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肖恩的奋斗 > 第六十五章 奥黛丽的变化(四)

第六十五章 奥黛丽的变化(四)

    夜色深沉,肖恩的马车驶出秘密警察的驻所。

    卡门尔-盖博蹲在车内,胡子拉碴,他正狼吞虎咽地啃着一块面饼。

    秘密警察让他饿了整整两天。

    他之所以被秘密警察“请进”了拘留所,完全是因为他又在报纸上发表的不当言论。他最近有些飘飘然,以为自己就是热那亚人的思想导师。

    他的言论又不足以向他问罪并判刑,秘密警察局反而收到了大量的抗议信,但卡门尔想走出拘留所的大门,只能找到有力人士担保。

    身为普瓦图大学的校长,肖恩这两天正好在学校里,他听了此事,便亲自出面保释了他,因为其他人出面都被警察拒绝了。秘密故意让他吃些苦头。

    “盖博先生,我记得你马上就要毕业了吧?”肖恩问。

    卡门尔被面饼噎的直翻白眼,好半天才道:“校长大人,您是想将我扫地出门了吗,或者清理门户?”

    “当然!”肖恩点头承认,“你一直在鼓动所谓平等或自由啊,然而却是我这个特权者向你提供保护,这难道不是一个笑话吗?”

    “但您其实也不反对追求平等吧。”卡门尔道。

    “不要忘了,坐在你面前的是一位贵族。譬如洛基山,它就在那里,除了为我提供狩猎场所,它并不给我带来显而易见的利益,即便如此,任何平民没有我的允许,不允许进山采集。当然我的守山人通常对平民们进山拾点蘑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守山人知道我不会追究,而平民们也不会太过份。

    如果有一天,平民得到了平等,当他踏入洛基山采集菌类,甚至动起了砍树的念头而我产生矛盾时,他只会觉得不是在与一个领主打交道,而是在与另一个欧罗巴公民打交道。”肖恩道,“盖博先生,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接受所谓的平等。”

    “您的意思,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平等只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施舍?”卡门尔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恕我难以苟同。”

    “不、不,如果抛开身份,我很认同你的观点,但你的立场很有问题。你追求的不是真正的平等,而是有产者的平等。”肖恩笑道,“坦白地说,我不害怕你们所追求的平等,还有自由,因为这个世界无论怎么变化,终究有另一种不平等,基于财富上的不平等,职务权上的不平等。而我在这两方面都占有优势。”

    肖恩见卡门尔不说话,接着道:“你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你所谓的为农民发声,为工人仗义执言,其实是站在城市资产阶级一边说话,你只看到贵族占有大量的土地,却看不到城市资产阶级也拥有大量的土地,他们同样拥有特权。为了利益,他们更加的毫无顾忌和肆无忌惮。”

    “你主张取消贵族的特权,还有穿袍者的特权,用收重税的方式收回他们的土地,目的不就是为了让农民拥有土地吗?”肖恩锐利的眼神盯着卡门尔看。

    “难道不对吗?”卡门尔反问,“耕者有其田,是我的志愿之一。”

    “但你要想一想,一旦这些你所反对的特权者失去了土地,那些土地也不会自然而然地到农民手中。假如我是当权者,我会故意把土地分成一大块,远超农民可以承受的价格,我还假惺惺地成立信贷银行,让农民可以分期付款,这会让真正的农夫望而却步,从而让那些城市资产阶级轻松地获得土地所有权,他们跑马圈地,甚至还可以推行新的法令,以让他们这些新地主少交税。更不说那些佃农了,除非无偿分配给他们土地。最后的结果是,土地仍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农民依然贫困。”肖恩道,“好好想想吧,天真的盖博先生!”

    “但总比土地掌握在贵族和教会手里强得多,在他们手里,国家并不会因此而收到更多的税金。”卡门尔反驳道,肖恩的话直指他认识上的误区,有些天真了,“当然,我承认您分析的很正确。在乡下,农民逃亡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这是无法长久维持下去的。我听说您在几内波里的摩尔地区,将无主的土地分给了农民,这绝对是一件十分英明和仁慈的事,为什么同样的事,不能在别的地方发生呢。”

    肖恩神秘一笑,没有回答。

    答案很简单,因为战争摧毁了统治秩序,进而形成一个权力真空,在没有外力介入的情况下,肖恩当然可以这么办。

    这还是他用特别的方式“贿赂”皇储的结果,皇储显然也知道,让摩尔当地的农民拥有土地,不仅可以迅速恢复和平,也为帝国增加税源,这是他默认肖恩主张的原因之所在。

    “你那个叔叔我认识,他为我修筑了一个重要公路,我敢说他是真神党份子,即便他没有加入真神党,也算是同情者。他现在还在秘密结社吗?”肖恩不看卡门尔有些苍白的脸色,继续说道,“盖博先生,如果你下次再被秘密警察请去喝茶,我可不会再出面。正如你在报纸上所写的那样,我也是有闲阶级,咱们天然就是对手。”

    “校长大人,我欠了你很大一个人情,您值得我以后向您回报。”卡门尔认真地说道,“而且,我也是维希镇人,我永远不会反对您!”

