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六十一章 团体
    已是夏天,夜空中繁星点点,从低伏的丘陵地带吹来的风,带走了白天存积的热量。帕特纳姆堡最高处,清风徐徐,十分凉爽。

    肖恩请法兰克上校喝茶。

    事实上,如果能够选择,肖恩不想与这位法兰克相见。法兰克这次来,除了因为涉及到帝国有史以来性质最恶劣的叛国案,又涉及到嗜血者这种黑暗力量,他作为秘密警察全国总头子,当然要一趟。但法兰克公开的任务还是主持热那亚民防军的改编事宜,所以肖恩不得不一直陪伴左右。

    “皇储对你评价极高!”说了一大段无关紧要的闲话,法兰克突然话锋一转。

    “作为贵族,我只做了我应该做的,效忠皇帝并为皇帝而战,这既是我的义务,也是我的权利。”肖恩谦虚道。

    “呵呵。肖恩,不得不说,你很谦虚。”法兰克笑道,“你要知道,皇储极少称赞别人,哪怕是他身边的人,也很少得到他的赞誉。所以有人说皇储太过严肃,甚至有些不近人情,这让他失去不少朋友。”

    “上校,这让我有些不安,我当不起他的称赞。”肖恩道,“不过,要说皇储不近人情,这恐怕有些言过其实了,他只是较真罢了。”

    “较真?”法兰克又笑了,“你说的很对,他对帝国的实际情况很是了解,无论是军队还是财政,现实让他很是忧心,所以他没法不较真。贪污、浪费、渎职和扯皮,无一不让他揪心,真神党掀起的叛乱虽然被平定了,但来自于我们内部的不好苗头正在侵蚀帝国的力量和权威。其中也包括皇储的权威。”

    肖恩打着哈哈:“这是大人物们头疼的事,我一个地方小贵族,一个小小的子爵,考虑不了那么多大事情。总之,一个市长只考虑一个城市的事情,一个总督只能管辖一个行省的事情,处在什么位置,就做什么事情。换句话说,力量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再换句话说,站的位置有多高,责任就有多大。”

    吉恩-索伦虽然贵为皇储,但他不讨皇帝喜欢也是公开的秘密,所以如果有人对他的命令阳奉阴违也不太令人奇怪。只是这位法兰克上校跟自己谈这个又是什么意思?

    “确实,站的高看的就远。远处不仅有阳光美景,也有阴暗和破败。”

    法兰克上校道:“最近十年来军中出现了一个团体,这个团体自称叫‘荣誉军官团’,你有没有听说过?”

    “这个倒没听说过,您知道,我当年不过是一个士官。”肖恩道,“而我们热那亚,某些方面总是显的闭塞。就如女人流行的服饰,圣城前年最流行的款式,今年还在普瓦图受到女人们追捧。”

    至于法兰克口中所称的“团体”,这个词在这个时代是个常见的词汇,它见于报端,见于政治辩论之中,也见于民众向皇帝呈报的陈情报告之中。

    团体无所不在,贵族、教士、法官、学者、自由职业者、财政团体、商业行会等等,他们当中还有各种细分团体,高级教士和那些恪守教义致力于传教的低层教士在理念上有所不同,传统手工纺织业从业者跟那些使用蒸汽机为动力的纺织业从业者则是常常针锋相对的不同团体。

    有人给团体下了一个定义:人们为了共同利益而团结起来构成的组织,他们追求的是共同利益。组织严密的团体有自己的名称、徽章、社会地位和特权,有向皇帝和内阁陈述报告之义务,向皇帝和内阁提交诤谏、呈辞,以及以各种方式为皇权的施行提供协助,如监督法令的执行、分摊税款、参加选举和承担军事义务等等。

    团体也是特权的另一种代名词。这也是许多乡下富人搬到城市的原因所在,一旦成为某个团体中的一员,就是有组织的人,相互取暖,享有一些特权。

    军中也同样拥有团体,有可能因为某一场英勇的战斗,某一个英雄团体,或出自某一个重要的军事要塞等等。

    荣誉军官团就是其中的一个,它是由贵族出身的职业军人组成,其中相当一些人则出自军人世家。

    贵族原本就是因战功而被国王或皇帝册封的军事首领,因而从传统来说,贵族是军队天然的支柱。

    由于实行长子继承制,贵族家族中的次子或别的儿子无法继承家业,一般会选择加入军队,这是一条不错的出路。而这些贵族出生的军官与皇帝之间是天然的效忠关系,皇帝正是通过这些人来控制军队。

    法兰克上校跟肖恩提到这个,显然是有所暗示,希望肖恩也加入进来。

    “上校,我已经不是军人了。”肖恩特别强调,“就像今天白天您当着全旅官兵宣布的那样。”

