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六十四章 奥黛丽的变化(三)

第六十四章 奥黛丽的变化(三)

    奥黛丽似乎把肖恩的爱意看作是一种年轻男人的冲动。

    这种冲动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淡化,她认为肖恩有更好的选择。

    至少在她的意识中,贵族的婚姻从来就是头等大事,血统、门第、社会地位及财富都是必须要考虑到的,自己一个寡居的女人并不会给肖恩带来太多的助力。

    她并不认为肖恩的未来应该局限在热那亚,圣城才是肖恩应该发挥才干的地方。

    但她与肖恩的暧昧关系,早已经传遍了普瓦图各个圈子,这让她羞恼,越发让她害怕参加社交。

    没错,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她可以面对独自维持家业的困难和来自家族内部的杯葛,也可以忍受感情生活的寂寞,唯独不能忍受来自道德伦理上的指摘。

    然而,科瓦尔伯爵夫人自圣城回到普瓦图省亲,奥黛丽不得不主动拜会。

    如果说罗宾逊家族是热那亚的豪富,那么科瓦尔家族就是巨富,这个家族除了在热那亚拥有大量的土地,还拥有一支数量可观的远洋船队,控制着普瓦图外贸大半的份额,同时这个家族还积极投资北方的新兴产业。

    不仅如此,科瓦尔伯爵还是贵族议会的成员,代表着热那亚人的声音,因此这个家族在热那亚地位公认排名第一。

    科瓦尔伯爵的夫人,今年已经五十二岁了,她不再年轻,虽然保养的很好,但头发已经花白,但身上的贵气却不是别人可比的。

    她作为伯爵夫人,在贵爵多如牛毛的圣城,她的地位也只是寻常,但在热那亚,她却是被所有人包围和恭维着。

    事实上,这位伯爵夫人还是奥黛丽的表姨母,如果有人研究贵族们的婚姻,总会发现他们趋向于圈子内部通婚,血统和门第才是第一位的,然后才是财富。

    显然,这种风气已经受到了挑战,伯爵夫人的几个儿子,除了长子娶的是京畿一位伯爵的女儿,还算门当户对外,其他几个儿子娶的都是银行家或者富商的女儿。

    最近,远在圣城的科瓦尔伯爵频繁给家乡的名流写信,询问和交流对一些重要事情的看法。而伯爵夫人打着省亲的理由,不远千里回到家乡,其目的耐人寻味,尤其是热那亚三级会议即将召开的时候。

    科瓦尔伯爵夫人一路舟车劳顿,但隔天就举办了一场沙龙,她邀请了普瓦图的贵夫人们来她的庄园作客,请她们来欣赏和品鉴圣城最流行的衣服款式和几项珠宝首饰。

    奥黛丽是受邀名单中的首位。

    无论是从亲近的关系,还是从地位来说,在一圈贵夫人当中,奥黛丽紧挨着伯爵夫人就座。

    贵夫人们一边欣赏着知名艺术家的演奏,一边保持优雅的姿态,暗暗比较各自的晚礼服和头饰的精美和华贵程度,就连说话时的神态和坐立的姿势都要拿来比较一番,如果有人表现出不妥的仪态,会引来一阵窃窃私语和小声的讥笑。

    奥黛丽完全将她们比下去了,她的美貌和年轻就不是她们可以比的。虽然没有佩戴奢侈的珠宝,她坐在那里,就有一股雍容华贵的气质。

    唯一可以压过奥黛丽的,那就是她们的婚姻了,至少她们是有丈夫的人。

    “可惜啊,没有看到康纳利子爵,康纳利子爵年轻又富有,还受人尊敬。如果伯爵夫人有女儿,不妨让他做您的女婿。”有人故意往伯爵夫人身边凑。

    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奥黛丽,奥黛丽神色不变,只是淡淡地说道:“这真是遗憾。”

    伯爵夫人还真不知道肖恩跟奥黛丽之间的暧昧关系,她只是一扫众位贵妇揶揄的神情,再看看身边的奥黛丽,她老于世故,瞬间就反应过来。

    这种事情在上流社会里太常见了。

    她在离开圣城的时候,自己丈夫就盯嘱过她,让她留心康纳利子爵。

    科瓦尔伯爵认为这位“幸运的贵族”绝对值得关注,因为在肖恩还不是贵族的时候,天才的名声就在圣城流传,现在更是成为热那亚举足轻重的贵族。

    肖恩的名字最近甚至经常出现在一些重要报告上面。有时候,甚至让科瓦尔伯爵感到尴尬,因为当有人提到这个名字时,他对肖恩一无所知。

    但因为肖恩太“幸运”了,崛起的时间太短,所以科瓦尔伯爵跟这位后起之秀没有任何交情,素不相识,不方便直接写信给肖恩。

    “康纳利子爵的名字,我一个老妇人也听说过。”伯爵夫人道,“这是位英雄,也是一位学者,听说他还是咱们普瓦图大学的校长,这就太难得了。”