    因为现在西普瓦图地区的居民,都自认为自己是扩张后的大维希镇人。卡门尔的表忠,没有得到肖恩的欣然接受。

    “看来,你是准备革我的命了。”肖恩道,“盖博先生,这是一个很危险的想法,我应该离你远点。”

    卡门尔毫无惧色:“坦白地说,在您的面前,我无需掩饰这一点,因为我相信您不会去告密。不过请您放心,过几天我就会去圣城,事实上,我已经接到了几份来自圣城的邀请。那里才是我这样的人应该去的热土,这里压抑沉闷的空气让我无法畅快地呼吸。”

    “那我祝你好运,我建议你还是先把文凭拿到手再说。”肖恩敲了敲车厢,让马车停了下来,一脚把卡门尔踢了下去。

    卡门尔在后面喊道:“校长大人,我还没到地方呢!”

    马车继续前行,夜里行人稀少,但也有做工的工人披着夜色回家。普瓦图这两年也出现不少手工作坊,比如制鞋业,香水业,有些规模还不小,但总的来说,代表现代工业力量的蒸汽机使用的还很少。

    但这种情况也在改变,维希镇就是一个例子,除了肖恩自己的纺织公司,跟军火制造有关的集聚效应正在变大。

    现在肖恩已经投资设立一家铁甲造船公司,这才是堪称拥有最新技术含量的现代工业,但正因为足够新兴,进展缓慢。

    合伙人兼天才的发明家安德鲁-约翰逊也觉得势单力孤,制造一艘载重200吨的铁甲船,跟制造一批,以及制造一艘远洋巨舰并不是一码事。

    同时,这也是一个巨大的现金窟窿,为了产业配套,肖恩还必须要建立一家钢铁公司。

    而在建立钢铁公司之前,他还必须考虑原料来源问题,他已经派出了数支地矿勘察队,在南方到处寻找铁矿和煤矿。

    饭只能一口一口吃。

    肖恩有一个极为大胆和宏大的计划,一个以钢铁和军火制造为基础的复合体的雏形正在他的脑海中形成。

    所以他对那些传统的依靠土地的贵族并没有太多的同情心,他们既保守又顽固,如果他们能及时把目光从土地上移开,或许在未来会找到一个比较稳妥的位置。

    肖恩正想着自己远大计划,他奋斗还只刚刚起步。马车继续前行着,尼尔森忽然在车外敲了敲车窗:

    “子爵,前面好像是罗宾逊伯爵夫人的坐驾。”

    马夫拉博轻巧地加快速度,让马车与前方马车并行,对方也认出了肖恩坐驾的标志,连忙禀报自己的主人。

    车窗露出奥黛丽那张精致端庄的脸庞。

    “晚上好,夫人,你这是从哪来?”肖恩惊讶地问,因为他知道奥黛丽几乎足不出罗恩堡。

    “从科瓦尔伯爵家的宅邸出来。”奥黛丽答道。事实上,她刚才一路上都在想着与肖恩有关的事,没有想到却在半路上偶遇肖恩。

    这似乎是天意使然。

    “是伯爵夫人邀请的?”肖恩了然,他当然听说了科瓦尔伯爵夫人回家省亲的新闻,因为这是最近普瓦图上流社会议论的重点。

    比如科瓦尔伯爵想在内阁获得一个副大臣的职务,当然大家更关心地是关于科瓦尔伯爵正在争取在宫廷获得一个显职。

    “是的,科瓦尔伯爵夫人是我的表姨母,我已经有好几年没见到她了。”奥黛丽答道。

    她在城里也有一处房产,这是她过世的父母留给她的遗产之一,位于城内富人区,是一座前后都带有花园的两层建筑。

    “我能进去坐一坐吗?”肖恩伸出胳膊,以便让奥黛丽扶着自己的胳膊走下马车。

    “好吧,你只能待二十分钟。毕竟很晚了。”奥黛丽道。

    “好吧,虽然这个时间有点短。”