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五十九章 地狱子爵
    卡门尔-盖博一大早就雇了辆敞篷马车赶往鹰堡。

    出了东城,还离着鹰堡老远,就看到有巡警拦在路口。

    “先生,前面禁止通行,无论你去哪,要么原路返回,要么绕行。”巡警冷冰冰地命令道。

    “警官,我要去鹰堡。”卡门尔-盖博直接表明来意。

    “你是干什么的?我接到的命令是,未经允许任何人不得靠近鹰堡。”巡警道,“如果你是记者,大可不必出示你的身份证明,因为防的就是你们这些记者。”

    这话直接堵死了卡门尔-盖博想要说的话,这会儿可没有什么采访自由。

    卡门尔-盖博脑子转的极快,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借书证:“警官,我是普瓦图大学的学生,肖恩-康纳利子爵是我的校长,我奉副校长先生的差遣,要去鹰堡见子爵。”

    巡警看了看递过来的借书证,狐疑道:“康纳利子爵在鹰堡吗,我没听说啊。”

    “子爵大人的行止难道还要你来批准吗?别怪我已经提醒了你,子爵大人或许无权撤掉你们副团长的职务,但让你丢掉这份工作完全没有问题。”

    卡门尔-盖博装作动怒的样子。

    那巡警见状,不敢阻拦,竟让卡门尔-盖博坐着马车径直抵达鹰堡。

    果然,身份不一样,待遇就不一样,尽管他是狐假虎威。

    实际上,他有许多同行已经赶到了鹰堡,这些人大多数是从别的乡间小道绕过来的。在鹰堡的外围,巡警只能守住大路,他们根本照顾不来所有的地方,总有漏洞可钻。

    但所有的记者在鹰堡的铁栅栏外被拦下来,因为大批的巡警握着步枪将这座城堡紧紧地包围,不让外人进去。

    卡门尔-盖博跟同行们打着招呼,交换着消息,看来大家都提前得到了通知,疑似是官方故意泄漏的消息,谁也没比谁捷足先登。

    但消息实在混乱,甚至令人难以相信。

    有人说鹰堡里发现了数具尸体,新主人康纳利子爵被吓到了,因而报警。

    有人说这里是叛党的巢穴,叛党曾在这里秘密处死了许多不肯与他们合作的人。最讽刺的是,作为贵族,以及这座城堡的主人,林肯子爵被指控为叛党的首领——还有比这更劲爆的新闻吗?

    还有的说这里其实是巫师的秘密据点,这些邪恶的巫师以活人为血祭,制造了大量的人体标本。

    总之,这里发生了大事。

    卡门尔-盖博见巡警们并不驱赶他们,任由他们伸着脖子隔着铁栅栏往里看。他注意到自己大学医学院的诺兰教授的身影,好像从鹰堡二楼敞开的窗户前走过。

    然后,卡门尔-盖博看到总督阁下从一辆马车上下来,秘密警察局长戴利站在鹰堡正厅门口迎接。这两人脸色截然不同,拜恩总督脸色严肃而略有些不安,戴利局长有些得意洋洋。

    令人意外,不到二十分钟,总督又回到了正厅门口,他和他的随从们个个脸色苍白,有人蹲在花丛里呕吐,有的人则是两腿发软瘫倒在地。

    紧接着,四十多辆马车被送了过来,这些马车通常是邮局用来运送包裹的厢式货车。

    有巡警走到了记者们的面前,宣布道:

    “先生们,我们在身后的这座鹰堡内发现了大量死尸,现场十分悲惨和邪恶,如果你们需要真相,请随我来。但我警告你们,如果你们被吓着了,后果自负!”

    这恐怕是巡警破天荒地主动邀请记者们采访。

    记者们哪里会被这话轻易吓着,越是被描述的可怕,越是引起他们的好奇。没有新闻,他们也能制造新闻。

    他们保证能对同一个事件连写一百遍相关报道,并且绝不重样。

    这是他们的职业本能,一篇新闻稿只要改个标题,或者稍稍变动一两个字眼,表达的就可能是截然相反的两样意思。

    记者们都擅长此道。

    鹰堡前面花团锦簇,一眼望去,姹紫嫣红,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味,不因为这里聚集一群人而变的暗淡。

    如果是平时,这里的美景一定会让外人驻足欣赏,但卡门尔-盖博脚步匆匆,他似乎闻到了一股尸臭的味道。这当然是他的心理作用。

    高大宽敞的正厅里,原本精美而昂贵的地毯被掀开,甚至连底下的每一块大理石都被撬起。

    到处都是狼籍。

    每一件家俱都被搬离了位置,有巡警正在用匕首把那些制作考究的沙发割开,有的人把盆栽里的修剪的很漂亮的植物给连根拔起,以便检查花盆里可能藏着的凶物,还有的巡警用一把木锤敲击着墙面,以检查是否有暗道之类。