    “他还很富有。”有人补充道。或许对于某些人来说,尤其是那些表面风光其实经济很拮据的贵夫人来说,这一条才是最最重要的。

    “对,这茶饮料,如今风靡全帝国。”伯爵夫人指了指面前的茶盏,“我不敢想像,如果这样的沙龙或者宴会,主人家缺少这种饮料,一定会被认为失礼和疏忽。这种饮料一定给咱们那位年轻的子爵带来巨额的财富。而且这项产业,是一项优雅的产业,《茶花女》成了圣城歌剧院最受欢迎的保留节目。可笑的是,当初有人找到我丈夫,询问是否可以转让一些上等茶叶时,你们可以想像我丈夫茫然的表情。”

    “呵呵。”贵妇人们都很配合地笑了。

    她们用精美的檀木扇子挡着嘴巴,声量也保持恰当的水平,既不会因为声量太大而失礼和喧宾夺主,又不会因为声量太小而让主人尴尬和无趣。

    伯爵夫人的话,极大地转移了来宾们原本投向奥黛丽的视线。然而伯爵夫人又道:

    “我倒是在圣城听说,有不少尊贵的家族对和康纳利子爵结亲有意向。据说……”

    伯爵夫人清了清嗓子:“只是据说啊,未曾被证实,诸位千万不要外传。伊丽莎白公主今年已经二十岁了,这个年纪让宠爱她的陛下和皇后有点焦虑,而二皇子菲利普殿下私下里提到一个名字,这个名字的主人也是皇家科学协会的会员,殿下则是协会的名誉会长。”

    贵夫人们一片低声惊呼,这是个爆炸性消息。

    伯爵夫人虽然说的很谨慎,但话里话外透露这是千真万确的消息。

    她们不禁为康纳利子爵的幸运而眼红,同时也投以奥黛丽同情的目光。这些人的情绪和观点,变的实在太快。

    奥黛丽仍然不为所动,至于她内心是如何想的,别人是无法从她脸上看出来的。身为上流社会贵夫人圈子中的一员,她少女时代就学会控制自己情绪的技能。

    “罗宾逊伯爵夫人,如果这条消息属实的话,您认为康纳利子爵为接受皇家投来的青睐眼光吗?”有人见奥黛丽仍然保持着无可挑剔的姿态,故意挑衅地问道。

    “首先,我不是康纳利子爵,不能代表他本人发表看法。但如果你非要我猜测的话,据我的了解,康纳利子爵恐怕不会接受,因为皇家的权威会让他感受到一种约束。众所周之,他不是一位传统的贵族,他是位很有才能的人,这种人其实心高气傲,他恐怕不想让自己的成功建立在别的基础之上。”奥黛丽道,“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

    “他如果这样想,一定是个傻瓜,这可是皇族啊。”奥黛丽的话引起大多数人的反对。

    她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辩解。

    说实话,她方才说的并非心里真正所想,按照正常的规律,娶一个公主是每个贵族都梦寐以求的,尤其是这个公主还是皇帝唯一的公主,极受宠爱。

    但出于逆反的心理,她还是违心地给出了相反的答案。这种变化,终于让她感到害怕,不知不觉之中,她发现肖恩的身影在自己心底里悄然驻足。

    这个沙龙按照它固有的程序进行者,贵夫人们欣赏和品鉴了来自圣城最流的服饰,还有精美的珠宝首饰,在赞叹科瓦尔伯爵夫人眼光和品位的同时,各自给这些新物件估值。

    一切都是有价码的。

    沙龙在夜色深沉时结束。科瓦尔伯爵夫人将奥黛丽留了下来,这位伯爵夫人利用聚会中间间隙的时间,悄悄打听了有关奥黛丽与肖恩的传闻。

    “奥黛丽,这几年你还好吗?”伯爵夫人挽着奥黛丽的胳膊。

    “姨母,我还好,谢谢您的关心。”奥黛丽道。

    但她其实对自己姨母还有科瓦尔伯爵还是有怨言的,当初自己丈夫去了圣城,原本应该得到科瓦尔伯爵夫妇关照的,但最近证实自己丈夫死于中毒,这是一个不可原谅的失望。

    如果不是因为肖恩,这个可怕的事件根本就不会真相大白,只能归结于上帝偶尔的疏忽,而不是野心家的邪恶和阴谋。

    “康纳利子爵是我们热那亚的后起之秀,他的崛起速度之快,令人惊讶。而且他本人也表现出了与此相称的才能。你可能不太清楚,皇储和二皇子同时都对他赞誉有加,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伯爵夫人语重心长地说道,“我言尽于此,你务必仔细考虑一下。”

    伯爵夫人的话,令奥黛丽面色变了变,好像自己成了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