    法兰克稍稍发愣,拍着脑门自嘲道:“看来是我昏头了。真是可惜,荣誉军官团是由贵族出身的杰出军官组成,你本身就是贵族,在北疆得过金质大龙勋章,不久前还指挥过两千多人的团队,立过功勋,完全有资格成为荣誉军官团中的一员。”

    “不过,我们荣誉军官团还有候补成员这一个选项。肖恩,我正式邀请你加入荣誉军官团。如果将来亚述人再一次挑起战争,帝国军队需要你,希望你能为国而战,为皇族而战!”法兰克看似平静的脸上,透着一股不可违抗的气质。

    还有候补?为皇族而战?这个说法挺新鲜的,为什么不是为伟大的皇帝陛下而战呢?

    “我可不可以知道,荣誉军官团的团长是哪位将军?”肖恩好奇地问。

    “这很重要吗?”法兰克反问。

    “当然很重要!”肖恩相信自己言下之意,法兰克一定会明白,这可不是101守备旅中的各个足球团体——每个连都有一支。

    法兰克没有直接回答肖恩的问题,道:“有人将军官分为四类人,聪明的、愚笨的、勤快的和懒惰的。”

    “这有什么说法?”肖恩问。

    “每位军官至少拥有其中的两项品质。聪明又勤快的人,适合当高级参谋;愚蠢而懒惰的人,可以被支配着使用;聪明而懒惰的人,适合担任高级指挥官;至于愚蠢而又勤快的人,这样的人就很危险了,趁早把它赶出军队。”

    “呵呵,这个分类虽然略有些笼统,但十分精辟。但我认为这个分类适合所有人,而不仅仅是军人。”肖恩笑道,“那么尊敬的上校,我属于哪一类呢?”

    “你?”法兰克喝了口茶,“在离开圣城之前,我跟施密特将军有过一次交谈,很可惜,这一次他仍然没能当上元帅。他总是一次又一次挑战别人的脸面。”

    “确实很可惜,这大概是性格决定命运吧。我猜施密特将军一定对我的评价没有什么美词。”肖恩道。

    “施密特将军认为你应该去从政。”法兰克的表情很古怪,“那样会比在军队里更有前途,反正他是不想有你这样的部下。老实说,这是我在圣城听到最令我惊讶的评价。”

    “可是在达盖尔,我对他的命令一直完成的不错。”肖恩抱怨道。

    “哈哈,因为你让他找不到理由教训你一下。”法兰克笑道,“你就像一块肥皂,虽然滑手但又不能扔掉。”

    “我以为我是一块砖,放哪都行,任劳任怨。”肖恩道。

    “荣誉军官团,有元帅,有将军,军衔最低的也是上尉,我们的成员遍布全军,他们都是可以信赖的职业军人。”法兰克道。

    法兰克说的一大堆,还是没有告诉肖恩,谁才是荣誉军官团的团长。但他相信肖恩猜到是谁,因为在他看来,肖恩是一个聪明又懒惰的家伙。

    当肖恩还是一个中士的时候,法兰克就认识他了,正是因为如此,肖恩的每一次身份地位变化,给法兰克带来的印象远比别人深刻。

    肖恩不知道,关于热那亚民防军或者说第101守备旅的人事安排,是经过一番激烈辩论后的妥协。

    鉴于肖恩的出色管理能力,以及他在平叛中的杰出表现,有人主张肖恩应该继续担任这支地方守备的指挥官,但遭到了阻拦——这种阻力是正当的并且符合正常的政治判断。

    所以作为妥协,赫伯特-威尔斯担任了旅长。

    法兰克邀请肖恩加入荣誉军官团,并为他开了后门——其实哪里有什么候补的说法,这也是兼有一种安抚的意思在里头。至少所谓荣誉军官团的大佬们看到了肖恩的潜力,值得他们笼络。

    这种邀请极有诱惑力,法兰克本身出自军事贵族世家,他身后有一大批大佬,更不必说这个家族跟皇储之间的亲密关系,如果肖恩接受这份邀请,立刻就会有一座大靠山等着他。

    但正如肖恩自己所说,站的越高,看的越远。另外有一句他没有说,站的越高,摔的就会越惨。

    这种选择题,颇令人为难。肖恩的弱点在于,他在性格上足够坚韧,但不够果断,尤其是在这种有可能很要命的问题上。

    “不必现在给我答案,你还很年轻。”法兰克并没有逼迫肖恩立刻表态。

    “另外,肖恩,你应该考虑结婚了。”法兰克又道,“繁衍后代,也是一名贵族对家族的义务,而且有可能是首要的义务。”

    “为什么许多人关心我的婚姻问题?”肖恩不懂就问。

    “因为对贵族来说,配偶的选择,也反映他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