了讨价还价的资格。

    去年一年热那亚新出现了三十多份的报纸,这些报纸大多是转载北方的新闻和政治评论,那些评论家的言辞甚至比北方同行还要激烈。

    秘密警察已经逮捕了至少二十位记者和编辑,罪名五花八门,却没有一项是因为诽谤皇家和政府的指控,偷税和生活不检点的罪名占了大多数。

    这三十多份报纸至少有二十份被勒令停办,仍然有一些存活了下来,而且看上去资金充沛。

    这让只离开普瓦图出征一年不到的肖恩,忽然觉得热那亚变的陌生起来。

    来自北方的思潮也让一向保守的南方人开始活跃起来,这是好是坏,肖恩有自己的判断。

    但戴利局长的工作重点显然受到了影响。

    在洛基山狩猎活动结束后的一周内,肖恩也不得不参加一些难以拒绝的社交活动。

    比如布兰登子爵邀请他去他鲸堡品酒,受邀的都是贵族,他们也许学问不高,但完全可以大骂第三等级的狂妄和毫无教养。

    比如夏克礼主教主办的讲经会,他宣称有一个可怕的幽灵正在热那亚悄悄地滋长,蛊惑人心,对主的信仰和崇拜正在经受考验,他号召每一个忠诚的信徒应当主动与这个幽灵搏斗。

    这位主教在讲经会之后,跟肖恩有一次闭门交谈。至于交谈的内容,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但显然从他们两人出来时的表情看,这次交谈还算愉快。

    另一种聚会,则来自普瓦图大学的师生们。这种聚会就没那么多约束,随时随地都可能举办。

    尤其是那些年轻的教师和大学生,喜欢谈论政治。他们喜欢引用一大段知名学者的论断,对热点问题展开热烈的讨论,谈兴高涨时,当众朗诵最知名的诗歌。

    虽然肖恩认为这些人比贵族和教士还要天真,但总归这些人更靠谱一些,至少他们给出了自己的解决之道。

    尤其是他们的热情,给肖恩印象深刻。但图样图森破。

    以上种种聚会,肖恩很少主动发表见解,就他的身份来说,也很少有人能够强迫他了,但他有一种特别的能力,能够让所有人不至于跟他翻脸。

    在普瓦图大学内,肖恩更是一言九鼎,他让自己的副校长把那些积极份子的名字记在小黑本里,时刻注意他们的动向。

    这此人师生当中,以卡门尔-盖博最为活跃。这位文学院的学生,以文学和诗歌最为擅长,已经发表了两部个人诗集,同时又给几家报纸撰写评论,在赚了润笔费的同时,他在一些圈子里也很有名。几乎在普瓦图大学的每个聚会和沙龙里都会出现他的身影。

    这所大学已经走向正轨,虽然办学资金永远觉得少,但终究不是肖恩接手校长一职之前的窘境。

    在附属医院每天来接种牛痘的人,排着长队,有时候不得不要求巡警来维持秩序。

    福斯教授的新型炸药在达盖尔战场上一举成名,得到军火商贝斯的追捧,普瓦图大学与贝斯开设了一家合资工厂,每个月都能带来可观的现金流。

    产学研的模式初见成效。

    教师们不再担心下个月的薪水,优秀学生有奖学金可拿,贫穷的学生也能够获得一些勤工俭学的机会。

    所以肖恩在普瓦图大学内的地位极为稳固,有许多人都通过各种途径劝说他千万不要辞去校长,每个月不定时来普瓦图大学处理公务,有时候会连住上好几天。

    肖恩看似对大学内的事务并不热心,但他密切地关注大学里发生的每一件事,因为这里是思想最为活跃的地方,了解了大学师生们在想些什么,基本上就了解帝国在舆论和思想方面的动态。

    这一天肖恩在接见几位学生代表后,会见登门拜访的巴里-林肯。

    巴里-林肯身为林肯家庭成员之一,也有一副好皮囊,但他性格优柔寡断,这让他看起来有些谨小慎微。

    在林肯子爵被官方正式宣布失踪后,而且林肯子爵没有婚配和后代,作为比伯-林肯子爵的堂兄,巴里-林肯成为继承爵位竞争者之一。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林肯家族子孙繁茂,另几房的堂兄弟也有资格竞争。为了夺得这个爵位,巴里找到了肖恩。