    一个中等个的精瘦男人靠在落地窗前,一边抽着烟,一边骂骂咧咧地让那些巡警小心点。

    卡门尔-盖博见过这个男人,知道他是康纳利子爵的跟班之一。

    卡门尔-盖博跟着同行们来到二楼,有巡警把他们领进了书房。一帮人正在整理这里的每一本书,有专门人在登记。

    巨大的书架被移到了书房的正中央,它身后的墙壁上赫然有一个暗门,一个黑漆漆的窄小楼梯通向下面。这扇砖制暗门修建的极为隐蔽,如果它关着的情况下,从外观上根本就看不出来。

    有急性子抢先钻了进去,但很快就飞奔而回,脸色苍白。

    “上帝啊,这里是地狱!”有人发出绝望的惨叫。

    卡门尔是最后一个进去的,令他印象深刻的则是一股浓烈药水夹杂着腐臭的气味,扑面而来,令他直反胃。

    这个楼梯只是一个狭窄的通道,但长度不小,直通地下深处的密室,垂直深度至少有八米。这个密室修建的极为宽敞,几乎相当于这座鹰堡的占地面积。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完整的人体骨架,在烛光的照耀下,正反射着阴森森的白光。

    它们足有二十具之多,排成两排,用支架撑着,如同一支小型的骷髅军队。

    但这并不会让卡门尔感到害怕,因为普瓦图大学医学院里就有,只是一次看到这么多数量,胆小的人恐怕看一眼也会晚上做噩梦。

    骨架之林的后面,是一个巨大的平台,那里躺着一具具尸体,看上去这些尸体经过防腐处理。

    但至少有一半尸体被解剖过,人体的各个器官被泡在玻璃罐的药水里,琳琅满目。另有一些人则是奇怪地被揭去了脸皮。

    大概是很久没有人打理过这里,这些尸体都不同程度地开始腐烂,流着棕黄色的液体,散发着可怕的气味。

    记者们又少了一大半人。

    密室的最里面,则摆放着十副玻璃棺。这些玻璃棺大概被抽成真空状态,里面则躺着十个绝色美人,她们身侧用各种颜色布料扎成的假花,个个身着盛妆,仍然保持着生前的模样,好像仅仅是睡着了。

    戴利就站在这些玻璃棺前面,正在翻阅一本书册。而诺兰教授和几个人正围着这些玻璃棺窃窃私语。

    听到卡门尔粗喘声,戴利回头看了他一眼,调侃道:“原来是盖博先生,这次你有大新闻可写,至少可以连续写上两个月的。可惜不是独家新闻!”

    “局长先生,我要是你,在这个如此可怕和邪恶的地方,就不会笑的出来。”卡门尔怼道。

    “放轻松点,年轻人。”戴利道,“第一,这里曾经发生的事情跟我无关,最后一笔谋杀案至少可以追溯到三年前;第二,我不会为已经发生过的事情而懊悔,因为那样改变不了任何事情;第三,这是在我手上破获的大案,这或许是帝国百年以来最骇人听闻的大案,很快连皇帝都会知道我的名字,而我得到的只会是奖赏和赞誉。”

    “那我祝愿您心想事成。坦白地说,我甚至不想见到有任何人受赏或者受审判,因为一切都没发生过。但邪恶的事还是发生了。”卡门尔道,想了想道,“局长先生,关于这么重大的案件,我是否可以……”

    “你想得到独家新闻?”戴利问道,见卡门尔点头,“没问题,但你的新闻稿必须要经过我的过目。你知道,这样可怕的事情,可不能随便瞎写。这也是总督阁下强调过的,某个人,不,某个邪恶生物犯下的罪行,我们当然要揭露和批判,用任何负面的字眼都不为过。但这不能影响到对文明世界其他人的评判。”

    “成交!”卡门尔满口答应,他明白总督或者官方的意思。

    “年轻人,你会一举成名的。”戴利满意地拍了拍卡门尔的肩膀。

    戴利将手中的小册子递给卡门尔:

    “看看吧,比伯-林肯的口味很特别,他把这里躺着的每个漂亮女人描述的很详细,包括她们喜欢的点心,还有特别偏好的姿势。而这些不幸女人的名字都曾列入失踪名单,成为一个个悬案。”

    “这颠覆了我对贵族的认识。”卡门尔道。

    “不,你可不能这么写。一个人的品德高低,邪恶与否,与他展现在世人面前的身份无关,你们这些记者天生就喜欢因为某一个人而给某一群人贴上同样的标签,绝对而且幼稚。”戴利道,“这就是你们这些新闻从业者必须受到监督的原因所在。你们可以影响到舆论,但绝不允许控制舆论。”

    卡门尔诚恳地接受批评:“局长先生,我一向遵纪守法!”

    “但你一直在疯狂试探我的底线。”戴利道。

    “绝无此事!”

    戴利又道:“好吧。我先透露你一个信息,证据表明,比伯-林肯是一位嗜血者,嗜血者你听说过吗?”

    “听说过,一种可怕的怪物。”卡门尔点点头,戴利透露的这个信息奇怪地让他感觉好受点。

    任何一个正常的人,恐怕都接受不了来自同类的如此疯狂和邪恶的犯罪。

    但嗜血者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