    林肯家族为了这个爵位,已经闹出了不少是非和笑话,反目成仇和大打出手皆有,甚至闹出了人命。

    林肯子爵拥有一座城堡,在普瓦图的东边,风格与罗恩堡相似,只是占地面积稍小,但附带一个超大的花园。

    因为靠近海边,时常有白头鹰飞到城堡上的石缝里做窝,这座城堡叫鹰堡,

    鹰堡不祥,林肯子爵八岁时哥哥从楼梯上摔下来,摔断了脖子,几年后,他的父亲正值壮年却发疯口吐白沫而死。

    现在林肯子爵也失踪了,一般认为他肯定也死了。而历史上,这座鹰堡的主人和仆人死于非命还有很多,这让这座城堡增添了许多神秘和不祥的色彩。

    因为听说洛基山子爵对这座城堡很感兴趣,巴里便立刻亲自到普瓦图大学来见肖恩,想把这座城堡低价转让给肖恩,这其中当然有巴结肖恩的意思。

    如果没有肖恩暗示的意思,他可不敢把这么一座不祥的城堡出售给肖恩。

    此前在家族会议中,家族成员达成一致,先将爵位放到一边,先把林肯子爵名下的财产瓜分,这座城堡就落到了巴里的手中。

    相较于爵位,财富是眼前看得见摸得着的,落袋为安。

    在巴里的殷情邀请下,肖恩参观了鹰堡。

    或许是先入为主的缘故,这座城堡在他眼里,哪怕是在灿烂阳光之下,也冒着冷森的气息。

    城堡只有少数几个仆人,负责看守。城堡前面路口上摆放着许多束鲜花,这是林肯子爵生前的女性朋友悄悄送来的。

    显然林肯子爵曾极受普瓦图的女性欢迎,无论是花季少女,还是名流内眷,甚至有夫之妇,简直是通杀。

    女人们以和他相识相交为荣,但肖恩从未听说过林肯子爵滥交的行为,颇有点人从万花过不沾一片叶的味道。

    所以当林肯子爵失踪的消息传来,那些女人们几乎悲痛欲绝。风流不是错,但能做到林肯子爵这个程度,真叫人佩服。

    “鹰堡每隔五年就会翻新和加固一次,绝不会有问题,比伯在这方面很舍得花钱。”

    巴里介绍道,提到失踪的堂弟,巴里挤出一点眼泪,但他的表演很浮夸。

    “我能去书房看看。与城堡相比,我对比伯的书房更感兴趣。说实话,我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书籍让比伯成为一名学识渊博多才多艺的贵族。”肖恩道。

    “子爵,您真是位令人敬仰的贵族。有人说,拥有万贯家财,不如满腹学问,如果这座城堡能在您的名下,真是上天注定。您不仅是一位大学校长,还是令人景仰的皇家科学协会会员。”

    巴里卖力地吹捧。

    林肯子爵的书房果然十分豪华和宽敞,这里简直是一座小型的图书馆,而且肖恩敢说,这些分门别类的书籍绝不是做做样子。

    “这里有变动吗?”肖恩问,“林肯先生,请不要误会,比伯生前跟我挺合的来,我视他为朋友。当听到他在战场失踪,我夜不能寐,只可惜我的部队所向披靡,还是没有得到他的消息。每每想到这一点,我就会心生愧疚之意。所以……”

    “睹物思人!”巴里用词十分精确。

    “没错,我希望这每一块砖都要保持原状。如果比伯在天之灵能看到这里,一定也会感到欣慰的。这会让我好受点。”肖恩道。

    “子爵,请接受我的敬意!”巴里道,“我以我祖先的名义发誓,这里跟比伯离开前一模一样。”

    “很好!”肖恩道,“我听说鹰堡不祥,但即便如此,你还是接受了这座城堡,显然你是很念旧情的人。比伯有你这样的堂兄,也是一件幸事,所以我认为由你来继承爵位才经得起推敲。”

    “谢谢……谢谢!”巴里感动的几乎要哭了。

    成交价两千金路易,简直白送,对外则声称转让价为两万金路易。

    次日,阿瑟-扬带着一伙人来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